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三日后 三日后 三日后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太后的银针,凉妃昏迷,这一切无不将铁证都指向了黄熙乐。 ()太医连忙前给皇湘贵妃太后把脉,不过幸好他们都安然无恙,没有毒。

    “来人,把这个有毒的东西给我倒了——”太后怒发冲冠,怒吼道。还从没有人敢在太后面前这么明目张胆地害人,若不是自己有防备之心,恐怕要真的招了,太后指着跪着的黄熙乐说,“把她给我拖下去,择日斩了!”

    “不是我,不是我……”黄熙乐一面哭一面解释,可谁又会听她解释了,转眼之间,她被一大群侍卫给拖下去,关进了死牢。

    凤华离自然不能见死不救:“太后娘娘,这件事恐怕另有隐情啊。”

    太后举起了银针:“这人证物证具在,谁再替她求情,谁便是她的同党!”

    此事竟真的没有转机了吗,凤华离抬起头,刚好对炎虞的目光。在那么一瞬间,凤华离脑袋突然闪过一道熟悉的画面,她总觉得自己在哪还见过这个皇,等她再想去看清楚的时候,炎虞却已回过了头。

    凤华离去找到了验毒的公公,她们这所有的菜进来之前都得验一次毒,按理说不可能再下了毒的。可那公公却说:“说不定是她在进去以后下了毒的呢,谁知道呢。”

    “不是她下的毒,”凤华离恶狠狠地看了那公公一眼,他立马闭了嘴吧,凤华离接着问,“查出来是什么毒了吗?”

    那公公畏惧的说:“是黄昏草。”

    黄昏草,是一名野外常见的草药,既可以做药,也可以当毒。若是多量服用,确实会导致像凉妃这样的呕吐与昏厥的状态,只是这毒却根本不可能是黄熙乐下的。

    凤华离不顾别人的阻拦,拦在了太后与皇的脚步前,跪了下来,说:“太后娘娘,这毒不可能是黄熙乐下的。”

    “哀家不是说了……”太后万分不耐烦,眼见要招呼侍卫过来把凤华离拖走。

    凤华离连忙说:“我有证据!”

    太后却根本不想听,仍旧想把凤华离给赶走。好在炎虞一听得证据二字,兴趣便高涨了许多,毕竟他也算是个公正的皇帝了,炎虞说:“有什么证据?”

    “因为凉妃的是黄昏草的毒……”凤华离把这黄昏草的毒性解释出来,黄昏草的毒性虽符合凉妃现在的状态,但黄昏草必须放入食物超过半个时辰才能有毒性,否则不会起任何效果。

    而之前端食物进来已验过一次毒,当时没有毒性,更加证明了之后不会有。因为从黄熙乐来这里,到凉妃吃下黄熙乐的汉味九九鸭,根本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

    炎虞听着有几分道理,可太后自然不依不饶:“凉妃昏厥却有其事,肯定和那个黄熙乐脱不了干系。”

    昏厥有很多因素,并不一定是因为毒了,也更不一定是因为是吃了黄熙乐的汉味九九鸭导致的,凤华离说:“若太后娘娘应允,可否让我给凉妃把脉?”

    炎虞允了下来,凤华离才得以给凉妃把脉,她的脉相十分平稳显然是没有毒。凤华离脸浮现出笑意,说:“凉妃娘娘并没有毒,只是太紧张了太昏厥过去的。”

    太后却冷笑一声:“是否有些毒是把脉感受不到的?”

    凤华离点了点头,但是这黄昏草的毒是很容易感受到的,把脉都不知道的毒,应该毒性很强的隐性毒之类的。凤华离刚想说什么,太后却又说:“她进来的时候验毒张公公失职,拖出去打五十大板!”

    太后这简直是强词夺理,凤华离想要为黄熙乐伸辩,但太后却再也没理她,径直走了,而凤华离若是再靠近一步,会被侍卫给一同拖走。

    看来太后这是铁定了心要黄熙乐的性命,什么毒全是幌子,这都是太后计划好的,这也是为什么她要用银针验毒,食物立刻差人倒掉的原因。更别说突然昏厥的凉妃了,这简直是天衣无缝的计划,把有的说成没的,却根本没有办法辩解。

    凤华离买通了侍卫方才得以进到死牢看望黄熙乐,她已然面如死灰,见到凤华离来了,才晃晃悠悠地走到牢门前,走路时她的脚的铃铛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这是什么?”凤华离倒从没见过黄熙乐戴这个铃铛,关入死牢也不会无缘无故给囚犯戴一个做工如此精细的金铃铛,铃铛绳子还襄着好的玉石,应该是十分贵重的东西,而且这也不像黄熙乐平时会用的东西。

    黄熙乐笑了笑:“这是我娘亲送给我的,我的亲生娘亲。”

    “你记得你的亲生娘亲?”凤华离一怔,问。

    黄熙乐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记忆自己还是一个不到四岁的女孩,所以关于那个娘亲的记忆只有短短几个画面,自己这么多年,一直以为记忆深处的那个女人是黄嬷嬷。

    可如今真相大白了才知道,那个女人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如今想想也是,虽然记忆短暂,但那个女人却待自己格外的好,成天陪着自己玩耍。

    而记忆切换到黄嬷嬷的时候,她却总是一个不满对自己不断地辱骂。黄熙乐叹了口气,她早该想到,人不可能会突然变了性情的:“这是她留给我唯一的东西,我想在戴着它死去。”

    凤华离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决定把自己所知道的事告诉她,毕竟万一黄熙乐真的出不来了,凤华离也不想她这么带着个疑惑死去:“我知道你亲生娘亲是谁。”

    凤华离把自己知道的都讲给了她听:“太后娘娘与莲妃有很深的过节,所以她才会设计害你。”

    黄熙乐苦涩地笑了笑,原来自己的娘亲早死了,而现在那个害死自己母亲的人却不肯放过自己。黄熙乐像是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算她活着出去了,但娘亲早已死了,背后又有太后时时盯着,恐怕下半辈子都不会好过吧。

    看黄熙乐一副失神的样子,凤华离便不打扰她,这个时候让她一个人静一静较好。

    第二天,凤华离得到消息,黄熙乐将在三天之后问斩。而凤华离怎么想,也想不到解救她的法子,更别说头还压着一个太后娘娘了。

    于此同时,还传来消息说,她们这些人,凤华离,黄柒儿,喜福都没有落选,喜福被晋为掌管太后膳食的司膳女官,搬去了太后宫。凤华离负责掌管御膳房点心这一块,三日后便公布这结果,也是说这三天凤华离都没有事情可以做。

    但越是空闲,凤华离心越着急,毕竟干坐着相当于是眼睁睁看着黄熙乐去死了。在烈日当空的下午,月笛忽然闯进了凤华离的屋子。

    月笛想了好几天,因为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一直没有来告诉小姐,直到现在才决定来找凤华离:“小姐,我查到一件怪的事,不知道该不该说。”

    凤华离立刻坐了起来:“快说。”

    “小姐让我查十九年前有谁生过孩子,奴婢碰巧发现当时太后娘娘有个不到四岁的女儿。”月笛说。

    “那又如何?”黄熙乐如今十九岁,十九年前已经四岁的女孩显然不是她。

    凤华离忽然眨了眨眼,黄熙乐是如何知道自己的年纪,必定是黄嬷嬷告诉她的,若是黄嬷嬷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的娘亲是谁,把她的年龄换一换,根本查不出来了。

    月笛见这个消息对凤华离有用,立刻笑了起来,她刚才的话可还没有说完,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话要说呢:“莲妃被关入冷宫的当天,太后娘娘的女儿笙平公主不见了,此后她的遗体在泥塘找到,已然面目全非。”

    凤华离一惊,这么说来,之前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恐怕都是有人故意想让自己知道而制造的假消息,其实黄熙乐根本不是莲妃的女儿,而是……

    “你先回去吧。”凤华离一刻也等不了,立刻跑去找黄嬷嬷。这次照例没有走正门,而是翻了黄嬷嬷的屋顶,掀开了一片瓦片观看里头的情况。

    此时的黄嬷嬷正在一面喝茶,一面品着点心,脸带着微笑,一副轻松自得的模样。黄熙乐死了,黄嬷嬷却一点也不着急,反而在这喝茶吃点心,眼前的一幕更加印证了凤华离的猜测。

    这么看来,她有办法救黄熙乐了。凤华离一步也不停,火速地赶到了太后娘娘宫里。可那婢女却毫不留情地拦住了她:“太后娘娘正在闭关吃斋,请姑娘三日后再来。”

    三日后?太后娘娘这是算好了自己会来找她,刻意躲着自己呢,三日后黄熙乐可被问斩了,凤华离可等不了那么久。于是凤华离也不管会不会被责罚了,当下准备翻墙而入。

    没想到凤华离才刚爬墙,却见两排侍卫将这太后宫里护着严严实实的,他们十分灵敏,立刻有人注意到了凤华离:“什么人,胆敢擅闯太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