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神秘的祭拜
    “不,”黄柒儿一怔,嘴的糕点一时不知该不该下咽,“只是这实在太好吃了,我实在忍不住才……”

    “原来是这样,”凤华离若有所思地说,“既然心意到了,我也原谅你了,今儿天气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自己这才刚来,下了逐客令了,好歹自己也是带了糕点来的,这个凤华离不但不回礼,反而一副这个态度。黄柒儿越想越生气,脸却始终平淡如常:“也是,那我先回去了,离儿也要早些休息才是。”

    黄柒儿一走,罗雪便要去把那糕点给扔了,但却被凤华离给拦了下来。罗雪有些困惑,这个黄柒儿之前是个什么样子大家都清楚了,如今突然这个样子肯定没安好心,指不定在这糕点动了什么手脚。

    “想来她也不会傻到亲自来害我。”凤华离轻声说,那和黄柒儿还是想当掌膳女官的,若是自己吃这糕点出了什么事,黄柒儿自然也没法在宫待下去,指不定连性命都不保,如此不值的事,怕是没人回去做。

    再者,不让罗雪把这糕点扔了,还有一个原因。是这糕点确实香喷喷的,若不吃几块,还真对不起这美食了。凤华离吃了一块糕点,糕点甜而不腻,舒华爽口,实在是等之物。

    在连续吃了几块后,其他人也壮了胆子,一起吃了起来。

    喜福刚吃下半口,便忍不住赞叹道:“好好吃啊!”

    罗雪瞪了她一眼,她立刻闭了嘴没敢再说话。罗雪拿起也一块放进嘴,却没想到这糕点有一股十分别致的味道,叫人吃了还想要再吃。罗雪闷哼道:“想不到这个黄柒儿心肠这么坏,手艺倒是不坏。”

    “可她为什么突然向你示好?”黄熙乐问。

    凤华离摇了摇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黄柒儿这次来也不是来示好的,准确地说是来示威的。黄柒儿正是想借此告诉自己,她在点心方面的造是多么之深,自己是没有赢得胜算了。

    不过不得不说,黄柒儿这招用得确实不错。连凤华离也不得不对黄柒儿的点心手艺仰着看了。喜福也想到了这一层,特别担心地说:“可黄柒儿她这么厉害,凤华离该如何是好?”

    虽说抽到掌管点心的,是目前最容易选掌膳女官的,可再怎么,也不可能从选两位,必定是二选一才是,若黄柒儿已然这么厉害,恐怕此刻已胜券在握了吧。

    黄熙乐责怪地看了一眼喜福,她相信凤华离肯定会有办法的。可技不如人是技不如人,凤华离无奈地说:“当今之计,只有尽人事听天命了。”

    在此时,罗雪突然倒在了床,捂着肚子大喊着疼,一脸痛苦的模样。喜福吓了一大跳,指着在床翻滚的罗雪说:“她,她不会是毒了吧?”

    凤华离皱眉,若是毒,该是她们几个一起毒才是,不会出现罗雪一人毒的情况才是。凤华离刚坐下来,准备给罗雪把脉,罗雪却突然一跃而起,大笑着说:“哈哈哈……你们还真信了?”

    “你竟然拿这种事开玩笑!”

    “真是的,吓死我们了。”

    凤华离笑着瞟了一眼她,如此顽皮的心性,还真是像个孩子一样。

    第二日,月笛传来了消息。这些年被皇亲允诞下孩子的女官并不少,但十九年前当今皇帝还未继位,当时从未允许过宫廷女官及奴婢怀孕生子的先例。

    不过在十九年前,却有一个封号为莲妃的妃子诞下一名皇女,可不知这莲妃是犯了什么错,竟被打入冷宫无人问津,她的孩子更是在出生不久后便已夭折。

    莲妃被打入冷宫后,再也没有消息传出,逐渐便淡化在了众人的视线当。而后她住在那个冷宫之,是否还活着,月笛四处打探也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凤华离沉思了片刻,以现在所得到的信息来看,这个莲妃很有可能是黄熙乐的亲生母亲。只是此事未能定论,凤华离尚且得将其调查清楚,再告诉黄熙乐才是。

    与此同时的黄嬷嬷院。

    “嬷嬷,东西都备好了。”侍婢递了一个篮子,篮子里摆放了各种各样的水果,黄嬷嬷用手拨了拨,便显露出了里头的纸钱。

    黄柒儿在一旁,在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她大吃一惊,宫可是严禁给死人祭拜,这是万分不吉利的事情,况且她还从来不知道黄嬷嬷有什么人需要祭拜:“这是?”

    这些事情,迟早有一天都要告诉她的,只是并非是今天,并非是这个时候。黄嬷嬷说:“有些事你还是别问最好了。”

    黄柒儿连忙乖乖闭了嘴,自己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可算仰仗黄嬷嬷的照拂,她可不想惹黄嬷嬷生气。接着黄嬷嬷屏退了众人,带着黄柒儿一路往西边走。

    越走身边的宫殿便愈发的少,未经修剪的杂草也越来越长,空气甚至弥漫着一股潮湿的霉味。黄柒儿此时纵有千种疑问,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二人最后走到了一个名叫“紫月宫”的地方,这儿门前的石像残破,院子里布满了杂草与泥潭,整个屋子更是只剩下了框架和零零散散的瓦片,屋子的木头随处可见腐烂的痕迹。

    里头放着一尊佛像,房子里唯一能挡雨的地方恐怕放的下它了。黄嬷嬷从佛像下抽出两个柔软的垫子,随后把地下用手擦了擦,将垫子扑了去。黄嬷嬷把水果放在佛像前,拉着黄柒儿跪在了垫子。

    “紫意,你还好吗……”黄嬷嬷闭了眼,说。

    黄柒儿更加疑惑,但也只好和她一起烧起了纸钱。

    二人烧了好一会的纸钱,黄嬷嬷一直垂着头,面流露出微弱的伤情。突然的,外面传来一阵轻缓的脚步声。还没等黄柒儿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黄嬷嬷立刻灭了火,又将垫子放了回去。然后拉着黄柒儿躲在了佛像后头。

    真是怪了,这么个偏僻又破烂的地方,居然还有其他人来这。黄柒儿郁闷得很,她躲在佛像后,悄悄盯着外面的动静。

    而接下来的情景更让她大吃一惊,来者不是什么奴才,竟然是太后,太后何等尊贵之躯,居然都屈身来这种地方,这不免使黄柒儿对这的好心更甚。

    太后双手合十,面对着佛像:“紫月啊紫月,你当初若是听我的话,兴许不是这个下场了,只可惜……”

    “她来做什么?”黄嬷嬷捏紧了拳头,低声说道。

    “但为什么,你连死都不肯放过我?”太后低吼道,眼睛都已经发红。

    黄嬷嬷看在眼里,脸蒙起一阵冷笑。

    第二天,凤华离起得格外早,原因是今天早大家都起的格外早,她总不好意思一个人赖在床。离大考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大家也都卯足了劲,一点机会也没放过。

    从今天起,便是有御膳房的掌膳女官亲自带她们了。

    掌管点心的女官名叫欧阳婷,她生得甜美,伴着那婴儿肥的脸蛋便更甚了些。欧阳婷说:“我便先教你们几个皇喜爱的甜点,你们可都记好了。”

    “拔丝奶糕,红玉糕,豆沙糯米卷,江南酥和怡……”

    欧阳婷一连说了十余个菜名,一下子把黄柒儿说的有些懵了:“皇喜欢这么多吗?”

    “这还只是凤毛麟角呢,”欧阳婷不满地瞪了一眼黄柒儿,转而问凤华离,“我刚才说的可都记住了?”

    虽然凤华离也有些微微惊讶,想不到当今皇还算是半个吃货,但是记下这么点东西还难不倒她,凤华离流利地重复了一遍,引来了欧阳婷颇为满意的眼光。

    欧阳婷说:“正如‘小饼如嚼月,有酥和怡’,今日我便先教你们做这个。皇也对有诗词象征意义的食物会多一分兴趣。”

    起初是切肉与葱姜蒜,凤华离刀工不错,故与黄柒儿不相下,可一到揉面的步骤,凤华离有些手忙脚乱了。这手放多了猪油,这边又把温水倒成了冷水,惹得欧阳婷是教训连连。

    而一帆风顺的黄柒儿只是不断地憋着笑:“我看你还是早放弃的好。”

    凤华离瞪了她一眼,自己不过是刚起步罢了,只要再给自己一些时间,自己一定能够超过黄柒儿的。今日这番,凤华离还是在欧阳婷不断的帮助下才完成。

    待到掀开锅盖之时,黄柒儿的酥和怡金灿灿的,皮酥脆带着一分坚韧,温热芬香的肉汁逐渐流了出来,口感可以说是一流的了。 连欧阳婷都不得不对其夸赞,这才第一次做能做的这么好,实属不易。

    再掀开凤华离的锅,和黄柒儿的酥和怡起来,只有一个惨不忍睹可言。皮全部裂开,里头的肉馅与汤汁洒了一锅,有些皮甚至都还没熟。凤华离尴尬地笑了笑:“我明明是按照您的教导用心做的,怎么这样了呢……”

    面对凤华离的成果,欧阳婷实在是无言以对:“你的意思,难不成是我教的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