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给我跪下
    “是啊……”凤华离愣了一会,说。虽然话是这么说不错,可是黄熙乐她的厨艺确实很不错,很有希望能够成为掌膳女官的,若是这么平白放弃了,岂不是有点可惜。

    众人也纷纷相劝,黄熙乐像她们之的大姐姐,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几人一个一个伤感,仿佛下一刻黄熙乐要出宫了一般。惹得黄熙乐都啼笑皆非:“我又不会这么早走,等我知道我亲生娘亲是谁后,我会离开这。”

    毕竟这也算是她人生的一大遗憾了,黄熙乐想问问自己的娘亲,为什么要将自己交付于黄嬷嬷,又为什么这么些年从未露面,是已经先行一步了,还是有什么苦衷。

    “黄熙乐,你放心,我们都会一起协助你的。”罗雪说。

    第二日御膳房公布了首批的去留名单,黄嬷嬷根据这些日子以来诸位的表现进行筛选,如今二十人只剩下了十一人。名单一出,可谓有人欢喜有人愁,好在凤华离虽名列末尾,却仍然留有一席之地。

    休息一会后,凤华离去了清芙宫,此时月笛与南宫嫣儿都在那儿接受宫廷训练。见到凤华离来了,月笛便连蹦带跳得奔了来,一把将凤华离紧紧地抱住:“小姐,好些日子没见你了呢。”

    “是啊。”凤华离不禁感叹,真是岁月如梭,离自己初进宫,已经过了这么多时日了。其实自己一直有在担心月笛与南宫嫣儿,担心她们可否吃的饱穿的暖,自己不在,有没有受人欺负等等。

    如今见到如此活蹦乱跳,精气神满满的月笛,凤华离倒也放心了些许,她问:“你们过得可还好?”

    月笛点了点头,到底是宫里,条件自然是查不到哪去。虽然有些严格,但只要好好遵守规矩是了,和自己这么些年来,也没有多大的差别。

    只是南宫嫣儿不同了,她以前可是堂堂大小姐,更是从未做过奴婢,这一来受到了很密集的教导,稍有不顺便会被头的人责骂,月笛实在有些为她担心。

    感受到月笛的目光,凤华离还以为南宫嫣儿是受了欺负了,连忙抓起了她的手,她衣袖顺势落下,露出了里头淡红色的伤痕。凤华离更加认定了自己的看法,怒道:“是谁欺负你了,尽管和我说是。”

    南宫嫣儿摇了摇头,淡淡地说:“不过是我不太懂如何做好一个奴婢,所以责罚了而已。”

    说这话时她微微低着头,眼看不出任何神情。但正是这副模样让凤华离格外心疼,从前的她可是一个十分开朗,嘴总有说不停的话的女子,但如今却像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也是,人生遭遇如此大的变故,谁有能够安然无恙呢。凤华离安慰了她一会,让她好好活着,过去的事当成一场繁华的梦吧。随后凤华离朝月笛提起了正事:“你可知这宫,除了各宫娘娘,都曾有谁生过女儿?”

    月笛在这宫待了这么久,自然也是从各路打听来了许多消息的:“这宫除了娘娘,其他人若要生吓孩子,都得经过皇的允许才行。”

    能得到皇亲允的人,应该只是凤毛麟角吧,如此应该要好查了些许,凤华离算了算黄熙乐地年纪,说:“你帮我查查,十九年前除了御膳房的黄嬷嬷外,可还有哪位生下了孩子的。”

    月笛倒是很聪明地没有问为什么,只要知道这是小姐的吩咐好:“是,奴婢一定会查个清楚。”

    凤华离点了点头,随后又想起一件事,补充道:“若有同期诞下孩子的皇妃,也一同告知我罢。”

    凤华离走之前,给这的嬷嬷们都塞了点好处,让她们好好待月笛与南宫嫣儿,这才回去了御膳房。

    这才刚回到御膳房,发现这御膳房里仍有许多人围着不散,凤华离正郁闷着不是离公布名单已经这么久了,怎么还有这么多人时,罗雪不知从哪冒出来,一把拉过凤华离的手:“你去哪了,怎么现在才来?”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凤华离一头雾水地与她扎进人堆之,只见这十一个女子每个脸色都充斥着祈祷之意,有的甚至还双手合十求菩萨庇护。这是又要走几个人吗,一个二个把气氛都搞得这么紧张。

    罗雪深呼吸着,看似十分紧张的样子“今日要抽签了,找你好一会儿了,还以为你不见了呢。”

    “抽签,什么签?”凤华离更加不明所以。

    罗雪满脸讶异地看着她:“你不知道?!”

    凤华离用力地点了点头,自己可是真的毫不知情。罗雪这才解释起来,原来这接近大考了,便需要分组了,什么清蒸类,红烧类,还有点心一派。

    目前掌膳女官之,数掌管点心的最少了,所以也最容易被选去,所以在场这众人都在祈祷选点心呢。

    凤华离怀疑地看了一眼众人,感情这儿的人是样样精通呢,不像自己,好不容易会了些菜式,这点心如何做可是一窍不通,真要选了点心,恐怕会输得更惨吧。

    正说着,黄嬷嬷便带着一个小红盒子来了,每个人便前去抽取,每个人看到结果脸的表情都不一样,可谓是悲喜两难全了。凤华离伸手随意捞了一块小木牌来,只见头赫然用工整的字体写着:“点心”。

    “黄嬷嬷……”凤华离悻悻地举起了牌子,“可以换吗?”

    黄嬷嬷冷冷地扫了她一眼:“这可不是儿戏,岂容你说换换?”

    可这抽签来决定的行为,在凤华离看来才是真正的儿戏啊。凤华离欲哭无泪地握着手的木牌,难不成自己真的注定败在此了吗?罗雪见她表情不太对劲,连忙拿过她的牌子来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罗雪惊呼道:“你抽着了点心?”

    “她竟然抽到了……”

    “真是羡慕死了。”

    凤华离在罗雪的陪同下坐在了一旁,如果可以,她宁愿把这个牌子让给别人。正在此时,那边又传来了一道女子的声音,说自己抽了点心。

    抽的人正是黄柒儿,他满面欣喜地举着牌子,恨不得让全世界都注意到,在看到凤华离的注视后,黄柒儿便如同变脸一般拉下了脸,闷哼一声走了过去。

    接下来便再没人能抽点心,这便意味着接下来,凤华离唯一的竞争对手只有黄柒儿一人了,虽然不知道她点心当面的技艺如何,不过想来定是不会自己还要差吧。

    而后又有人开始鸣不平,她们组本不一定能,而好巧不巧的是每个组人都不少,可现在的掌膳女官缺喝掌管点心的,恐怕黄柒儿与凤华离二人必定能进一个,而她们这些人,则是彻底无望了。

    黄嬷嬷倒是根本不管这些话,箱子里还有好些个牌子,抽不抽得到,全凭自己的命罢了。

    回到房后,凤华离一直闷闷不乐地坐着,想着该如何面对黄柒儿这么个借口,或许是她想得太多了,到傍晚的时候,黄柒儿本人竟亲自来拜访了。她一来,这屋子里的六人立刻站了起来,紧紧地盯着她,生怕她做出什么勾当。

    黄柒儿提着一个小篮子,轻松地笑道:“大家放轻松些,我今儿是来看凤华离姐姐的。”

    众人自然不会放轻松,依然死死地盯着她。虽然不知道她此行是来做什么,但凤华离可不会那么轻易地相信这个女人:“你叫谁姐姐呢,我和你非亲非故的,可不要乱认亲。”

    黄柒儿脸色一僵,随即走到她身边想要坐下,却被黄熙乐与罗雪抢先坐在了凤华离身边不留一点空位。黄柒儿尴尬地笑了笑,坐在了一旁的凳子:“回我并非有意要伤离儿。今日我是来道歉的。”

    黄鼠狼给鸡拜年,大概说的是她吧。凤华离轻笑,都已经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了,还在自己面前装好人,真是不嫌累。但若她想要道歉,自己也不是不能成全她:“既然你这么想道歉,那给我跪在地,磕三个响头,我便原谅你了。”

    众人发出一阵哄笑,黄柒儿咬了咬牙,将恨意忍了下去,随即笑着说:“离儿真爱开玩笑。”

    “你觉得是玩笑,那便是玩笑吧。”凤华离挑了挑眉,目光落在了黄柒儿一直紧紧相握的篮子,想必今天她是为这个东西而来。凤华离也不想听她绕圈子,直说道,“你这篮子里是何物?”

    黄柒儿喜笑颜开地把里头的碟子一一取了出来,碟子头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糕点,糕点以花为型,颜色淡雅,十分好看。黄柒儿笑着说:“这是我亲手做的糕点,当作是赔罪礼了。”

    说着,还怕凤华离不吃一般,黄柒儿随意挑起了一块送入嘴。凤华离扫了那别具匠心的糕点,香甜的香味扑面而来,着实令人生了几分食欲:“给我的赔罪礼,你却自己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