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我会遇到如意郎君吗
    “你该好好过你的人生才是,”正是因为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凤华离知道这种状态只会让人萎靡不振。既然黄熙乐这些年来活的都不快乐,更是应该尽早脱离这种状态才是,“要知道,你的人生可不只有黄嬷嬷她一个人,为何不尝试着将你自己的人生过好,指不定哪天你碰了一个一门心思投在你身的如意郎君了呢。”

    “如意郎君?”黄熙乐一愣,她还从没想过关于这方面的问题。又或者说,是黄嬷嬷从没想过这方面的事,一直以来,黄熙乐都是在她的吩咐下活着,都没有自己为自己的生活而决定一回。

    “是啊。”见黄熙乐眉头逐渐松开,凤华离一喜,果然这个法子还是有些效果,古代的这些女子,这一生最大的事,当属洞房花烛时了吧,“到时候,你的夫君会别人的娘亲还疼爱你的呢。”

    黄熙乐有些将信将疑地问:“真的吗?”

    凤华离点了点头:“算你还未嫁与他人,你不是还有这么些个好朋友吗,她们哪个不是真心待人,恐怕起来,你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笑的次数会更多吧。

    “所以,若你心只围着一个人转,那么往往会遗漏身边的种种美好,等你回过神来,已经与其失之交臂。与其到时候在后悔,还不如趁现在好好珍惜你身边的一切美好事物。”

    连凤华离都没想到自己能一股脑说出这么多话来,自己很少说安慰他人的话,最主要的原因是凤华离总觉得安慰人有些怪怪的。

    如今这么看来,连凤华离自己都觉得自己说的格外有道理,人们总想着往前找最好的,却错过了沿途的风景,最后迷失在了错综复杂的丛林之。

    黄熙乐点头,眼泪也没有接着往下坠的意思了。她回过头,身后是自己在这结识的四人以及之前相识的罗雪,她们无不关心地看着自己。

    黄熙乐突然破涕为笑,凤华离说的实在是太对了,自己有这么多真心待自己的人,又为什么要去奢求一个冷血无情,从不待自己好的女人反过头来真心对自己呢。

    几人相拥在一起,凤华离在旁看着,嘴角也不自觉地翘了起来。这种久违的感觉,凤华离也是很久没有感受到了,人的一生都在成长,人生苦短,不如活在当下。

    本该是十分温馨的一幕,却被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黄柒儿不知何时走到了这儿来,她招了招手,像是在向这边打招呼:“真是想不到,不是没能夺魁,至于哭成这个样子嘛?”

    “你……”

    黄柒儿假笑一声:“你这般哭,倒显得我是个不仁不义的人了。这样吧,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既然你这么伤心,不如我去向黄嬷嬷说说,把这头等之位让给你如何?”

    喜福刚想回击她,她话却说的极快:“别感谢我,反正我也常常在外施粥救济,这点小事不足挂于齿的。”

    “你这疯女人,当真以为谁都稀罕吗?”凤华离怒道。

    黄柒儿捂住了嘴,惊讶地看着凤华离问:“疯女人,是说我吗?”

    凤华离讥讽道:“看来不仅是疯了,连耳朵都不太好。”

    “可别忘了,当初你可是一门心思帮着我呢。”黄柒儿一想到这么一回事,觉得有许多话可以说的,能被自己给轻易地骗到,想必也不是多么精明的人

    不提这件事也罢了,一提起这件事凤华离气不打一出来,当初也是怪自己太过善良,一时轻信了她。此仇不报非君子,凤华离本想忘了这件事,但既然黄柒儿自己要提这么件事,那凤华离还非得从她身讨点代价回来才行。

    放在黄熙乐在这哭鼻子,耗费了挺长时间,其它的女子都回去了,剩下她们几个,这黄柒儿想必也是想来找她们麻烦才留下的。

    而既然这儿没有其他人,那可好办事多了,凤华离走到她跟前,不待她做出反应,一手揪起了她的耳朵转了一个圈。

    “啊——”耳朵被折了个弯,连带着黄柒儿整个人都跟着弯了过来。黄柒儿厉声叫道:“你在干什么,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算知道又如何?这耳朵揪起来痛得很,但却不会留下痕迹,算她跑到黄嬷嬷面前去哭诉,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对她做了什么。凤华离轻笑道:“什么后果我不知,但我知道,你骗我的后果定不止是今天这么简单而已。”

    凤华离把她松开,一脚踹在她的后背,黄柒儿一下子滚落在几步之外的地面,她错愕地从地爬起来,用一种狠厉的眼神用力地看着凤华离:“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悉听尊便。”凤华离最不怕的,可是别人的威胁了,更别说是来自于黄柒儿的威胁了。

    黄柒儿这么丧了气势,逃也似的离开了这。喜福不由得拍手叫好,若是由她自己来的话,一定早被欺负得不成样子了,而凤华离一说话,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

    而此时,黄熙乐的注意力却完全在另一点。方才黄柒儿说要找黄嬷嬷把首位之名让与自己,但自己的娘亲黄熙乐再清楚不过了,她对御膳房的女孩都严厉到不行,更别提会答应这种荒唐的理由了。

    若黄柒儿说的是真的,那便只有一个理由,是黄柒儿与黄嬷嬷相识。而自己身为黄嬷嬷的女儿,居然对这件事完全不知情,黄嬷嬷更是只字未提。心一种不祥的预感愈演愈烈,黄熙乐连张口都耗费了极大的力气:“黄柒儿她,是不是认识黄嬷嬷,她们……是什么关系?”

    “不会吧。”

    “怎么可能呢,黄嬷嬷可是你娘亲,她会与和你不和的人有关系?”

    喜福一愣,她确实知道一些内情,可那只是猜想,她还不敢妄自断言。喜福看向凤华离,凤华离也明白喜福的意思,她自己也是不想这么和黄熙乐说的,毕竟万一事情查明不是她们所想的那般,岂不是一场大乌龙了。

    “自是不会的吧。”凤华离说。

    黄熙乐却突然像洞察一切一般看向她,能让凤华离犹豫这么久,看来这其是一定有着自己群不知道的内情了:“我不会怪罪于你,你告诉我吧,我不想有些事将来会瞒我一辈子。”

    可这若是真的,这背后定然牵扯到了很多的人,怕是到时候越来越乱,恐怕黄熙乐自己都会有危险也说不定。故而凤华离十分犹豫,不知该做何定夺。

    黄熙乐见此情形,便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她倒不是单纯的好,但既然事情和自己有关,她应该知道:“我不想等我死的时候,还会后悔。再说了,我的生活已经这么糟了,再来什么事都没有关系了。”

    “黄熙乐,”凤华离深吸了口气,一字一句地喊了她的名字,随后沉重地说,“无论我接下来说了什么,你都不要太过激动。况且这些事情都没有查明,我也不敢保证这都是真的……”

    凤华离看了一眼黄熙乐,说:“还有,若你现在反悔了,我可以不说。”

    黄熙乐点了点头,现在无论有多少人劝她,亦或者知道这件事对自己的下半辈子有多大的影响,她都不会再更改自己的决定了,她一定要知道这其的隐情才行。

    “当日我去看望黄柒儿之时……”凤华离把那日群撞见的情形说了出来,“所以,我觉得你根本不是黄嬷嬷的亲生女儿,黄柒儿才是。”

    这个消息对在场每一个人,无疑是如雷贯耳般的震惊,更别提是黄熙乐了。她的脚步有些不稳,幸而在喜福的搀扶下才得以不昏厥过去。她揉了揉脑袋,感觉眼睛都有些发花。

    真是可笑,自己十多年的娘亲,其实竟不是自己的亲生娘亲。难怪她要如此对待自己,恐怕和黄柒儿在一起的时候,都是慈眉善目,舍不得冷眼相待的吧。

    她暗地里帮着黄柒儿,那不是帮着她与自己作对吗。黄熙乐面如死灰,但却一点也不难过,她的眼泪早已在今天流尽了,从今以后,她再也不会为这些无关大雅之事而伤心欲绝。

    “你没事吧?”凤华离看她一直死撑着不说话,反而大哭流泪更叫人担心。

    “没事,”黄熙乐勉强笑了笑,其实自己早该料到的,为何黄嬷嬷从不让自己管她叫娘亲,从不让自己牵她的手,往事种种细节,尽数都飘到了眼前,“今后的事我都打算好了,好歹她也养了我这么些年。我会给嬷嬷她留下些金子,此离开宫的。”

    众人一听,连忙焦急地问:“你不打算留在宫里了?”

    黄熙乐摇了摇头,自然是不想的,这个地方有太多回忆了,这些回忆在黄熙乐肩,时刻提醒着她。这里的一切都使她浑身乏累,若再在这宫待下去,恐怕都会憔悴到不行,倒不如去宫外,平凡地度过下半身罢:“你不是说,我会遇到我的如意郎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