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为她伤心不值得
    “姑娘,姑娘?”

    伴随着一道清锐的喊声,以及身上不断传来的碰撞感,凤华离这才从昏迷之中逐渐醒了过来。眼前的房间十分大而宽敞,里头住了很多人,凤华离仔细看了看,这住的都是今年新来御膳房的女子。

    自己躺在一张十分柔软的床铺上,床边上坐着的就是黄熙乐罗雪一列人。黄熙乐见她终于睁开了眼,连忙递上了一碗清水:“喝些水吧。”

    我怎么在这,而且,黄熙乐怎么变得如此温柔了。凤华离都要怀疑自己是眼花了,她迷迷糊糊地在黄熙乐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外不知所云地喝下了一碗水。

    床边还围了好多名女子,她们都睁大着眼睛看着凤华离。

    “她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一下子暴露在这么多奇怪的目光之下,凤华离总觉得分外不自在。

    黄熙乐笑了一声,解释道:“她们呀,都觉得你好看,你这相貌不应当来御膳房,该去做秀女才是,指不准就被皇上给看中了呢。”

    兴许是解开了误会的缘故,现在看来,黄熙乐也没有那么讨厌,反而多了一分率真。凤华离说:“其实我原本真的是个秀女。”

    只不过是为了不嫁给皇上,这才进了御膳房,这事要是说出来,一定是匪夷所思的,所以凤华离决定缄口不提。她又看了一眼这四周,这房间十分长,有很多张床,很多女子都在这,她们彼此之间想处都很融洽。

    要不是见到这么一副场景,凤华离也就一直都会认为这御膳房里都是些惹是生非,互相算计的人了。不过这世间真真假假,是是非非,本就难以分辨,凤华离便当这次是长了个记性了。

    之后的两天,黄熙乐一直在照顾她,虽说凤华离身体素质强,早已没了大碍,但黄熙乐偏不准许她下床,说是会落下病根子。最后还是拗不过凤华离,才把闷到不行的凤华离给放了下来。

    这才刚好,又碰上众人做藕尖炒肉的日子,御膳房这些天都会隔三差五地进行做菜,并评选,每个人的实力与进步,都有可能会影响到日后是否能够继续留在御膳房的命令。

    凤华离不敢耽搁时间,和黄熙乐几人一同前往膳房。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几人刚走到膳房门口,就遇上了从另一边走过来的黄柒儿。黄柒儿今日画了浓妆,一身粉紫相见裙,却是显得要妖媚了一些。

    黄熙乐正愁没找她算账,刚想上去教训她一番,却被凤华离给拦了下来。毕竟这可是在膳房之前,黄嬷嬷可就在这里头,被她看到了,总归是不好的。

    “怎么,六位这是没有其它路走了,非要挡着我的路?”也许是经过了前些天的事,黄柒儿终于不再伪装自己,换上了一副目空一切的神情。

    罗雪望了一眼这狭长的道路,更是上前把最后一点缝隙给挡了下来:“怎么,这御膳房的路,何时成了你的了?”

    黄柒儿看着罗雪,咬了咬牙,最后横着身子,快步走到喜福身边,一把将喜福撞开,随后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这一撞可谓是极为用力了,喜福一下子跌倒在了地上,凤华离立刻把她扶起来。这个黄柒儿倒很会看脸色,知道黄熙乐和罗雪不是好惹的,就找上了喜福这么个弱势的女子。

    喜福脑中不断回闪着方才黄柒儿瞥自己的眼神,那眼神有多么冰冷,喜福这辈子都不会忘,就像是黄柒儿想要将自己千刀万剐一般。喜福咬着下唇,问凤华离:“黄柒儿她会不会找我的麻烦?”

    “放心吧,你身边这么多人护着你呢,她靠近不了你的。”凤华离安慰地说。她们还没找黄柒儿的麻烦,又怎么轮得到黄柒儿来找喜福的麻烦,况且她们六人加上凤华离一直都在一块,想来那黄柒儿也逮不着机会的。

    正说着,里头传来了黄嬷嬷的催促声,几人便连忙走了进去,找到了自己的灶台之前。

    今天黄嬷嬷所讲,要更加注重一道菜的样式。毕竟好不好看,在很多时候就决定了你会不会下筷去品尝,而她们御膳房的菜,一向都是力求完美,吹毛求疵。

    凤华离怎么也弄不明白那摆盘的精髓,人家轻轻一撒,就整洁一致,可到了凤华离手中,这菜盛起来就松松垮垮,毫无卖相可言。黄嬷嬷开始品尝每个人所做的菜,路过凤华离所做之时,甚至只是皱了皱眉,根本没有下去筷子。

    “今日的翘楚便是黄柒儿了。”黄嬷嬷宣布道。

    以黄熙乐为首一行人立即发出了一不满的阵唏嘘之声,凤华离疑惑地看去,只见黄熙乐的菜可谓是十分讲究,成色不焦不生,彩椒与肉丝也搭配的恰到好处,整个摆放恐怕只有用一个巧夺天工来形容了。

    再看一眼那黄柒儿的,虽然还是不错,但是与黄熙乐一比,实在是逊色很多。凤华离这下明白她们为何如此不满,在场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黄熙乐要更胜一筹,可黄嬷嬷却将这个翘楚之位让给了黄柒儿。

    在大选之前,这儿会不定时的进行为数十二次的小选,今日这便是小选了。若是小选连续六次夺得翘楚之位,那么便可不用进行大选,直接竞选为新的掌膳女官。

    凤华离想到了那日所见黄嬷嬷与黄柒儿的关系,不由得怀疑这是黄嬷嬷故意而为之。

    黄嬷嬷见众人有些不满,便解释说:“这菜虽然要好看,但也不能够太过好看,否则只顾着看去了,连筷子都舍不得下手,岂不是违背了做菜的初衷?”

    罗雪倒觉得她这说的分明就是歪理,辩道:“是嬷嬷你告诉我们要侧重菜的样式,今儿也该已此为评定标准才是。”

    黄嬷嬷根本不为所动:“我何时说了这是评定标准?”

    按照以往的规矩,本就应该是当日侧重点说了些什么,便以什么味标准才是,这早已经成了经验之谈了,可今日黄嬷嬷这么说,又确实没有任何书面规定,说到底还是黄嬷嬷说什么便是什么了。

    罗雪还要再说些话,可却被黄嬷嬷一道冰冷的眼光给打了回去,她清楚得很,若是自己执意要说,恐怕一定不会落到一个好下场。黄嬷嬷拍了拍桌子,以示自己绝对的威严:“若再有人已此事相议,别怪我不客气。”

    黄嬷嬷一走,这儿就像炸开了锅一般。她们这些人还从没见过这样的情况,自然免不了议论纷纷,同时也基本上离黄柒儿远了一些,毕竟之前她们都间接对付过黄柒儿,保不准日后黄柒儿成了大器,会将气撒在自己身上。

    也有个别两个大胆的,直接走了上去巴结黄柒儿,她也是来者不拒,始终莞尔地笑着,眼睛有神地忽闪忽闪着,但却没有人看得透她内心所想。

    凤华离走到黄熙乐身边,她仍沉浸入方才无法自拔,她呆愣地看着面前的食物发呆,像是受了极大的打击一般。凤华离试着安慰她:“不过是一盘菜而已,以你的实力,日后打败那个黄柒儿有的是机会。”

    黄熙乐摇了摇头,眼中蓦然滴下了一颗豆大的眼泪,她所难过的从不是一道菜,而是黄嬷嬷的态度。即使黄嬷嬷说了百遍千遍,进了这御膳房,就要忘记她们是母女的事实,她可不能因为黄熙乐是自己的女儿就有任何偏袒。

    黄熙乐谨遵她所说,甚至从小到大都一直很听她的话。可黄嬷嬷却从没给过黄熙乐一个慈爱的微笑,温暖的拥抱,黄熙乐似乎就从没获得过母爱一般,即使黄嬷嬷对她要求再严厉,她都拼了命地去一一完成。

    可即使是这样,就如同今日黄熙乐所做的菜,哪一面不比黄柒儿的要强,可她所得到的,竟只是黄嬷嬷不屑一顾的冷眼相对。黄熙乐伸出手指,在虚空中轻挠着什么:“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若真的如此不喜爱我,又为何要生下我?”

    这个问题凤华离自是无法回答的,事实上,面前有如此一位玲珑玉女正稀里哗啦地流着眼泪,凤华离也是有些手足无措的。好在黄熙乐比自己矮了半个头,凤华离便抱住了她,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其实转念想想,你如此为她伤心,她可偿回应与你,又值得吗?”

    黄熙乐说:“她待我有远超旁人三倍的严厉,却不及旁人对自己女儿一厘的宠爱。”

    好像从记忆里开始,自己就承受着娘亲的冷眼以对,甚至有的时候黄熙乐都以为自己其实是娘亲的仇人,所以她才要这么对自己。黄熙乐愈想愈伤心,眼中的泪更是控制不住地往下落。

    凤华离听着,心底深处突然也有一些疼痛。自己前世曾被母亲抛弃,后来好多年难以走出自卑的阴影,而在后来加入组织以后,日复一复的练习不但学到了很多东西,更让她明白,人生,就是要向前走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