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凤华离昏迷
    “快说。”凤华离不耐烦地说。

    “是关于黄柒儿的……”喜福犹犹豫豫地看着凤华离,毕竟现在凤华离如此照顾着黄柒儿,她实在不知道是不是该避嫌。

    自己才刚看完那么一件事,这就又来了个人要和自己说关于黄柒儿的事,简直是天意如此,凤华离兴趣高涨,她还正想听听看,这个黄柒儿到底是什么人。

    喜福这才娓娓道来,早些时候,喜福是与黄柒儿一同入御膳房的,一同进来的还有很多女子,但大家想处的都很好。唯有喜福与黄柒儿,喜福实在受不了这个黄柒儿。

    她常几天不洗澡,换的衣服就仍在角落里,屋子的也全靠喜福一人打扫。后来喜福提出了这件事,原本只是一样黄柒儿改改她的毛病,谁知她却发了特别大的火。

    后来喜福总是遇到些烦心的事,诸如刚切好的生姜不见,刚上盘的菜消失,转眼间刀又不见了。喜福虽然没有证据,但她敢肯定,这一切都是黄柒儿做的,因为在整个御膳房中,就只有黄柒儿与她有矛盾。

    喜福不堪其扰,担心夜晚睡觉也会被害,便搬出去与其它女孩同住。那几个女孩听了喜福的遭遇,倍感同情,想要替喜福出头,可没想到却一个二个纷纷遭到了黄柒儿的针对。

    当时的掌事嬷嬷是另一个女的,她从不管黄柒儿的所作所为,就这样纵容她放肆。不久后黄嬷嬷因为犯了事,由嬷嬷主管降来掌管御膳房,因为是降职,所以脾气暴躁。

    也就是从那以后,黄柒儿像变了一个人一般,变得软弱,甚至不敢直视人的眼睛。新进来的黄熙乐知道后,一心认为黄柒儿就是惧于信任掌事嬷嬷,才故意把自己伪装成这个模样。

    现在御膳房之中的六人,除了新进来的黄熙乐与罗雪,全部都是当初被黄柒儿所针对的人。她们想要逼出黄柒儿的本性,可无论怎么做,黄柒儿都无动于衷。

    这么一出戏,可谓是错综复杂,一波三折。凤华离听完都有些迷糊,没想到自己一直所帮的人,一直都在自食恶果,一切都是她自找的而已。凤华离盯着喜福,问:“你一下子站在她那边,一下子站在我们这边,你到底是哪边的,我该如何相信你?”

    喜福立刻举起了四根手指信誓旦旦地说:“我发誓,我今天所说没有半句假话!”

    喜福说起叛变一事,其实是受了黄熙乐的教导,想来凤华离这探探口风,看看凤华离和黄柒儿到底什么关系,又为什么要帮黄柒儿。

    喜福看得通透,这几天观察下来觉得凤华离只是被黄柒儿给骗了,便决定要把黄柒儿的真面目给揭露出来,让凤华离彻底明白自己一直在帮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听起来倒是有几分道理,但凤华离想起当日之事,问:“那那日你对我态度那么恶劣,又作何解释?”

    说起这事,喜福也后悔不迭:“黄柒儿那样的人,什么事办不出来,我当时只以为你是她请来对付我们的人,这才没个把门的……”

    “原来如此,”凤华离只觉得眼前一团迷雾被吹了开来,在进御膳房前,她大概永远也想不到,自己会卷入这么一场复杂的风波之中。喜福后悔的神情看上去也十分可爱,如今像是换了个角度看眼前的一切事物,仿佛一切都一如往常,又仿佛一切都有了变化。

    喜福权当凤华离现在是自己人了,说:“我们的人打听到黄柒儿没在柴房,可她能去哪呢,莫不是买通了人,就此逃了吧?”

    凤华离摇了摇头,看来虽然她们有些眼线,但消息还是不够精通,不然这么长的时间,应该早就发现黄柒儿和黄嬷嬷的关系了:“她和黄嬷嬷在一起。”

    “怎么会呢,她可是最怕黄嬷嬷的了。”喜福皱眉,毕竟黄嬷嬷一来,黄柒儿就大变性情一事不假,黄嬷嬷也不爱管这些闲事,和黄柒儿在一起做甚。

    凤华离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喜福也是个一点就通的主,她捂住了嘴:“你是说,这都是她装的?但是为什么啊??她有什么好处???”

    “我不知道黄嬷嬷和黄柒儿是什么关系,但我亲眼看到黄嬷嬷在教她厨艺,这几天关进柴房根本就是个幌子。”凤华离缓缓地说,这其中的脉络就连她自己都整不清楚,现在还是别妄下定论的好。

    喜福听闻此消息,变得更加惊讶了。她们六人中黄熙乐可是黄嬷嬷的亲女儿,黄嬷嬷不可能不知道黄熙乐与黄柒儿交恶,怎么会掩人耳目地教黄柒儿厨艺呢。

    况且黄熙乐也曾说过,虽然黄嬷嬷是她的娘亲,但却从不会在私底下教导黄熙乐,说是对其他人太不公平。如今却是连亲女儿都不教,反倒教起了亲女儿所针锋相对的人,这是个什么理。

    除非……

    喜福抬头看向凤华离,二人目光相对,便是想到一起去了。

    喜福走后,凤华离并未睡,而是点着灯坐在床上,等到半夜之时,门外终于有了动静。脚步声愈发的近,黄柒儿推开了房门走了进来。

    “你来了?”凤华离猜也猜的到来的人定是黄柒儿,她就知道黄柒儿今日会过来,她从黄嬷嬷院中逃走之时,无意间回过头,却见到黄柒儿正盯着自己看。

    既然事情已经败露,想必黄柒儿也有些相对自己说的吧。

    黄柒儿毫无懦弱的神情,和之前凤华离所见的判若两人,但或许这才是她的真面目,她走了过来,轻松地问:“你知道我会来?”

    凤华离没有作答,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重要的是她现在已经来了不是吗:“有什么想解释的?”

    “有什么好解释的?”黄柒儿用手帕擦了擦凳子,坐了上去,就这么斜视着凤华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道目光看的凤华离十分不爽。

    凤华离撇了撇嘴,还真是,知道在自己面前没必要装下去了,就连声音都硬气了许多,她这是把自己当猴耍呢。凤华离问:“你欺骗我的同情心,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黄柒儿可谓是骗凤华离骗的最成功的一个了,凤华离一度想着日后如何应对黄熙乐她们,又如何帮助黄柒儿成长,如今看来,一切都作废了。

    “你若想帮我,大可继续帮下去啊。”黄柒儿用手指轻敲着桌子,嘀嗒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她扯起嘴角,笑得有些令人费解。

    还真是个天生就会让人讨厌的角色,凤华离是越看越不喜欢这么一号人物,难怪当初喜福不愿喜她,若换成自己,也不会喜欢和这样的人成天相处一世:“你知道吗,假的可能还招人喜欢。但是现在的你只会让人恶心。”

    黄柒儿不屑地嘁了一声,受人喜爱又怎样,受尽唾骂又如何,她向来不在乎这些东西,既然活在这世上,她就要活出最极端的自己。

    凤华离轻声问:“你有朋友吗?”

    黄柒儿一愣,眼神都僵了一瞬,很显然,这个问题难倒了她,恐怕自始自终都没有人想要和她做朋友,就算有,也要被她的行为给拒之门外了。

    “上次和你说过,这次也是最后一次和你说了,若你把房间好好收拾一下,住起来也会舒服很多,”面对之前的那个黄柒儿,凤华离还有些话想对她说,今天就刚好一次说完。

    从此之后就当从没见过那个“黄柒儿”,自己也从没在那天犯过傻想要去帮她:“若你能够敞开胸怀些,这世上其实没有那么多人想要对你指责,就算有,若是你的错,改正就是了,若不是,再反击也不迟。”

    说完,凤华离起身,准备离开。

    突然的,那黄柒儿像是发了疯一般,一把扑到了凤华离身上把她压在床上,她双手掐着凤华离的喉咙,用力到手指都暴出了青筋,她涨红着脸,怒吼道:“你算什么,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

    凤华离想挣脱,却意外发现此时的黄柒儿不知哪来的力气,竟压得自己动弹不得。凤华离只好大声地呼救,可喉咙被用力地掐着,发出的声音只有微弱的沙哑吼声。

    黄柒儿指甲尖得很,全都刺进了凤华离脖子上的肉中,血顺流而下。凤华离脖子和脸憋得通红,拼命地用脚去踹她,用手去推她,可全都于事无补。

    此时的黄柒儿力气像是有凤华离十倍之多,凤华离根本无能为力。

    “你这个贱人!”黄柒儿眼睛通红,此刻的她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杀了这个女人,可或许就连她自己也记不清,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既然这么做了,就不能够停下来。

    “你冷静一点!”凤华离嘶哑地喊道。

    正当此时,走出不远的喜福因为放心不下凤华离而折了回来,谁知才刚进门,就看见了这样的一幕。她连忙上前去推黄柒儿,可黄柒儿身上像是系了石头一样,怎么推也推不动。

    “来人啊,来人啊!”

    “杀人了——”

    凤华离似乎能感觉到生命在一点点的流逝,喜福的呼救声在耳边越来越小,眼前黄柒儿疯狂的面孔也逐渐消失,只剩下了一团漆黑,凤华离闭上眼,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