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柴房反省
    “来人,把她给我关于御膳房柴房里,好好反省两日!”如此情况可惯不得,必须要给点教训才是,黄嬷嬷怒斥道。

    这一上来就给黄柒儿不由分说地定罪,凤华离都要怀疑黄熙乐她们是不是已经和黄嬷嬷给串通好了。凤华离拦住了上来抓黄柒儿的人:“这件事嬷嬷都不查清楚些吗?”

    “查清楚?”见有人敢阻拦,黄嬷嬷脸色一下子就拉了下来,“事实不是已经摆在眼前了吗,她自己锅里的东西,难道还会有别人碰?”

    “我……”这件事确实如何都说不通,黄柒儿锅中的生鱼,究竟是如何从天而降的,况且凤华离手中根本没有证据,若不是昨夜听喜福说过,自己都不会相信这件事是其他人而为。

    黄柒儿拉了拉凤华离,说:“没事的,只要没被逐出这,一切都会好的。”

    黄嬷嬷鄙夷地看了她一眼,若真要替人打抱不平,就准备好一切再来吧,她伸了伸手,那些人就把黄柒儿给拉了下去,而凤华离也只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什么也做不了。

    凤华离狠狠地瞪了黄熙乐二人一眼,若是等她找到证据,这些人便无法再像现在这么嚣张了。

    接下来便是黄嬷嬷传授给大家一些技巧,凤华离虽听了下去,但心中却格外烦躁,总觉得是因为自己照看不周,这才导致黄柒儿被人陷害。待到黄嬷嬷讲完,众人可以离开之时,凤华离几乎是冲在最前头的,她打听到了那个柴房,可守卫之人却不让她进去。

    任凭凤华离磨破了嘴皮子,那守卫都十分守规矩,不让凤华离进去看一眼。凤华离见没有办法,便转而问道:“她关在这里头,饭菜如何解决?”

    “在这还吃饭?”守卫嘲讽的笑了笑,“被关在这都是反省自己的,若是吃饭的话该如何反省?”

    那岂不是得两天两夜都不进一粒米,凭黄柒儿那瘦弱纤小的身体,如何能抗得住呢。凤华离塞给守卫一些银子,小声地说:“我不进去看她,就每天给她送些吃的来,你看如何?”

    守卫看了一眼四下无人,最终还是收下了银子,毕竟这不过是举手之劳,也不算是违反规矩了。

    这两天凤华离也没闲着,不断地向这儿的前辈讨教,各种菜式的特点手法之类,一整天几乎都在灶台之前,手都没停下过,如此劳累,感觉手腕都要软了。

    每每做出觉得好吃的成品,凤华离便留着送给黄柒儿。每每去那时总在外面和她说几句话,黄柒儿想来是很难过,一直都一言不发的。

    本想着黄柒儿就要被放出来了,谁知黄嬷嬷又突然下令,说是黄柒儿未能自省其身,要把黄柒儿在里头继续关七天。

    如此整的,倒像是黄柒儿犯了多大的罪一般了,就算这事不是他人陷害,也不至于能关那么久吧。凤华离想去找黄嬷嬷理论,可每次去她都刚好有事不在,黄嬷嬷也像是在故意躲着自己一般,这几日都不曾露过面。

    这日,凤华离刚做好一道水晶饺,想着趁热吃才好,便比平常早了一个时辰去那。谁知这才走到不远处,凤华离竟看见那守卫端着一个盘子吃得正欢。

    凤华离再定睛一看,这守卫吃的分明就是自己闲暇之余做的炒饭,可自己明明就是拜托他送给里头的黄柒儿的。凤华离大口喘着气,饺子掉在了地上也浑然不知。

    她轻轻踮起脚,宛若一阵清风般刮到了守卫的身边,她用力抬起脚把那碗饭踢碎,随后一把将守卫按在了地上,质问道:“你竟然偷吃我送给黄柒儿的饭食!说,这几日你是不是都不曾给黄柒儿送过饭?”

    “我……我……”守卫支支吾吾的,看来此事**不离十了。

    如此一来,岂不是黄柒儿这几天都没有进食,饿个一天就已十分不舒服了,这黄柒儿竟五天油米未沾,那该不会是晕了过去吧。凤华离一把将那守卫推开,随后一脚踹开了柴房的木门。

    门一开,便是一股如尘暴般的灰扑面而来。凤华离被呛得睁不开眼,只能用手挡着,勉强前行。没想到这柴房竟一根柴都没有,屋子里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

    着实是什么东西也没有,人影就更别说了,黄柒儿根本就不在这。凤华离甚至一度要怀疑自己眼花了,四处寻了好几遍才确认,这里真的是一个人都没有。

    凤华离连忙快步跑出来,那侍卫正从地上爬起来,见凤华离怒气冲冲地跑出来,这才万分无奈地说:“其实黄柒儿一直都不在这。”

    “那是在哪?”不关在这,难道是关在其它地方吗,上次找人打听的时候,分明是亲眼所见有人把黄柒儿押到这个房间里来的。

    凤华离深深地皱着眉,难怪自己这些天在外头说话,里面连半句回应都没有,原来是这里面从始至终根本就没有人。可那黄柒儿一个大活人,难不成就这么人间蒸发了不成。

    侍卫颤颤巍巍地看着凤华离:“其它的,我可就真不知道了……”

    他眼中的害怕之意绝不是装的,看样子是受到了什么压迫,绝不可以将此事告诉别人。凤华离也不为难这个守卫,毕竟他告诉了自己,恐怕也就小命不保了。

    在这御膳房中能管着这么一个守卫的,恐怕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黄嬷嬷无疑。黄嬷嬷转移了黄柒儿的位置,再让这个守卫不对外说,唯有这个解释能够说的通。

    只是黄嬷嬷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了杀人灭口?黄柒儿究竟做了什么,得罪到了黄嬷嬷,以至于要落得如此下场。凤华离脑中一团糟,决定亲自去找一趟黄嬷嬷。

    这一次她可没走正门,毕竟那侍婢也不会让自己进来,凤华离便直接翻墙进来,之所以之前不翻是担心得罪黄嬷嬷,但现在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哪怕暂时得罪了也没关系了。

    凤华离一路潜入黄嬷嬷房间东侧,却闻到一股飘香入鼻。这是正在下厨的味道,黄嬷嬷的饭菜都是膳房做好了送过来的,何时需要在自己的院子里动手了。

    她心中疑惑更甚,便靠着墙探出了脑袋。

    “这里,手要这样握。”黄嬷嬷站在黄柒儿的身后,不断地指导着她的厨艺,必要时还会亲自动手帮她调整。

    而且黄嬷嬷脸上竟不似平常一般严厉,她脸上挂满了慈爱的笑容,甚至还与黄柒儿谈笑风生,两人的关系看起来分外亲密。黄柒儿尝了尝汤汁,随后又递了口给黄嬷嬷。

    二人举止十分默契,看样子是如此想处已久了。

    凤华离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看到这么一番画面,而就在方才,自己还在为黄柒儿的性命安危而担忧,如今看来,倒是自己多想了。凤华离深深地看了一眼那二人的方向,转身准备离去。

    或许是因为太粗心,脚下被一个石头给绊到,凤华离险些直接摔了下去,不过这一下可是发出了不小的声音,立刻就引起了黄嬷嬷的注意。

    黄嬷嬷只当是刺客,立刻大声喊道:“谁在那?!”

    院中的侍卫立刻包围了上来,凤华离自知暴露,连忙翻墙而逃,好在她速度很快,没有被那些侍卫给追上。

    看见那一抹裙尾,黄柒儿愣了愣,随后说:“不用追了。”

    “怎么?”黄嬷嬷问。

    黄柒儿将菜盛入盘中,嗅了嗅那浓厚的香味,嘴角绽起一丝微笑:“没什么,只是感觉认识而已。”

    凤华离回到屋中,仍然久久不能平静。根据方才那一幕来看,一切都已经很明显了,其实黄柒儿和黄嬷嬷早就相识,黄嬷嬷也会给她异于常人的教导。

    而为了避人耳目,黄柒儿平日里才故意装的那么柔弱,来以此被那些女人欺负。黄嬷嬷更是知道如何不引起她人注意,所以才把黄柒儿关于柴房自省,实则是为了传授与她厨艺。

    黄柒儿平日里就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如今被名义上关于柴房,就连黄熙乐她们也不会在意黄柒儿的行踪了,如此一来,黄柒儿还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黄柒儿早有这么一层背景,一切软弱面又都是她装出来的。凤华离真是越想心中越堵得慌,自己幸幸苦苦想着法子帮她,可人家其实根本就不在意。

    估计之前自己在帮她的时候,她就权当是看戏了吧。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凤华离开门,来者是喜福,喜福慌慌张张地看了眼外头,再看了眼里头,这才走了进来,把门从里头反锁上了。

    “有什么事吗?”见这架势,凤华离问。

    喜福把她拉到床边坐下,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嘴,如此反复了好几个回合,依然没有说出半句话来,倒是她脸色越来越急切,像是有什么大事想要告诉凤华离。

    当然,不仅是喜福急,凤华离这个旁观者看着更急:“你有什么话六块说吧,别这样。”

    喜福深吸了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