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生鱼
    见凤华离不由分说地就要合上门要把她置之度外,那女子连忙阻拦了凤华离的动作,她微微福了福身,颇有诚意地说:“姑娘且慢,我是来投靠你的。”

    “投靠?”凤华离挑了挑眉,若真是这样,那倒还挺有意思。凤华离出门看了一眼外头,确认没有人后才放她进来,随后凤华离锁上了门,坐在床上听听这人是怎么个说法。

    “小女子名唤喜福,”喜福笑着介绍了一番自己,然后有换了一副哭丧的脸,接下来所说之言皆如哭丧一般,可叫凤华离听得怎么都没法感同身受起来,“小女子只不过是见黄熙乐她那么有本事,才一时投靠了她,和姑娘你作对。

    小女子回去想了想,那个黄熙乐如何能与姑娘你作对。况且今日此时,那个女人非但不保我,回去之后还拿此事拿我开涮。所以我想通了,我决定投靠你,一起面对黄熙乐那群没见过世面的女人……”

    凤华离噗嗤一声笑出来,这个喜福还真是有个灵舌,能够把黄熙乐说成无恶不作的女人,同时把自己马屁拍得这么大。这样的行为让凤华离不得不想以后若出现了更强的人取缔了自己,那到时候自己就会变成了今日的这个黄乐熙。

    “你如何保证,日后你不会像叛离黄熙乐一样叛离我呢?”凤华离玩味地笑道。

    喜福说:“姑娘,那都是日后的事了。人都说要把握好现在才是,毕竟我可是掌握着黄熙乐的一手消息,也许姑娘会需要呢?”

    “哦?”这个喜福倒是十分不避讳,完全没有排除这项可能性,不过这点倒是深受凤华离喜爱,这至少说明了喜福说的都是真话不是。况且自己现在也确实需要打探打探那个黄熙乐的消息,这个喜福倒是能好好利用,“好。”

    见凤华离答应了,喜福高兴得很:“那姑娘日后可得保我。”

    凤华离点了点头,既然是为自己做事,最基本的安全保障总是需要的不是。喜福更加喜悦,随意地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可下一秒才反应过来,猛地站了起来,拍着衣裳上的灰尘。

    “说说吧,那个黄熙乐和罗雪是什么背景?”凤华离问。

    喜福也没有与她绕弯子,直接便说了出来。那黄熙乐是御膳房虽是掌事嬷嬷的亲女儿,可那黄嬷嬷却根本不疼爱她,和她说话也总是冷冷冰冰的。

    后来黄熙乐就遇见了凉妃的侄女,二人早前在宫中,就已经恶事做尽,臭名远扬了。而这进了御膳房,一个是掌事嬷嬷的女儿,一个又是凉妃的侄女,这二人加起来还不得在御膳房中横着走了。

    “又是那个凉妃。”凤华离无奈地叹了一声,感觉自打自己进宫以来,所碰到的坏事无不能与凉妃搭上关系。就算现在进了御膳房,这凉妃却还是阴魂不散的。

    喜福睁大了眼眸:“姑娘怎么了?”

    凤华离摇了摇头:“无碍,只是我与那凉妃有些过节罢了。”

    喜福心中更加震惊,先前就觉得这个凤华离不是凡人,如今一看,就连凉妃都敢明目张胆地与之作对,日后定然大有出息,倒时候带着自己也能够飞黄腾达,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还有呢?”凤华离问。

    “什么?”喜福一愣,自己可是已经把黄熙乐两人的背景都告诉她了啊。

    凤华离直觉这两人在御膳房中如此放肆,若只是这么些关系,恐怕还是不行的,怎么着背后也得再多加一位贵人才是:“她们就没有更深的背景了吗?”

    喜福直摇头,困惑地说:“我方才,已经将她们二人的背景全告诉你了。”

    看来喜福也不知道,这两人一定有一些不可放在明面上来的关系支撑着,所以从未透露给任何人过。至于是谁,凤华离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这个问题再深究下去也没有结果了,凤华离看了一眼黄柒儿,问:“她们可有什么计划,关于对黄柒儿的。”

    当务之急还是先帮助黄柒儿不再受到迫害,再是查出她们的背景身份,随后一举扳倒。

    好在喜福也不是一问三不知,在这个问题上,她还是略知一二的。那二人在嬉笑之间说了,要在明天所有人练习蒸鱼之时,想办法给黄柒儿的锅中在最后塞下一条活鱼,当着黄嬷嬷的面出糗。

    这些人还真是闲的无聊,什么招都想的出来。凤华离拍了拍黄柒儿的手,既然现在他们已经知道了,便在明日多加防备,想来那活鱼总不可能凭空出现在锅中不是。

    第二日,便是众人一起习蒸鱼的日子。

    黄嬷嬷讲的十分详细,无论是如何刮鱼鳞,取内脏,切开刀口,腌制,就差亲手来帮助众人下锅了。好在凤华离之前在画月琼那学过一招二式,做起来才不至于手忙脚乱,跟上了大家的节奏。

    除了盯着自己面前的,凤华离还时刻盯着黄柒儿面前的,省的有人趁之不备来下手。佐料配制好后,便已将鱼送入锅中清蒸,用中火蒸一个时辰即可出锅了。

    时间有漫长又无聊,凤华离在等候的过程当中险些睡着。就在快到时间的时候,凤华离眼前忽然闪过一双手,即使那手的速度再快,也没有逃过凤华离的眼睛。

    这是已经动手了嘛?凤华离立马揭开黄柒儿锅盖的一条逢,可里头却没有活蹦乱跳的活鱼,有的只是散发着香味的白嫩鱼肉。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自己看错了不成。

    “怎么了?”黄柒儿问。

    凤华离晃了晃脑袋,想来是自己太困,而眼前闪过了一道黑影而已吧。兴许那人是因为她们盯的太死了,没有机会下手也不一定。

    “多休息着些吧。”凤华离叮嘱道,毕竟她们现在还是不能放松警惕才是。

    转眼之间,便到了出锅的时辰,撒上佐料之后浇以热油,本就香气宜人的蒸鱼更加香气扑鼻。凤华离看着自己的成品,暗自点了点头,果然按照御膳房的方法来做,不仅美味,而且还美观得很。

    就在此时,身边传来一声尖叫,声音的主人正是来自于黄柒儿。黄柒儿一面尖叫一面指着自己的锅,只见她的锅里空荡荡的,只有一条活鱼在上下摆动着鱼尾。

    大概是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黄柒儿一下子跌落在了地上,眼睛空洞无神,不停地摇着脑袋:“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这又是怎么回事,自己方才看得时候,明明已经大好了,怎么等揭开锅的时候,锅里就剩下一条活鱼了,原先烧好的鱼肉难道也一并变走了不成。

    凤华离深深地皱着眉,这件事绝没有那么简单,凤华离现在唯有上前扶住黄柒儿,不停在她耳边说着劝慰的话。

    “哟,这不是柒儿大厨吗?”黄熙乐自然是第一个赶过来看热闹,她看了一眼锅中不断翻着身企图逃跑的鱼,讶异地说,“怎么,这蒸了半天的鱼,鱼肉没蒸好,反而把鱼给蒸活了?”

    罗雪大笑着说:“我们柒儿可真厉害,竟懂得起死回生之术,我看干脆不要待在御膳房了,直接去太医府得了。”

    众人纷纷掩面而笑,她们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蒸了这么久的鱼,鱼却根本没杀没刮麟,开锅时是一条生鱼的情况。

    凤华离怒视着她们二人,如今却是不得不承认她们手法高超,居然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掉了包:“你们倒是厉害,如此防着你们,你们却还如此对待黄柒儿。”

    罗雪不明所以地看着她:“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们可没做什么,我们离这这么远,怎么碍得着她,分明是她自己太傻了,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就算隔的再远,那不也都可以买通别人来做这件事吗。凤华离扶着黄柒儿站了起来,咬牙切齿地说:“做与没做,恐怕只有自己的心里清楚了。”

    黄熙乐更加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做了便是做了,没做便是没有。自己要对付她们,还不至于要耍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不仅恶心了别人,还恶心了自己。

    “对啊,恐怕只有自己心里清楚了。”黄熙乐厌恶地看着黄柒儿,也不知道这个黄柒儿哪里来的本事,竟能寻到这么个庇护山来替自己说话。

    这边如此哄闹,立刻引起了黄嬷嬷的注意,她一路赶了过来,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人闹事。果然过来一看,这儿围了这么多人,就数黄柒儿眼神最迷离,于是黄嬷嬷便问她:“怎么回事?”

    黄柒儿支支吾吾了两声,却怎么也不好意思将刚刚一事说出口,毕竟这种事情的发生,简直就是对自己专业性的一种侮辱,黄柒儿十分害怕自己会因此被逐出御膳房。

    她不想说,自然是会有人替她说的。罗雪上前一步,指着黄柒儿,再指了指她面前的锅,口中满是讥讽之意:“也不知柒儿妹妹种了什么邪,蒸了这么久的鱼,揭盖来却还是活蹦乱跳的。”

    黄嬷嬷目光转向那锅中的鱼,那鱼未经过任何的处理,甚至都不像是蒸过三十分钟的鱼。身为御膳房的人,将来可是有机会要给皇上做饭的,如此行径简直不可饶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