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七十章 太后在歇息
    “什么?”凤华离被这么一句话吓得倒退了一步,险些坐在了地上。孟晚舟这是说什么呢,昨儿不是挺成功的吗,怎么就突然和自己扯上关系了呢。

    都说皇上性子不同于常人,如今看来果然如此,想给孟晚舟一个名分就罢了,干什么还非得给顺带要封自己这个从未被临幸过的女人为妃呢。

    凤华离深吸了口气:“可皇上还从未召幸与我,这有点不合规矩吧?”

    孟晚舟点了点头,她也是这么想,况且之前凤华离就说过不想成为皇上的妃子,孟晚舟今晨听见此消息时也是惊得很:“今日晨起时皇上命人起草封我为妃的事宜,之后又说你救太后有功,便要把你一并封为妃子……算是奖赏。”

    这算哪门子奖赏啊,凤华离真想抓住那位自恋皇上问问,把自己当成奖赏一事,究竟是怎么想出来的。若论奖赏,她真正想要的只有数不完的金子和吃不完的宫廷美食就已足够,嫁给皇上与噩梦无二啊。

    都说伴君如伴虎,更别提凤华离根本不了解这个皇上,都不知道自己以后要面对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救太后也是错,不救也是错。凤华离都要分不清在这宫廷之中,每一步该如何走下去才是了。

    凤华离坐在了凳子上,闷闷不乐地撑着下巴。孟晚舟看在眼里,也很是难过,便试着劝慰道:“离儿姐姐,你别太难过了,日后成了妃子,至少面对那凉妃也有了些底气不是?”

    “是啊,日后恐怕就得被那个女人针对到死了。”凤华离无奈地笑了笑,现在才只是当上了秀女,那凉妃就不依不饶,日后有了封号,真不知凉妃又该如何对自己。

    孟晚舟更加内疚了,她皱着眉头,垂眸说:“都是我不好,定是皇上知晓我们关系好,才想到你的……”

    “这怎么能怪你呢。”凤华离展出一丝笑容,毕竟这种事,谁也说不准不是。况且事情还没尘埃落定,一切总还是有机会挽回的,“皇上要封我的事,可有其他人知晓?”

    孟晚舟摇头,皇上命人准备她的册封典礼后才想起凤华离,便只是口头说了几句,准备过几天再让人着手准备,所以这件事可以说只有皇上与孟晚舟知道。

    太后曾答应过自己,若有朝一日真的碰到这种情况,去找她的话兴许还能有挽回的余地。凤华离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用得上了。她告别了孟晚舟,去了太后宫里找太后。

    “太后已经歇息了。”守门的婢女如是说道。

    凤华离看了一眼炎热的烈日,恐怕今日这个气候午睡也睡不着吧。太后一向不见客,这应该也只是对来访之人避而不见的借口之一。只是凤华离却是急着找太后,因为过两天要封自己一事传出去,可就无法收回了:“麻烦你和太后说一声,就说是凤华离来讨赏了。”

    那婢女犹豫地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进去通报了,没过一会,那婢女便再次走了出来:“太后正在歇息,请姑娘等两个时辰再来吧。”

    听起来倒像是真的再歇息,况且至少给了一个时间。凤华离原想进里头等,可那侍婢如何都不让凤华离踏进一步,外头又烈日炎炎,凤华离便决定先回秀女宫里头等。

    可这才刚踏进秀女宫,凤华离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她总觉得这脊背微微发凉,像是有人盯着自己。凤华离脚步不变,却暗自凝神去听后头的动静,而后果然听见一阵沙沙的脚步声。

    脚步声沉稳而平和,平日里来这的男子都只有来通报要事的太监和在外墙巡逻的侍卫,脚步无非是急促和沉重,而这秀女宫,往往都是不允许其它男人入内的。凤华离转过了一个走廊,身后的脚步声却仍没有消失。

    这是在跟踪自己,是小偷,还是刺客?凤华离停下了脚步,那道脚步却没有停止的意思,脚步声愈发得近了,凤华离心跳的极快,待他走到自己身边时,出于本能的一脚踹了过去。

    男人险些被踹到,他一把抓住了凤华离的腿,随后往上一抬,凤华离便整个人都人仰马翻地摔在了地上。

    凤华离从地上爬起来,正视面前的男人,他穿了一身黑,分明就是为了行刺做准备,只是他却面无紧张之意,就站在原地看着凤华离。现在做刺客的,都这么嚣张了吗?

    “你这刺客,未免也……”

    “放肆。”炎虞晃了晃脑袋,不过是穿了身便衣,来这秀女宫看看,今年的秀女们都是什么模样。路上碰到一个走的慢不停挡自己路的人也就算了,炎虞也不想追究,更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谁知道这女人竟然二话不说就是一脚飞过来,要不是自己眼疾手快,恐怕就这真的中招了。炎虞想想还有些后怕,这女人还真是有眼无珠,还称自己作刺客,真是……

    “你知道我是谁吗?”炎虞本只想平平淡淡地来一趟,不让任何人知道就好,但现在这个情况他是绝对忍不下去了,他还非得把自己的身份给透出来了。

    凤华离看着他这张脸,终于从记忆深处探索到了一个人名:“苏三!”

    “你说什么?”炎虞方才带着怒气,都没来得及看看凤华离,待仔细看清时才看了个明白,“凤华离?”

    “你认识我?”凤华离一愣,这么盘算盘算,这个小贼倒和自己有缘得很。

    先是在寂舞大会上见到,而后在秀妃那见到,没想到时隔这么久,还能在秀女宫里头见到他。而且看样子,他好像还认识自己,对自己有一番了解了。凤华离带着炎虞到一个偏僻的角落,省的被外人发现:“你今日来不会是偷秀女宫里的东西吧?”

    炎虞就这么莫名其妙被他拽进了一个角落,再被她小声地审问:“我警告你,我房里的东西可不能偷。”

    炎虞摇了摇头,这个女人还真是奇怪,自己穿得这么好,怎么看也不像是个贼人,怎么能每次见到自己就能有这么大的误会呢。谁知凤华离又突然拽起了炎虞的衣袖,啧了啧嘴:“你看你这衣裳,这料子那么奇怪,穿着铁定不舒服吧。”

    “胡言乱……”这可是隐国特产的绸缎,穿在身上有凉快又舒适,多少人求都求不到,到她口里居然就变成了奇怪的布料,炎虞欲辩无词。

    凤华离突然想到了一事,既然这贼人到现在仍在这宫中晃悠,说明也是很有本事的了,不如还可以趁机帮自己一个忙。凤华离用石头在墙上画了几条线,指出了白羽以及和白羽一伙的几位秀女的房间:“这几房随便偷,偷到一根毛不剩都没关系。

    “最好趁她们睡着了,把衣裳都给偷走。”说起这,凤华离脸上浮起一阵微笑,她真有些迫不及待看到那几个女人一觉醒来发现整个房间里变得空空如也的样子,反正那几人平日里在这秀女宫也嚣张惯了,总得给她们点颜色看看。

    炎虞咽了口口水,看来惹谁都别惹女人有句话也不是空穴来风:“你和她们有仇?”

    凤华离想了想,不知该如何作答。白羽她们不喜自己和孟晚舟已经有好些时日了,若是将来她们有了机会,一定会对自己与孟晚舟不利,所以还是防范于未然,给她们一点小教训的好。

    炎虞问:“你这是从哪来?”

    这个时辰出门的人很少,炎虞也是挑准了这么个时机才来的。看凤华离从外面来,应该是有什么事吧。

    “还不是因为那个皇上。”凤华离叹了口气,这大热天的也不让人安宁,害得她连想要歇息都没有时间。

    她语气中尽是不满之意,炎虞想起她上次也说过自己的不好,如今倒想听听,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惹到她了,让她对自己有这么大的偏见:“你对皇上有何成见?”

    凤华离便把今日之事说给了他听,说起时仍义愤填膺,一副对皇上有诸多不满,恨不得当面把皇上给骂个狗血淋头一般,凤华离讲得口都有些渴了,她靠在墙上,拍了拍炎虞的手臂,问:“他居然觉得封我做个妃子,让我做他的女人是一种赏赐,真是不可理喻。”

    炎虞怔怔地看着她,既然都入宫做秀女呢,那不就是想做自己的女人嘛。自己怎么说也算遂了她的心愿了,怎么能够不但不感激,反而对自己有这么多意见呢。炎虞有些不太高兴:“做妃子是多大的荣耀,就算你……”

    凤华离为了防止听他的长篇大论听到头疼,连忙打断了他的话:“别在我面前说这种话,哪怕让我在这宫中做一辈子秀女,也比当上妃子要强。反正二者都是不愁吃喝,但一旦当上了妃子,就要面对后宫里数不清的敌人,这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

    说着说着,凤华离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语气也愈发的轻。而意外的是,炎虞也不禁为她的言论所感触,竟不自觉地认同了她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