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并封为奉妃
    凤华离按照他人的指路来了这,可却四处都寻不着余望龙的身影。正以为要无果而归时,凤华离却突然被脚下不知何时冒出来的石头给绊了个跟头。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黑影掠过,眼见就要接住凤华离。可凤华离是习武之身,这点麻烦还不算什么事,她脚尖一掂,便重新找着了重心来站稳了脚。

    余望龙扑了个空,尴尬地笑了笑:“姑娘好身手。”

    “经常这样哄骗小女孩吧?”凤华离鄙夷地说,那地上的石头是余望龙趁人不备时扔下来绊住脚,而后再装作英雄救美的模样,就已此手段来不断地周而复始欺骗那些不谙世事的女子。

    凤华离打量了一眼这男人,他倒是生了一副好皮相,可惜却不用在正道上,而且心里如此丑恶,日后一定没什么好下场。

    见被揭穿了,余望龙只好又笑了笑,他朝前走了两步:“那姑娘认为如何?”

    二人近在咫尺,不得不说,他笑起来宛若一阵清风拂过,就连凤华离也差点沦陷其中。意识到他仍不死心,还想对自己下手后,凤华离一个转身把他擒住,把她手臂扳过肩膀:“好好说话。”

    余望龙痛得嗷嗷直叫:“女侠饶命!”

    “我今儿来,是为了孟晚舟一事找你的。”凤华离说。

    余望龙思索了好一会儿,问:“孟晚舟?是谁?”

    果然不是个好东西,这才过几天,就连孟晚舟是谁都不记得了。若不是答应了孟晚舟,凤华离真想直接把他的手臂给拧下来:“晚舟是今年的秀女,自从和你一夜风流后,她有喜了。”

    “晚舟……”余望龙这才有了点印象,可又突然回过神来,她可是秀女,若是怀了自己的孩子,那自己岂不是要跟着没命了,“有……有喜了?”

    “是啊。”凤华离手上的力气加重了一分,余望龙的惨叫也更大声了些。

    “那得赶紧打掉啊。”余望龙忍着痛说,这可不是件小事。

    凤华离见他吓得不行,便笑着说:“她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什么?”余望龙声音提高了八度,这个女人是不要命了吗,明知这是要杀头的死罪,还敢这么做。再说了,就算她不想活了,自己可还没活够呢?

    眼前的这个女子想必是认识孟晚舟,兴许找她说说能有用。余望龙连忙朝凤华离求了许久,让孟晚舟尽早把孩子打掉,省的连累到自己。

    果然是一个自私胆小不负责任的渣男,凤华离就知道自己看人的眼光不会错,真不知道孟晚舟的眼睛怎么了,这么肤浅的男人都看不透。

    “这件事我们自会处理,你不用担心。”凤华离抬起脚,在余望龙的脊背上用力地踩了下去,只听得一声哀嚎,他整个人都贴在了地面上。

    这已经算是凤华离极度忍耐下的结果了,余望龙接下来几天就得躺在床上歇息,没法出来了。

    回去的路上,凤华离一直在纠结要不要把今天见过余望龙告诉孟晚舟,毕竟她那么爱余望龙,若是知道余望龙是这样一个只想着不要连累道自己的人,恐怕会失望至极而绝望的吧。

    凤华离想了许久,最终决定将这件事隐瞒下来。反正日后孟晚舟要嫁与皇上,和余望龙再也不会有什么牵扯,就让她心中仍存留着那么一丝美好吧。

    三日后,便是梅酒宴了。孟晚舟精心准备了许久,穿了一身鲜红艳丽的裙子,只为在夜里时能够更加显眼,不被忽视。经过一番精心打扮,孟晚舟少了一丝柔和,多了一分妩媚,这样兴许能让皇上更容易情迷意乱。

    孟晚舟按容夙止的指示在炎虞回宫必经之路候着,等到半夜之时才终于等到那萦绕着火光的炎虞。看见前方有一道红影,那一队人便听下了脚步。

    炎虞身边的公公走上了前:“是何人在那?”

    孟晚舟走上前来,跪着说:“不知皇上经过此地,惊扰了圣驾,实在是罪该万死。”

    那公公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准备唤侍卫来把她带走,孟晚舟微微仰起头,用一种杏水汪汪的眼神看着炎虞。就在侍卫靠近孟晚舟之时,炎虞招了招手:“你过来。”

    孟晚舟应了声,巧步盈盈地走到了炎虞前头。一脸浓厚的妆容使炎虞有些花了眼,大致是酒劲上来了,炎虞喃喃了两声,竟倒在了孟晚舟怀中。

    “皇上?”孟晚舟柔声唤道,公公准备差人扶皇上回宫,孟晚舟却握住了那公公的手,不着痕迹地把一包金子塞进了公公手里,“皇上醉了,不如就让我扶皇上回宫吧?”

    公公看了眼里头金灿灿的物件,说:“如此也好。”

    孟晚舟搀扶着炎虞,脸背着光,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孟晚舟把炎虞扶回了寝宫,谁知他却倒下就睡,任凭她怎么叫也叫不醒,之前想好的魅惑的招数一下子全都施展不开了。

    反正皇上喝醉了,明早起来应该也记不起今天都发生了什么。孟晚舟便将炎虞与自己的衣裳脱起,再躺在被子里,她轻轻抚了抚炎虞的发丝:“皇上,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人了。”

    正当孟晚舟准备睡了的时候,屋内却突然传来窗户打开和人落地的声音。莫非是有刺客?孟晚舟一下子没了睡意,警惕地看着四周。

    可下一秒,走进视线的不是别人,正是余望龙。

    他望着孟晚舟与炎虞,眸中尽是伤心之意:“舟儿,我以为你会等我的,但没想到……”

    “望龙哥哥?”孟晚舟大惊,想要解释些什么,可现在自己和皇上赤身**地躺在一起,恐怕是再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楚了。

    余望龙盯着她的腹部,问:“听说你怀了我们的孩子?”

    想起孩子,孟晚舟点了点头,这可是他们两个人的爱情,她自然是舍不得打掉的。可谁知余望龙却失望至极地摇了摇头:“孩子未出生,你却要他认他人做父。”

    不是这样的,她也不想的……孟晚舟连忙辩解说:“这是唯一的办法了,不然我和孩子都保不住了。”

    余望龙冷笑一声:“我已经打通关系,准备带你远走高飞,却没想到你竟如此背叛我。”

    孟晚舟疯狂地摇头,若她知道余望龙早就在为他们做打算,她定是不会这样做的。说起来,孟晚舟都是在凤华离的劝说下,一心认为余望龙抛弃自己了,这才想出如此下策。

    余望龙揉了揉腰,一副痛苦的模样。

    “你怎么了?”孟晚舟关切地问。

    余望龙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还不是被你的好朋友给打的,她二话不说就对我下手,根本就不听我解释。”

    是凤华离?但她明明已经答应自己不去找余望龙的麻烦了,可自己认识的人中也就只有凤华离习武了。余望龙摆了摆手,不想再提起此事。他又恢复了一脸柔情的模样:“你心里可还有我?”

    “自然。”孟晚舟心里满满的都是余望龙,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余望龙笑了笑,走上前来在孟晚舟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若你还爱我,明日来东宫落石苑里找我。”

    说完,他又从窗子里翻墙而出,宫殿中又只剩下了孟晚舟和沉睡的炎虞。

    孟晚舟心跳得极快,她重新睡了下来,尽量保持着一个姿势,不愿去触碰到额头上刚刚余望龙落下的吻。孟晚舟甜甜地笑着,她就知道余望龙心中有自己,是绝不会丢下自己不管的。

    第二天,孟晚舟侍寝皇上一事就传遍了整个秀女宫,死气沉沉的秀女宫仿佛又找着了希望一般。凤华离听在耳朵里,在心上垂了一晚上的石头才终于落了下去,只希望日后都能够像今天这样顺利平安的吧。

    正当她如此想时,外面又传来了一阵哄闹声。

    “晚舟姐姐——”

    “晚舟姐姐回来啦。”

    一大堆身影围绕到了房门前,凤华离便知门外的是孟晚舟了。她打开了门,孟晚舟便如同一只兔子般跳了上来,抱住了自己:“离儿姐姐,我可想死你了。”

    凤华离轻笑:“这才一个晚上未见就想我了?”

    孟晚舟用力点了点头,仿佛过了一个晚上,她比以前还要活泼了些。

    “昨晚……还顺利吗?”凤华离瞟了一眼门外,小声问道。

    孟晚舟笑得很欢快:“姐姐放心吧。”

    见孟晚舟不再像昨日那样要死要活,凤华离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看来孟晚舟是准备彻底将那个男人忘了,这样多好,日后当上了妃子,也就算是飞黄腾达了。

    说起正事,凤华离问:“皇上可有说几时册封?”

    这个话题刚一问出,孟晚舟脸上的笑就僵住了,她收起了笑容,也不再说话,一副忧郁的模样,与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难道皇上不想册封她,还是对她不甚满意?凤华离问:“怎么?”

    孟晚舟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说:“一个月后,封我为丽妃。”

    凤华离脸上展开一阵笑容,原来是一个月后,刚刚孟晚舟那副表情,她差点就以为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了。册封自然是要挑个吉日,一个月后已经算是快的了。

    可让孟晚舟真正为难的不是这个,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皇上说,到时候要把你一并封为奉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