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孩子是无辜的
    凤华离笑着说:“你可是我师傅,我自然不会忘了你。”

    “那除了这之外的……”容夙止还想问些什么,但这时孟晚舟已睁开了眼,凤华离眼尖,立刻扶着她坐了起来,容夙止只好把没说的话咽下了肚。

    凤华离喂她喝了碗水,接着便是问起她有喜的事,毕竟这可不是儿戏,轻视不得:“孩子是谁的?”

    孟晚舟扶着碗的手一僵,她困惑地看向凤华离。凤华离看她这副表情,就知道她是要否认了,可这件事真的拖不得,现在能瞒一时,可以后肚子大了,又该怎么瞒呢。

    “我都知道了,你脉相是喜脉。”凤华离把碗放下,用手轻轻盖住她的手,希望孟晚舟不要害怕,毕竟自己并没有恶意,只是一心为她着想而已。

    见此情形,孟晚舟方知隐瞒不下去了,她眼中无恨无泪,有的只有一阵春风拂过般的憧憬。说起那个男人,她的嘴角都不自觉地弯了起来。

    原来在凤华离先前不在的一段日子里,孟晚舟曾在这宫中迷了路,幸而遇见了御林军余望龙,余望龙十分热情地领着她回了秀女宫。也不知是中了什么**术,孟晚舟竟觉得余望龙生得格外好看,当日回去之后一直念念不忘,甚至夜晚辗转反侧都难以入眠。

    于是孟晚舟便出门散风,凭着记忆又走回了那条路,在那条路上来回走了好几遍,也没有看到白天所见的那人,正要失望而归时,孟晚舟听见上空传来一男人的呼唤。

    孟晚舟抬头,却见树上的人正是余望龙:“你怎么在这?”

    余望龙靠在树干上,问:“我也想问你呢。”

    孟晚舟自是不好意思说出自己来这的原因,她便让余望龙先说。哪知那余望龙紧紧地盯着孟晚舟,说:“今日一见,姑娘的样貌就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挥散不去,因为太想念姑娘了,所以才出来的。”

    “无耻!”孟晚舟大骂,脸都不自觉地红了大半边,她踏着小碎步,准备往回走,却没注意到脚下的石子,被绊了一下,随后身子整个向后仰。

    眼见着就要摔倒在地,余望龙从树上一跃而下,一把将孟晚舟抱在了怀中,他垂下头,嘴唇在孟晚舟耳边轻触:“姑娘,小心路滑。”

    热气在耳边回荡,他的声音极具磁性,格外好听,短短的一句话却使得孟晚舟浑身发软,没了力气。孟晚舟缩了缩脑袋,不想让她看见自己红彤彤的脸,饶是如此,她嘴上却毫不留情:“流氓,你放开我。”

    “那姑娘可喜欢?”余望龙勾起嘴角,低头在孟晚舟软嫩的双唇上,如同蜻蜓点水一般吻了下去。

    孟晚舟瞪大了双眼,这可是她第一次同男子亲吻,但是意外的,她却一点也不想反抗,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唇上余留的温度。见此,余望龙一笑,便借机又吻了上去,这个吻如同纷纷大雨,充斥着柔情。

    当夜,二人去了孟晚舟的房间,行了床笫之欢,但之后孟晚舟再去那条路上找余望龙时,却怎么也寻不到他的身影。

    听完孟晚舟所说,凤华离是又惊讶又生气。这余望龙听起来,不就是“骗炮”典范嘛,凤华离再看孟晚舟,她却仍一脸笑容,看样子是被那个余望龙给迷得神魂颠倒了。

    “他就没有再找过你?”凤华离问。

    孟晚舟摇了摇头。

    “他根本不值得你爱。”凤华离无奈地说,虽然作为朋友,她有喜欢的人是好事,可再怎么样,也不能喜欢上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啊。再说了,孟晚舟现在可是秀女,却又喜欢上了除圣上之外的人,这岂了得?

    孟晚舟倒仍沉浸在糖衣炮弹之中,还未余望龙辩解:“他说过他很爱我。他不过是太忙了,等忙完这一阵子,他会来找我的。”

    还真是天真的很,依凤华离看,那个余望龙是绝不会会来找孟晚舟的,大抵是个凭借着有几分相貌就为所欲为的男人吧。凤华离最讨厌这种男人,她恨恨地说:“等我找着他,一定叫他好看。”

    至少得要了那余望龙一条手臂,才能让他长教训,日后不再欺骗这些和孟晚舟一样的花季少女。

    见凤华离要找他麻烦,孟晚舟立刻拉住了凤华离,不断地摇着头,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她咬着唇,小声地说:“不要……”

    “好吧?”孟晚舟可怜兮兮的样子,凤华离终究是心软了下来,只是可惜了孟晚舟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就这么被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给糟蹋了,若是那男人有孟晚舟一半善良就好了。

    既然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就该商量商量该怎么解决了,毕竟孟晚舟肚子里的生命可是一天一天地在成长的。凤华离说:“我会给你开我精心研制的药,让你和孩子都尽量少些痛苦,痛快利索的……”

    到时候只要借口生病不出门,几天时间就能养好身子,别人也不会看出什么破绽,这也是目前最保险的法子了。

    孟晚舟起初还不知她在说什么,直到听见孩子时才明白,她立刻捂住了肚子,往被子了缩了缩:“你是要……我把孩子打掉?”

    凤华离错愕地点了点头,这孩子的存在就是个错误,越早打掉还能减轻些痛苦,若是晚了,不但痛苦倍增,还容易被人看出破绽。还是说,孟晚舟不想打掉孩子?

    果然,最坏的猜测竟成了真。孟晚舟摇了摇头:“我要生下他。”

    “你疯了?”凤华离皱眉,低声吼道。这个孩子可是她私通御林军侍卫怀上的,他日显腹之后可是死罪,不仅孩子保不住,就连孟晚舟的命也留不住。

    孟晚舟颤抖地捂着腹部:“不……我一定要生下他,这可是我和望龙哥哥的孩子……”

    “这可是你私通他人的证据!”凤华离真不知道那个余望龙有什么好,能叫孟晚舟不顾宫廷律例,要把这个孩子给生下来,难道就是为了余望龙,连孩子都可以不要了吗。

    孟晚舟声音一下子就小了下来,她也知道这么做的下场是什么,可是她就是没办法不要这个孩子,她哭诉着说:“离儿姐姐,求求你,不要让我打掉他好不好?”

    如果可以,凤华离当然是愿意全力帮助她生下这个孩子的,可是她也不看看自己身处什么样的环境,又是什么样的身份,这么执意留下这个孩子,无异于找死。

    “我真的很爱他,我不能把我们的孩子杀死……”孟晚舟说。

    凤华离叹了口气:“但宫廷律例是无法容忍的。”

    “可是孩子也是无辜的呀!”孟晚舟害怕得很,她只是想要留下这个孩子,看着这个孩子健健康康地长大,现在这就是孟晚舟所有的梦了,她几乎已经失去理智,什么话也听不进去。

    凤华离也知道孩子是无辜的,但她也是真的想不到别的办法了。她转过身,看向容夙止,希望他能够有更好的办法,能让孟晚舟妥协。

    只是这么一会的眼神交流,容夙止竟真想出了一个法子。只是太过冒险,不知能否实现。孟晚舟一听容夙止有法子,想也没想就说:“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留下我的孩子。”

    凤华离却没想到,容夙止竟真能有满足孟晚舟的法子,既然如此,她倒愿意洗耳恭听。容夙止凝神,说:“只要让皇上临幸孟晚舟,之后的一切顺水推舟即可?”

    让皇上以为孟晚舟腹中的孩子是他自己的,听起来倒是可行,孟晚舟怀孕还不足半月,若能尽快得到皇上的临幸,到时候便可顺利的生下孩子且不被任何人怀疑。

    但问题是如何让皇上临幸孟晚舟,要知道,上一届的秀女还在宫中没被皇上看中呢。

    看出凤华离的疑问,容夙止轻笑,自己既能想出这法子,自然有办法能够使其变成真实,自己可是隐国第一皇子,得知皇上的行踪那还不是了如指掌的事:“三日后宫中便有一场每年一度的梅酒宴,据说每年这个酒宴皇上都会喝醉,到时候让孟晚舟在皇上回宫的路上候着。想尽办法引诱皇上就行了……”

    如此便好,虽然太过冒险,但至少可以不用打掉这个无辜的孩子。凤华离还有些担心孟晚舟会不愿意,毕竟她心中可是心心念念着另一个男人,可问起时才发现是自己多虑了。

    孟晚舟愿意为了腹中的胎儿做一切事情,和皇上在一起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这两天凤华离和孟晚舟为了防止凉妃在这个节骨眼上挑事,都在湘贵妃宫中的厢房暂住,凤华离更是连连嘱咐孟晚舟决不能出这扇大门。

    孟晚舟呆在屋中,凤华离便出去四处打听那个叫余望龙的男人的下落。好在最后得到消息,余望龙被调到了东宫处巡卫,东宫那边离秀女宫很远,而且又向来常有贼人出没,故几乎一整天都没有休息的时候。

    如此看来,余望龙倒像是真的抽不出空闲来找孟晚舟,莫不是自己误会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