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晚舟有喜了
    可谁知孟晚舟非但不听,反而拉住凤华离,一面因哭而不停咳嗽,一面又不断反复地说:“你也求求娘娘,让娘娘不要把你送进窑子里啊……”

    作为一个女人,失了清白是多大的一件事,更别说是落入窑子里了。这点孟晚舟再懂不过,她曾经也差点落得这么个下场,最后过了好些年才从那件事当中走出来,。

    虽然相识没多久,但孟晚舟一直拿凤华离当做自己最好的朋友,她没法坐视不管,更不能眼睁睁看着凤华离的下半辈子就这么毁于一旦。

    “没用的……”凤华离小声地说,而在不知不觉间,她的声音也带了些哭腔。

    凉妃拍了拍巴掌,想不到凤华离还有这么一个不要命的朋友。今儿真是赶巧了,不如就乘着今儿两个一起办了,省的以后夜长梦多:“这是一出姐妹情深的好戏啊,看得本宫都要感动了。”

    凤华离抬起头,瞪向凉妃的目光中充满了杀意,心底发誓,若日后有机会能抓到凉妃的把柄,一定要让她尝尝自己种下的恶果。

    “来人,把她们两个给我拖下去!”凉妃一声令下,一大批人瞬间就冲了上来,一下子就把凤华离与孟晚舟给包围了起来,让她们两个插翅难逃?

    孟晚舟想也没想地扑向凤华离,将她拦在身下,用手指着那一圈围上来的人,红着眼睛大吼道:“你们别过来!”

    可那些人又怎么会听她的话,照样缓缓上前,准备要把两人给抓起来。凤华离深深吸了口气,从孟晚舟怀里脱身,转而握住了她的手,轻声问道:“你怕么?”

    孟晚舟一愣,随即摇了摇头。

    不怕就好,恐怕待会就要带你一路逃出宫了。凤华离垂眸,暗自计算着那些人靠近的距离。

    今日这可是凉妃逼她的,看来如今之计,只能用武力逃走了,在场的这些人自己还是能对付得来的。凤华离暗自揉着筋骨,眼神上下瞟动,计算着逃离这皇宫的最佳位置。

    不论是在逃出这里时被大批的侍卫给被抓住,还是要在通缉令下过一辈子,凤华离都认了,怎么也不能就在今日被凉妃给送进窑子里。

    就在凤华离要动手之时,人墙之外却传来一声“等等”。

    众人一下子又退了下去,眼前的视线逐渐明了,露出了那位不速之客——容夙止,他脸上仍带着几滴汗珠,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容夙止本想着今日来找凤华离,便派人来传个信,可谁曾想传信的却报回来这么一条消息。

    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容夙止想都没想就跑了过来,不过还好,没有晚来一步。

    凉妃有些不满,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惩治这个秀女,却又被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隐国第一皇子给打断了,她不情不愿地行了个礼,说:“长皇子今日来有何贵干?”

    容夙止担忧地看了一眼垂着脑袋的凤华离,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后宫之中的事,恐怕还轮不到贵国长皇子来插手吧?”凉妃对凤华离的厌恶愈发的深,先是长公主,又是隐国第一皇子,还时不时拿太后来压自己。

    如此厉害的角色,若是放任其生长,等日后成长起来,岂还得了?凉妃阴鹜地看着凤华离,此女不除,将来必是一大隐患。

    凤华离松了口气,刚刚自己差点就想要动起手来,逃出皇宫了。还以为今天的下场就剩下两种了,好在容夙止及时赶到,算是第三种下场了。

    凤华离抚了抚孟晚舟颤抖的肩膀,示意她不用担心,容夙止那么聪明,一定能想到保自己周全的法子。

    “后宫之事确实不关本皇子的事,”容夙止在来的路上就已想好了对策,如今说起来也是不慌不忙,“但湘贵妃她想念凤华离的厨艺,指着要让她去呢,而且以后可能得经常往那去了。”

    容夙止径直走到凤华离前,把她们二人扶了起来,转而对凉妃说:“莫不是娘娘今日是要与贵妃娘娘抢人了?”

    他用力嘶了一声,说:“凉妃你要与湘贵妃抢人的话,好像有点不合规矩吧?”

    凉妃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凤华离在湘贵妃那比试厨艺可是闹得整个宫廷皆知的,况且湘贵妃之前就与凤华离相交甚秘,若是去问估计也是同一个说法。

    这番话凉妃竟挑不出任何差错,而好巧不巧的是湘贵妃的头衔可是在自己之上,自己怎么着也没法明面上和她对着来。于是凉妃铁青着脸,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既然贵妃姐姐要人,便让她去吧,反正我这左右也没什么大事。”

    得到赦令,容夙止连忙拉着凤华离就要走。可这回又被凉妃叫住了,容夙止还以为她又要对凤华离不利,却见她只是指了指脸上流了几道血的孟晚舟。

    既然凤华离有贵人相助动不了,那动动她身边的这个再普通不过的秀女总行了吧,凉妃说:“湘贵妃传凤华离,可没传这位秀女吧。她在我这犯了错,长皇子若无事,可不能带她走。”

    眼见凉妃还不想放过孟晚舟,凤华离连忙把孟晚舟拦在了身后,若是必须留一个,她宁愿不走了,毕竟孟晚舟也是因为自己而受到凉妃的敌视的。

    “怎么,”凉妃轻笑,“湘贵妃也传了她?”

    凤华离连忙说:“晚舟的刀工极好,我们二人缺一不可。”

    “原来如此,那便去吧。”凉妃倒没想立刻就找那孟晚舟的麻烦,反正孟晚舟也不可能从早到晚都和那凤华离在一起,到时候落了单,自己找她麻烦也是容易得很。

    几人连忙一路走到湘贵妃宫里,但只是在其它厢房里歇息,并未打扰湘贵妃,彩荷去见孟晚舟受了伤,便去拿了些药来。

    兴许是受了伤的原因,孟晚舟笑得十分勉强,脸色也很是惨白,她拉着凤华离说:“你若不帮我,自己一个人也能脱身的。”

    “说什么傻话呢,”凤华离故作责怪地说,“你刚刚不也舍命想要救我吗,我可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孟晚舟摇了摇头,愧疚地说:“可我什么忙都没有帮上……”

    凤华离连忙堵住了她的嘴:“少说点话,休息休息吧。”

    “我是你的朋友吗?”孟晚舟咬着唇问,大概是从来也没有如此要好的朋友,她很害怕,只是自己把凤华离当做最好的朋友,而凤华离却只把自己当成一个秀女同伴而已。

    “当然,你不仅是我的朋友,还是我的妹妹呢。”凤华离曾问过她的年纪,她比自己略小了二月,而她又温文尔雅,做自己的妹妹再合适不过了。

    孟晚舟欣喜地点了点头,想去床上休息,可这脚像是不听使唤般互相绊着,眼前的地面和房屋似乎都颠倒了过来,她眼睛朝上一翻,便无力地晕了过去。

    “晚舟?”凤华离立刻接住她,在容夙止的帮助下扶她躺在了床上。

    看孟晚舟的伤口,应该只是皮外伤而已,就算是有些轻微的脑震荡,也不至于昏迷才是。凤华离不免紧张了起来,坐在窗边开始给她把脉。

    可这脉相越把越不对劲,她皱着眉,反复地把了好几遍脉,甚至都怀疑自己的感官出了问题。容夙止在一旁看着,好像还从没见过凤华离这么凝重的表情,看样子孟晚舟的伤没有那么简单。

    凤华离回过头,对上了容夙止疑惑的目光,犹豫了许久以后,叹了口气说:“晚舟她……是喜脉。”

    “喜脉?!”容夙止大惊,可孟晚舟和凤华离一样都还是秀女,而之所以是秀女,无非是因为没有得到皇上的临幸。可如今孟晚舟有喜了,便只有一个解释了。

    若真是这样,那可是要杀头的大罪,成为秀女后,无论身心,在出宫前可都是属于皇上的。容夙止看向凤华离,而她同样担忧的也是这个。

    一直以来,孟晚舟在凤华离眼中都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女子,凤华离不敢相信她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之前孟晚舟可都是一直想要得到名分,而这几天对得到皇上临幸一事都没多大兴趣,原来竟是已有了身孕。

    如今之计,只有等到孟晚舟醒后在商量对策了,只是这孩子,必然是留不得的。凤华离给她额头清洗好,再上了药,便坐在一旁等着孟晚舟苏醒了。

    容夙止倒不多管闲事,只是问:“孩子多大了?”

    “大概是刚怀上没多久吧,脉相十分薄弱。”如若是其它的太医来看,兴许都瞧不出孟晚舟有了身孕,但根据凤华离这么久你来的经验判断,这就是喜脉不会错了。

    见凤华离一直在为孟晚舟担忧,秀丽的双眉都因此紧紧皱着,容夙止便用其它话题分散她的注意力:“若我今日没及时赶到,你该怎么办?”

    凤华离笑着看向他,这个男子在不知不觉间给了自己很多安全感,仿佛在自己遇到危险时,他就会出现一般。凤华离苦笑道:“若你没来,我就会把那些抓我的人都打晕过去,再逃出宫去,能跑多远跑多远,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地方了。”

    容夙止一怔,这么说来,也好在自己及时赶到了,否则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再见到她了。容夙止抬眸,凝视着凤华离,问:“若你离开了这,在其它地方生活……日后在那个地方的某一天,你偶尔还会想起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