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扔进窑子里
    “听闻你琴棋书画宫廷礼仪都拔得了头筹,”凉妃嘲讽地看着凤华离,在她看来,凤华离不过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女子,现在攀上了诸多关系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不如给本宫展示展示你的才华?”

    又是这么一件事,看来凉妃是要抓着这么件事没完没了了。凤华离挥手指了指这空落落的走廊,淡淡地说:“这琴棋书画样样皆无,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叫我如何展示?”

    凉妃轻笑:“这算个什么事,你随我去我宫里,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

    若是跟了凉妃去她宫里,那不是羊入虎口,谁知道她又会想出什么阴招来对自己下手。凤华离扁了扁嘴,似是无奈地说:“可惜近日来我都不得空,没法跟凉妃去了。”

    “切,以为自己勾搭上了各路神仙就要蹬鼻子上脸了,凉妃娘娘赏你脸你都不要。”月妃早就想狠狠地数落凤华离一番了,如此抓住了空子,便连忙讥讽道。

    凤华离转向月妃,笑着问:“离儿愚昧了,不知娘娘此话何意?”

    月妃鄙夷地看着她:“谁不知道你那秀女之考,是勾结了掌事公公才夺魁的,如今倒是装起了清高了。”

    凤华离宛若恍然大悟一般长长地“哦”了一声,随后朝月妃的方向走了一步,眼中无不带着锋芒:“原来娘娘说的是此事,可离儿怎么记得,太后娘娘都已经答应不再追究此事……”

    正是因为总有人提起这么件陈年旧事,凤华离今日就要让所有人明白,以后谁都别想用这么件芝麻绿豆大的小事来压着自己。她在太后娘娘四字上加重了语气,也是在无形之间把这件事和太后车上了关系。

    凤华离玩味地笑了笑,随即像是受了惊般后退了好几步,伸手颤颤巍巍地指着月妃:“你今日这番,岂不是在打太后她老人家的脸吗,我看你根本就不尊重太后,连太后都不放在眼里了!”

    一口一个太后娘娘的叫着,每出一声,都宛若一块巨石跌落在月妃的脊背上。月妃可从不知道太后有说过此事,可当她抬头,见到凉妃又恨又无奈的表情时,便知道此事**不离十了。

    太后娘娘是何等高贵的人,怎么会是月妃这种小小嫔妃惹得起的。月妃她脸色有些发白,勉强撑着场面说:“你别胡说八道了,本宫可从无此意!”

    看月妃被吓成那个样子,再对比凉妃仍一脸镇定,一眼就看出谁是老江湖了,月妃还真是个空有心机的女人。

    凤华离淡淡地扫了月妃一眼,本也没想再继续施压,只要众人知晓以后拿这件往事来说就是忤逆太后就行:“既然娘娘没有,那就最好了。”

    “那离儿就先告退了。”凤华离莞尔,轻轻福了个身,拉上在一旁呆滞的孟晚舟离开。

    可二人还没走出几步远,就被凉妃的一句厉呵给叫停了。

    凤华离顿住了脚步,不耐烦地回过了头,这个凉妃还真是锲而不舍,这是不给自己点颜色看看不肯善罢甘休了。凤华离倒想看看,凉妃究竟还想干些什么:“娘娘有何贵干?”

    凉妃抚摸着纤长的手指,说:“本宫宫中正缺个人帮我选衣裳料子,我看你就正合适。”

    “这秀女宫中这么多奴婢,怎么会缺人呢。”凤华离抬眸,指了指在场的婢女们。

    凉妃惋惜地叹了叹:“她们不过是些粗鄙的下人而已,你穿的衣裳也格外好看,本宫信你的眼光。”

    孟晚舟拉了拉凤华离的袖口,冲她摇了摇头。凤华离按住她颤抖的手,自己自然也是知道不能去的,谁都看得出来选衣裳料子不过是个幌子,想借机惩治惩治自己才是真实目的。

    “娘娘说笑了,”凤华离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裳,自当上秀女以来,自己衣着就尽量简洁,通常没什么色彩,自然谈不上什么眼光,“离儿穿的衣裳都难登大雅之堂,怕是会玷污了娘娘娇贵的身子。”

    凉妃轻笑着摇了摇头,她今日就不信没有法子治这个无法无天的秀女了:“无妨的,你尽管跟着我去挑就是。”

    无妨无妨,若真是无防,就得中了她的圈套了。凤华离屈了身,婉拒道:“离儿自是愿意帮助娘娘的,可今日实在是不得空……”

    话还没说话,凉妃连忙摆了摆手,笑着抢过了话:“今日不得空,那就明日来,明日若不得空,便后日来……总之,本宫空着很,你尽管告诉我哪日有空,我派人来接你就是。”

    可真是死缠烂打,凤华离总不能说每日都不得空不是,凉妃这是铁了心思,一定要治一治自己了。凤华离突然想到太后大病初愈,这些日子也都在服自己的药,便想出了一个法子:“那便一月之后吧,这些日子我都在给太后娘娘诊病,实在是身心乏累。”

    能拖些时日便是些时日,况且一个月之后指不定凉妃就不记得这么件事了,毕竟这后宫这么多事,总是够凉妃去忙活的了。再者,就算到时候凉妃提起,自己再想其它借口躲过去就是。

    果然,凉妃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凤华离这显然是周旋之计,凉妃可等不了那么久再治这个小小的秀女,她心急地说:“我看你今日就挺清闲,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就随我去吧。”

    凤华离无奈地摇了摇头:“娘娘,不是说了,今日离儿不得空吗?”

    不得空也要逼出空来,凉妃有些恼了,她还是头一次碰见这么千方百计来拒绝自己的:“你有什么事告诉本宫,本宫去替你回绝了。”

    饶是凉妃这么能忍耐的人,都透露出了她的急性子,看样子是真的想在今日就把自己给“办了”。凤华离轻笑,可一时又想不出有什么事能用来回绝她。

    月妃在一旁煽风点火地说:“依本宫看,你根本就是不想和凉妃娘娘去,你这小小的秀女,竟敢违抗娘娘的命令,真是好大的胆子。”

    兴许是找着了一个台阶,凉妃立刻变作了一个大怒的脸色:“连本宫的命令你都敢违抗,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凉妃一发怒,众人连忙跪了下来。孟晚舟也跟着跪了下来,在她的提醒下,凤华离才在最后一齐跪了下来。

    正所谓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凉妃在这么没道理,也是个妃子,自己不过是个秀女,顶多比婢女要高一级,所以不得不遵从凉妃的命令:“娘娘息怒,离儿没有那个意思。”

    “没有那个意思,那是哪个意思?”凉妃一笑,只要她一下令,侍卫就可以把凤华离扔进大牢,或是扔去做婢女,甚至是逐出宫扔进窑子里。

    这些蝼蚁般的性命,凉妃根本不放在眼里,只不过是她不想要动用自己的权力,不然,她有千千万万个理由能把凤华离千刀万剐。

    凤华离愣了神,自己竟忘了凉妃是多么狠毒的人,而凉妃之所以能够在后宫混得风生水起,全是因为她背景家世深厚,无人敢惹。只要她想,就可以悄无声息地让自己从这个世上消失。

    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若是在给凉妃挑选衣裳料子,和就这么送命之中选择,凤华离定然选择前者:“娘娘误会了,离儿只是觉得心手粗糙,不配给娘娘挑选料子。但若是娘娘坚持如此,离儿去便是了。”

    “是吗?”凉妃挑眉,这丫头,前前后后翻脸翻得极快,倒是个识时务者之人。只可惜,现在才醒悟,已经太晚了。

    凉妃冷冷地盯着跪在地上的凤华离,她从不允许有人挑战自己的权威,她必须得让凤华离从这世上消失才行:“可本宫现在不想了……你违抗本宫的命令,本宫要把你逐出宫去,把你送进窑子里,日日在那些粗鄙的男人胯下承欢。”

    她说起话来,仿佛空气都凝结了一般,静得有些可怕。那些场景在凤华离脑中浮现,不免有些如刺在背,她张了张干涩的唇,可却想不出反驳的话。

    又或者,即使有什么话,凉妃也都不会放在心里。因为现在凤华离已经彻底惹恼了这个失控的女人,凉妃才不管别人会怎么说,只要是阻碍到她的,她都会一一铲除,从不手下留情。

    “凉妃娘娘,求求你,饶了离儿吧!”

    一道带着颤音的哭喊声响起,凤华离错愕地转过头,只见孟晚舟用力地磕着头,一面哭一面替凤华离求饶。磕到额头出血,声带嘶竭,凉妃却根本不做任何反应。

    这大概是凤华离最意想不到的事,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还有人会这样舍命会自己求情。明明凉妃是冲着自己来的,孟晚舟只要在一旁不做声,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而如今孟晚舟站了出来,只会让凉妃把目光同样聚焦在她的身上,让孟晚舟也没有好果子吃。凤华离企图拉住她,就算再怎么求情,凉妃都已经狠心要对自己下手了,这样做根本就是于事无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