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月妃找茬
    凤华离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了她好一会儿才得以平静下来。只是之后孟晚舟生怕半夜里凤华离被拖出去消失,所以连着好几日孟晚舟都得要抱着凤华离才能睡得着。这些秀女们平日里没什么事,就整日里想着吸引皇上的注意,随后就是在各个秀女房间里串门聊天。

    孟晚舟很乐得与她们一块聊天,称既能长口才,又能够打听到一些关于皇上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孟晚舟很有人缘,日日都有人踏进门槛来找她。凤华离就坐在一旁,一面品茶,一面静静地听着。

    “听说皇上喜欢传红衣裳的女子呢。”凤婉云转了转身子,把身上的红绸料子衣裙展秀给了众人相看。

    白羽看了看自己一身蓝粉色的衣裳,不满地看了一眼凤婉云,大声说道:“我从皇上身边的公公那打听来了,皇上最讨厌的可就是穿红衣裳的女子了。”

    宛若一道冷水扑了上来,凤婉云一天的好兴致都被磨灭了。

    兴许是进宫的这些日子磨平了她的心性,她竟不像往日一样一个不满就开骂,凤婉云坐回了位置上,嘲讽着说:“皇上喜欢什么衣裳不过都是一时兴起,可素来大家都知晓,皇上不爱面相太过嫩的,历来这长相太不成熟的,就从没得到过名分。”

    白羽向来引以为傲的,就是那张与实际年龄完全不符的脸了,她虽已十九岁,可面貌却只有十四岁的豆蔻年华模样。

    自己最自豪,也是唯一自豪的东西被她拿来这么说,白羽自然不会高兴,白羽不屑地说:“怎么说我也是大小姐,不像某人,不过是相府大小姐的附带品罢了,什么才艺都没有,真不知怎么进得了宫的。”

    凤婉云指着她说:“你!”

    白羽站了优势,反而更加狂妄,她一下子站到凤婉云前头:“我什么我?”

    凤婉云被逼着后退了几步,但却说不出话来。白羽看着她说:“我看,这相府根本没一个好东西。”

    凤华离挑了挑眉,这么急着把相府全家人都给骂了,虽然自己不说话,但可不代表自己就不在这了,她纵然怎么好脾气,也容不了白羽这么放肆了。

    只在众人一个眨眼之间,凤华离已经一个飘动来到了白羽跟前,大拇指和食指紧紧地扣着白羽的喉咙:“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

    白羽可是知道这凤华离的本事,自是不敢招惹,只是之前一直听传闻凤华离和凤婉云不和,才敢欺负凤婉云。这下凤华离都出了手,白羽只好连连求饶。

    凤华离拍了拍手,重新坐了回来,也不想看她们再谈这些有的没的了,挥了挥手说:“大家今儿先回去吧。”

    气氛变得如此尴尬,众人自是不想多留,听了这话像是得了赦令般纷纷离去,可直到最后凤婉云都留着没走。凤华离眺了她一眼,却见她走到了自己身边,眼角噙着泪:“多谢大姐了。”

    如今竟是会谢自己了?凤华离轻笑,自己可不是为了救她,只是听那白羽说话太过不客气,想要出手教训教训而已。

    凤华离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忘了以前的事的,她随口找了一个借口把凤婉云给支开了。刚过不多久,突然有一名婢女来找凤华离,说是月妃有些病要找自己看。

    找我?凤华离皱眉,这是把自己当太医了吗,自己虽然懂医术,但也不是什么人都愿意治的。凤华离随意地看了那婢女一眼:“给你们家娘娘看病有什么好处吗?”

    那奴婢一惊,给她们家娘娘看病是何等荣幸,这个女人非但不沾光,居然还敢索要好处,实在是太不知好歹了,那奴婢一副眼高看人低的模样,打心底就认为凤华离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秀女而已:“这可是我们娘娘给你的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掌握了。”

    凤华离见她这样一副态度,心情更加不爽,哪有求人办事还给人甩脸色的。凤华离瞪了她一眼,指了指门口,说:“从哪来回哪去,告诉你家娘娘,我是不会为她诊病的。”

    “你……你说什么?”奴婢气得话都说不明白,这凤华离果然和凉妃所说一样,是个不知道轻重的贱人。

    “滚出去。”凤华离冷冷地说,她或许没有资格对月妃这么说,但是这么对一个区区婢女,还是不在话下的。

    那婢女直到临走前还嚷嚷着让凤华离尝尝这么做的后果,但凤华离根本不在意,月妃这么一号人物又算什么,这后宫之中现在不就是凉妃和湘贵妃两个人做主吗。既然湘贵妃都和自己在统一战线,凤华离又怎么会怕这么个月妃呢。

    谨慎一点总是好的,凤华离问起孟晚舟关于月妃的事。孟晚舟也是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这月妃是近日投靠上凉妃的,这才刚攀上关系,在后宫就高傲的不得了,不把别人看在眼里了。

    凤华离说:“原来是条走狗而已。”

    孟晚舟有一些担忧,毕竟现在凉妃当道,月妃攀上了凉妃,得罪了月妃和得罪了凉妃没多大区别:“可是月妃万一记仇……”

    凤华离摇了摇头,若真有那时候,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

    只是凤华离没想到,那月妃来的倒是这么快。第二天这秀女宫苑中就传来了消息,说凉妃带着月妃要来这秀女宫苑里住上三天,顺带要考察考察这届秀女的品行。表面上说的这么好听,但实际上凤华离看得清楚明白,这两人分明就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为了防止孟晚舟也遇到什么事,孟晚舟和凤华离二人要么一同出门,要么一同关在屋里。就算出门也是尽量走些偏僻的道,谁知就这么小心翼翼之上,二人还是迎路撞上了凉妃与月妃一行人。

    当日月妃的婢女一眼就认出了凤华离,立即跳了出来,指着她喊道:“好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还敢拦着我们娘娘的路?”

    凤华离扫了一眼这可以走十来人的走廊,笑道:“你这是瞎了眼还是怎的,这大路这么大,我们二小女子如此瘦弱,怎么就挡着你路了?”

    婢女恶狠狠地说:“你这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如此讲话?”

    “那你又是哪来的胆子敢这么同我说话?”凤华离怎么着也是个秀女,但这个婢女傍上了再怎么高位的主子,那本质也就只是个奴婢。

    气氛如此紧张,眼见着就要更近一步了。月妃才终于插手,把那婢女拉了回来,她用袖子遮着脸轻笑着说:“我的奴婢有些不知规矩了,还请姑娘不要见谅。”

    这奴婢明明就是依照着你的意思做的,现在想着打一巴掌给个糖拉拢自己吗。凤华离屈了屈身,微笑着说:“自是不敢的,毕竟所谓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主子。”

    如此明显地拐着弯骂月妃,饶是月妃再怎么能装脸上的表情也僵住了,之前就听闻这个凤华离不一般,没想到竟连她这么一个妃子都不放在眼里。月妃求助的眼神看向凉妃,凉妃撇了撇嘴,不耐烦地瞪了月妃一眼。

    真是个没用的东西,被区区一个秀女说了都不敢反击。凉妃瞟向凤华离:“我听闻自从我来后,你就一直在躲着我?”

    “娘娘误会了。”凤华离说。

    “哦?”凉妃轻笑,话锋指向凤华离,“那为何我邀秀女们来我屋中小聚,你却不曾造访?”

    小聚?凤华离一怔,自己和孟晚舟可从没听闻过这么件事。不仅没有人来通知自己,就连凤华离和孟晚舟出门时,那些谈话的也会突然停止谈话。想来这一切都是凉妃计划好的吧,凤华离淡淡地扫了她一眼:“那必然是娘娘的奴才办事不利,没有通知到我们吧。”

    凉妃凝神问:“你这意思就是说我办事不利了?”

    本来没这意思的凤华离听完此话,突然有了此意,便点了点头,冷嘲热讽道:“娘娘既已知道了,又何必说出来丢脸呢。”

    “放肆!”凉妃等得就是凤华离的承认,她正愁着该找什么借口惩治凤华离呢。凉妃语气大怒,但脸色却没有变化,她抬起手,号令起几位婢女,“这个秀女口出狂言,给我拿下,掌嘴!”

    凤华离一个闪身躲过了她们,随后一个腿踢,这些上来企图抓住她的人全部被打倒在了地上。凉妃吓了一跳,这女人居然在宫里就敢堂堂正正地对自己的人对手,那岂不是就等于在打自己的脸吗?

    凉妃指着她,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娘娘生什么气呢?”凤华离靠在栏杆上,慵懒地盯着凉妃问,“这些下人可不是您的人,这可都是咱们秀女宫里的人,娘娘不会是在为她们心疼吧?”

    凉妃一愣神,看了一眼那横七竖八爬起来的婢女,确实全部都是这秀女宫中给自己增派的婢女,没有一个是自己带来的。

    凤华离暗自窃笑,自己若没有好好了解一下凉妃这的情况,又怎么敢出门呢。这秀女宫的婢女她们这些秀女若要惩治,恐怕还轮不到凉妃打抱不平。凉妃自是知道这个道理,但她可不想就这么放过凤华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