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六十四章 醒月丸
    凤华离连忙抢在太后前面说:“太后,还望明察,还我一个公道?”

    太后一愣,凤华离接着用一种可怜兮兮的语气一面悲叹一面说:“民女能进宫,已是三生有幸了,自是不敢有过多奢求,却没想到这一路来常被人诬陷,实在是太过冤了些。”

    为了防止她再说什么,凉妃又开始在旁边说风凉话。但这回太后可不会再把凉妃的话给听进去,太后本就对凉妃没多少好感,既然凤华离说有冤情,就听一听,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太后突然死亡,转而又被巫术之类的东西给死而复生。这其中若说没有蹊跷,凤华离是绝不会信的:“太后可知您方才已经没了生命体征,是李太医用了巫术将您起死回生。”

    太后自是知道此事,此事听起来玄乎得很,若不是在场有那么多人看着,她也不会信还有这种事。太后见到凤华离锐利的眼神,霎那间就突然明白了什么,怎么能自己刚意外没了命,凉妃就提起这李太医会起死回生之术。

    莫不然,这一切都是凉妃计划好的?

    一直以来凉妃在后宫肆意妄为,太后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如果把主意打到了自己身上,那她可就无法容忍了,她摆了摆手:“接着说。”

    凤华离看向凉妃,给湘贵妃下毒嫁祸给自己,应该只是一道“小菜”,目的就是让自己无暇顾及太后,而后面对太后突然死亡才会没那么理智。凉妃的心机可真是深,为了害一个人,哪怕是拉千千万万的人陪葬也不足惜。

    但尽管事情来得突然,凤华离也能够沉着以对。方才在李太医所谓的做法之时,凤华离的眼睛就从没李太医身上离开过,李太医抓了一缕“仙气”放入太后口中,现在回想起来,他手中当时分明凭空出现了一粒红色药丸。

    凤华离走上前给太后把握,果然从脉象之中寻到了一丝端倪。上旋律动紊乱,且规律十分异常,这脉相是服用了神农草才会产生反应。而神农草这么一味名贵的药材,凤华离没记错的话会被用在醒月丸里。

    与醒月丸相对的是沉月丸,沉月丸能致使人假死,事后只要服下醒月丸后就能够安然无恙的醒来。既然太后体内有醒月丸的成分,结果已经十分明显了,想来是有人提前给太后服下了沉月丸,制造了太后病发身亡的假象。

    “太后,多有得罪。”凤华离轻声说,随即猛地起身,跃到太后旁边,伸手用力地拍在了她的腹腔之上。正当众人大惊,准备喊来下人把凤华离以谋逆罪给拖下去。

    凤华离抬手张开太后的嘴巴,随之其中有一枚药丸被吐了出来。凤华离眼疾手快地接住,药丸被腐蚀到只剩下一小粒药核,随药吐出来的还有口水,但凤华离却一点都不恶心,这可是对自己十分有利的证据。

    凤华离伸手,将手中的药丸展示在了炎虞与凉妃眼前:“若我的推断没错,这是醒月丸。这就是方才李太医装模作样之时给太后吃下的药,想必是先前给太后服下了沉月丸,使太后进入假死状态。随后再自我推崇,冠起死回生之名给太后喂下了这药。”

    炎虞传来了太医验药,证明这粒药丸确实是醒月丸。

    如此一来,凤华离所说便才是最有道理的了。炎虞觉得讶异,凤华离竟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把这件事的真相给揭露出来,倒是出乎了炎虞的意料。

    紧接着,在凉妃的错愕迷离下,凤华离走到了她面前,挑衅地问:“李太医可是娘娘您力荐的,李太医这犯下的可是杀头大罪,不知娘娘又当如何?”

    “什么?”突然被问到自己,凉妃惊慌地叹了声,往后倒退了一步,看着炎虞的目光充满了恐惧,她摇了摇头,随即恢复了理智,既然事情已经败露,就得要立刻脱离关系才是,“皇上明鉴,李太医他在这宫中一向德高望重,我也是无意间听到他会回春之术,这才一时冲昏了头脑……”

    凉妃抬头,见炎虞面无表情,丝毫无动容之意。凉妃意识到炎虞这是要动怒了,连忙跪在了他旁边,用手扯着炎虞的衣袖,哭喊道:“这件事和臣妾没有一点关系,臣妾也都是一片好心啊!”

    凉妃的戏倒是唱得妙,奈何炎虞根本没有听下去她那天花乱坠的谎言,任何会威胁到自己以及自己所在意之人的人或物,炎虞都十分厌恶,他用力地踢了踢腿,把凉妃甩开,冷声道:“凉妃因过失致太后生命受到威胁,即日起软禁于琉璃宫内,闭门思过一个月。”

    而李太医则被判处五马分尸之极刑,算是给众人一个提醒,打谁的主意,也别把如意算盘打到太后娘娘的身上。凤华离揭露李太医有功,特赏黄金万两,锦绸数匹。

    “你这娃娃我当初自见到你时,就觉得你十分不凡,如今一看,果然如此。”太后赞赏道,若是寻常女子遇到这种情况,怕是早该被吓到不行了,凤华离却能够沉着冷静,破解了对自己如此不利的局面。

    凤华离轻笑着说:“太后谬赞了。”

    太后朝炎虞使了个眼色,让他先下去,有些事要和凤华离说。这却是凤华离没想过的,自己与太后相交甚浅,应该不会有什么值得私下交谈的才是。待屋中只剩下凤华离与太后二人,凤华离上前一步,坐在她床边,面上笑着,内心却如同绷紧的弦一般谨慎。

    “你可有什么想要的?”太后说,她一向不想欠人人情,既然凤华离两次帮了她,她也想通过自己的权力能够帮上凤华离些什么,否则心中总是不太舒服。

    太后是何等高高在上的人,凤华离没弄明白这其中真实的意义前,还不敢随意答应,万一惹恼了这个老太太,一下子又怪罪于自己可就不好了。凤华离摇了摇头,说:“我不敢有什么要求,只希望太后娘娘不再对我的过往追究就好。”

    太后笑了笑,一听便知这不过是客套话,但她可是真心想还凤华离一个人情,于是她拉住凤华离的手,柔声说:“哀家可是认真的,有什么想要的,直说就是了。”

    在她看来,像凤华离这个年纪的女子,不过是想要些胭脂水粉,名贵的汉白石玉,秀女们也想尽快得到自己的名分,这些在太后看来都是小事一桩,不过是动动嘴的事而已。谁知凤华离犹豫了一会儿,说:“我要是说了,您可别怪罪于我。”

    太后应了下来,凤华离也不再客气,把一直以来的所想说了出来:“我不想嫁给皇上,但我必须留在宫中。”

    话音刚落,太后就发出一声惊问,她还是第一次碰到有秀女这么直白的和自己说不想嫁与皇上的。凤华离暗自吐了吐舌头,自己本也不愿说的,可是太后盛情难却,这才说了出来。

    凤华离提起了刚才太后答应不怪罪于自己的事,太后点了点头,她倒也不是那么蛮不讲理的人。反正现在凤华离还没有名分,接下去得不得的到名分也尚未可知,太后便说:“若日后有那么一天,便来找哀家,兴许哀家能够帮你一次。”

    凤华离又惊又喜,实没想到太后会答应下来自己这么一个听上去就十分奇怪的要求。

    这件事暂且告一段落,凤华离决定回宫歇息前再去看一眼湘贵妃的情况。湘贵妃中灯火通明,人来人往,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色,手中端的不是美食就是华丽的绸缎,又或者是诱人的美食,看上去湘贵妃宫中像是出了什么喜事。

    彩荷眼睛尖的很,远远的就看见了凤华离,便上前来要拉着她往里头走。

    “有什么喜事吗?”凤华离一愣,但仍尽快跟着彩荷的脚步走进了里屋。

    湘贵妃坐在椅子上,一脸慈爱的笑容,她的样子一看上去就和以前大有不同,多了几分成熟美,整个人都更有魅力了一些。她轻轻抚摸着小腹,眼神温柔似水。看着这么一幕,凤华离就大致明白了:“娘娘这是有了?”

    “太医给我解毒时发现我已有了一月的身孕,”湘贵妃娇羞地笑了笑,她盼这个孩子盼了这么久,如今终于怀上了,以后在宫中的日子也就没有那么苦了吧,“好在毒没影响到孩儿。”

    见湘贵妃笑的如此欢快,凤华离也打心里为她开心。当夜凤华离便留下来吃了一顿晚宴,才终于回了好些天没回去的秀女宫中去了。天色渐晚,灯火已灭,凤华离安静地走到房门前,敲了敲门。

    孟晚舟反应倒是极快,几乎在同一瞬间就下了床前来开了门。凤华离挥了挥手,小声朝她打了个招呼。孟晚舟咬紧下唇,憋着眼眶中的泪一把抱住了凤华离:“你终于回来了……”

    这些日子凤华离先是被指下毒谋害湘贵妃,又是给太后治病不当导致死亡。孟晚舟也找不着关系,不知道凤华离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这几天一直都没法好好入睡,就连眼眶都黑沉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