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太后死而复生
    彩荷召来了当日在膳房里的所有人,一个一个地审问,凤华离一直在一旁看着,盯着那些人的面目表情,企图找出其中的破绽。

    正值烈日当空,凤华离也没有打算挪进屋的日子,就这么在外头审问这些人。一直问到汗流浃背,太阳都快要落山之时,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凤华离找到了这么一个人。

    那个婢女被问起话来慌慌张张,解释起来结结巴巴,更是不敢直视凤华离和彩荷的眼睛,就差把心虚两个字写在脸上了。凤华离伸手,暂停了审问,让彩荷把那名婢女带了上来。

    “说吧?”遇到这么一个胆小如鼠的人,也是十分幸运了,凤华离也不和她绕圈子,开门见山地问。

    婢女吓得趴到了地上:“我不是故意的,不是的……”

    “还不快说,是受了谁的指使?”彩荷大声问道。

    婢女昂起头,眼睛里闪着泪花。凤华离注意到她的腮帮子在微微晃动。凤华离心道不妙,刚想阻止,那婢女却已张开了嘴,鲜血从中涌了出来,随之那婢女往后一仰,倒在了地上。

    彩荷一惊,上前探了探鼻息,无奈地摇了摇头。

    凤华离把这件事的首末告知了彩荷,现在这婢女已心虚自杀而死,证据确凿。只是这婢女胆子这么小,一定在这湘贵妃的宫里还有其它凉妃的人指使着这婢女。

    只是现在这婢女已死,线索到这就断了,再怎么查都难以有结果。凤华离让彩荷把这件事上报,顺带提醒道:“日后多注意些,娘娘宫中仍有奸人。”

    彩荷沉重的点了点头,上次一事后,自己就已对这宫中的下人们进行了一场筛选,这才相安无事了一段时日,谁知道如今又出了这么一件事,看来这日后还得更加小心谨慎才行。

    这件事好不容易才这么过去,凤华离刚想着回宫休息,却迎面碰上了一大群侍卫。他们一把架住了凤华离,这回可是十分用力,根本不留情。

    凤华离错愕地看着他们,彩荷也连忙解释说:“湘贵妃的中毒一事已经查清了,和凤华离的没有关系。”

    其中一名侍卫回过头:“我们可不是为了湘贵妃一案,而是谋害太后一事!”

    这个罪名可不是一般的重,凤华离更是觉得莫名其妙,自己把太后的顽疾给治好了,怎么不但不赏赐自己,还要把自己抓起来:“我可是救了太后命的人,你们怎么不分好歹呢?”

    那侍卫冷笑一声,不屑地看了凤华离一眼:“救太后?太后都已经没命了!”

    “什么?”凤华离和彩荷同时惊问,太后又是什么时候出的事,凤华离这几日给她治疗,明明身体愈发好转,过几天就能大好的,不可能突然没命吧。

    侍卫把凤华离押到了太后宫中,太后宫中已围了很多人,就等着凤华离来了。侍卫推了她一把,她下子撞到了太后的床边。

    凤华离上前给太后把脉,确实已经没了脉搏。凤华离又抬起了她的眼皮,张开了太后的嘴来张望。经这情况所看,太后也没有中毒的现象,反倒像是肺疾自然而死。

    怎么会这样……凤华离深深地颦着眉,就算前几日的好转是回光返照,那时间也太长了些,怎么也无法用正常的理由说通这是怎么一回事。

    正当凤华离呆愣之时,凉妃突然放话,传上了一位姓李的太医。这人凤华离看着眼熟,正是当初自己提出要给太后诊治带头强烈反对的李太医。

    李太医拿上了一个药罐子,里头装着的是凤华离之前药的药渣,他取出里头的几味药渣,摆在了桌上,说:“这有一味叫白禾的药,其实应取青禾才是。”

    “胡言乱语,你根本不知道如何医太后娘娘。”凤华离怒视着他,那味白禾可有可无,不会过多影响太后的医治,他却拿这个来做文章。

    李太医指了指太后的躯体,嘲讽地说:“那你就会医治了吗?”

    凤华离哑口无言,自己确实是按照正常的流程给太后治疗,现在这样明显不是拜自己所赐。李太医借机说:“这分明就是因为你的失职,才导致太后变成如今这个模样。”

    凤华离只觉得百口莫辩,自己医治太后,反倒成了好心办坏事了。

    这一切还没完,一直在旁边观望的凉妃终于站了出来,先是走到凤华离面前轻蔑地啧了两声。随后她走到皇上身边,一副突然想起什么的样子:“李太医,本宫记得你家传起死回生之术?”

    李太医瞬间变得诚惶诚恐,他跪在地上,夸张地连磕了三个头:“这起死回生之术百里才有一,实在是太过困难,微职怕……”

    “有何怕的,尽情一试就是。”凉妃在一旁怂恿道,其意不过就是太后已死,就算再糟,又能够遭到哪去呢?

    这一切在凤华离听来简直荒唐,若世上真有回天之术,那岂不是人人都不会被疾病所困扰了。但更让凤华离觉得荒唐的是众人的态度,在场竟没有一个人反对,就连皇上也将信将疑,一副可以一试的样子。

    或许其他人是因为迷信这些鬼神之术而没有提出质疑,但炎虞不是,先后经历了母亲病危,逐渐好转,如今又突然死去。炎虞已经无法再承受更多了,而现在有任何能救太后的办法,他都愿意一试。

    于是李太医还装模作样的请来了巫师,又是敲锣打鼓,又是摇铃铛的,实在是聒噪的很。最后那李太医从空中抓住一缕他口中所谓的“仙气”,塞进了太后的唇中。

    就这么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太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缓缓睁开了眼:“怎么这就下午了,哀家怎么会睡这么久?”

    看样子,太后对这儿所发生的事还一无所知,只当自己是熟睡了一觉呢。众人纷纷觉得神了,都认为这是老天开眼放了太后一马。

    为了避免不吉利,闲杂人等和那几名巫医全都被清了出去,现场只留下凤华离,炎虞,凉妃和李太医。

    太后见到这么大的仗势在自己房间,这才觉出不对劲,便问炎虞:“这是怎么了?”

    凉妃尖声尖气地说:“这个不自量力的丫头给您治病,却害得您差点跌落黄泉,若不是有李太医在,臣妾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说着说着,凉妃就已潸然泪下。

    太后虽信这些神魔鬼佛的,但却记得这些日子都是凤华离为自己诊治,自己也确实要感觉好多了,她心存疑惑地说:“可是位姑娘她……”

    凉妃狠狠地拍了一下床板,吓得太后都抖了抖,凉妃十分愤怒地盯着凤华离,仿佛有十分深厚的仇恨一般:“她在给您的药中放错了一味药,这才导致您差点没命的!”

    太后看着跪着的凤华离,心中莫名地升起了一股怜爱,更何况太后信佛,而佛家以慈悲为怀,太后也不想对凤华离过多追究:“想来她也是好心,就没再怪罪于她了。”

    一见此情形,太后是要赦免凤华离了,这可不遂凉妃的心愿,她辛辛苦苦地做了这么多,可不是为了听到一个不追究的结果。

    凉妃挤着眉头说:“太后怕是不知这丫头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她先是在秀女考中勾结掌事公公,又再给湘贵妃的菜食中下毒,如今又是给太后开的药中出了错误……”

    凉妃勾了勾唇,看向凤华离:“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呢,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太后您怜悯。”

    这么一说,却把凤华离说成了一个大罪人一般,太后看向凤华离的眼中多了一分复杂,若凤华离真是凉妃口中的那类人,太后也绝不姑息。

    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凤华离连忙迎面条条有理地解释道:“湘贵妃中毒之事已经查清,是一名婢女所为,况且在之前我还为湘贵妃解过毒,若我不想让湘贵妃活下去,恐怕她早已经不在了。”

    尽管凤华离说的头头是道,令人信服,但凉妃可是丝毫不在意,她冷笑着说:“那勾结掌事公公一事呢?”

    凤华离噎声,那次全部夺魁之事也是个意外,凤华离可不想那么崭露头角,况且自己也是帮那掌事公公医治好了常年的头疼之疾了。

    她说不出话,就等于是默认了这么一件事了。可凉妃接下来的话却更加过分,她竟以此为由推断湘贵妃中毒一事就是凤华离下的手,不过是事后嫁祸给一个婢女而已。

    凉妃厌恶地看着凤华离:“像她这种人,什么事做不出来,她之所以有这些流言,还不是自身的原因。”

    这话说的,湘贵妃一事就是凉妃一手促成,而这太后的事一定也和凉妃脱不了干系。凤华离虽不知哪里惹到了这位娘娘,但所能清楚地感觉到这人正针对着自己。

    而那太后娘娘显然更相信凉妃多一些,在凉妃与凤华离之间眼神徘徊了些许,太后颇有些不满地看着凤华离,眼见着就要说出什么不利于凤华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