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湘贵妃叕中毒
    凤华离并不在意这些,也没想那么多,毕竟画月琼既有异于常人之处,自己学习学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妨,不过就是想要向公主讨教这么件小事罢了。”

    湘贵妃知晓她和常人总是不同,本也没想阻止,刚好也有些饿了,湘贵妃便提到:“今日你二人正好得空,择日不如撞日?”

    “好啊好啊——”画月琼欣喜的很,师傅竟也有不如自己的地方,师傅一向对自己不是那么亲近,如今借这么个机会还能和师傅多多待一会。

    二人在告辞了湘贵妃后,便去了膳房里。膳房里有好些厨娘与下人,为了防止他们等会要上前帮忙,凤华离刻意提前说好,今儿这膳房就全交与她们两人了。

    画月琼做起菜来倒是专心致志,凤华离也没有打扰她,只是默默在一旁一面看着一面学着要点。。

    这画月琼的厨艺还真像那么一回事,无论是切菜,入料和翻炒都是一气呵成,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番下厨的粗活被画月琼做起来却有了几分美感。

    单是这切好的彩丝,搭配就已经十分丰富,放入锅中再加上从锅盖,不一会儿缝隙中就露出了浓郁的香气,让这盘还未出炉的菜变得十分诱人。

    凤华离也没想过,堂堂长公主居然也有这样的一面。厨艺也一直是凤华离的盲区,是她根本就没学过,也没有兴趣刻意去学。

    本来凤华离对厨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可今天一见画月琼的模样,心中竟隐隐升起几分想掌握这厨艺的**。

    一会儿后,只见画月琼小手将锅盖打开,香气立刻满溢厨房。就连一旁的厨娘下人们都纷纷小声称赞,画月琼的厨艺所高超,但却鲜少动手,如今他们能见一面也是很有福气了。

    “师傅,你快尝尝。”画月儿差人把菜盛入了洁白的陶瓷碟中,迫不及待地提起筷子一齐递给凤华离。

    凤华离夹起一缕送入口中,香而不腻,味道的把握都恰到好处,与凤华离吃的宫廷美食也相差无几。凤华离称赞道:“果然不错,公主这厨艺我都羡慕不已呢。”

    “承蒙师傅厚爱,其实不过如此而已。”画月儿嘴上虽是说着客气,心里却早已乐开了花,连凤华离都这么称赞自己,想必确实是不错吧。

    “你这若是一般,我的厨艺岂不是不堪入目?”凤华离伸出手指弹了一下画月琼的额头,二人皆笑了起来。

    和别的豆蔻年华的姑娘不一样,这深宫之中,能真心与画月琼相交之人实在不多,又对琴棋书画等小女子喜好的东西提不起兴趣。

    若是实在无聊了就一个人去舞枪,又或者是下厨给皇兄吃,皇兄吃了她的菜后总会喜笑颜开,不会那么愁眉苦脸冷冰冰的。

    说笑了一会儿,凤华离便提起正事,认真地让她教自己厨艺。画月琼只以为是凤绝颜说着玩的,这才知道凤华离却是真的想要学做菜。

    画月琼自然不敢怠慢,一板一眼地从切菜开始教起。她因常年舞刀刷枪的原因,这切菜的水准和功力均是不弱。而凤华离武力更加深厚,眼观之下,一手的好刀法让画月琼颇为敬佩。

    接着就是火候,凤华离一边看着画月琼的火候,一边学着。画月琼爆炒,凤华离大火;画月琼小烹,凤华离慢火。画月琼的火候一加以变化,凤华离也跟着变化,同时也注意着变动的时机。

    而后,凡是画月琼教的东西,凤华离必然都一一学会,而且学得分毫不差。兴许是因为天赋高超,凤华离习得得心顺手,下人们都称画月琼宛若如鱼得水,没早进这膳房还真是可惜了。

    接下来几天,凤华离都在给太后诊病,可谓是要心力交瘁,好在下午能与画月琼请教厨艺,一面做菜一面交谈,也能够放松许多了。

    七日之后,太后的病愈发好转,施针只需三日一次即可,凤华离也终能得空,可这天湘贵妃又传召凤华离去她宫中一趟。

    “不知娘娘找我何事?”凤华离朝湘贵妃行了一礼,湘贵妃身旁还站着画月琼,画月琼兴奋地看着自己。这是有什么事吗,凤华离心中有些疑惑。

    “听长公主说你厨艺上进展惊人,今日我便想让你们师徒同台竞技一下,让我尝尝谁做的比较好吃。”湘贵妃一脸的笑容,凤华离总是给她很多惊喜,当初见到就觉得此女不凡,如今一看,果然如此。

    “娘娘可是馋了?”凤绝颜轻笑。

    有这么个机会,画月琼自然不想放弃,凤华离也不想拂了她们的意,便答应了下来。

    二人当即就去了膳房,此时已是下午,膳房里只有两三名婢女,她们早已得到湘贵妃的意,把膳房整得干干净净,各类食材一样不少。

    凤华离翻了翻装食材的篮子,也不想做多么复杂的,就挑了些青椒与肉,心下便决定做一道青尖肉。

    想着,凤华离便开始着手去做,可是刚切好肉,等回过头来却发现木篮里的青椒竟是不见了,凤华离差人重新拿了一份青椒来。

    凤华离认真地做好了菜,与画月琼做的白玉蘑菇汤一同端给了湘贵妃。湘贵妃再三品尝过后,不断地说凤华离实在有天赋,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有如此突飞猛进的进步已经十分不错了。

    二人做的各有春秋,湘贵妃也不好评断谁能更胜一筹,便姑且算是二人打了个平手。

    可谁能想,就在凤华离和画月琼走后不久,湘贵妃竟突然吐血卧病在床。经由太医一把脉,居然发现湘贵妃的病不是因为其他原因,而是中了剧毒。

    湘贵妃可是这皇宫中唯一的贵妃,恩宠与凉妃不相上下,皇上自然自然龙颜大怒,下了圣旨要严惩下毒之人。

    而这“下毒之人”,几乎是没怎么察,便到了凤华离头上。原因无他,太医当场亲去用银针在湘贵妃的饭菜里试毒,而被查出有毒的就是凤华离的“青尖肉上”。

    当时凤华离与画月琼比试厨艺可是有很多人有目共睹的,于是基本上就已认定凤华离就是那下毒之人。

    官兵更是带上了凤华离,准备把她先关押起来。好在这时湘贵妃的婢女及时把官兵拦下,说是湘贵妃有了些意识,一直声称凤华离是无辜的。

    彩荷厉声说:“贵妃娘娘的命令,还不快把她放了?”

    “是。”他们也是认识湘贵妃的这名贴身婢女的,自然不想得罪了湘贵妃,于是便把凤华离给放了。

    凤华离自是愣神的,湘贵妃未免也太过倒霉了一些,就连品尝喝菜都能够中毒。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凤华离想也不用想就是湘贵妃的宿敌凉妃所为。

    凤华离问:“娘娘还好吗?”

    彩荷点了点头,好在太医来的及时,很快就将湘贵妃给诊治好了:“只是娘娘担心你的安危。”

    凤华离叹了口气,这可真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只是这一道菜有很多工艺,从食材的挑选到制作,再到端上去呈给湘贵妃,这么多种可能被动手脚,怎么偏生只怀疑自己一个呢。

    “那食材呢?”凤华离问,兴许是有人在食材上下了毒也说不准。

    彩荷料到凤华离会问到这个,她显得有些为难:“食材的挑选最终都是经由我手,绝不会出问题。”

    彩荷顿了顿,又说:“菜呈给娘娘时我一直在旁边盯着,也不会有下毒的机会。”

    原来如此,这么一来所剩下的可疑之处就只剩下了自己的那一步骤了。凤华离垂头沉思,彩荷的为人自己是信的,凉妃就算再怎么收买,也不可能收买到彩荷的。

    湘贵妃宫里所有的食材都是经过彩荷检查的,若说哪出了问题的话……

    凤华离突然想起一事,问:“若膳房里食材没了,该去哪取新的?”

    “在离膳房几里远的地方。”彩荷记得格外清楚,这些可都是在自己的管辖之下。

    “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凤华离轻笑,当日自己寻不到青椒,便差人去取,可那人不过一眨眼的时间就取来了一篮新鲜的青椒。

    如今算来,膳房离取食材的地方有几里远,怎么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拿到。除非是那名婢女见自己选了青椒,便偷拿走了自己的青椒,下了毒后再交给自己。

    凤华离冷冽地说:“把那天所有在膳房里的奴婢都给我找来。”

    后宫,凉妃院中。

    “娘娘果然冰雪聪明,岂是那湘妃能比拟的,便是聪明如凤绝颜也要拜倒在娘娘的计谋之下。奴婢真的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说话之人,正是那日往凤绝颜菜中下毒的婢女,采月。

    “采月,这事你可打点好了?”凉妃面色阴冷,像是许久都不曾笑过的冰霜美人。

    “娘娘放心,奴婢已将那里的领事买通,不敢出卖奴婢。”

    “这次看你还怎么翻身!”凉妃一向讨厌画月琼,奈何她身为长公主自己没法下手,可近日又听闻画月琼拜了凤华离为师。

    凉妃之前就对这个凤华离有所耳闻,就是她坏了自己的好事,把湘贵妃给救了回来。如今新仇加旧恨,凉妃定不会叫这个凤华离在这宫中好受,她用手用死死捏住了面前的庭柱,就好似要将无尽的仇恨都发泄在这根柱子上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