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茅塞顿开
    去的时候容夙止正喝着茶,弹琴的人是一个婢女。由于凤华离向容夙止讨教过琴艺,相较起来那琴声听来有些拙劣,凤华离都有些听不下去,可那容夙止却像是很淡定的模样。

    “你来了。”容夙止放下茶,说。

    凤华离坐到她旁边,问:“怎么了,不开心?”

    容夙止看向她:“你怎么知道?”

    凤华离无奈地笑了笑,她指着那弹琴的婢女说:“这琴声你都能容忍,想必心情得差到了极点吧?”

    现在认真听起来,那琴声好像是有些不堪入耳。容夙止苦涩地笑了笑,还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凤华离的眼睛,容夙止叹了口气,近来自己心情低落,日子宛若虚度一般:“离儿……”

    “怎么了?”凤华离握住他的手,记得印象中还从未见过容夙止有过这么伤情的表情,既然他是自己的师傅,自己也不想看他伤心成这个样子。

    容夙止抬眸看了一眼窗外,人总在远处是思念故乡,他大抵也是如此吧:“听说娘亲得了重病,可我背负着两国结盟的重任,没法回去看她。”

    “可你娘亲也不会想看到你这个样子的吧,她也想看着你健康快乐的。”凤华离了然,娘亲病了却没法去看望,换作是自己也会很难过的吧。凤华离安慰了他一会,才提起了自己来这的重事:“师傅,你上次去药房是做什么?”

    容夙止想了会,说:“是去见神医贾大人,是我的贴身侍卫得了怪病,好在有他帮忙才治好。”

    “神医贾大人?”凤华离从未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而他既然那么神,怎么太后病重,他却不来看一眼?

    容夙止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对太后昏迷一事也有所耳闻:“贾大人从不打没有胜算的仗,而太后已经没救了,所以他才不想出手。”

    不,一定有救的。凤华离让容夙止不要担心自己,所谓将军不打没有胜算的仗,但凤华离绝对是对自己有信心的,而且也必须对自己有信心,若是没法把太后救回来,凤华离可能也不会有好下场。

    凤华离打听来了贾大人的下场,贾大人就住在太医院边上,门口有两个侍卫拦着,任凭凤华离磨破了嘴皮子也不肯放她进去。

    “这也是你们逼我的。”凤华离小声说道,她往后走了一段距离,绕到了府邸的背后,翻墙闯了进去。贾大人的府邸倒不大,但院子里却种满了草药,药香味充斥于鼻。

    她轻轻地推开门,里头立刻传来一阵懒懒散散的声音:“我不是说了不让任何人进来吗?”

    听力倒是挺敏捷的,声音也比较亲和。凤华离放松了些,径直走了进去。贾大人不是想象中白发苍苍的老人模样,他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一双丹凤眼格外有神。注意到凤华离讶异的眼神,贾大人有些不太高兴:“怎么,我不是老头子你很失望?”

    贾大人已经遭遇过很多种这种目光了,甚至还有人质疑他的医术。虽然已经见怪不怪,但贾大人仍然不太高兴。

    “是啊,”凤华离假装叹息地说,果然贾大人一听,立刻就要生气地站起来了,凤华离不慌不忙地补充道,“失望你不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但我不会对你的医术失望。医术的精湛与否,与年龄和性别都不是有必然关系的。

    凤华离笑着说:“就像我也会医术,可大家都因为我是女子而贬低我的医术。”

    贾大人挑了挑眉,女子习医他倒是第一次见,于是不由得也对凤华离起了一丝兴趣,也就没有对她的无礼闯入而生气,客客气气地问:“找我有什么事?”

    “是为了太后的事,”凤华离展着笑容,尽量使自己看上去和善一些,“还望大人能够指教一番。”

    “太后娘娘?”贾大人皱眉,太后娘娘的病情自己听过,可以是患肺疾过久,确实已经没救了,再怎么诊治都没有什么必要了。

    凤华离拿出一张穴位图,那上面除了这儿的人标得穴位,还有自己添的三处穴位。她指了指其中一个穴位:“若是从这下手,联合这……”

    贾大人接过那穴位图,着实被这几笔添的给惊到了。这么想来,这几个穴位竟是真实存在的,只是这穴位图是先人传进来的,都没有一个人曾提出过质疑。而按凤华离的思路所看去,确实是有治愈的希望的。

    接着,凤华离又提出了几味草药,贾大人只得不停地点头,这一切自己想都没有想过,凤华离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子,所能想得这么深,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贾大人都忍不住想要自叹不如。

    而后贾大人给她指点了一二,把一些地方进行了改良。贾大人的指点有如画龙点睛,凤华离一下子就茅塞顿开,对给太后的治疗的前景似乎一下子开朗了许多:“贾大人,多谢了。”

    “不用谢,不用谢。”贾大人闭上眼睛,喜滋滋地摇着脑袋,“我看你如此天赋易鼎,不如……”

    久久没有得到回应,贾大人抬起头,才发现凤华离早已离开了。

    凤华离马不停蹄地到了太后宫里,给太后施针,再吩咐采薇去拿药。施完针后,凤华离接过熬好的药送进太后的口中。这一系列完了后,凤华离就静坐在一旁守着,果然不出半小时,太后口中突然吐出一口鲜血。

    “太后娘娘,太后娘娘!”采薇连忙扑了上来,摇晃着太后的手臂。

    太后动了动手指,随后缓缓睁开了眼,沉睡了太久,就连眼前的世界都是模糊不清的,她缓缓地发出微弱的声音:“哀家……这是在哪?”

    采薇大哭地喊道:“太后娘娘,您可算醒了,我们都担心死您了……”

    鉴于她实在太聒噪,不利于太后大病初醒所呆的环境,凤华离便把她谴去找皇上。皇上来的很快,立刻就坐在了太后旁边,揉着她丰厚的手说:“您终于醒了,醒了就好……”

    接着就是一场母子情深的大戏了,凤华离不想打扰到他们,识趣地退出了房间,并把房门给关了上来。既然太后已经醒了,那就好办多了,接下来只要按时服药扎针,就无大碍。

    解决了近日来最大的问题,凤华离可谓是精神气爽。救太后可比救当初的秀妃要有压力多了,凤华离累得快要不行,刚好想到秀妃,也就是湘贵妃的新宫苑,就在这附近,便决定去拜访拜访。

    刚进宫门,彩荷就笑着迎她进去,毕竟凤华离也算是湘贵妃的救命恩人,彩荷自然要对她好些。这新的宫苑倒是又大又别致,彩荷领着她走了好长一段路才到湘贵妃的寝殿。

    刚好画月琼也在湘贵妃房里,正与湘贵妃谈笑风生,她一见凤华离来了,激动地都要跳上去拥抱凤华离了。

    “恭喜你,治好了太后的病,果然是神医呢。”湘贵妃笑着说。

    果然是升为了贵妃,这消息也是灵通得很。凤华离很随意地坐在湘贵妃旁边:“娘娘过誉了,我不过对医术略知一二罢了。”

    “略知一二却救了我的命,若不是你,我恐怕早就……”湘贵妃想到当初中毒而陷入为难之中,不免有些后怕,她抓住凤华离的手,满眼尽是感激。

    “娘娘这这是说的什么话,娘娘吉人自有天相,岂会因之前那小事就有安危之忧。”凤华离微微一笑,连忙安慰到。

    湘贵妃见凤绝颜不想承自己的情,也就不再提及此事,转而看向画月琼,说:“琼儿拜你为师了?”

    湘贵妃对这件事倒没有成见,毕竟她也是见识过凤华离的医术的,做画月琼的师傅,倒还是可以的。

    “娘娘,月儿一切都好,乖巧听话,并无不懂事之处。”凤华离对画月琼还是颇为满意的,在湘贵妃面前,更是替画月琼说了一会好话。

    “琼儿这孩子,啥都好,就是太爱舞刀弄枪了,以后可有哪家的公子敢娶她啊。”说到这,湘贵妃语重心长地看了画月琼一眼,每次和她说,她都完全不听自己的。

    画月琼一心只想嫁给容夙止,对其他男人都不感兴趣,别问到这个问题一下子红了脸,没有说话。凤华离懂她的心思,便替她打了个圆场把这个话题转了过去。

    “娘娘,其实月儿殿下也挺好的,有活力又乖巧,娘娘何苦愁她呢?”凤华离朝湘贵妃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不过也是,琼儿这孩子平时说她像个男孩子一样,爱舞刀弄枪。但也能下得厨房,那次我可尝了她做的那几道菜啊,道道都比之宫里的大厨都不差。”湘贵妃一提起画月儿的厨艺,便觉得有话讲了。

    这也让凤绝颜提起了兴趣,她还从不知画月琼竟也会下厨:“月儿殿下的厨艺真有这般好?那我可要找我这徒弟好好学学。”

    湘贵妃故作不悦地说道:“这怎么行,她是你徒弟,哪有徒弟教师傅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