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六十章 心情不好?
    太医被炎虞的怒吼吓得没了半条命,不断抬头瞄着他,结结巴巴地说:“太后身患肺疾,今日为时已晚,恐怕无力回天了。”

    “什么?”炎虞一惊,看向昏迷着的太后,“太后的病有多久了,你们可知道?”

    太医娓娓道来,原来太后早年就已身患肺疾,一直都在暗中找太医们诊疗,但这件事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名有阅历的老太医知晓,就连皇上都一直瞒着。

    “她竟然……”炎虞愣愣地开口,每次来看望母亲,她看上去都十分健康,一点生病的样子都没有。只是这次肺疾发作的这么突然,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太后怎么会突然发病?”

    太后的奴婢采薇抬了抬下巴,一群人就押着凤华离走了进来,采薇恨恨地看着凤华离,咬牙切齿地说:“就是她,她把太后娘娘气地昏迷的!”

    炎虞凝神,正想着是谁这么大胆,一定要好好惩治一番,谁知转头却看到了凤华离:“是你?”

    凤华离更加不明所以了,先是太后突然昏迷,随后自己被一群人围上来给锢得死死的,再然后就是被押到了皇上面前,而皇上这副语气,好像还认识自己一样,凤华离藏不住话,问:“皇上,你认识我?”

    当然认识,先是误认为自己是贼,然后又在秀女选中大放异彩,这下又把太后给生生气得昏迷。炎虞想不认识她都不行了:“你这些日子倒是很出名嘛?”

    “我……”凤华离知道炎虞知道自己在秀女选中全部夺魁的事了,真是坏事传千里,“皇上,太后只是在和我谈话的时候昏了过去,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炎虞眯了眯眼:“怎么,你是在逃避责任?”

    凤华离不知这皇帝性情如何,但涉及到这么严重的问题,她还是立刻跪了下来:“皇上,若您应允,我可以帮太后诊病?”

    “你?”炎虞口气中充满了不相信,虽然他与凤华离有短暂的接触,但这可是自己母亲的性命安危,他可不敢冒险,再说了,就算炎虞愿意相信,在场的这么多皇宫太医也不会同意的。

    采薇厉声问:“就凭你?”

    众太医们也纷纷表示认同,他们这些有着高超技艺的宫廷太医都无可奈何,他们自是不信这么一个小小的秀女有回春之术的。正在两难之际,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师傅的医术,本公主信。”

    凤华离回过头,见是画月琼方才松了口气,还好这宫中还有个长公主为自己说话,只要自己有机会给太后诊治,兴许就能免于一难。

    画月琼走上前来,听说这儿出了事,凤华离更是难辞其咎,她就连忙赶了过来。画月琼把凤华离扶起来,对炎虞说:“皇兄,师傅她医术真的很高超的。”

    “琼儿,这件事你不要插手。”炎虞皱了皱眉,说。

    一旁的太医也附和着说:“仅凭公主的一面之词,恐怕没法证明吧。”

    见大家都不信自己,画月琼一时心急,把凤华离给湘贵妃治了两次病的事给说了出来。凤华离一怔,看向画月琼,这事湘贵妃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告诉任何人的。

    画月琼自知失言,连忙闭了嘴。

    炎虞挑了挑眉,说:“是这样不错,但——”

    万一在说下去,说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可就不好了,凤华离接过话头:“既然我有能力为湘贵妃治病,也说明我有能力为太后治病。不如就先让我给太后看看,再商量如何?”

    炎虞也不想再为难她,便答应了。

    凤华离挣脱了束缚,活动活动筋骨,上前给太后看病,看了一会儿,凤华离得出了结论:“太后着实是身患肺疾已久,难以医治。”

    那几名太医之间发起了一阵低闹的笑声,画月琼面色也有些难看,没想到太后的病竟这么严重,连师傅都束手无策。眼见炎虞就要发作,画月琼连忙说:“师傅她既已诊断出来,也说明她懂医了……”

    “没救了?”炎虞扯起嘴角,方才凤华离被押在外面,不知里面的情况,诊断出病情确实能证明她会医术。但这事追根究底,太后还是被凤华离给气到昏迷的,若凤华离无法诊治太后,炎虞也找不到理由饶了她。

    “当然,这是这些太医们的想法。”凤华离轻笑,她刚才不过是卖了个关子,太后的虽已病入膏肓,治起来虽然麻烦,但还是有办法的,“若皇上应允,我能帮太后诊病。”

    炎虞看了她一眼,问:“当真?”

    有一个太医立马坐不住了,他都说了无计可施了,这个黄毛丫头却这样打自己的脸,这该叫他们往后怎么在太医院混下去:“胡说八道,我看你是想害了太后这最后的性命!”

    凤华离扫视了一眼这些太医,明明是自己医术不精,还偏生怪罪到自己的头上,看来皇宫中的太医院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嘛:“皇上,既然太后生命垂危,而现在只有我能够医治,若是不加以治疗,恐怕就只有等死了。

    凤华离冷冰冰地看向那领首的太医,一字一句地说:“俗话说事在人为,若是都不尽力就说不行的话,如何谈医者父母心呢?”

    虽然话有些难听,但她说的却句句在理。炎虞点了点头,决定让她一试。凤华离首要就是得给她扎针,可这才刚扎下去两针,一名太医就哎哟哎哟地站了起来,大喊着要害死人呢。

    凤华离困惑地看了他一眼,自己扎针从来都是这样,何时出过差错。那老太医却摇摇拽拽地递上了一张穴位图,凤华离上下端详了一眼,这穴位图和自己所认识的大体相同。只是有那么一两个穴位或是完全相反,或是有些偏差,就连名字也不尽相同。

    兴许是这时的穴位图还没不是那么精准吧,凤华离没有管它,继续扎着自己的针。可这么过了好几日,太后的身体都没有好转,凤华离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画月琼一直陪在她旁边,担心地问:“师傅,没事吧?”

    “拿张穴位图给我。”凤华离皱着眉头说。

    画月琼拿来了一张穴位图,凤华离看着那几个穴位,照着图上的位置在画月琼的背后摸索,果然发现有一点细微的不同,她竟真的有那几个穴位。

    凤华离又去找了找太后身上的这几个穴位,果然一个都没落的在那。看来这儿的人与自己的穴位确实有那么一点细微的不同,只是一般治病都不会用到,凤华离才没有发现。

    既然发现了这些不同,凤华离就得把这些因素都给考虑进去了。经过好几个晚上的寒窗夜读,凤华离才把那厚厚的一沓医书给看完。

    不得不说,这儿的医学理论,虽然又臭又长,还有很多很难理解的地方,但确实能够有所收获。那三个多出的穴位竟能够很容易地治好一些疾病,着实让凤华离小吃了一惊。

    而同时,距离太后昏迷已有半个月之久。

    李太医这几日总在凤华离身边晃悠,一脸不屑的样子,这天炎虞也来看太后,李太医就更甚了几分,一边看着凤华离扎针,一边啧啧地说:“呵,真是痴人说梦,一个小丫头片子,也敢来冒充医者行医。”

    “你怎么不来?”饶是炎虞在场,凤华离却也忍不下去了,她嘲笑着讥讽道,“我真是记性差了,因为若是你来治的话,恐怕太后早就没命了吧?”

    李太医倒吸一口气,这丫头年纪不大,语气倒不小:“你也不过是吊着太后的半条命而已,谁不可以啊,有本事你就把太后彻底治好啊?”

    太后疾病根深蒂固,他就不信这世上还有人能把她的病给彻底除掉。

    凤华离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自己是尽了全力了,但目前只能够保太后不死,但近来已愈发有了眉目,凤华离相信只要再给她一些时间,一定能把太后给救回来的。

    炎虞对他们之间的争吵不感兴趣,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太后的生命安危了:“朕希望你清楚,朕找你来是给太后治病,可不是续命的。”

    “还望皇上再给予些时日,我一定会治好太后娘娘的。”凤华离恭恭敬敬地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皇上的信任了,若连皇上都不信自己,那就给太后治病的机会都没有了。

    李太医嘁了一声:“等一辈子吗?”

    炎虞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炎虞走到太后面前,撩开她额前散落的头发,太后脸上有许多皱纹,脸上的皮肤也早已松弛。炎虞有些心疼地抚了抚太后脸上的纹路:“娘……”

    眼见着眼泪都要落下了,炎虞缓缓闭上了眼,再睁眼时眼中又只剩下了冷漠,他起身离开了这宫里,就像从未来过一样。

    第二天,苦思无果遇瓶颈的凤华离决定去找一趟容夙止,上次在药方遇见容夙止,见到他在和人说话,想来是认识精通医术的人,也许能够找那个人讨教讨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