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太后
    “才没有呢。”凤华离挡住说着不信要来搜身的孟晚舟,自己也就是修炼了一本内功功法,而现在体内的内力也没什么反应,看来离到下一层还遥不可及呢。

    这个宴会上嬷嬷说了很多关于日后的事情,接下来这入选的八名秀女将入住一个宫苑,等待皇上的垂青。当然,得到皇上的垂青可没那么简单,据说就有秀女等了两三年也没见过皇上一面呢。

    不过这些秀女们在宫中都有好吃好喝的供着,只要不犯事,或主动去惹事,在这宫中待一辈子都行。恰巧,这刚好合了凤华离的心意,得不到皇上的垂青,还可以在这宫中待下去,最重要的是每天都有好吃好喝的供着,又何必去招惹那个高高在上的皇上呢。

    宴会结束后,画月琼主动找到凤华离,说:“师傅,你既已是秀女,可否需要我帮你在皇兄面前美言几句?”

    若是师傅能够嫁给皇兄,那可谓是亲上加亲,也是一件好事呢。

    可凤华离却用力地摇了摇头:“千万不要。”

    “为什么啊,这可是别人求也求不来的机会呢。”画月琼奇怪地问,多少人来找自己疏通关系,自己都没有答应,可凤华离居然这么反对这件事。

    凤华离看了她一眼:“我能相信你吗?”

    “当然,”画月琼说,“我可是你徒弟。”

    凤华离想,画月琼也不是个有心机的人,于是便把实话告诉了她:“其实,我不想嫁给你皇兄。”

    画月琼张大了嘴,多少人想嫁给皇兄,皇兄都爱搭不理的。果然师傅就是师傅,和其它人不一样,只是既然不想嫁给皇兄,为什么要进宫做秀女呢。

    凤华离把自己进宫的缘由告诉了她,画月琼当时就不乐意了,竟有人敢欺负师傅,甚至就想去找那个媚承语的麻烦,立刻就被凤华离给拉住了:“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公主还是别引火上身了吧。”

    “那师傅就任由她……”

    凤华离叹了叹,反正现在府里一片太平,就已是件好事了:“不是都说留下的秀女只要不被皇上青睐,就可以好吃好喝地活着吗,所以只要我不被皇上选中就可以了。”

    “好。”画月琼点了点头,不被皇兄看上,实在是件再容易不过的事了。

    夜,御书房。

    “皇上,这是今年的秀女画簿。”轩公公把画册递了上去。

    炎虞放下手中的书,抬眸看了一眼那些画像,问:“怎么还有秀女进宫?”他记得自己在前年就说了,以后秀女就不用新进宫了。谁知今年又进了一批秀女,炎虞甚至对此还一无所知。

    轩公公为难地说:“这次选秀,是凉妃策划的……”

    “凉妃?”凉妃这是想做什么,又安排了选秀,这是嫌自己后宫人数不够多,又想多几个人和她斗吗。炎虞偏了偏头,问,“最近宫里有什么事吗?”

    轩公公说起了起来发生的几件大事,又想起方才负责选秀的嬷嬷谈起的事情,说:“新进宫的秀女中有个叫凤华离的,据说是长公主呃呃呃徒弟,而且琴棋书画宫廷礼仪考全都夺得了头筹。”

    凤华离?炎虞翻了翻画册,找到了凤华离的那一页,那熟悉的脸勾起了过往的记忆。原来就是那个一见到自己,就把自己当成盗贼的姑娘。炎虞还以为她洒脱得很,这辈子都不会愿意在这宫中被困一辈子,没想到竟也进了宫。

    三日后,太后传令要见今年的秀女,这可是以往从没有过的事,说明太后对今年的秀女倒是挺重视的。众人纷纷打扮得很隆重却不华丽,毕竟太后信佛,且不常露面。

    一进太后宫中,就是一股浓重的香烛味,众人进了里屋,给太后行了礼。太后脸上并无表情,看上去有些严厉:“听说这届秀女都是通过了层层筛选的,如今一看果然如此。”

    本来好好的一句赞美之词,被她冷淡的语气说的倒是四不像啦,但八人也只好尴尬地道了谢。

    太后拿起手中的名单,唤道:“白羽?”

    白羽应了声:“在。”

    太后又问:“你家父何人?”

    白羽答道:“家父礼部尚书。”

    太后把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轻声道:“不错。”

    “凤婉云?”太后唤。

    “在。”凤婉云咬着唇,婉约地应道。

    接下来,太后把众人的情况都问了个遍。凤华离的名字写在最后,刚好排到了第二页,好在太后环顾了一眼八人,才发现还没有问过凤华离,这才在名单上找到凤华离。

    看到名单的时候,太后挑了挑眉,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人讶异的东西,但这副神情叫凤华离看来着实有些莫名发慌。太后笑着问:“你在琴棋书画,宫廷礼仪,五项考中均夺得了头筹?”

    果然是这么一件事,凤华离有些头疼地看了一眼太后,但只能硬着头皮说:“是。”

    “哀家寻思着我这宫里总缺些什么,”太后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墙壁,说,“不如你就在这给我作一副画罢?”

    凤华离不喜欢这种讨厌情操的东西,让她画个简笔画还行,,要画幅画给太后挂在墙上可针做不来:“太后,这恐怕有些不太方便吧?”

    太后笑道:“笔纸墨哀家这都有,不必担心的。”

    凤华离摇了摇头,寻了个借口说:“作画耗费时间太长,不如给我几日的时间,回去给太后您画一副完美的画。”

    她说的也再理,太后便相信了这番说辞。可转眼间那下人已经把刚刚去准备的笔纸墨都拿了上来,太后想了想,既然拿了上来也不好浪费了:“不如你就来书一纸字罢?”

    “这……”凤华离为难地看着那纸和太后,这太后未免事太多,还偏偏都挑到自己的软肋上了。

    见凤华离一脸为难,太后皱了皱眉,问:“怎么,还是不方便吗?”

    “我……”凤华离怎么要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拒绝,这画还可以说是太费时间,但这写几个字可是快得很,但偏偏凤华离写的字顶多算是能看级别,离夺魁可是远着呢。

    就在凤华离左右为难之际,白羽在旁边小声地说:“哼,分明是勾搭了徐公公才夺得了头筹,当然是什么都不会了……”

    这白羽的煽风点火倒是及时,凤华离想反驳都反驳不了。

    太后听到眼里,神色未变,命人将那纸墨笔给拿了下去,转而摆好了棋盘,对凤华离说:“既然你棋艺高超,不如来和哀家切磋两把。”

    看来太后这是已经产生了怀疑,这是在试探自己呢。凤华离眯了眯眼,用手揉着太阳穴,颇有些迷离地说:“请太后恕罪,我近日来头疼不已,恐怕是十分不在状态……”

    没等凤华离说话,太后竟突然抬手把棋盘给打翻在地,,棋盘碎的四分五裂,棋子也洒得到处都是。太后如此动怒,在场没有一个人敢轻举妄动。

    太后用力地拍了拍桌子:“放肆!”

    在场众人立刻跪了下来:“太后娘娘恕罪——”

    太后抬起手,指着凤华离的手上下摆动:“你好大的胆子,什么身体不适,我看你根本就不会!”

    这下可不得了了,太后娘娘一向深居寡出,都能因为自己动这么大的怒,凤华离撇了撇嘴,看来今日凶多吉少了,只希望太后能够大人有大量,放过自己吧。

    “你勾结徐公公才夺得头筹一事,可有假?”太后怒道,身为一个秀女,不好好提升自己的才能,竟做起这些暗地里勾结的勾当,入这宫中实在是对自己的侮辱。

    凤华离连连磕头:“离儿不敢。”

    太后冷笑一声,连做都做了,如今居然还一口一个不敢,演戏演给谁看呢。太后从座位上起了起来,走到凤华离身边,看了会那张脸蛋,脸蛋生得倒是生得不错。

    “来人!”太后冷淡地瞟了一眼凤华离,“把她给我——”

    正当凤华离以为自己就要被拖出去的时候,太后的话却没了后续,甚至是没了声音。整个屋子里鸦雀无声,气氛死气沉沉的,令人心沭。凤华离疑惑地抬起头,竟见太后用手揉着喉咙,张着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太后脸憋的通红,一脸难受的神情。

    凤华离试探着问道:“太后?”

    突然之间,太后发出了两声低吼,随即就松开了手,闭上眼倒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巨大的声响这才让众人抬起头来,见太后竟倒在了地上,所有的人有慌乱了起来。

    “来人啊!传太医——”

    整个太后宫里霎时人来人往,什么太医一个一个地踏破门槛走了进来,太后一向身体强健,如今突然昏迷一事在一瞬间传遍了整个皇宫。

    炎虞也很快赶了过来,太后躺在床上,一点也没有苏醒的迹象,她嘴唇发白,看上去颇为骇人。炎虞皱了皱眉,娘亲身体一向好好的,怎么这么突然:“这怎么回事?”

    “皇上,”在场太医全部跪了下来,“太后娘娘病情发现的太晚,恐怕……”

    “恐怕什么?”炎虞怒吼道,母亲从来没有什么疾病的,什么叫发现的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