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师傅!
    “那你是说谁呢?”凤华离走上前,问道。

    鉴于凤华离不再刻将自己丑化,真实的容貌也显现了出来,一出现就引来了众人的目光。大多都在小声地说凤华离怎么好像比前几日要好看了,甚至还有人没有认出来凤华离。

    范萱见她来了,一下子就找到了发泄怒火的根源,于是伸出手指着凤华离.:“当然是说你了,也不看看你自己长什么样?”

    凤华离轻笑,站在了她身边,对在座的各位说道:“不如请在坐各位评判评判,我们谁更丑?”

    大家平日里就不喜欢范萱,如今见到凤华离,又确实有几分姿色,于是纷纷低声议论,其内容皆利于凤华离。范萱见情势不对劲,连忙用手肘推了推白羽,白羽回过神来,说:“自然是范萱丑……”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白羽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竟把自己的内心想法说出来了,于是连忙改口道:“范萱自然是不如凤华离丑的,凤华离,不要以为换了件衣服,就能比得上我们范萱了。”

    旁边传来一阵哄笑,范萱感到十分窘迫,回首见凤华离亦倾斜的朝自己笑,气昏了脑袋,口不择言地顺:“你个不要脸的东西,你以为你勾搭上了徐公公就能趾高气昂了,你连青楼"ji nv"都不如,连太监都不放过……”

    大伙一惊,虽然这事有些流言,可谁也不敢放在明面上说,这万一落入徐公公的耳朵,那个谈论此事的人肯定没有好下场。

    “啪!”凤华离二话不说上手就是一巴掌,对付这种嘴贱的人有时候就是要动手才行,不然难已长记性。

    范萱被打的转了一圈,口里有着血味,眼睛里的世界也是天旋地转的。这个贱人居然敢打自己!自己从小到大,到哪不是被人捧在手心里,这个不识趣的女人居然和自己对着干。

    “你……”范萱捂着嘴,突然想起今日来挑选秀女的还有一位长公主,自己特意打听过了,那长公主也爱打抱不平,若是将此事禀上去,那凤华离定没有好果子吃。

    见刚刚怒气冲天的范萱突然捂着嘴笑了起来,凤华离一愣,还以为是自己这一巴掌打得太重,这人都疯了。哪知那范萱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凶狠地盯着凤华离:“我这就去禀报长公主,你居然敢在秀女间挑起事端,长公主她不会放过你的。”

    明明是你先挑起事端的,凤华离倒不在意这个,更在意她刚才说的禀报长公主,不知她口中的长公主是否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长公主呢,凤华离问身边的孟晚舟:“那个长公主是什么人,在这吗?”

    “就是当今圣上的妹妹,这回长公主和几个嬷嬷一同开挑选这届的秀女呢。”孟晚舟担心地看了她一眼,那个范萱那么恶毒,万一长公主听信了范萱的话,而把凤华离逐出宫中可就糟了。

    “没事的,”凤华离拍了拍她的肩膀,轻笑一声,“我们去看戏吧。”

    孟晚舟迷迷糊糊地被她拉着往前走:“看戏,什么戏?”

    那盒范萱快速地跑到了前头,一把拦下了那一排嬷嬷,当然,长公主画月琼也在其中,画月琼见有骚乱,走出来又见到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嚷嚷地要找自己:“什么人,胆敢扰乱宴会秩序?”

    范萱在画月琼面前跪了下来,一手一把眼泪地说:“公主,求求你,帮帮我,秀女中有个蛮夷之女,在秀女中挑起事端,还不停地扇我的巴掌……”

    不愧是范萱,各种以示可怜的词汇全都抛了出来,发生过的,没发生过的,一股脑全都吐了出来,把凤华离塑造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女人。听完她的话,画月琼有些不可思议,若是真让这种人进了皇兄的后宫,那还不得折腾死:“那个人在哪呢?”

    范萱转过身,看见了就在不远几步的凤华离,还没来得及指认她,凤华离就先上前一步,笑着说:“范萱妹妹说的那个人,就是我。”

    画月琼抬起头,见到是凤华离,立刻笑了起来,欢快地跑到凤华离身边,一把抱住了她:“师傅,一眨眼都已经这么久没见了呢。”

    这个拥抱又长又用力,凤华离感觉都要窒息了,连忙推开了她,画月琼也都这么大了,还一见面就拥抱,况且这还这么多人呢,实在是有些不合时宜:“公主,这有些不合适吧,这么多人看着呢。”

    “怎么了?”画月琼撅起嘴说,自从凤华离成为自己师傅后,见面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她真怀疑凤华离有没有把自己这个徒弟放在眼里了。画月琼指了指身边围观的众人,说:“你们谁不满意吗?”

    “不敢。”

    画月琼得意地说:“师傅,你看,都没有介意。我可是你徒弟,抱一个又怎么了?”

    说着,她又想抱上来,凤华离立刻推开她。这个公主此刻倒是伶牙俐齿了,自己说不过她,便转移了话题提起了正事:“长公主,话说,这届秀女可不都是老实的货色。”

    众人还仍旧沉浸于公主和凤华离是师徒关系,这下才突然想起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范萱全身发软,倒在地上,几近昏厥,可她想这样还不如直接昏过去好。

    范萱只是想来找长公主,把凤华离给逐出宫去,她怎么想也想不到,长公主会如此亲密地待凤华离,还一口一个师傅地叫着。这下范萱明白了,自己这是惹上了大麻烦,甩也甩不掉。

    画月琼回首望向那范萱,她自是知道凤华离的为人的,那么问题定然是出现在这个贼喊捉贼的女人身上了:“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她,她打了我一巴掌……”虽然事情已沦落到了这个地步,但范萱仍想为自己争取一次。

    “你说这话可有证据?”画月琼问。

    范萱连忙挥了挥手:“大家都看见了的,公主可以询问在场的秀女。”

    “哦?”凤华离挑眉,颇带锋芒的眼神扫视了在场的秀女们一眼,轻声问道,“你们谁看见了?”

    大家当然都是识趣的,现在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凤华离和长公主有关系,谁要是得罪了凤华离,就等于是得罪了长公主,所以一个人都没有站出来给范萱作证。

    范萱大惊,指着其中一两个熟悉的脸,那一个两个分明都与自己交好,怎么一到自己落难,却一个人都不来帮助自己呢。凤华离摇了摇头,范萱的性子,怎么可能会有真朋友,如今这人算是明白人缘差的后果了吧:“长公主,事情已经很明了了。”

    画月琼点了点头,对于这种人她绝不姑息,更不用说是敢打师傅凤华离主意的人了:“你欺骗本公主,陷害同行秀女凤华离,即日起逐出宫中,以示惩戒。”

    “长公主……”范萱哭喊着爬到画月琼身边,她可是向家人保证可以被皇上看重,才被送进宫里来的,如今这么丢脸地被逐出宫,怕是回到家里连命都没有了,“求求你,不要把我逐出宫。”

    她的哭喊柔情丝毫感动不了凤华离,她性格本就不合适在这宫里呆着,不过既然她这么想在宫里待着,凤华离兴许可以帮她一把。凤华离推了推画月琼:“既然她想留下,就帮帮她吧。”

    画月琼一怔,这人今日要不是碰上了自己,说不定凤华离就真的被逐出宫了,怎么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她:“可是……”

    凤华离笑了笑,画月琼还真以为自己有那么好心,自己是说让范萱留下,可从没说过以什么方法留下,凤华离嘲讽地看了一眼范萱,说:“不如就让她永生在这宫里为奴,这样也算隨了她的心愿呢。”

    “如此甚好。”画月琼明白了她的意思,笑了起来。

    二人喜笑言间,就已经把范萱的下半辈子给定下了,范萱大惊失色,她不想要为奴,可无论她怎么求情,画月琼和凤华离都不搭理她,最后还唤来了下人把范萱给拖了下去。

    过了一会,就是嬷嬷们挑选秀女的时候了,凤华离和孟晚舟都通过了,接下来就是剩下的秀女们一起参加酒宴了,酒宴位置一共十个,加上长公主和一名嬷嬷的位置,一个位置也不余。

    画月琼想要凤华离坐在自己身边,凤华离却拒绝说:“刚刚都已经那么扎眼了,我可不想成为大家的敌人。”

    于是凤华离找到孟晚舟,坐在了她旁边。

    见凤华离坐下,孟晚舟兴奋不已,她早就想问凤华离一大堆问题了,只是凤华离一直和长公主在一起,没有机会插嘴:“凤华离,真是想不到,就连长公主都拜你为师呢。”

    “是啊,我也想不到。”凤华离笑着摇了摇头,就算现在回想起来,也无法弄明白长公主怎么就看上自己了,偏要拜自己为师。

    “你实在是太厉害了,你不会深藏什么绝世武功,长公主才拜你为师的吧?”孟晚舟倾佩地说,凤华离身上真是有太多惊喜和意外了,而初见时平凡不起眼的凤华离简直就是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