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全部夺魁
    男人大笑,说起话来不怀好意,他露着牙齿,朝凤华离挑衅地说:“我好怕怕啊——”

    待会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害怕。凤华离笑着看了那男人一眼,凝神汇聚内力,传了一句话到容夙止的耳边:“师傅,快出来。”

    容夙止听到声音,立马站了起来,左右环顾一眼,最终注意到了站在外面的凤华离,于是他连忙对身边的人说:“大人,我还有些事要做,就先告辞了。”

    而那个不识好歹的男人仍在笑话着凤华离,丝毫没注意容夙止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容夙止敲了敲他的后脑勺。男人挠了挠头,转过来大声吼道:“那个不要命的东西?”

    容夙止嘴角弯弯:“是我,不要命的东西。”

    看清眼前的人是谁之后,那个男人吓得几乎魂飞魄散,他立马跪了下来,不断地磕头:“不知是长公子,还望长公子恕罪。”

    他居然让凤华离受委屈,这点容夙止可忍不了。容夙止走到凤华离身边,说:“听说你欺负我的徒儿?”

    那男人大惊失色,他是做梦也想不到这个胡说八道的女人,居然会真的是长公子容夙止的徒儿,他今天这是倒了血霉了:“长公子饶命,我真的不知道这位姑娘是公子您的徒弟啊。”

    “哦?”凤华离笑道,“方才是谁说,若我是长公子的徒弟,你就是当今圣上的师傅?”

    凤华离在当今圣上的四个字上用力加重了语气,那个男人已经吓到不行,全身都在发抖,估计此刻正不断地后悔自己怎么会说出那种混账话呢。

    “师傅,侮辱皇上该当何罪?”凤华离柔声问,看着那跪在地上的男人眼神却犹如寒剑。

    容夙止说:“这可是死罪呢。”

    凤华离捂着嘴,讶异地说:“那不如就把他乱棍打死,尸体扔出去喂狗?”

    容夙止宠溺地笑着:“都依你的。”

    二人这番一唱一和叫在场的人看在眼里,那是一个惊心动魄。这么残忍的一件事,二人居然笑得那么欢快,三言两语之间就决定了那人的去留。

    看来以后得小心些,别惹着这二人。那趴在地上的男人开始爬到旁边,企图抓住一个人求救,他可不想死无全尸,死的那么惨,众人纷纷退让三尺,避之不及。

    当然,凤华离可不会真的要了他的性命,只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那人最终被打五十大板了事。

    “你来药房做什么,可是生病了?”待这些事都安定下来后,容夙止关心地问。

    凤华离摇了摇头:“不是我生病,只是需要抓些药材。”

    “想要什么,自己拿。”容夙止没有再多问,毕竟凤华离是懂医术的人,且还心地善良,偶尔去帮别人治病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拿完了需要的药材之后,外面也天色渐晚,回去熬药还需要些时间,凤华离也就不久留,匆匆告别了容夙止,回宫去了。

    容夙止看着那急匆匆的背影出神,每次相见的时间总是那么短,不过至少她进了宫,以后相见的次数一定会愈发得多吧。

    凤华离回宫后就是先熬药,再把针法重新温习了一遍,很快便已到了子时。凤华离装了一盒子汤药,摸着黑从小路走到了徐公公门前。

    她轻轻地敲了三下门,里面的油灯就被点亮。凤华离推开了门,只见徐公公正坐着等她:“来的挺准时。”

    凤华离点了点头,把汤药放在了桌子上,也不想浪费时间,便让徐公公躺了下来,自己给他扎针。针扎完后又立刻扶着他坐了起来,把还温热的汤药送服进了他嘴里。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凤华离也算是老手了,所以一点也不拖沓,毕竟治病这种事,向来都是宜早不宜迟:“公公,这药每日服三次,药材我也给你带来了,然后这针我每天给你扎一次,三日后保证你能大好。”

    徐公公点了点头,自己的头疼在扎完针后就已经完全没有了,他也完全相信了凤华离。只是徐公公心中还是很复杂,因为他从没因为别人出的条件而答应别人什么事,这次的事始终让他觉得心里不太舒服。

    “怎么了?”凤华离见他有些愁眉苦脸的,立刻问道,毕竟治病很忌讳心情低落,很容易反反复复治不好。

    徐公公闪躲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从他的眼神,凤华离就看出来了,徐公公这是为自己做的事而感到闷闷不乐呢,于是她连忙开导道:“徐公公,我不过是想不入别的宫成为奴婢,一点想成为皇上身边贵人的意思都没有。

    “再说了,我容貌也是极为上乘的,琴棋书画也并不是评判的唯一标准啊。”为了让徐公公别想太多,凤华离不得不自夸起来。

    徐公公端详起她的脸,这才发觉她也是个美人,只是完全被衣服和头发给遮住了光芒。他笑了笑,说:“好。”

    临走之时,徐公公让她务必要严格保密,凤华离机灵地笑道:“公公说什么呢,也不过是来给公公诊病的罢了。”

    入其它宫为奴这件事总算搞定,凤华离也总算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的几天便是书、画和宫廷礼仪的大考,无论凤华离怎么做,最后都会完美通过。

    因为不需要再烦心这些,凤华离每天一回房间就是歇息,子时再起来给徐公公扎针,可谓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了。直到第三天凤华离听到别人的议论,说是自己所有的测试都夺得了头筹,凤华离才知道此事。

    凤华离问起孟晚舟,原来自己琴棋书画,宫廷礼仪,全部拔得了头筹,在这个宫中已经是出了名了,大家都称凤华离是相貌平平,却很有文化的女子。

    这下可完全逆了凤华离的意了,她想要的只是通过测验,可不想全都夺魁啊。于是凤华离连忙赶往徐公公房里,问这件事。

    徐公公见她问这事,奇怪地说:“你不想吗,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呢。”

    凤华离万分无奈地说:“公公,我早已和你说了,我只是不想轮回奴婢,不想成为皇上身边的贵人,如今你弄了这么一出,岂不是适得其反吗?”

    “你当真不想?”徐公公反问。

    “当然。”

    徐公公拍了拍脑袋,当初凤华离这么和自己说,自己还以为她不过是说些客套话而已。凤华离治好了徐公公的头疼之疾,他觉得应当好好回报她,才让她全部夺了魁:“可是现在这结果已经公布了,怕是晚了……”

    “唉……”凤华离深深地叹了口气,都说树大招风,自己如今出了这么大的风头,还不知会引来什么样的蜂蝶呢。

    见凤华离满面愁容,徐公公说:“姑娘,就当是我欠了你一个人情,来日若有什么需要我的尽管和我说就是了。”

    “无妨。”凤华离长叹一声。

    凤华离走出了徐公公的房间,却没有注意到对面有一道身影正注视着自己。

    第二日是一个盛宴,所有留下来的秀女将一起喝酒作乐,不过这其中的事情自然不会是那么简单。

    在酒宴前所有秀女会集结在一起,由三名具有丰富资历的嬷嬷来挑选秀女,如遇到不适合的,当场就会谴入别的宫做婢女。

    此番挑选,可谓是彻彻底底的看脸。凤华离也只好换了一件不高调又合宜的淡粉相间的白色衣裳,梳了个简约的发髻,再洗净了脸。

    “你真好看……”孟晚舟在一旁都看呆了,之前没觉得,如今凤华离认真起来,才不得不承认,这张脸几乎是妩媚众生了。

    凤华离轻笑,和孟晚舟一同前往酒宴。

    这才刚到酒宴边上,就有一阵闲言碎语传了过来。

    “你们说那个凤华离哪来的本事,全都夺魁了?”

    “就是,”范萱尖着嗓子说,“我看她就是贿赂了徐公公,才有今天的。”

    一人惊讶地问:“真的吗,了我听说徐公公从不接受贿赂的。”

    范萱瞪了她一眼:“徐公公是不接受金钱贿赂,可谁能保证她能不受美色的诱惑呢?”

    白羽长长地咦了一声,满面五官都要拧到一块去了:“你的意思是说……凤华离那个不要脸的丑东西……”

    范萱用力地点了点头。

    紧接着几人说话愈发难听,孟晚舟听不下去,想上去找她们理论,凤华离想拦也拦不住,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孟晚舟冲到了那几个女人面前。

    “说谁是不要脸的丑东西呢?”孟晚舟鄙夷地看着范萱,“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长什么样,你能成为秀女就是天大的福分了吧?”

    范萱憋红了脸,自己进宫确实是父亲求个很多关系才进来的,范萱恼羞成怒地说:“本小姐再丑,也比凤华离要好,她不仅丑,还贱!”

    孟晚舟咬着牙,说:“你说谁丑呢?”

    范萱尖声道:“又没有说你!”

    二人之间硝烟战火,一触即发。凤华离本不想管那几个无聊的女人,但孟晚舟一人不敌那几个人,凤华离也就没法继续再看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