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徐公公改主意了
    “什么?”刚刚还睡眼惺忪的孟晚舟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这儿有点脑子的都明白,那徐公公可是个铁面无私的人,贿赂他就等于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根本没用。

    凤华离也叹了口气,她本以为徐公公被头疼折磨了这么多年,听到有人能帮他治病,答应这么点小要求不过分才是,毕竟凤华离并不是想成为贵人等等。

    凤华离说:“徐公公头疼之疾已久,我可以帮他治,前提是他能保我不被送到其它宫里为奴。”

    “你会医术?”孟晚舟听闻,更加惊讶了。

    “是啊,”凤华离淡淡地说,好像每一个得知她会医术的人都会大吃一惊,这个世界女子从医就这么寥寥无几吗。

    看孟晚舟张大嘴还想说什么,凤华离连忙说:“若你想说我身为女子却学医之类的话,还是免了吧。”

    孟晚舟扁了扁嘴,起初见到凤华离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个人太过特别,明明姿色不差,却衣着土旧,而后的各项嬷嬷的教学也根本不认真听,就好像根本不在意这次选秀一般。

    现在又知道她会医术,果然凤华离比外表看上去要神秘多了,孟晚舟只得自叹不如:“你真是太厉害了……”

    “不敢当不敢当。”凤华离没有什么多厉害的地方,最多也只是比别人付出多倍的努力而已,因为她明白,没有努力又哪来的收获呢。凤华离钻进了被子里,劝孟晚舟早些睡觉,明儿还得一早起来去考棋术呢。

    第二天一早就是棋术考了。

    对此类又复杂又耗费时间的东西,凤华离是完全不懂,也根本不想懂。主试的是一个年近半百的老头,他说了一大堆获胜的规则,而在凤华离听来,则完全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准备充足的孟晚舟则兴致勃勃地下起了棋,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约莫过了几个时辰,闷响的钟声把昏昏欲睡的凤华离给叫醒,她看了一眼面前一子没动的棋局,暗自叹了口气,和孟晚舟回了房间。

    二人一直坐在房里,等着送信的奴婢来通报结果。不过说实话,只有孟晚舟一个人在等,凤华离只想好好歇息,毕竟她心里清楚得很自己是没戏了,但孟晚舟却偏不让她睡,说没到最后一刻就不能放弃。

    “我一定是这里最差的一个秀女了。”凤华离摇了摇头,想不到自己也有比别人落后这么多的时候。

    孟晚舟立即眉飞色舞地说:“别这样,有我的教导,你一定已经突飞猛进了。”

    凤华离淡笑,没有把自己一子未下的事告诉她,省得磨灭了她这激动的希望之火。两人正在交谈间,外面已有人悲喜有人愁,不出一柱香的功夫,那报信的婢女就来到了她们的房间。

    “怎么样?”孟晚舟开门,问道。

    那婢女面露喜色:“恭喜姑娘,通过了。”

    终于得到了确认的消息,忐忑了一下午的孟晚舟高兴地都要手舞足蹈了起来。凤华离也替她高兴,便对那婢女说:“我的结果就不用宣布了吧,我心里有数。”

    婢女错愕地看了凤华离一眼,结结巴巴地说:“可是……”

    孟晚舟把凤华离推到身后:“别听她的,尽管说就是了。”

    “凤姑娘也通过了,”婢女笑着说,“而且还是头筹呢。”

    “头筹?”孟晚舟和凤华离同时说道。

    这怎么可能呢,一定是弄错了,自己是最后一个还差不多。凤华离连忙上前夺过婢女手中的宣纸,只见上头排着密密麻麻的名字,第一个竟真的是自己的名字。

    孟晚舟深吸一口气,用力拍了拍凤华离的肩膀:“想不到你深藏不露呢,刚刚还说自己没希望了,原来是自谦使然呢。”

    凤华离颇有些头疼地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名单,心中顺势想起了徐公公。难道那徐公公又改变了想法,决定保自己了?

    突然的,手上传来一道触碰感。是那个婢女在碰撞自己的手,凤华离眺望了一眼门外,确认没有人后从她手中接过了一张字条。

    紧接着,凤华离把名单还给了她,随后把门从里面反锁,屋子里只剩下凤华离和孟晚舟两人。孟晚舟仍沉浸在二人都通过了的喜悦之中,凤华离把她拉着坐了下来,然后把手中皱巴巴的字条张开。

    只见那纸条上只写了两个字:“子时”。

    “这是什么,”孟晚舟疑惑地拿起那张纸条,抬起来在阳光下照了又照,也没有发现什么玄机,“子时,什么意思?”

    凤华离说:“若我猜得不错,这是徐公公给我的。”

    “徐公公?”孟晚舟惊呼一声,昨天不是还说徐公公把她给赶了出来吗,怎么今天就转了性了,想来这棋术的头筹也是有徐公公的帮助。

    也真是奇了,凤华离居然能够让如此公正无私的徐公公都转性,实在是令孟晚舟不得不佩服。

    凤华离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话声音那么大,万一叫路过的或旁边的人给听去了,凤华离和徐公公都没有好果子吃:“徐公公这是让我今日子时过去呢。”

    “那你就免了在这宫中为奴的命了,如此甚好不过了。”孟晚舟小声地说。

    凤华离点了点头,只是昨天被徐公公赶出来后,以为他不需要自己了,便没有去准备草药,如今药材都不齐全,诊疗起来就如同无米之炊:“晚舟,你可知这那里能置些药材?”

    孟晚舟想了想,皱着眉尖说:“在这宫中的话,就只有太医院旁的药房里可以取药了,只不过那儿不收现银,且药材只供给各宫里的主子或太医,我们这些做秀女的,还没有资格去那取药。”

    还有这么个奇葩的规矩,凤华离问:“那若是宫女病了呢?”

    “太医们从不给宫女诊治,都认为给下人诊治是对他们的侮辱。而大部分宫女又没有钱去请宫外的大夫或是去宫外买药,就只能靠下人们间流传的药方,抓些野生的什么草就服下了。”孟晚舟对宫讳之事了解颇深,她对这些下人们也感到一丝悲怆,只可惜她们投错了胎,希望这些人下辈子能投个富贵人家吧。

    凤华离撇了撇嘴,看来这宫廷还真是毫无人性,虽然听了孟晚舟这一番话,但凤华离还是决定去那药方碰碰运气,指不定就给自己一些药材了呢:“药方离这可远?”

    “不远,从这宫出去,右拐……”

    至少凤华离记忆还是很好的,一路按照孟晚舟的指示顺畅地来到了药房。药房里人来人往,都是些下人和太医,只不过下人都是替他们主子来抓药的。

    凤华离进到里面,有一个男人刻薄地问她:“你是哪个宫里的奴婢?”

    “我不是奴婢。”

    男人一怔,还以为她是新晋的哪宫娘娘,谁知她却说:“我是新入宫的秀女。”

    “秀女?秀女也配进药房?”男人大笑,这年头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往这药房里闯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这些年来每年那么多秀女入宫,皇上就没有几个看上的。

    凤华离轻笑,递上了一根金条:“我也知道这的规矩,但我要药是急用的,还望大人通融通融,有朝一日登上高位,定不会望了大人的。。”

    凤华离的头发乱糟糟的,只因无心打理,衣服也是随便穿的,西北过来的一条路又尽是风尘,使得她满脸带灰。凤华离这么一副混乱的模样,就像是一个黄脸婆。

    “就凭你,”男人退回了她的金子,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长得丝毫不出众,还敢夸下如此海口,真是做梦做魔怔了,“我劝你还是趁早放弃,去贵妃娘娘那做个婢女,兴许还能混出个头呢。”

    说完,男子再不理她,转身就去巴结别人去了。

    如此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都失败了。凤华离叹了口气,准备先行离开,甚至还想着等太阳落山了能不能直接进来偷些药材出去。

    正准备出门呢,却忽然听到里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公子,这回可多谢你了。”

    “无妨,保护公主的安危也是我该做的。”

    这是容夙止的声音,凤华离敏锐地感觉到了,于是连忙就要往里间走。容夙止身为长公子,帮自己拿几味药应该不在话下吧。

    谁知还没走到里间门口呢,就被刚刚那个男人给拦下了:“这位姑娘,里头有贵人在,你可别乱闯。”

    “你别拦着我,我找他有事。”凤华离瞪了他一眼,说。

    “这里头可是长公子,岂是你能冒犯的?”男人丝毫不把她看在眼里。

    凤华离往那边走,那人就在哪边拦着,奈何这么多人在场。她也不好动手,凤华离十分不耐烦地说:“我认识他,他是我师傅。”

    “你?”男人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这位长公子要是你师傅,那我就是皇上的师傅!”

    凤华离冷笑,这些人怎么都不相信自己呢,真是长了一双有色的势利眼,她眺了一眼里间里那个背影,对面前的男人说:“我劝你放我进去,否则一会就让你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