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贿赂
    这也太敷衍了吧,孟晚舟有些不开心,她自认为正义感爆棚,帮助过无数个这样的女子,她们最后都是对自己感激涕零的。但凤华离却冷冷淡淡的,仿佛于自己无关一般。

    “我刚刚可是救了你呢。”孟晚舟小声说,若是让白羽就这么打在凤华离的脸上,那可就得落下通红的印子了呢。

    凤华离莫名其妙地看着她,这又不是什么人命关天的事,怎么这孟晚舟好像一副自己应该千恩万谢的样子呢:“这位姑娘,你帮别人,就是为了看到别人对你千恩万谢的吗?”

    孟晚舟一愣,她不过是被凤华离的态度感到了反差,才特别难过的,她刚想要解释,领路的太监却走了过来,让大家都站好一排进宫了。

    位置兴许是按那太监的眼缘排的,凤华离被排到了最后头,孟晚舟到了前头,所以也没有机会找着凤华离说话了。

    “这儿就是福禄宫了,里面每个房间里都住着两个人,”那太监说起话来阴阳怪气,叫人听着怪不舒服的,“就算你们日后可能会成为贵人,但现在你们都是我管辖之下的秀女,一切都得听我的,否则我让你们没有机会见到皇上。”

    凤华离被分到了靠北的一间房,秀女们带来的奴婢全都被送到了另一个院子里去学习各种礼仪,已能在将来有资格继续留在这宫中服侍她们的主子。

    凤华离推开门,里面坐的却是孟晚舟。

    “好巧。”孟晚舟朝她打了个招呼。

    是有点巧,但是有些过头了。孟晚舟和自己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的,刚刚在队伍里她都站在很前面,凤华离不信那掌事太监会把她们俩放在一个房里:“是你找掌事太监,把我们安排在一个房间里的对吧。”

    孟晚舟一惊:“你怎么知道,你也太神了吧?”

    凤华离坐了下来,问:“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孟晚舟笑了笑:“我就是想解释一下,我可不是为了你的感激涕零才帮你的。”

    “为什么要向我解释,”凤华离莫名地看着她,这件事自己根本没放在心上,当时也只不过是随口一提而已,“我们非亲非故的,我也不认识你。”

    孟晚舟支支吾吾了好半天,说:“我……我就是不喜欢别人误会我。”

    “随便吧,”凤华离摆了摆手,“我也不喜欢被人误会。”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在学习些琴棋书画,练习宫廷礼仪,这些日子大家都专心学习,都是为了即将到来的一场测验,这个测验会考到琴棋书画,舞蹈,以及礼仪等等?

    凤华离对这些不是很在意,练完一天后回屋孟晚舟仍在苦苦温习,孟晚舟见她完全不在意的轻松模样,问:“你怎么一点也不紧张?”

    “为什么要紧张?”凤华离反问,她又不想被皇上看中,那么表现差些不就好了。

    孟晚舟焦急地说:“若是超过三项未达标的,可是会被送去别的宫里做奴婢的。”

    “奴婢?”凤华离大惊,看向她,自己可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么一通规矩,不是落选了就直接送出宫吗,怎么还要做奴婢呢。

    “这你都不知道?”孟晚舟都替凤华离担心,她还是头一次见不在意也不知道这些事的人,实在是有些太大条了,“若是沦为奴婢,没有个三年五年的可是出不了宫的。”

    凤华离咽了口口水,她可不想就这么白白沦为奴婢被困在这宫里三年五年的:“都要考些什么?”

    “这些……”孟晚舟决定亲自来指导她,反正指导的时候还能帮助自己温故而知新,此乃一举两得的好事呢。

    这天夜里,凤华离足足练到半夜,孟晚舟困到不行了才决定休息休息。凤华离出门起夜,却发现对面有一个人鬼鬼祟祟地在走廊之中穿行。

    出于好奇,凤华离决定跟过去看看。她一路跟着那个人到了掌事太监的门前,那个女子走了进去,随即那里面的油灯就被点亮了。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两个人的影子,二人像是在交谈。

    这是哪家秀女,半夜偷偷摸摸地跑到掌事太监的屋里,怕是准没什么好事。凤华离偷偷破开了窗户右下角一个洞,眼睛贴在上面看里面的动静。

    那女子是个奴婢,她笑着把一个小袋子放在了桌上,推到了掌事太监的手中:“公公,小小心意,还请您收下。”

    掌事太监握住那袋子,摇了摇,里头发出了银子的碰撞声,看样子这里头的货还真不少,他说:“你这是何意?”

    “公公,”那奴婢笑着说,“还望明日的棋术比试上,多多关照我家小姐范萱。”

    原来是范萱的奴婢。凤华离冷笑,这是跑这来贿赂掌事太监,企图让明天给范萱放放水,可惜据凤华离所了解的,这掌事太监徐公公一向公正无私,最痛恨贪赃枉法之事,今天这范萱是撞到枪口上了。

    果不其然,那徐公公大怒,拍桌而起:“你把我当什么了?”

    徐公公把那钱袋摔到奴婢身上:“回去告诉你们家主子,有这种闲工夫,倒不如好好练习!”

    那奴婢被此等大怒给吓到,连忙跪在了地上,她可是奉小姐之命来做事,但如今却搞砸了,恐怕她小命也不保了。她连忙揣起那钱袋,快速地跑了出来。

    凤华离躲在暗处,等到那奴婢走开后才出来看那徐公公。

    只见徐公公揉着脑袋,正在咳嗽,他满脸都是痛苦的神情。看他这样子,像是患有头疼之疾,且也已有多年了。凤华离从怀中掏出进宫前娘亲塞给自己的一袋绿茶,走了进去。

    “你是什么人?”徐公公见她进来,问道。

    凤华离福身:“我是秀女凤华离。”

    徐公公脸色一变,刚走了一个,又来了一个,难道又是来给自己好处的吗:“你这是来干什么?”

    “公公的头痛之疾,差不多有三年了吧?”凤华离问。

    “你怎么知道?”徐公公这三年以来,每天都在为这头痛之疾而烦恼着,那么多大夫给他开过无数种药,可都无济于事。

    他也逐渐放弃了希望,不再去碰这些苦到没胃口的药,可即使这样,他也没有把这事说给过任何人听,这个女子怎么会一眼就看出来?

    凤华离轻笑,看来自己是猜对了:“小女子不才,略懂医术。公公的病其实不难治公公若能给我三天时间,我就能让公公的病从根本上治好。”

    徐公公有些怀疑地看着她,毕竟女子为医还是很少的,他没法轻易相信她的。

    “公公,喝口茶吧。”凤华离取出自己带来的茶叶,给他现沏了一杯茶。

    徐公公有些困惑,但耐不住她的热情,只好喝了一杯。一杯热茶下肚之后,头痛感像是凭空蒸发了一般,刚刚来沉痛的脑袋瞬间就舒服了许多,他不可思议地盯着这茶:“这是?”

    见已有成效,凤华离笑着说:“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绿茶罢了。”

    “当真?”

    “当然,”一杯普通的绿茶自然不会多有用,凤华离在那绿茶之中加了一些自己特制的止痛散,故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暂时止痛,当然这都是为了让徐公公能够相信自己罢了,“徐公公若信我,我能保证三天内就帮公公治疗好。”

    徐公公眼神复杂:“你想要什么?”

    徐公公也是个聪明的人,可不会有人突然跑到他面前,就是为了给他治病,想必这女子来,还是有其所求的。

    “公公也知道我是个秀女,小女子不求被皇上看中,只求能够通过测验,不会沦落为奴。”凤华离一边说,一边看着徐公公的眼色。在徐公公这么大公无私的人眼皮底下提出这种条件,凤华离心中也是没底的。

    徐公公沉思了片刻,谁知就在凤华离都觉得有戏的时候徐公公却笑了起来,而那笑声绝对是不怀好意的,他瞪着凤华离,说:“你是在威胁我?”

    “公公误会了。”凤华离被他的反应一惊,连忙解释道。

    “出去!”徐公公怒吼一声,说白了这些人就是想要利用自己而已,而他最讨厌的也是这种人了。

    他正在气头之上,凤华离也不敢得罪,连忙福了个身走了出去。外面月色朦胧,一股困意袭来,看来接下来只能看自己的努力了。

    琴棋书画,也就琴自己略知一二了,而宫廷礼仪那嬷嬷在教的时候,自己根本没有听进去,所以现在凤华离可谓是非常危险了,若是这次测验不通过,就得为奴三年五年的了。

    凤华离回到屋子里,却发现孟晚舟又坐了起来:“这么晚了,怎么没睡?”

    孟晚舟见她回来,才松了口气,刚刚自己做了个噩梦,醒来时凤华离却不知道跑哪去了,孟晚舟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呢:“倒是你,这么晚去哪了?”

    “去贿赂徐公公了,”凤华离自嘲地笑了笑,回想起刚刚的行为,实在是非常糟糕了,“而且还被赶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