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入宫
    南宫嫣儿十分伤心无措,凤华离劝道:“没事的。”

    “我没地方可以去了,如果被别人发现南宫家大小姐还活着……”南宫嫣儿还这么年轻,就遇到了这么一桩大事,她的一半辈子可能都会因此而毁了。

    凤华离不知道这件事背后又牵扯了多少背景,但南宫嫣儿是自己的朋友,凤华离还是愿意帮助她的。只是就让她这么住在这也太过扎眼,被人认出来就不好了,而且凤华离也没有义务让南宫嫣儿就这么白吃白住下去。

    “现在只有一个法子,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凤华离有些为难,毕竟南宫嫣儿可是个娇贵的大小姐,若是听了自己的建议,说不定会大发雷霆。

    南宫嫣儿错愕地看向凤华离,自嘲地笑了笑:“你以为我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将军府大小姐吗,南宫府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只要能够让我活下去,做什么都可以……”

    凤华离点了点头,如此便好,她也可以放心了:“你做我的奴婢,我可以保你好好地活下去。”

    “好。”

    南宫嫣儿答应地很干脆,丝毫也没有之前大小姐的性子,这倒是让凤华离觉得有些意外。不过也有迹可循,人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大起大落,任谁都会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吧。

    凤华离重新给了南宫嫣儿一个名字叫月笙,对外就宣称是月笛的妹妹,她换上奴婢的衣裳后,倒真的像是个奴婢了,若不是刻意去端详,应该看不出什么端倪。

    再过几天,就是入宫的日子了。凤华离换了一身再朴素不过的衣服,落入人群中估摸也会被人忽视的。凤华离决定了,既然已经决定进宫,她就不会更改了,但她的目的却不是受到皇上的宠爱。

    只要自己表现平平,便可免受皇上的垂青,到时候就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的秀女在宫中而已了,听闻过两年还可以直接回府呢。

    走之前,得先和凤求复和众姨娘道个别,这是风笛在前一天提醒她的。凤华离在门前碰上了正在一旁晃悠的凤婉云,她装作自然地踢着脚下的石子,眼睛却四处瞟着。

    “有什么事吗?”凤华离一看她就像是藏了很多心事的样子,也乐得看看她这次来是想做什么。

    凤婉云撅着嘴,瞪着凤华离:“凭什么你可以进宫,我不可以?”

    “你想进宫?”凤华离瞟了她一眼,她想进宫,自己却不想进宫,可自己迫不得已要入宫,凤婉云却想进宫都进不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时就是那么大,凤华离笑着说:“你这么想进宫,你去找父亲就是了,找我做甚么?”

    凤婉云可怜兮兮地说:“他们都说你比我很适合进宫,可是我也想进宫,我也想成为皇上宠爱的妃子。”

    “那就是你不合适了。”凤华离淡淡地说。

    “大姐——”凤婉云扑上去抓住准备走了的凤华离的衣袖,哭的梨花带雨,“你就帮我向父亲求求情,让我进宫吧……”

    凤华离回过头,看她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又回想起她曾经一副强势的模样,巨大的落差让凤华离觉得颇为有趣,若是让她进宫,说不定还能给自己烦闷的日子增添些乐趣呢。

    “好,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手段拙劣,我能送你入宫,也能送你出宫。”凤华离答应了下来,也不忘警告凤婉云一番,毕竟虽然现在她变得无害,但也不能保证凤婉云日后会不会翻脸,所以还得把丑话说在前头。

    凤婉云猛地点了点头:“大姐你就放心吧,现在我一个人无依无靠的,当然不是大姐的对手。”

    料想凤婉云那点手段也奈何不了自己,凤华离就带着她一起去找了凤求复。一番依依不舍的话说完后,凤华离提起了凤婉云:“爹爹,女儿一人在宫中也没个照应,不如让婉云妹妹和我一同进宫吧?”

    凤华离只说这么一句话来帮她,接下来的可就看凤婉云自己的造化了。

    凤婉云在凤求复边上不断撒娇:“我也想进宫,皇上一定会喜欢我这样的。”

    凤华离憋着笑,好在现在嘴里没有水可以喷出来。凤婉云都没见过那所谓的皇上一面,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自信。

    “是啊,”媚承语也在一边帮凤婉云说话,毕竟这府里走掉一个人,就清净一些,对她而言却是个好事,“婉云生得这算不错,进宫后说不定就能受到皇上的宠爱呢。”

    苏念云一心认为有人陪着凤华离是好事,便也帮着她说话。凤求复考虑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同意了,毕竟现在相府逐渐失势,如果府中能一下出两个妃子,那也是件好事。

    于是凤婉云兴高采烈地跟在凤华离身后上了马车,当然同马车的还有月笛和月笙。凤婉云不断地往凤华离身上蹭,恨不得整个人都趴在她身上了。

    凤华离用手指抵着她的脑袋:“就算你是女子,但也是授受不亲的。”

    凤婉云笑着:“你可是我大姐,我最亲的人了——”

    月笙不喜欢凤婉云,之前听凤华离说过她的事迹,现在又看到她转了性粘着凤华离,难免有些不舒服。凤婉云注意到了月笙的目光,大声说:“你为什么那样看着我!”

    凤华离刚定下神来想休息会,就被她的声音给吵醒,凤华离看了一眼月笙,又看了一眼生气的凤婉云,皱着眉头说:“你还记得你答应了我什么吗?”

    “她可是一个奴婢,居然也用一种特别不屑的眼光看着我……”凤婉云委屈地说。

    “这是你应得的。”月笙冷冷地说。

    凤婉云差点想站起来去教训月笙,但被凤华离给及时拦了下来:“就算她是一个奴婢,她也是我的人,你别还没进宫,就把自己给送出宫了。”

    凤婉云连忙乖乖地坐了回来,示好道:“行,一切都听大姐的。”

    二人到了皇宫,这儿已有很多人在候着了。这道门是朱宿门,有权势的家族女儿入宫做秀女都在这候着,所以大家身边都跟这一两名婢女。

    在场所有人都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衣裳也是姹紫嫣红,最差的也是黄色,让凤华离感觉像是走进了染色坊,而唯有她一人穿着素色的衣裙,在人堆中反倒也有些格格不入了。

    “哟这是哪来的小丫头片子,家里连衣裳都买不起,”范萱一眼就注意到了这人,她一向喜欢看别人就丑,想也没想地就上来嘲笑了,“看看,这衣裳还没我们家奴婢的衣裳好看呢。”

    凤华离抬头看了一眼她的奴婢,确实穿的挺好看,脸蛋也挺不错,赞叹地说:“这位小姐的奴婢衣裳可真好看。”

    范萱身边的白羽也跟着上前一步,讥讽道:“我看你还是别进宫了,连件衣裳都买不起的人,就别指望能够飞上枝头做凤凰了。”

    凤华离轻笑,这儿的人还真是不客气呢:“姑娘的这位婢女可比你们二位都好看呢,不知你们长成了这副模样,究竟是怎么恬着脸来宫里的?”

    “放肆!”白羽大怒,抬手就想给凤华离一巴掌,让她见识见识自己的厉害。

    看来这是逼得自己不得不出手了,凤华离还想既然进宫了,就要以低调为主呢,可是现在这情况她实在是忍不了。凤华离正准备抓住白羽的手狠狠一拧,把她的手折断之时,眼前突然闯进了另一名女子。

    那是孟家独女孟晚舟,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来自江南,素有水乡美人之称。孟晚舟一把抓住白羽的手甩开,厉声说道:“皇家圣地,岂容你造次!”

    白羽瞪着她:“你算个什么东西?!”

    孟晚舟撇了撇嘴,她就是看不惯这些人仗势欺人的模样,她缓缓地说:“按宫廷律例,秀女之间挑起争纷者,一律逐出皇宫?”

    “什么……”白羽一惊,也被吓到了,她就只是想给凤华离一个教训,她好不容易才进的宫,可不想就这么被逐出宫,否则会被爹爹骂死的。

    孟晚舟见她支支吾吾的,笑道:“我劝你们都放乖一点,否则……”

    孟晚舟回过头,却发现身后的凤华离早就已经走开了。孟晚舟一愣,连忙去找她,最后在另一堆人群中找到了凤华离的身影。孟晚舟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怎么走了?”

    “还有什么事吗?”凤华离眺了她一眼,刚才看她和那两个女人交谈起来,心想也没自己什么事了,在那傻站着也没什么意思,就先离开了。

    孟晚舟一愣,她刚刚可是将凤华离从两个恶毒的女人手下给拯救出来了,她居然就是这么冷淡的态度?孟晚舟看着凤华离:“我刚刚可是帮了你啊?”

    “是啊。”凤华离想到刚刚,若不是被她拦着,自己一定会让那两个试图对自己下手的人尝尝自己的厉害的,不过现在被孟晚舟拦下了,也省得自己麻烦了。

    见孟晚舟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凤华离突然想起自己还没道谢,于是连忙笑着说:“刚才的事可真是谢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