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南宫府被抄
    媚承语始终笑眯眯的,但那张外表之下却藏着无数刀刃,在不经意间把人置于自己的刀刃之下:“你的娘亲贪污府中财产,和别的男人私通,我要是把这事告诉老爷,不知老爷会做何想呢?”

    她笑得宛若蛇蝎,使凤华离看起来十分不舒服:“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我不是说过了吗,”媚承语走到她身边,“只要你入宫,我就不再追究这事。”

    她的手指从凤华离的衣袖掠过,在她即将踏出门的时候,凤华离像是思虑了很久,最终开口道:“若我进宫,你能保我娘亲在府里安全度过吗?”

    “当然。”说完,媚承语已走出了房间。

    这个房间里又剩下了凤华离一个人,今日的这里却显得格外的冷清。现在所有不利的事,全被三姨娘掌握在手里,更别提她在这府中的威望了,现在的三姨娘想让苏念云明天过得生不如死,简直轻而易举。

    若不进宫,苏念云恐怕连性命都保不住,但若进宫,就得嫁给那个老皇帝,成为他后宫三千佳丽中的丽人。

    即使苏念云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但确是这具身体的亲生母亲。凤华离来到这个世界这么长的时间,早已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她就是凤华离,苏念云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甚至还是这相府中唯一掏心掏肺对自己好的人。

    而媚承语显然是针对自己而来,顺势查到了苏念云的事以威胁自己。所以若不是自己,苏念云根本就不会出事。

    凤华离站到窗前,外面平和无风,树叶挂在枝头一动不动。凤华离缓缓闭上了眼,她想她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苏念云坠入深渊,再也没法爬起来。

    那么现在摆在眼前的唯一一条路,就是入宫了。

    一连七日过去了,凤华离都不曾出过门,每日就是在窗台边坐着,偶尔对着洒进来的日光摆弄着影子舞,再哼着一两首月笛教她的小曲。

    “小姐,您就吃点吧。”月笛端上了一盘多彩的点心盘,这些日子以来小姐都郁郁寡欢的,饭也不吃两口,成日就坐在这儿发呆,叫人看上去格外心疼。

    凤华离摇了摇头,她是着实吃不下东西。刚开始坐在这时还有些无聊,但几天后她就发现时间过得特别快,仿佛转瞬之间一天就过去了一般。

    虽然这样感觉是在浪费时间,但凤华离也提不起什么兴趣对其它任何事了。

    “小姐……”月笛扁着嘴把盘子放下,这些天她换了各种各样的美食来吸引凤华离,可都不起成效。月笛也想用各种办法来帮助凤华离走出现在的状态,可凤华离却只字不言。

    外面传来了一阵风声,风声比较杂,像是一个人从天而降了。凤华离懒洋洋地抬起头,只见穿着一身淡粉色衣裳的容夙止正朝自己微笑。

    他的到来像是一阵暖风,凤华离觉得今日的阳光都更加宜人了,她难得地扬起了嘴角。

    容夙止走了进来:“还记得夏生吗?”

    凤华离点了点头,拿刀抵着自己的喉咙,差点要了自己的命的人,她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忘了呢?

    “皇上彻查了当年的事,果然当年的事有蹊跷,徐泾州一族皆被免官,”容夙止兴致勃勃地谈论着,“可谁能料到,经过这次顺水推舟地一查,我们发现了南宫将军叛变的确凿证据……”

    这么一来,自己倒像是做了好事,凤华离默默地听着,时而会点点头,但却仍不想说话。

    容夙止说了许久,他不喜欢这些贪污受贿,通敌叛国的人,所以当他谈起来时颇有些滔滔不绝了。等他反应过来时,凤华离已经昏昏欲睡了。

    “你怎么了?你看上去不太舒服……”容夙止问。

    凤华离淡淡地笑,摇了摇头,可没有想到她这番想要证明自己无碍的举动,反而看上去十分疲倦而无力。

    容夙止更加确信她是出了什么事:“这个有什么事吧?”

    “我……”凤华离沙哑地开口,她站了起来,却被自己的脚给绊住,一个失衡竟直接摔到了容夙止身上。

    凤华离吓了一跳,连忙想起来,却因为几天没怎么吃东西而完全没有力气,于是她就这么奇怪地躺在容夙止身上,并用手遮住了眼。

    这实在太丢脸了,自己居然躺在容夙止怀中,这看上去就像是投怀送抱。

    容夙止也吓了一跳,但是见她立即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不免笑出了声,他抬着凤华离换了个位置以让她躺得更舒服:“若不想起来,就躺着吧。”

    “我就要进宫了。”凤华离想,她应该找一个人倾诉了,有些事情自己一个人不停憋在心里,真是会闷坏的。

    “进宫?是要参加什么宴席吗?”容夙止问。

    凤华离摇了摇头,笑容中带着一些无奈:“我要作为秀女入宫了。”

    “秀女?”容夙止有些难以想象,虽然这天下多少人想要嫁给皇上,可他一直都觉得凤华离不是一般人,更不会想要做这些事的。

    “虽然我不想进宫,但我必须得这么做……但别问为什么。”凤华离不想和为什么这个问题纠缠上,因为一旦回答,一系列的问题就会没完没了了。

    想要问这些的容夙止也只好止住了这个念头,静静地做个倾听者。

    凤华离闭上眼,说:“其实我很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人都想嫁给那个高居皇位的老男人,和那么多女子分一杯羹。”

    老男人,分羹?容夙止倒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不过那个炎虞除了脾气古怪之外,其实是这儿最年轻的一任皇帝呢。

    但凤华离既然对嫁给皇上有那么多想法,为什么不干脆直接不进宫呢。毕竟像相府这样的家庭,不送自家女儿入宫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但凤华离总是藏了很多秘密在身上,容夙止永远都没法看透她,正如自己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被她的神秘给吸引。

    凤华离躺了好一会,都没有觉得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仿佛就置身于一张床上一样,这种温暖的感觉同时带来一种很好的安全感:“容夙止。”

    “怎么了?”

    凤华离软软的声线说道:“你身上好舒服,如果可以,我想躺一辈子。”

    像是纸醉金迷一般,容夙止面色有些熏红,他不能否认自己对凤华离有种很深的感觉,那种感觉让他想要靠近凤华离,想要和她在一起。

    若你想躺一辈子,那就一辈子罢。容夙止叹了口气,刚想开口说话,凤华离又接着说:“容夙止,你就像一个我从不存在的兄长。”

    容夙止手指僵住,愣愣地看着凤华离。

    凤华离从未有过兄弟姐妹,而到了这以后,相府所谓的姐妹却都是互相算计,互相提防。自从遇见了容夙止,在此番想处之下,凤华离想,这大概就是有一个真心照顾自己的兄长的感觉吧。

    “师傅,”凤华离嘴角染起笑容,“这么说可能有些不太好,但是你就是我理想中的兄长。”

    容夙止笑着说:“无妨,兄长如师,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凤华离点了点头。

    容夙止走后,凤华离闷了好几天的心情也好了些许,也吃了些点心。到夜晚的时候,这个小院子里就又来了一个客人。

    南宫嫣儿急促地跑了进来:“离儿,你能帮我吗?”

    “怎么了?”凤华离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她满身都是泥土和血迹,头发乱成一团糟,就像是刚刚经历了战乱一般。

    南宫嫣儿不断地流着眼泪,一句话也说不清楚。

    凤华离连忙让婢女带她去洗了个澡,顺便平复一下心情。南宫嫣儿换上了干净整洁的衣服,头发也梳理好了,可她目光溃散,满脸都是恐惧的表情。

    “究竟出什么事了?”凤华离轻轻抚摸着她颤抖的肩,示意她不用害怕。

    南宫嫣儿哭着说:“南宫府没有了……再也没有了……”

    “什么?”凤华离皱眉,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但能感到一定是出了什么天大的事了,否则一向开朗乐观的南宫嫣儿不会突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南宫嫣儿惊恐地看着凤华离,握住凤华离的手,颤抖地祈求道:“南宫府被抄了,他们都说我的父亲通敌叛国……南宫府的人全都死了,就剩下我一个人逃了出来……现在只有你能帮助我了……”

    满门被抄,通敌叛国?凤华离大惊,自己身边近来怎么用遇到这种事?凤华离脑海中突然回忆起下午容夙止来时对自己说过的话。

    在给夏生平反之时,无意间发现了南宫将军通敌叛国的证据,故而导致南宫府满门被抄。

    “可你的父亲它……”

    南宫嫣儿大吼道:“我的父亲没有谋反,绝对没有,他不可能谋反的……”

    凤华离有些晃神,她不知道南宫将军是否真的在谋反,但自己若没有给夏生平反,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而这是只要帮了其中一个,就会伤害到另外一个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