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无辜的人
    身后的男子反问:“无辜的人?”

    容夙止也不好直接和他动手,毕竟现在凤华离的生命正受到威胁,他只好用言语来和那歹人交涉:“你可知你刀下之人是谁?”

    那男人的身子抖了抖,轻声说:“相府大小姐,凤华离。”

    他认识自己?凤华离一惊,她还以为这人是路过随便掳了自己,原来竟是有目的性的。她看向容夙止,他同样有些讶异。

    “你说你刺杀的人都是为了报仇,那你为什么要对她下手?”容夙止看着他,只要他一做出什么破绽的动作,自己就会扑上去将凤华离救回来。

    那男子轻轻挑眉:“大小姐,你可知我是何人?”

    “自是不知的。”凤华离声音不大,但语气却丝毫不弱。

    “大小姐自是不知的,毕竟我只是相府的一个奴才而已,只是一个下人,是一个任大小姐处置的下人罢了。”男人语气充斥着嘲讽,看样子他对这个世道亦有着诸多不满,故才作出此等铤而走险之事。

    凤华离听在耳中,她一向对待下人不坏,这人总不会无缘无故地找自己寻仇吧。

    男人手中的匕首在凤华离脖子上轻轻地划动,凤华离感到一阵尖锐的疼痛,紧接着一道鲜血就顺之而流落下来:“大小姐可能不记得了,我就是那个主管你们那几个院子清扫的奴才。”

    凤华离这才回想起来,当日从宫中回来,这院子都没人清扫,便责罚了那个主管。但凤华离自认为没什么不对,他既是拿了府里的俸禄,就该尽责才是:“你这话可真是说的好笑,莫非就因为我责罚了你,你今日就要来寻仇了?”

    “大小姐以为我是那种拙劣之人吗?”男子轻笑,这些人还真是高高在上,从不把他们这些人放在眼里,他话语十分冷冽,“大小姐害死了我的亲妹妹,我要了你的命也不过分!”

    什么?凤华离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或者是他找错了人,自己好像真没害死过什么人:“你说的什么亲妹妹,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男子瞪着凤华离,到这种时候了,她还死不承认,企图将自己妹妹的死置身事外吗:“夏花从你那回来,手中捧着金子对我说她有钱了,还说你是个好人。没想到第二天我回来的时候,她躺在房里,早已没了气。”

    “如果不是你把我妹妹害死了,哪还会有其他人,夏花她被贬入洗衣房,从不与其他人说话的!”男子说起他的妹妹,不由自主地开始有些控制不住情绪,身子微微颤抖,声音有些难以掩饰的哽咽。

    关于此事,凤华离自然是不知情的,那夏花之死肯定是和自己毫无干系,至于为什么突然死在房中,凤华离想她知道这其中的缘故:“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一愣,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么一个问题:“夏生。”

    凤华离浅笑,面对那冰冷的刀刃也毫无畏惧感:“夏生,我没猜错的话,你是个爱恨分明的男子,你去刺杀皇上,恐怕也有苦衷的吧。”

    “是与不是,与你何干?”夏生心中确实有他自己的原因,可这个原因他可不会随便对别人说。

    “是与我无关,”凤华离并不在乎他会不会回答刚刚的问题,接下来的话才是她真正想说的,“但你妹妹知道你现在用刀指在一个无辜的人的脖子上,她会怎么想?”

    夏生刚想说话,凤华离立即抢过了话头:“我从未害过夏花,若我真要害她,为什么要给她金条?就仅凭夏花她说过我的好话,你就认定是我害的她?”

    这一连串问题抛到夏生身上,他颇有些哑口无言,这么一想,好像真有些过于急切,没有深思熟虑。

    凤华离冷冷地说:“害死她的人不是三姨娘就是五姨娘,但绝不是我。你不出找真正的凶手,反而在这挟持待她好的大小姐,你敢说问心无愧?”

    夏生眼神有些动摇,凤华离见起了作用,趁热打铁地说:“怕是夏花在天有灵,也不愿见到她的哥哥如此糊涂吧?”

    “我……”夏生已近崩溃的边缘,脑海中不断闪过夏花平日里的笑容,他眼中含着泪,手上的力气开始逐渐地消失。

    匕首在肌肤上缓缓地跳动,握着刀柄的手已失去重心。凤华离瞟了一眼那苍白的手指,此时正是最适当的时机,她飞快地抬起手,一把打在夏生的手腕之上。

    匕首掉落在了地上,夏生一下子回过神来,连忙就要再把凤华离给抓住。可容夙止反应更快一步,一瞬间就闪到了凤华离面前,抱着她飞出了好几步远。

    容夙止一手将凤华离护在怀里,一手拔出长剑指着夏生:“你不是我的对手,我劝你束手就擒,不要再多做纠缠。反正你的下场早晚都是死。”

    凤华离被突然护在怀里,虽然有些错愕,但还是很快就放松了下来。不得不说,容夙止身上有股淡淡的清香,而且这个怀抱还挺温暖的。

    刚刚经历了这么多事,凤华离却需要休息休息,于是就趴在容夙止怀里,静静听着他们的交谈。

    容夙止感受到怀里的温暖,脸上掠过一丝笑容。

    夏生冷冷地看着他:“就算是死,我也要拉那个狗皇帝给我垫背。他一道圣旨就让我们全家一夜覆灭,凭什么?”

    “那是你的父亲通敌叛国,本就是株连九族的大罪。”容夙止说。

    听到这里,凤华离突然起了些兴趣,于是她从容夙止的臂弯中出来,深深地凝视着夏生,问道:“你的父亲通敌叛国?”

    夏生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他没有,他是被诬陷的!”

    不知为何,凤华离竟不由自主地相信了他的话。她转过身看向容夙止,他的表情同样颇为凝重,若夏生所说的是真的,那这件事可就没那么简单了,毕竟涉及了那么多人命呢。

    容夙止问:“你有证据吗?”

    夏生一愣,有些不明白他现在是在做些什么:“你这是……”

    凤华离笑了笑:“自然是为你平反。”

    平反?这件事他想了这么多年,每天夜里梦中都是家人惨死的画面。夏生决定相信了这两个人,毕竟他们此时可以选择杀了自己,却要帮助自己。

    据夏生所说,夏家本在朝堂之上忠良的做官,却不想得罪了一个叫徐泾州的官员,徐泾州想要通过夏家的关系塞进一些官员。

    可夏家清廉得很,向来不做这种事,还准备向皇上揭发徐泾州的所作所为,结果因此惹恼徐泾州,这才照涞如此横祸。

    听完,容夙止也意识到了严重性,那个徐泾州自己曾经见过,一眼看上去就是十分老奸巨猾的模样,夏生的话也有几分可信性。

    见容夙止像是已经有了想法,凤华离问:“你想怎么做?”

    容夙止撇了撇嘴,说:“去找皇上。”

    虽然皇上他冷漠寡言,但容夙止相信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皇上还是明理的。凤华离也想跟去,但介于她是女子,容夙止不想让她卷入这其中,便没让她去。

    凤华离回到了相府,首个要找的就是媚承语了。

    媚承语在屋中就等着她呢,见她回来释放出了最讽刺的笑容,声音尖锐而刺耳:“大小姐这是去哪了,怎么一脸衰气呢?”

    我去哪了,你最清楚不过了吧,现在这是专程在这等着看自己笑话呢。凤华离看着她,讥讽道:“三姨娘真是有闲工夫,成天里尽做些下三滥的事。”

    媚承语倒是很有定力,面对她的讥讽一点都不生气,她眯着眼睛,惊讶地说:“若说下三滥,我可真没想到,比起你娘亲来,我还真不算什么。”

    “我劝你说话最好注意点。”凤华离咬牙切齿地说。

    媚承语仰头笑了起来:“真是想不到,人不可貌相,你娘亲看上去纯纯的,没想到背地里是一个*,无耻的贱人。”

    她在那两个词上加重的语气,凤华离实在忍不下去,抬手就要往那张大嘴上打下去,谁知媚承语反应灵敏,一把挡住了凤华离:“离儿,你这是要打你的三姨娘吗,这可是大逆不道呢?”

    凤华离用力往下压,却发现媚承语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不仅自己无法用力,甚至手都无法抽出,完全被她给控制的紧紧的。

    媚承语嘴角上扬,挑衅地盯着凤华离惊措的眼睛:“怎么了,离儿?”

    “你有武功?”凤华离惊讶的问道,媚承语的手法,力量,都绝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她习过武。

    可媚承语一个三姨娘,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武功好像都没有退步的迹象,她呆在府里,什么地方能用到武功呢?

    媚承语叹了口气:“怎么,就允许你练武,不允许我有武功了?”

    说完,她放开了凤华离的手,被媚承语抓着的地方落下了一道道深红的印记。凤华离揉着那手腕,这三姨娘下起手来可真是毫不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