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晚了一步
    凤华离告别了苏念云,决定先去赌馆打听肖亦的下落。

    月笛一个女孩子,去那种地方不合适,而且万一被人欺负了,凤华离还得想法子护着她,于是就没有带上月笛,凤华离独自一人去了白云馆。

    到了白云馆,这个馆子装修得很简陋,看样子就不是什么好地方。里面都是男子,而且一股冲人的酒味和汗味。凤华离捏着鼻子往里走,她真不敢相信这些男人怎么在这种地方待下去的。

    大抵是人多眼杂,凤华离猛地撞上一具**,她抬头,只见撞上的这男子长得又胖又难看,满身的汗液都把衣服浸湿了,身上的臭味十分刺鼻。

    凤华离觉得一阵反胃,连忙拍了拍头发,不想沾上他的味道。

    “哟,这么白白嫩嫩的小妞,怎么跑到赌坊里来了?”胖男人见她长得这么漂亮,一下子就起了色心,想把这个姑娘给糟蹋了。

    凤华离鄙夷地看了她一眼,反问:“怎么,赌坊里有哪条规矩规定女人进不得?”

    胖男人邪恶地笑了起来,伸手想勾住她的脸蛋说:“你这小妞倒是口齿伶俐,不如跟了我,回家夜夜滋润?”

    凤华离感到作呕,一个转身避过了胖男人的咸猪手。他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样,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但这胖男人在这好像还挺有威望,周遭的人一下围了过来,开始起哄。

    那胖男人像是借此撞了胆,竟上前就想对凤华离强行动起手来。凤华离抬起手,一把劈在胖男人企图不轨的手臂上,只听咔擦一声,他左手手腕就已断裂。

    胖男人痛到面部扭曲,他大吼一声:“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

    凤华离轻笑,她可就站在这等着呢。

    那胖男人完完全全就是仗着一身肥肉,一点招数也没有,力气更是一个纸老虎。凤华离抬起脚,用力地踹在了他的肚子上,不等他反应过来,凤华离就已抬起脚从上而下地踢在了那男人的肩膀上。

    这一脚不过用了三成的力气,那胖男人就发出一声哀嚎,整个人都跪在了地上,他捂着胸部,口中吐出了一摊鲜血。

    他肩骨已粉碎,脊椎更是断了半截,这男人怕是活不下来了,就算是救下来了,下半身都下不了床了。但凤华离却一点也不觉得内疚,这就是这些人不自量力的后果。

    胖男人趴在地上,但仍不忘屈辱,他低吼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把这臭娘们给我抓住?!”

    那些男人看见刚才凤华离不出三招就把这胖男人给打趴下了,心下虽有顾忌,但又想最多也不过是一名女子,于是纷纷朝凤华离围了过来。

    有时候人,还是不要太过自信才是。凤华离冷笑一声,抬脚踩在了胖男人的手指上,冷冽地说:“你们若想变得和他一样的下场,尽管来试试”

    “啊——”不知是谁起了头,他们竟真的围攻过来。

    刚好自己这么多天没动过武了,今天正是个值得锻炼锻炼的日子,凤华离抬手伸了个懒腰,柔声问:“一群男人围攻我一个弱女子,你们还算是男人吗?”

    他们靠的愈发的近,凤华离已准备好一个扫身侧踢把这些不懂武术,只有蛮力的男人打趴下。谁知就在此时,不知从那飘进了一道翩翩倩影,只听得嗖嗖的凤声,这群男人竟在一瞬间倒在了地上。

    什么情况,白日见鬼了?

    那道影子停在了自己面前,凤华离吓地倒退了一步。

    “是我。”容夙止看她被吓的样子,笑着说。

    “师傅?”凤华离惊道,她没想到在这种地方都能够碰到容夙止,这感觉实在是太神奇了,“你怎么在这?”

    容夙止有些担心地看着她,一个女孩子在外的,也没有个人守在旁边,实在是不安全,她说:“正在这附近追刺客,追到这就没影了,刚好看见这里面乱糟糟的,便想着进来看看,没想到你在这。”

    “刺客?”这宫外又有什么刺客要劳烦堂堂隐国长公子,想必是一个大人物吧。

    容夙止点了点头,这次的刺客武功高强,杀了不少无辜的人,实在是罪大恶极,所以自己也要亲自来捉拿那刺客:“这个刺客很厉害,他想要刺杀皇上,不过被发现了,这才一路逃出了宫。”

    既然他还有正事要忙,凤华离也不好耽误他:“那你便快继续去追那刺客吧,我这还有点事要办呢。”

    至于自己府里的这些事事,凤华离还不想把这件事告诉别人,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嘛。

    容夙止一怔,心想她在这赌坊里能有什么事,况且刚刚都发生了那么危险的事,怎么也该送她回家才行:“可你一个女子,未免有些……”

    凤华离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他这是把自己当成了普通女子了呢:“放心吧,你觉得你的徒儿会那么弱吗?”

    见她这么坚持,容夙止便同意了她的话,先行离去了。

    没过多久,胡老板就闻讯而来了,他一见这满地的狼藉,差点就要哭着满地打滚了,他见到凤华离,问道:“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等了这么久,老板总算出现了。凤华离微笑着说:“这是我做的。”

    胡老板头一次见到做了坏事后在原地淡定自如,还笑着承认的人,这么多桌子的损坏,可心疼死了。胡老板结结巴巴地指着凤华离说:“你……你快和我去报官!”

    凤华离轻轻地推开他,顺势掏出了几根金条放在他手心里:“胡老板,急什么?”

    感受到手里的份量,胡老板将那些金条一一放在口中咬了咬,确认是真金后顿时亮了眼睛,看来今天这姑娘是个贵人呢,他的态度连忙转了一百八十度:“姑娘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就是了。”

    “胡老板,你认识常来你赌馆的肖亦吗?”凤华离浅笑,问道。

    “肖亦?”胡老板想了想,摇了摇头,这赌馆里每日都有那么多人,总不可能都被记住吧。

    凤华离接着问:“你再仔细想想,就是和相府苏姨娘有关的那位。”

    胡老板一愣,说到那位姨娘,他就有了印象,可是当初那姨娘可是让自己不能声张的,于是他有些犹豫,没有说出口。

    “胡老板多虑了,我就是那位的女儿相府大小姐,胡老板直接说就是了。”凤华离又掏出了两根金条,在胡老板的眼前晃来晃去。

    也不知是受了黄金的诱惑,还是听到了她是苏念云的女儿,那胡老板才终于开口:“那个肖亦常在八街的巷口裹着张被子睡觉。”

    得到了肖亦的下落,凤华离连忙启程去找那肖亦。

    胡老板在手中摩挲着那些金条,心中纳闷的很。也不知今儿是什么日子,先是相府的三姨娘来问那个叫肖亦的下落,紧接着又是相府大小姐。

    反正这些与他也没关系,他只要有这些金条做伴就好了。

    凤华离找到了那个街道,也确实看到了一床脏兮兮的被子在地上,还有一些苍蝇在上空旋转,凤华离揉了揉鼻子,在这周遭环顾了一遍,也没看到一个符合的男人的影子。

    但那喜宜饭馆却就在这旁边,凤华离决定去问问这家的老板娘。老板娘听到她的来意,颇有些惊讶地意味:“你也来找那个流浪汉?”

    “也?”凤华离颦眉,难道除了自己,还有别人来找过肖亦?

    老板娘一边擦桌子一边感叹道:“是啊,今天已经有位贵人把他给接走了呢,也不知那男的是走了什么运。”

    凤华离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连忙问她:“贵人,什么贵人?”

    “听说,是相府的三姨娘呢。”老板娘瞥了她一眼,说。

    三姨娘?凤华离觉得头疼,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媚承语居然会查到肖亦这一篓子事,而且还比自己先一步找到他。这下肖亦一定已经在媚承语的控制之中了,凤华离原本的计划也全都没有用了。

    计划失策,凤华离情绪有些低落,她晃晃悠悠地走在回府的路上,微眯着眼,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可是下一秒,凤华离的精神霎时提了上来了。

    因为一把匕首正抵在凤华离的脖子上,刀刃抵得很紧,她只要一动就会割破自己的动脉而当场身亡。那男子的另一只手紧紧控制着凤华离的肩膀,凤华离能感受到那如同千斤般的压力,这男子的力气可谓是非比寻常。

    意识到自己绝不是对方的对手,凤华离尽量心平气和地问:“你是谁?”

    那男子没有说话,但是手中的力气明显加重了些。凤华离抬眼,只见容夙止从对面走了过来。

    “放下她!”容夙止怒吼道,他一路追着刺客到这,却不想他竟然挟持了凤华离,如此下作的手段都做的出来,实在是太卑劣了。

    男子冷笑一声,问:“凭什么?”

    容夙止紧紧地盯着他,说道:“你杀了那么多人,难道你还想对一个无辜的人下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