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陈知书倒戈
    凤华离这番不过是以示惩戒,杀鸡儆猴,让他们这些下人知道,自己可不是软柿子,可以随便欺负的。也让他们之中有反心的收起反心,没反心的谨记于心。

    “离儿——”外院进来一人,来的人是贾绡玉。贾绡玉用手遮着眼不去看那被打的奴才,走到凤华离身旁,“这是怎么了。”

    “进来说吧。”凤华离让月笛把众人遣散,带着贾绡玉进了屋内。

    凤华离想到刚才见过三姨娘,叹了口气说:“我见过三姨娘了,回来后见这屋子这几日都没人清理,想来是那三姨娘要给我一个下马威了。”

    贾绡玉一听,也愁得很,她近日也为那突然回府的三姨娘给愁坏了:“三姨娘那个狐媚子一回来,老爷就日日去她那,若不是去她那,就是身子不舒服或有公事要忙,再也不来我们这些人的房里了。”

    听完贾绡玉的话,凤华离也意识到这之中的严重性。凤求复不去其他人的屋里歇息,肯定和三姨娘拖不了干系。但凤求复若不和她们一起歇息,她们怎么才能怀上孩子呢。

    凤华离问:“你的肚子有动静吗?”

    贾绡玉摇了摇头,老爷和她夜间一起睡的次数屈指可数,这肚子自然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倒是那陈知书,在三姨娘回来前,老爷夜里常去她那。

    “陈知书她有了。”贾绡玉犹豫了一会,说。

    “有了?”凤华离有些欣喜,若她诞下一子,在这府中的地位想来也会提升很多。

    但贾绡玉却面无欣喜之意,反而有些复杂,凤华离意识到事情不会那么简单,问道:“出什么事了?”

    贾绡玉终于说:“自从三姨娘回来后,陈知书就常和三姨娘在一起,我去找她她也借故睡着了不见我。”

    凤华离一惊,陈知书这是投靠三姨娘了。她千算万算也没想到,陈知书会在这个时候倒戈。

    如今和凤华离一个阵营的就只剩下贾绡玉和苏念云,苏念云年纪已大,但仍有一些威望,危机时刻可以求求情什么的。

    “如今该怎么办才好。”贾绡玉对于现状担心得很。

    凤华离也清楚当下的局势,贾绡玉她没什么心机,若是三姨娘想对她下手,应该很轻松就能得手了,如今当务之急是让贾绡玉先怀上孩子:“你先回去,我来想法子。”

    贾绡玉走后,凤华离一人坐着也想不出什么法子,便决定去找陈知书谈谈。找到陈知书的屋子,那婢女恭恭敬敬地说陈知书正在歇息不便见客。

    这是连自己都不愿见呢,你不想见我,我还非要见见你不成。凤华离瞥了那婢女一眼,身边的月笛就立刻凌厉地说:“大胆婢女,也不看看这是谁,你也敢拦?”

    “这……”婢女为难地说。

    月笛一把挡住那婢女,凤华离就直接推门而入,屋子里门窗紧闭,没什么光,那陈知书正躺在床上,见凤华离进来才坐了起来:“你好大的面子,姨娘在歇息你都直接闯进来。”

    还真在歇息?屋子里有些黑,凤华离看不清她的表情,有些狐疑地说:“这大白天的,姨娘还在歇息呢?”

    陈知书淡淡地问:“怎么?”

    凤华离也不与她绕弯子了,直入主题说:“听说我不在这几天,您与三姨娘走的很近?”

    陈知书嗤笑,果然她一回来,就为这事来找自己。三姨娘刚回府,就拿自己开涮,威胁自己若不与她为伍,就要让自己以后在这府中生存不下去。

    那个时候凤华离又在哪呢,早已不在府中了。陈知书找不到投靠的人,只好投靠了媚承语。不过事实证明三姨娘还是有点本事的,老爷每天不是去她那就是来自己这,不几天自己就被府医诊出有了身孕。

    陈知书也明白了,投靠谁才能够真正帮助到自己,所以她一点也不后悔:“是啊,三姨娘人很好,我们想处的很愉快。”

    听她这么说,凤华离也明白她这是下定决心要与三姨娘为伍了:“你可知三姨娘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个用尽手段,心机狠毒的女人,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但这些在陈知书看来根本不重要,想要上位,总要牺牲一些代价:“她是个很好的人。”

    凤华离转移话题说:“听说你有了身孕。”

    陈知书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轻轻抚摸着腹部:“是啊,前些天孕吐特别严重,府医说这还没有一个月就这么能折腾,定是个大胖小子呢。”

    看她这么疼爱这个孩子,凤华离想这或许可以作为一个突破口:“你也知道三姨娘是个不折手段的人,更是曾害的别的姨娘小产,这也是为何这府中唯有她一人膝下有子。”

    果然,陈知书的动作僵住了。

    见起了些效果,凤华离接着说:“虽然我有些手腕,可至少不会觊觎你腹中的孩子。但三姨娘就不一样了,你腹中的孩子显然是个男孩,若是生下对她可是最大的威胁。”

    凤华离笑了笑:“你觉得,三姨娘那么诡计多端的人,会让你平安生下这个威胁吗?”

    哪知陈知书非但没有被说动,反而勃然大怒:“你居然咒我的孩子,你个贱人,给我滚出去!”

    凤华离被她吓了一跳,见她这么固执,也没有办法再沟通下去了,只好走了出去。走到门口还能听到里面传来陈知书的嘶吼声:“你积点口德吧!”

    凤华离耸了耸肩,这陈知书有些太偏执了,几乎快到疯狂的地步了,凤华离真担心这么下去她会得了失心疯。

    陈知书嘶吼完,仿佛用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瘫软在了床上,大口大口地吸着气。

    床帘之后走出一名女子,女子走至陈知书面前,替她揉了揉胸脯,柔声说道:“你看,我就说了,她会用你的孩子来诬陷我。”

    陈知书看向媚承语,微微点了点头。方才媚承语正和自己谈话,那凤华离就突然闯了进来,于是媚承语就躲在了床帘之后,好在这屋子没那么亮堂。

    不过还真叫媚承语给说中了,凤华离来找自己说的话,和她之前所说一模一样,陈知书更加信任了媚承语几分。

    “我和你所说的事,你可得好好考虑。”媚承语笑起来极为妩媚,声音软得像是能勾人魂魄一般。

    陈知书结结巴巴地说:“好。”

    媚承语走后,陈知书的奴婢进来伺候她:“姨娘,要喝水吗?”

    陈知书点头,奴婢就端了一杯水给她。陈知书接过杯子,抵在嘴唇之上,却没有一滴水流进去。陈知书冷冷地看了那奴婢一眼,把水杯一把摔到了她的脑袋上。

    那奴婢不知做错了什么,吃痛地跪了下来。

    “没用的东西,拦个人都拦不住!”陈知书厉道。

    “姨娘饶命,姨娘饶命……”

    陈知书狠狠地看着这个奴婢,越看越生气,别人的奴婢都机灵得很,偏生她的这个奴婢什么用也没有,陈知书问:“还不掌嘴?”

    那奴婢连忙开始自己掌起嘴来,每一下都下了力气,声音亮的很,脸颊不一会就被打得红肿,可陈知书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直到她一边脸都紫了,陈知书看腻了才叫了停。陈知书仔细地打量了一眼这个奴婢,才发现她长的竟还不错,算是个美人胚子。

    陈知书问:“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

    那奴婢有些不识趣,竟真的说了起来:“奴婢父母自幼就给奴婢敷木瓜膏,脸上的肌肤也光滑弹嫩,细腻无痕。”

    本就心情不好的陈知书冷笑道:“你这是在嘲笑我肌肤粗糙,生得不如你好看?”

    奴婢说:“奴婢绝无此心,姨娘您才是最好看的!”

    可陈知书完全听不下去,她一心认为这奴婢就是在嘲笑自己,于是唤来了其它下人:“把这个东西打落到洗衣房去!”

    “不要啊姨娘!”那个奴婢大声哭喊道,洗衣房是最下等奴婢去的地方,做的也是最苦最累的活,她不想去那个如同地狱般的地方。

    陈知书捂住了双耳,不想再看到她。

    ……

    凤华离在陈知书那一无所获,于是决定去找苏念云。

    “娘亲。”凤华离见到苏念云,笑着喊道。

    苏念云也是高兴得很,抱住了凤华离:“好些天没见着你了,过得可还好?”

    凤华离点了点头,在这府中最温暖的拥抱,永远都是属于苏念云的:“自然好的很,你女儿这么聪明,怎么可能出什么事呢?”

    “调皮。”苏念云勾了勾她的鼻子,调侃道。

    二人坐了下来,苏念云见她欲言又止的模样,便长叹了一声:“娘就知道你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凤华离一口吞下嘴中的点心,见被苏念云给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娘亲也知道,三姨娘她回来了。”

    苏念云点了点头,那三姨娘也是个麻烦,当年自己就差点被那个三姨娘给算计了。

    凤华离犹豫了好一会,觉得自己的话恐有些不合时宜,但还是说了出来:“离儿想让六姨娘她能够怀上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