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讨厌的女人
    凤华离一看画月琼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又有什么鬼点子了。果不其然,画月琼取出了那出宫令牌在她面前晃了晃,笑着问:“这宫中这几日都戒备森严,为了防止有刺客出逃才走了出宫禁令,你可是有什么急事要出宫?”

    “走什么话就直说吧。”凤华离见她一脸欣喜,直接问道。

    她倒是个直接的人,如此一来,画月琼也不与她多饶弯子了:“你若同意收我为徒,我就将这令牌给你。”

    容夙止看了画月琼一眼,心想她真是调皮,可凤华离还急着出宫呢,便轻声斥道:“琼儿,你别闹了。”

    画月琼被他斥责,便委屈巴巴地凑了过去,软着声线说:“止哥哥……”

    凤华离倒急着回府,可听说这禁令再有足足一个月之余,到时候指不定府里发生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无法掌控。

    既然长公主有这个出宫令牌,答应她收她为徒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凤华离不想白白欠人人情,于是凤华离打消了容夙止还要劝画月琼的念头,说:“长公主,你为何那么想拜我为师。”

    “我不是说了吗,你的舞技和武功都在我之上,我当然要拜你为师,”画月琼说着说着,偷偷瞄了容夙止一眼,然后声音一下子就小了下来,红着脸说,“况且你成了我师傅,容夙止就是我师祖了呢。”

    原来她这是想借着自己和容夙止搭上关系呢,凤华离憋着笑,既然长公主一心在容夙止身上,自己却也愿意成全一把,于是说:“那我便收你为徒吧。”

    画月琼欢喜地不行:“当真?”

    凤华离点了点头,但自己收她徒可不只是玩玩而已,既然收了她,日后定然要教些东西的。也希望画月琼是个该认真的时候能够认真下来的人,自己也好教,不然凤华离自己都过意不去这师傅的头衔。

    只是凤华离有件最忌讳的事:“长公主,我收你为徒,希望你能够答应我一件事。”

    “师傅请说吧。”画月琼笑意不绝,一副没不管她提什么要求都会毫不犹豫答应的样子。

    凤华离笑意敛下:“还望公主日后不要背叛我,否则师徒情义再无。”

    凤华离虽厌恶那些与自己作对的人,但更加恨极背叛自己的人,若是它日画月琼对自己不利,自己定不手软。

    画月琼笑着说:“绝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凤华离借到了出宫令牌,就和月笛一起出宫回府了。自己回府的消息想必已经传进了府里,这才刚进府就碰上了一个奴婢。

    奴婢迎着她们:“大小姐回来了,三姨娘在彩霞阁候您多时了。”

    凤华离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又看向月笛,月笛这才想起来,解释道:“三姨娘差我来*时说有事要和小姐说呢。”

    有事?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吧。凤华离将信将疑地跟些那奴婢往前走,这一路长的很,路上都是各种花花草草。一路到了相府的最南面,这坐落了一个巨大的楼阁,上头的牌匾就写着彩霞阁。

    这住处的繁华程度,真是比凤求复的房间要好上百倍不止了。这凤求复究竟是有多么看重这三姨娘,才能给她这么好的待遇。

    看样子那三姨娘真不是个好对付的,凤华离警惕地进了彩霞阁,那三姨娘正坐着品茶,见她来了,连忙走了过来握着凤华离的手:“离儿,你可算回来了,这些天在皇宫里还过的好吗?”

    媚承语的笑容配上她那媚而不俗的脸,也实实在在是个美女。凤华离暂时不知她所图,便笑着说:“托父亲的福,离儿一切都好。”

    “想当年你还是那么小的一个小孩子,转眼之间,竟已成了个亭亭玉立的女子了,”媚承语带着她坐了下来,感叹道,“还记得当年你不听话,所以姨娘待你有些刻薄,你没放在心里吧。”

    凤华离回想小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听话的地方,只是三姨娘过于刻薄,看不得自己好而已。但凤华离还是故作不记得地想了会儿说:“姨娘说的话都是陈年往事了小时候的事离儿早就不记得了。”

    媚承语看了一眼她的曼妙身姿:“听说你不仅舞技上大有成就,就连医术也略知一二?”

    凤华离笑着摇了摇头,谦虚地说:“不敢当。”

    “别谦虚了,”媚承语翘起唇角,上下打量着她,“不如今日就给姨娘跳一曲舞吧。”

    “还是不了吧。”凤华离回绝道,她倒没想到这个三姨娘的事这么多。

    媚承语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你这是拂姨娘的面子,看不起姨娘吗?”

    凤华离一愣:“姨娘误会了,离儿不敢。”

    敢情这三姨娘叫自己来,就是为了看自己跳舞的。凤华离无奈之下才短短地跳了一曲,匆匆收了尾。

    媚承语把她的舞姿全都看在眼里,心里也忍不住惊叹,这凤华离的舞技竟如此精进,性子也沉稳了许多,看来真的和当年那个小女孩不一样了。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媚承语这番也是想多多了解这凤华离。

    凤华离跳完了舞,想着该离开了,谁知那三姨娘又开口说:“离儿真真是个大美女了,看来等一个月后进宫,肯定很快就能被皇上看中,成为妃子了。”

    “什么?”凤华离大惊失色,什么进宫,什么妃子,自己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媚承语看她一副惊讶的样子,哎呀一声:“瞧我这记性,姨娘前几日才和老爷商定要把你送进宫里做秀女,都忘了和你说了呢。”

    凤华离梳理了一番脉络,目光如炬地看向她。凤华离推想她这次来找自己,实际上就是为了这事的吧。自己一旦离开这府中了,就在没人能和媚承语抗衡了。

    “姨娘,离儿早已说过,不会进宫的。”凤华离话中带刺地说。

    媚承语一怔,之前凤求复和她说凤华离不想进宫时,她还不信,这世上多少女子想要进宫,一跃枝头做凤凰,凤华离居然会不想。

    如今一见,才证实了凤求复的话。媚承语轻笑,这也正和了自己的意,她就是见不得凤华离能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离儿,你还是太年轻了,进宫里去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事啊。”

    凤华离凝视着她:“不论别人怎么想,我是绝不会入宫嫁给皇上的。”

    媚承语挑了挑眉,喝了口茶说:“你这可是抗旨,到时候牵连整个相府,就连你母亲也不免于难,你也无所谓吗?”

    “我心意已决。”凤华离冷冷地说,若真有那么一天,大不了就带着娘亲离开这个地方,然后再慢慢悠悠地过完一辈子。

    媚承语叹息地说:“有些事,可由不得你做主。”

    这个三姨娘未免太讨人厌,看来这前身的记忆真是一点都没错。什么抗旨多半也是吓自己的吧,宫中选秀女,向来都是各家自愿,有哪家没有参与,也没听说过有什么事的。

    凤华离瞪着她:“三姨娘……”

    话还没说完,就被媚承语茶杯撞在桌子上的声音给打断。媚承语打了个哈欠,看也没有看凤华离一眼:“这天气实在容易犯困,采春,扶我歇息去吧。”

    采春连忙上前扶住了她,二人很快就消失在了凤华离眼前。

    这是在给自己下逐客令呢,甚至连话都没有说,更是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表现。凤华离咬了咬牙,等有朝一日抓到这女人的把柄,一定要让她好看。

    凤华离和月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才几日没有人住,院子里就堆满了落叶。往日就算自己不在,这里这都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的。

    看来是三姨娘回来了,这些三人又开始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凤华离可受不下这屈辱,唤来了那负责这几个院子打扫的奴才,指着这满地落叶:“这怎么回事?”

    那奴才见情况,立刻跪了下来:“小的该死,这几日没有注意到大小姐的院子里有这么多落叶。”

    没有注意到,这里这么多落叶,是个人的眼睛都不会错过,分明就是受了那三姨娘的指示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凤华离冷笑一声,说:“你可是负责我这边的奴才,为什么要收三姨娘的好处。”

    “奴才不敢!”那人连忙尖声说。

    “不敢?”这些胳膊肘往外拐的奴才,真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凤华离说,“做都已经做了,还不敢?”

    凤华离让月笛把这一个院子里的下人都差了过来,然后当着众人的面说:“这个该死的奴才,我这院中这么多垃圾,他却非狡辩说没看见,你们说该不该罚?”

    那些人从未见过凤华离如此凶神恶煞的模样,一时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连忙纷纷说是。

    “来人啊,把这个奴才拖下去,打二十大板!”凤华离一声令下,那奴才就被又哭又喊地给拖走了,那被打的尖叫声在这些跪着的下人中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