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出宫令牌
    秀妃本名叫徐秀,她不像这宫里的其它人,或是做交易的筹码被送进宫,或是被迫入宫。徐秀曾见过炎虞一面,从第一面起,她就彻底沦陷,爱上了这个身为高座的男人。

    家里人都劝她,伴君如伴虎,除了宫里的人,外面有那么多良家夫婿可以挑选,为什么非要嫁给皇上,做他众多嫔妃中的一个呢。

    但徐秀不信,她觉得爱一个人就要嫁给他。所以她不顾千难万阻入了宫,直到入了宫她才发现,那个高位上的男人有多么冷酷无情。

    所以徐秀最想要的,从来都不是一个名分,是炎虞能够多陪她一会,能够把爱多分给她一点。

    “我爱他。”徐秀轻声念道。

    凤华离无声,她从未想过,原来这众多嫔妃之中,还有一个是真心爱皇上的。

    ……

    次水宫。

    婢女慌慌忙忙地闯了进来:“娘娘,娘娘。”

    凉妃厌恶地看了那扰了自己清净的婢女一眼:“何事?”

    婢女吞吞吐吐地说:“皇上从秀妃宫里出去了。”

    皇上从秀妃宫里出去不正常吗,毕竟那秀妃也是个病怏怏,三天两头的生病,怕是皇上再有耐心也不会喜欢的吧。凉妃瞪了一眼那婢女:“就这么点事?”

    婢女摇了摇头,接着说:“皇上身边的李太监传来消息,说皇上要封秀妃为贵妃,封号湘,明天就下旨!”

    “什么?”凉妃手中的茶杯滚落道地上,陶瓷碎了一地,茶水溅的到处都是。

    凉妃紧握拳头,皇上居然要封那个贱人做贵妃,她凭什么,自己向皇上哀求了那么久,也没得到贵妃的名分,那个贱人这么轻易地就被封了?

    正说着,外面有下人通传,皇上来这了。凉妃连忙整理了整理杂乱的屋子,反复照镜子确认没什么问题后才调整好去迎接炎虞。

    “皇上——”凉妃声音霎时就变作嗲嗲的,一见着炎虞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撒娇,恨不得长在炎虞身上了。

    但这回对炎虞可不会有任何效果了,他才刚发现凉妃利用自己害秀妃一事。如今又对上这装纯的脸蛋,炎虞冷冷地看着她,抬起手扇了她一巴掌。

    凉妃被毫无防备地扇了一巴掌,几乎要被打得晕了过去:“皇上,你这是……”

    “是不是朕平日太放纵你了?”炎虞低声咆哮道,“你竟敢利用朕去害秀妃!”

    “皇上,您在说什么呢……”凉妃惊恐地看着他,他这是知道那事了吗,不可能的,自己明明做的那么周全,不可能有人能发现的?

    炎虞冷笑,从怀中把那个香包取出,一把甩到凉妃身上,厉声呵斥道:“你好大的胆子!”

    凉妃一看那香包,以及炎虞那怒不可遏的神情,便知一切都暴露了,她瘫在地上,一个字也不敢说。凉妃害怕他真的会拿自己怎么样,她还想在这宫中好好活下去呢。

    等了好一会儿,周遭都没有动静,凉妃才敢拿来挡着眼睛的手臂。炎虞早已消失不见,周围只有几个奴婢在站着。

    凉妃总觉得那几个奴婢看向自己的眼光有些嘲讽的意味,便一下子把刚刚受到的气全部都撒到了她们的身上:“看什么看,你们这群贱婢!”

    “奴婢不敢。”奴婢们连忙跪了下来,说。

    “不敢?”凉妃笑得有些扭曲,“你们分明就在嘲笑我,还不敢?”

    凉妃指着她们,近乎疯狂地大吼道:“来人,把她们都给我拖出去,乱棍打死!”

    房间里一下子涌入了很多侍卫,把一边哭叫一边求饶的婢女们给拖了出去。棍子打在身上和惨叫声不绝于耳,凉妃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在那些被打的婢女们面前。

    这就是你们这些嘲笑我的人的下场。凉妃冷笑,手指轻轻摸着脸上火辣辣的痕迹,今天受到的这一巴掌,她以后一定不会让秀妃好过。

    “来人,”凉妃唤来了她的心腹流月,这个婢女不仅机灵,消息灵通,还计谋多端,深受凉妃看重,“你去给我打听打听,秀妃身边跟着什么人。”

    凉妃眼神阴鹜,之前秀妃身边的彩荷虽机灵,但根本不是自己对手。这次如果不是她身边有别的高人相助,肯定不会识破这桩事的。

    凉妃用丝绸裹着冰在脸上揉着,她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敢和自己作对。

    第二日,就是秀妃册封之日了。

    册封大礼声势浩大,众官齐祭天、地、太庙后殿,太和殿外有宫廷中所有的乐师一起演奏欢快而端重的乐曲,秀妃穿着喜服,仿佛新婚之际一般。

    炎虞从长长的阶梯上走来,他手中捧着琉璃冠给她戴上:“今天的你,格外好看。”

    大殿之前,礼部尚书宣读册封制文:“册徐家之女徐秀为贵妃,封号湘——”

    午门鸣起钟声,炎虞扶着湘贵妃上了轿子,轿子在众人的陪同下到了湘贵妃的新宫屿“余香宫”。宫中早已候着许多新添的婢女,见湘贵妃来了,纷纷跪了下来:“恭贺贵妃娘娘。”

    湘贵妃一时有些恍惚,看见这么多奴婢,和这么庞大的余香宫,这才真正感受到了贵妃的感觉。

    这种感觉,实在是又虚幻,又奇妙。

    湘贵妃伸手紧紧握住了旁边男人的手,她现在是贵妃了,是他身边唯一的贵妃,再也没有哪个妃子的位置比她高了,她也终于成为炎虞的“唯一”了。

    从今天起,她就是贵妃了。

    ……

    又过了好几日,凤华离的琴也向容夙止讨教了个七七八八,虽然容夙止派人去相府说过这件事,但凤华离也想着是时候回相府一趟了,毕竟这么些天了,总得有个交代。

    谁知就在凤华离想着这事的时候,月笛亲自跑过来找自己了。月笛有些急切:“小姐,我可算见着你了。”

    这么急忙地赶过来,怕是有什么急事吧,凤华离问。

    月笛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有些纠结地说:“就是三姨娘她回来了,虽然不是什么要紧事,但奴婢觉得,还是应该和小姐说一声。”

    “三姨娘?”凤华离有些想不起这么号人物,原来这相府里还有一个三姨娘呢。

    月笛眼中闪着畏惧的眼光,吞吞吐吐地说:“就是小姐小时候特别害怕的那个……”

    凤华离仔细想,这才从前身的记忆中想到这么一号人物。那三姨娘可是一个霸道的狠绝色,当年在府里可是无人敢惹。

    三姨娘对其它姨娘是用尽了各种阴谋鬼谋,一点痕迹都不留下,哪怕留下了,凤求复也当做没看见偏袒三姨娘。

    三姨娘自从生下孩子后就对凤华离极其苛刻,一言不合就大吼大叫的,从没给她留下过好脸色,所以这个三姨娘全是凤华离的童年阴影了。

    可幸的是后来有一天,三姨娘就带着自己的孩子搬出去住了,府里也才得以安宁。

    “她又回来了?”凤华离不知道那三姨娘回来干什么,但只知道她回来准没好事,以后这相府肯定就没有什么安宁日子了。

    月笛摇了摇头:“这个奴婢不知道,但三姨娘和大公子一起回来了,恐怕日后又是三姨娘一人撑起一片天了。”

    大公子?这三姨娘居然有一个儿子,凤华离还以为这相府的孩子全都是女儿呢:“那大公子多大年纪了?”

    月笛算了算,说:“约莫十岁了。”

    那就还好,比自己小六岁,暂时还不足为惧,只要让新进的那两房姨太多多努力,早日怀上个男孩子,好与那三姨娘抗衡。

    还是先回府去见见那三姨娘吧,而且还得和陈知书和贾绡玉商量商量。凤华离和月笛一起出宫,却在宫门被侍卫给拦了下来。

    “有出宫令牌吗?”那侍卫冷冰冰的,一点也不近人情。

    凤华离被这莫名其妙的一拦给愣住了,今儿这宫门的侍卫怎么这么多,她立刻解释道:“我是湘贵妃的客人,放我出去吧。”

    侍卫看都不看她一眼,伸着长剑直直地拦着路:“不论你是什么人,没有令牌都不能出宫!”

    这倒奇了怪了,怎么之前都不需要什么出宫令牌呢。月笛去找人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宫里进了刺客,无论什么人,只要没有出宫令牌,都不能出宫。

    而这出宫令牌,在这宫中只有那么少数的几个人有。

    凤华离去找湘贵妃,湘贵妃说她也听说了这件事,可是就连她也没有出宫令牌。凤华离无奈,只好去找容夙止。

    “出宫令牌?”容夙止问。

    凤华离愁眉不展,这禁出令倒是来的突然,叫人一点准备也没有:“我现在有急事,得回府一趟。”

    巧的是画月琼正在此时来看容夙止,刚好听到了凤华离所说的话,她狡黠一笑,试探地问道:“你们可是在说出宫令牌?”

    凤华离看向画月琼,这才猛然想起,她可是这宫里唯一的长公主,想必一个区区的出宫令牌,一定还是会有的吧:“公主,你有令牌?”

    画月琼扁了扁嘴,一个出宫令牌,画月琼倒还是有的,她笑盈盈地看着凤华离,问:“怎么,你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