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奇怪的腮红
    不是真的还是假的吗,她画月琼看起来就那么言而不信吗。画月琼想到凤华离日后可能与容夙止亲亲我我的,就气不打一处来:“别废话,来吧。”

    凤华离见她神情倒是认真,心想她应该不至于说谎。既然画月琼都这么说了,自己也不好拂了她的面子,也是时候让她见识见识人外有人,别那么高傲。

    凤华离毫不犹豫地与画月琼交起手来,画月琼使起枪来速度极快,一招一式都不是耍着玩的,看样子也是练过武的。

    但这些在凤华离看来根本就不足一提,自己每日锻炼,敏捷与力量都早已有了很大的提升,要躲过画月琼的攻击是轻而易举的。

    在连续躲过她的不断连击后,画月琼的力气已经有了很大的消耗,下手也逐渐紊乱了起来。凤华离狡黠地一笑,此时正是回击的好时机,虽然自己早就可以一招制胜,但也不能让长公主输的太惨不是。

    凤华离脚尖一动,转眼之间便划到了画月琼的身后,随即用了些力气打在了她脖子后的**位上。画月琼只感到背后一疼,身体竟不受控制的往前倾,但下一秒身子却又被凤华离给抓住。

    凤华离一把将她抓起来,另一只手掌横在了画月琼脖子上,凤华离浅笑着说:“公主,你输了。”

    画月琼感到脖子上冰凉的手掌,这才彻底承认技不如人,她不仅输了,还输的很惨。画月琼看得出来,她这还是让着自己的的结果。

    “你好厉害……”画月琼喃喃道,双眼不由得红了眼眶。这下完了,这个女人这么厉害,比舞比武自己都比不过她,容貌也没有她好看,她甚至还会医术,自己还怎么和她比啊。

    那不是以后,容夙止就再也不理自己,和凤华离在一起了?

    “公主,你怎么了?”凤华离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双眼,这个长公主怎么一言不合就哭了出来呢,难不成是输了比试哭鼻子?

    画月琼委屈地说:“你能不能不要和我抢容夙止?”

    什么,抢容夙止?凤华离扶额,这个公主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啊,自己什么时候就和画月琼抢容夙止了,虽说自己欣赏容夙止,但可从未有过他心:“公主可是误会了什么吧?”

    画月琼指着她,觉得她分明是明知故问,不满地撅着嘴:“你今天和容夙止靠的那么近,还说没有什么关系!”

    原来是为了这么件小事,凤华离恍然大悟,原来她是以为自己和容夙止有一腿了。

    话说这个公主实在是任性得很,她喜欢容夙止,可不代表所有人都喜欢。凤华离无奈地摇了摇头:“容夙止是我师傅,他这几日都在教我练琴,不坐在一起怎么教我呢?”

    画月琼一听,眼睛有些发亮:“真的?”

    “当然是真的。”凤华离摸了摸她的红缨枪,这长公主的性子确实是被惯坏了,但却不会目空一切地高高在上,甚至还喜欢玩刀弄枪的,还是有些可爱的。

    凤华离问:“既然公主没有别的事,可否带我回秀妃宫里?这宫里路太多,我实在记不起来了。”

    “好。”画月琼柔声细语地说,自从知道凤华离是容夙止的徒弟后,她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毕竟只要是容夙止的好朋友,都是自己的贵客,更别提是容夙止的徒弟了。画月琼想到自己不自量力地与凤华离切磋,就觉得太丢脸了,她想了想说:“我想拜你为师。”

    “公主可别折煞我了。”凤华离连忙挡住,自己可不敢做堂堂长公主的师傅。

    画月琼撒娇道:“我就想拜你为师嘛,你武功那么好,舞术也极其高超,我哪都不如你,你做我师傅再好不过了。”

    凤华离态度坚决地很:“公主别说笑了,这世上那么多高手,为什么偏偏找我这么一个普通的人?”

    画月琼连忙答道:“不不不,你一点都不普通,你看你……”

    这一路上,画月琼恐是想将她这十几年来没说的话都说个干净,把自己介绍了一通,又把容夙止介绍了一通,最后还夸了凤华离一路。

    立场就是立场,凤华离若真收了她,还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非议呢,而且凤华离自认为不算精进,也不好意思收这么一个徒弟。

    转眼之间便到了秀妃宫里,凤华离说:“我还要给秀妃诊疗,公主若想来看看娘娘就和我一起进去,若不想去就此请回吧。”

    画月琼见她黑着脸,倒是真的不高兴了。自己可不能得罪容夙止的徒弟,不然到时候给容夙止落下个不好的印象可就不太好了,于是画月琼笑着说:“那本公主就先走了,但你要记得,我还会来找你的。”

    最好别了吧,至少别再提拜师的事了。凤华离等她走了,才进了秀妃的房间。

    秀妃坐在梳妆台前,正在给自己化着腮红,她嘴角含着笑,看样子是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见凤华离来了,她笑意更甚:“你来了,这一切可否多亏了你,不然我恐怕早就下了黄泉了。”

    凤华离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娘娘不必言谢。”

    俗话说大恩不言谢,况且医者父母心,自己也不是单纯为了救人而救人的,这不都是为了日后能得秀妃的帮助吗,她们二人各取所需即可。

    “娘娘是有什么高兴的事吗?”凤华离问,这些天和秀妃想处,秀妃一直都是温柔似水,但却从没有露出过像今天这样的笑容。

    彩荷在一旁欣喜地说:“每每皇上要来时,娘娘都欣喜得很呢。”

    凤华离挑了挑眉:“皇上要来?”

    秀妃又沾了些胭脂扑到脸颊之上,那胭脂看起来是上好的,扑在脸上只是淡淡的熏红,秀妃的脸也变得娇嫩了许多:“今晚。”

    这皇上也真够忙的,恐怕都不知道秀妃中毒差点身亡的事吧,偏偏秀妃身子好了,皇上突然就有闲情逸致来找秀妃了。都说最是薄情帝王家,真是一点错也没有。

    彩荷见秀妃欣喜,有些为她打抱不平地说:“今天娘娘让我把她中毒的事告诉了皇上,皇上才来的。”

    凤华离皱眉,当真如此,那皇上该对秀妃中毒之事彻查才是,怎么这宫中一点动静也没有呢。

    仿佛看出了她的想法一般,秀妃轻声道:“是我让皇上别查的。”

    凤华离一惊:“为何?”

    秀妃自嘲地笑了笑,谁不知道这毒是那凉妃搞的鬼,可知道又如何,凉妃可不会愚蠢到留下暴露自己的证据。

    既没证据,追查下去又有什么用,再者,就算有了证据,凉妃背后的家族势力势必会想尽办法为她脱身。

    “查下去,对谁都没好处。”秀妃乏力地说。

    凤华离见她又恨又无奈,想必那下毒之人依然是凉妃了,那皇上最宠爱的妃子,谁能奈何得了她呢。凤华离正感叹之际,却突然嗅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那香味淡淡的,却能够让人清楚地记住。凤华离顺着香味找到了来源,而来源就是秀妃所用的腮红。凤华离拿起那腮红,在鼻尖细细嗅了嗅,她缓缓开口:“紫罗兰,玫瑰……”

    秀妃见她仅闻了闻,就能知道这腮红里放了什么,不免赞叹道:“姑娘的嗅觉也这么灵敏。”

    凤华离连忙摆了摆手,眉头皱得很深,这紫罗兰和玫瑰都是腮红中常见的香料,添加后会使腮红的香味经久不逝。

    可凤华离却从没见过这紫罗兰和玫瑰同时加在一起的,一来是二者气味相冲,用后反而事效减半。二来这二者在一起,容易引起小部分人的过敏现象,所以为了规避,基本都不会有香料会把这两种原料加在一起的。

    凤华离敢肯定,这腮红绝对不是那么简单,这其中一定大有文章,甚至和秀妃中毒有关。

    “这腮红可有什么问题?”彩荷是个心细的,见凤华离一副怀疑的神情,便觉出这其中的不对劲来了。

    凤华离有些飘忽不定,这腮红有问题是肯定的,但最严重也只是让秀妃的脸过敏而已,不会产生深入经脉的毒才是。

    为了防止遗漏什么,凤华离问:“这腮红是哪来的?”

    彩荷惊呼一声,立刻说:“这是凉妃从异域带回的腮红。”

    秀妃皱眉:“可宫中每个妃子都有这么一个。”

    彩荷想了想也是,若凉妃真是要用这个腮红来害人,那为什么其他人没事,偏偏秀妃一人中毒差点致死呢。

    这也正是凤华离所困惑之事,如果这腮红真有什么问题,想来那凉妃一定有只让凉妃一人中毒的方法。既然这样,就得让凉妃有一件别人都没碰过的东西。

    凤华离突然想起一事,若说凉妃最近有碰过什么,那就只有那一件事了,凤华离看着凉妃的眼睛,犹豫了一会儿,问:“皇上这些日子,除了来你这,还去过哪?”

    秀妃错愕地看着她,想了想说:“皇上这个月以来忙的很,不常来后宫,除了来我这,就是去凉妃宫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