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公主自重
    秀妃娘娘中的毒是深入经脉之中的,秀妃娘娘体内有薄弱的内力,内力遭毒素的污染,使得经脉出现破损。而如果要把毒彻底清除,需得借由他人的内力来给秀妃体内的内力净化。

    想通了之后,这就好办了,凤华离刚好有那么多内力没地用,治疗一个秀妃应该还是可以的。凤华离向容夙止道了谢,就匆匆赶回秀妃宫里了。

    秀妃还是看样子,奄奄一息的。

    凤华离把她扶起来,双手撑着她的背,默默升起内力聚集于手心,缓缓涌入秀妃体中。内力运行起来十分吃力,凤华离紧皱着眉,感觉下一秒自己放松下去就会直接晕倒。

    而秀妃也一副十分痛苦的神情,嘴唇微张,压抑着体内一股力量的乱撞所导致的疼痛。

    忽然,凤华离眼中一红,脑袋上仿佛被人重击了一般剧烈的痛感,而手掌仿佛不听使唤了一般紧紧地被吸在秀妃的背上,浑身上下的力气都忽然在被抽丝剥茧地抽了出来。

    这样下去,恐怕自己会死的,凤华离大惊,可彩荷早已被自己唤了出去,此刻嗓子又像被棉花堵住了一般发不出任何声音。

    就在凤华离感觉力气都要被抽尽了,房间门却被撞开了,闯进来的人是容夙止,他见状,一把将凤华离给推开:“你在做什么?”

    凤华离被分开,身上的力气才终于回到自己身上,耳边的轰鸣声逐渐消失,她缓缓睁开眼,所见是一张担忧的脸。

    “你的内力这么弱,就敢擅自给人净化经脉,”容夙止深深地看着凤华离,若不是自己放心不下跟过来看看,在门外发现里头气场不对劲才破门而入,不然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容夙止简直难以想象。

    容夙止说:“你刚刚走火入魔了,差点就没命了。”

    凤华离这才慢慢看清楚眼前的东西,她也没有想到,刚刚自己会离死亡那么近,看来还是自己救人心切了,甚至都没考虑到后果:“我还以为可以的……”

    “很多事情靠着以为是没用的,”容夙止叹了口气,他真怀疑自己下午和她说关于经脉的事是个错误,容夙止把她扶到了旁边的凳子上,“我来帮你吧。”

    他单手撑住秀妃的后背,眼眸微闭,霎那间就有无数蓬勃的内力从他体内涌出,化作千丝万缕进入秀妃的体内,在她的血管经脉中不断地吸食着毒素。

    容夙止的内力是淡绿色的,施展内力时有一大团内力不断环绕着他,仿佛百鸟一般保护着他。整个屋子里瞬间充斥着一阵十分好闻的清酒味,叫凤华离闻着十分舒服。

    不过一柱香功夫,容夙止就已给秀妃的经脉净化完成,他收回了手,脸上神情依然很认真,完全没有任何影响。

    凤华离连忙去给秀妃把脉,发现她体内真的一点毒素也不存在了,秀妃的脸颊也有了几分血色。凤华离惊讶地看了一眼容夙止,他的内力竟强大到如此地步,怕是十个自己也敌不上。

    “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很厉害?”注意到凤华离那久久不能平复的眼神,凤华离轻笑,问。

    看了除了内力高超,容貌出众,他还有点小自恋,不过他内力这么强大,也有自恋的资本了。凤华离真不敢相信,这么完美的人居然就在自己身边:“不错。”

    “不错?”容夙止玩味地看了她一眼,通常这个时候,别的女子早该用尽夸赞之词讨好自己了,而她却只是淡然的评价还不错,“那你倒说说,我有哪里不好的?”

    凤华离想了想,厚着脸皮说:“你跳舞没我跳的好。”

    虽然她这么说,但她心里还是觉得上次所见容夙止的舞蹈精美绝伦,和自己几乎不相上下。

    容夙止一笑:“那倒也是。”

    凤华离注视着他,突然发觉面前这个人笑起来分外好看,他嘴角上扬,眼眸中闪着微光,很容易就能让人将目光吸引到他的身上。

    “你想不想学琴?”容夙止站了起来,轻咳了声,说,“若你喜欢,我可以教你。”

    凤华离脑中回荡着下午容夙止所弹奏的琴乐,她以前从没有过想要学琴的念头的,因为她觉得就算会弹了,也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但是现在,凤华离改了主意了,更何况还有个这么养眼的师傅呢,她莞尔一笑:“那就还请师傅多多指教了。”

    “好,”这么快就认定自己做师傅了,真是可爱的紧,容夙止说,“以后每天下午来月华宫里找我。”

    凤华离应道:“好。”

    而后凤华离依然每天给秀妃扎针,秀妃的脸色也一天比一天好,慢慢的也可以下床在院中走走了。每日闲暇之余,凤华离就去月华宫中找容夙止。

    容夙止为人亲和的很,教她弹琴时十分用心,一点也没有距离感,凤华离也挺喜欢来这的。

    一日,凤华离练完了琴,照例坐在他旁边和他聊天。

    “你怎么会习武,”容夙止问出了自己一直以来困惑的问题,当日在寂舞大会上,他见到了这个女子的舞蹈,就觉得她该是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想不到结识后却如此不一样,“你是个女子,为什么要做这些事?”

    凤华离叹道:“若想不被人踩在脚底,还是得让自身先强大起来才是。”

    她说这话时,眼中流露出一丝伤神。容夙止关切地看着她,以后我可以保护你,你就不用再那么担心自己了。可这句话他却没能说出口,只是噎在喉咙。

    “你还不是喜欢跳舞练琴的吗?”凤华离反问道,很多事也不是被规定只有男人或者女人才可以做的,所以她练武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无可厚非。

    容夙止说:“我自幼就喜欢做这些,虽然总有人嘲笑我,但我仍坚持下来了。”

    凤华离点了点头,也幸亏他坚持了下来,不然今天她就没有机会听见这么美妙的琴声,和能够亲眼看到那么曼妙的舞姿了。

    “止哥哥……”

    一道女声响起,下一秒进来的人正是长公主画月琼,她手中捧着一盘水果:“料你是渴了,来看你顺便亲手切了一盘水果呢。”

    “多谢。”容夙止看着她说。

    画月琼转过头,这才发现容夙止旁还坐着另一名女子,她深深皱着眉,瞪大了眼看着凤华离:“你怎么在这?”

    画月琼心中又气又伤心,她还从没见过容夙止身边有过其它女人的,而这个女人居然就坐在容夙止旁边。两个人坐的那么近,还有说有笑的,到底在干什么啊。

    凤华离感到一股寒意扑面而来,她暗自吐了吐舌头,感觉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恐怕就得被公主的眼神给千刀万剐,似无葬身之地了。

    于是她起身说:“二位慢慢聊,我先走了。”

    说完,凤华离头也不回,一溜烟地离开了这个地方。凤华离走得十分急,绕了好几个巷子才停了下来,可还没能松一口气,她就傻了眼。

    眼前这陌生的路,明显就不是回宫的路。凤华离环顾一眼四周,自己这是迷路了?这皇宫也太大了,条条道路错综复杂的,不走错才怪。

    凤华离决定随便走走,等碰见人时再问问路。等到转过几条弯后,巷角终于出现了一个红裙子的影子。

    “那个,我想问一下……”凤华离话还没说出口,对方已转过身来,那人竟是长公主画月琼。她不是和容夙止在一起吗,怎么又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凤华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而事实证明,她的这种预感一点没错。画月琼突然挥起手中的红缨枪,身子轻盈地一跃,在空中翻了一个身子,长枪直冲凤华离脑门刺去。

    到底什么仇什么怨,一见面就要和自己打起来?这个公主可还真是任性,凤华离一个侧身躲了过去,画月琼却不依不饶地朝自己下手,每一次都心狠手辣,毫不留情。

    见凤华离不断地躲着自己,画月琼越发气愤,她明明就会武功,却不肯与自己交手,这是看不起自己吗,画月琼手持长枪往下一劈:“有本事就和我交手,躲来躲去算什么!”

    凤华离看着她,自己可不是不想和她交手,而是怕和她交手。堂堂一个高高在上的长公主,自己真和她动起手来,到时候怎么给自己反咬一口都不一定。

    再说了,就她这三脚猫功夫,凤华离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她的骨头给打散了:“公主莫要纠缠了,我可不敢得罪公主。”

    画月琼冷冷地说:“你既会武功,就让我见识见识。”

    谁让凤华离她要和容夙止待在一起的,还那么亲密无间,叫画月琼看得多生气啊。从画月琼第一眼看见容夙止时,就决定他是自己以后的男人了,如果不是嫁给他,画月琼宁愿终身不嫁。

    “公主自重,别伤着了自己!”凤华离一面躲,一面大声喊道。

    画月琼见她仍不肯应战,急切地说:“我不会怪罪于你的,你快和我公公正正地比试一场!”

    凤华离停了下来:“公主此话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