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秀妃再中毒
    而且今儿这事也算不上自己的功劳,很明显凤求复他本身就有这么个想法。凤华离回绝了她的珍珠:“姨娘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珍珠我可就收不得了,今天我说的话全都是实话,是姨娘你自己帮了自己。”

    陈知书圆滑得很,找各种各样的理由非要塞给凤华离,最后直接说凤华离若是不收就是不认她这个姨娘了,凤华离只要逼于无奈的收了下来。

    只是这珍珠放在口袋之中沉的很,连带着凤华离的心也沉的很。

    凤华离走着走着,面前的树却突然从上头蹦下了个人来。凤华离正以为大白天出现刺客,想要大声呼救的时候,才看清对方的容貌。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的长公主画月琼。

    “公主殿下?”凤华离大吃一惊,画月琼还有大白天地跑到别人府中,从树下跳下来的怪癖?

    画月琼看了一眼陈知书的方向,昂起头说:“我是来找你的,不过刚才,你是受贿了吗?”

    找她?凤华离更加狐疑,她们两既没新仇,又没旧冤的,上次见面还直接打了起来,画月琼找自己能有什么事。

    不过首先,凤华离还是得为自己的行为解释:“这可不是受贿,是她硬塞给我的。再说,我又没答应她要为她做什么事,更不会因为一点东西而左右我日后的看法。”

    凤华离说的有理有据,画月琼不得不信,但她这次来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画月琼眉头紧皱:“秀妃娘娘她,又中毒了。她现在根本吃不进饭,一吃就吐,而且一晒太阳就会昏厥过去。”

    又中毒了,那秀妃在宫中究竟是树敌多少啊,真是一刻也没有安宁的日子。凤华离问:“那你为什么鬼鬼祟祟地在这树上?”

    画月琼说:“秀妃娘娘说了,这件事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我又信不过那些奴才,所以就亲自来了。你快点和我去秀妃宫里,你是去给秀妃娘娘治病这事切记不能告诉任何人。”

    凤华离点头,帮人帮到底,自己既然当初帮了秀妃,就不会在现在又撒手不管,况且再次救助秀妃,就相当她又欠了自己一个人情,这也是件好事。

    凤华离找到凤求复,借口要去南宫嫣儿将军府中小住两日。二人关系好凤求复也是听说了的,所以并没有怀疑就准了。

    事不宜迟,凤华离跟着画月琼,很快就到了秀妃宫里。

    秀妃脸都有些扁了,一看便知是很多天没吃过饭了,若不是还能勉强喝下水,恐怕早就已经死了。凤华离推开门,光线就撒了进来,秀妃一见到光,嘶哑的嗓子就发出了尖叫声。

    凤华离连忙把门关上,秀妃现在已经产生了畏光的迹象,想必是病得不轻了。凤华离不敢怠慢,连忙给她把了脉。

    秀妃体内毒气纵横,那个毒素十分凶煞,完全就是冲着要她的命来的。凤华离在脑子里搜寻了很久,但都不清楚这是什么毒。

    虽然迹象和几种剧毒相像,却又各有完全相反之处,若是强行按照那样治疗,反而会适得其反。所以现在只能做些保守的疗法,然后再想想对策。

    凤华离开了一副药方,让彩荷赶紧去拿药,自己则为秀妃施针。

    每一针下去,秀妃都疼地紧紧咬着牙齿。这是因为这毒在很多个**位都有沉积,施针不仅是对秀妃的折磨,更是对凤华离手力的表现,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失误,一切恐怕就全完了。

    不一会儿,凤华离就累得满头是汗。如此施针,还只不过是基础排毒而已,排的毒也就只能勉强与毒的繁衍速度抗衡。所以目前凤华离所做的,也就只是让秀妃体内的毒能缓慢一些发展。

    施针完毕后,画月琼急切地问:“娘娘的身体怎么样了?”

    “我只能让她能晚些死,”凤华离无奈的摇了摇头,“至于解毒的方法,暂时还没有。”

    画月琼惊呼一声:“娘娘她不行了吗?不,不会的,你骗我的对不对?”

    画月琼一边追问,一边嚎啕大哭了起来。凤华离没想到高傲的长公主还有这么一面,实在是脆弱得让人心疼。但自己又何尝不想救秀妃呢,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彩荷抓了药回来:“奴婢还是想不清楚,到底是谁给娘娘下了毒,无论是饮食,日用品,全都是奴婢经手,绝不会有第二个人碰过的呀。”

    除了这些,还有一种吸入的毒。凤华离问:“秀妃娘娘近日可曾见过什么人吗?”

    彩荷思索了片刻,肯定地摇了摇头:“娘娘这些日子就呆在宫里,从未见过外人呀。”

    凤华离还是听出了这话的不对劲:“外人?”

    “娘娘就呆在宫中,除了皇上和公主来过,就没有过外人了。”

    凤华离追问:“皇上他来过几次?”

    “来过约莫两次吧,”彩荷算了算日子,说,“总不能是皇上……”

    她还没说完,瘦成了皮包骨的秀妃却立刻打断了她:“不许胡说,皇上不会这么对我的。”

    这话也有道理,皇上是万人之上,想杀个人轻而易举,根本没必要使这种卑劣的手段。凤华离可不是密探,想不出秀妃是如何染上这奇怪的毒的,便回去了上次在宫中的住处去了。

    这几日凤华离都不停地想着怎么解毒,再加上给秀妃扎针的劳累,可解毒方法却一筹莫展。凤华离实在是心力交瘁,不知如何是好了。

    烈日当空,凤华离只觉得浑身燥热,头也疼得很,她明白这是过度劳累导致的,可秀妃的事还没有进展,她实在没心情休息。

    突然,凤华离感到眼前发黑,紧接着就倒了下去。

    凤华离在一道优雅的琴声中醒来,周遭一切都富丽堂皇的,她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枕头是鹅毛的,床边摆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有很多水果。

    这个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凤华离循着琴声的来源找到了房间外。房间之外有一处小温泉,正冒着热气。而在温泉旁边,有一温文尔雅的男子正坐着弹琴。

    琴声十分美妙,让人觉得轻松不已。

    弹琴之人就是容夙止,他见凤华离醒了,微微一笑,手中的演奏却没停下来:“醒了?”

    凤华离应了一声,干脆就坐在他旁边静静地听着。容夙止的鼻梁很高,很有异域风格,即使近如斯,他的脸蛋也值得推敲。

    “你在路上昏迷了,被我看到,就让婢女们带你回来了。”容夙止一边弹琴一边说,他用实力演绎了一心二用也可以很好,“我看你太累了,便让婢女们给你按个摩。”

    凤华离伸了个懒腰,身上的骨头发出了轻微的咔擦声,虽然挺吓人,但她不得不承认,实在是舒服了很多,仿佛整个人都清爽了一样。

    容夙止见她露出轻松的神情,嘴角微勾:“对了,我给你把了脉,发现你经脉全都打通了,你也习武?”

    凤华离一愣,他会把脉,又懂内功?她之前还以为容夙止只是个舞姿超群,面相极其完美的普通男子呢。

    不过也是,容夙止虽然换女装时那么美,但穿回男装,又和自然不做作,一点也不令人厌恶。更何况,他这张永远笑着的面孔之下,还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呢。

    凤华离不太想和别人谈论自己的这些秘密,便转移话题说:“你的琴谈的很好。”

    容夙止见她不答,也不勉强:“你喜欢?”

    凤华离点了点头,她以前总觉得琴之类的乐器,都太俗了些,没什么好听的。直到今天听到容夙止的琴,凤华离才颠覆了认知,他的琴声像是活的一样,能够走进人的心里,可谓是真正的“撩人心弦”。

    “你若喜欢,日后想听了便来找我,无论何时,我都可以弹给你听。”容夙止轻声说,眼眸深深地望着她,眼中宛若有一片江水倒映着星星,十分耀眼。

    凤华离不知不觉的,脸颊竟有些发烫,她连忙别过头去:“好。”

    一曲终了,但凤华离却感觉那琴声仍在耳边回荡,久久无法消逝一样。她已经完全沉醉其中了,更是真的喜欢容夙止的琴声。

    容夙止想起今天见到她晕倒在地时,她即便晕了过去,但却仍眉头紧皱,就像有什么事难以介怀一样,看着实在让人心疼。

    “最近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容夙止问。

    想到秀妃,凤华离就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这么磨下去,只会让秀妃离她的大限之日越来越近,现在就像有种无力回天的感觉,在紧紧勒着凤华离的脖子。

    容夙止不忍看到她这么难受的模样,劝道:“莫要让身子太过劳累,你也是人,要适当休息才是。再说了,经脉受损可是会连带着身体受损的。”

    凤华离听完她的话,脑中突然一道灵光闪过,经脉,对了,就是经脉!凤华离之前一直困惑的事,如今终于得到答案了。

    难怪给秀妃把脉时,那毒素有种异于常人的感觉,原来从一开始自己的思路就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