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沈玉的回忆
    自那以后,沈玉郁郁寡欢。万万没想到,就在不久后,父亲欣喜地来看望自己,说相爷来提亲了,自己现在嫁过去,就是相府的大夫人了,这可是天赐的大喜事。

    沈玉错愕地看着他,父亲这是把自己给卖了吗,这可是自己的大事啊,为什么都不曾与自己商量呢。

    父亲根本不是来与她商量的,只是来和她通知而已。沈玉自是不愿的,可哪怕她一哭二闹三上吊,也完全无济于事,她就这样哭着鼻子被换了了新娘子的衣服,再塞进了迎亲的马车。

    婆子把她扶了下来,握住了她颤抖的手:“姑娘,下马车了,可得开心些,这可是你大喜的日子呢。”

    大喜,哪门子的大喜?沈玉透过盖头看这陌生的相府,此时看在眼里,这就像是一个困住自己的牢笼,而自己的余生都将在此渡过。

    一拜天地——

    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声音虚无缥缈,眼前的这一切都恍恍惚惚,宛若一场梦,沈玉的人生从头到尾都被牵着鼻子走,按照别人要让自己所做的去做。她没有反抗,更知自己根本无权反抗。

    洞房夜,沈玉才第一次看到她要嫁的这个男人。

    凤求复长的端正,却根本不是沈玉梦想中那个人的样子。而且,他一点也不温柔,有时候还很粗暴。每每同房之时,沈玉都会疼得流出泪来。

    后来府里又添了几房夫人,凤求复终于放过自己,不再经常“临幸”自己。沈玉以为,在这里平平淡淡地活下去也算了,可那三姨娘却不肯放过自己。

    三姨娘她阴险得很,满手腕都是手段,害起人更是从不手软,但奈何凤求复格外喜爱她,她做了什么,凤求复都从不罚她。

    那时沈玉又突然有了身孕,起初她以为这是一件十分耻辱的事,不想要留下这个孩子。可后来,当沈玉在深夜一个人的时候,她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腹中活生生的生命在动着。

    那个孩子仿佛也在害怕,害怕自己抛弃她。

    从那一刻起,沈玉就决定要留下这个孩子。

    可三姨娘根本不容许这种情况发生,她在沈玉的食物中下了药。沈玉吃后差点流产,她下半身流满了血倒在地上,剧烈的疼痛感几乎使她晕厥,好在路过的下人及时发现,把府医叫了过来。

    或许是上天终于眷顾了沈玉一次,她的孩子保住了。

    沈玉这才明白,如果要在这生存下去,必须要耍些手段才行。沈玉开始对抗三姨娘,用尽各种办法,也得撑下去。虽然她仍不是三姨娘的对手,但见自己反抗,三姨娘也逐渐放过了自己。

    沈玉的孩子生的比较晚,所以只是个四小姐,凤婉云生得也不如别人,所以常常被凤求复给忽略。沈玉教导她,在这要用尽各种手段,才能赢来别人的尊重。

    虽然可能自己的教导并不正确,但沈玉也从不后悔。只是后来凤婉云长大了,可以自己生活了,沈玉开始觉得这世间再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事,她想就这么结束自己的一生。

    但在那一天,沈玉却见到了来府里的短工长生。

    “长……长生?”沈玉颤抖着,不敢相信能在这看到他。

    长生变了许多,没有以前那么的英俊潇洒,衣着也乱糟糟的,但却还是像以前那样可以一眼走进自己心里。大抵是时光荏苒,长生已经不记得了沈玉:“大姨娘,有什么事吗?”

    沈玉轻笑,她想,她大抵找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从那天起,这两人就纠缠在了一起,直到凤华离计划好让他们被捉奸的那天。

    沈玉一直没有机会告诉长生,自己从小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他了,直到他死的那天,也没有来得及。

    “所以,你和长生才是一对?”凤华离听完,实在是令人不敢相信,这一切实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若这是真的,凤求复不就成了插足者了吗。

    沈玉点了点头,又回到了凳子上坐着,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她倒是真的心死了,因为心中挚爱如今都已经死了。

    凤华离沉默了很久,突然有些愧疚,她之前一直都以为他们两不过是单纯的奸夫*,那么自己利用长生来设计害她,或许这是个错误的选择。

    凤华离说:“我可以帮你出去。”

    “呵……你何苦又来装这个好人呢。”沈玉自嘲地说。

    “我行事向来磊落,之前我对此事并不知情,否则我也不会这么对他。”凤华离说完,眼眸阴鹜地看了她一眼,“但若是你下次还对我不利,我绝不轻饶你。”

    说完,凤华离便离开了,她也来不及看到沈玉脸上悄然而生的笑容。

    凤华离去找到了凤求复:“父亲,我今日去叫了大姨娘。”

    凤求复看了她一眼,显然还在气头上,并未说话。

    “这一切都是长生那个下人逼迫的,大姨娘多次想要摆脱,但那男人太过卑劣,竟以婉云的命运要挟,大姨娘才不得不从,”凤华离声泪俱下地说,“大姨娘心中一直挂念着父亲,她恨死那个下人了。”

    “当真?”凤求复狐疑地问。

    凤华离用力点了点头:“其实大姨娘也可怜得很,被人迫害,如今又没人信她。”

    凤求复见之前与沈玉针对的凤华离都为她说话,心中便对这话的可信增加了几分,但他仍心中复杂得很,所以他摆了摆手,说:“我知道了,你先走吧。”

    见他神情复杂,凤华离知道他认真听下了,至于凤求复会不会放沈玉出来,自己也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不过看来沈玉还是挺幸运的,几天后就被放了出来,只是却被除了大姨娘的名分,成了一个侍妾,住进了朝北的一处小宫苑。

    凤华离去看了她,这里简陋的很,简陋的不像是相府了。这也很少有人经过,沈玉就连一个婢女都没有。凤华离企图和她搭话,可沈玉却一个字都没说,呆滞地看着一面发霉的墙。

    想着她大抵是受了刺激,凤华离也没有多想,陪她坐了一会就走了。

    沈玉站了起来,手指在冰凉的桌面上轻轻划动,指甲在破旧的木板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她环顾了一眼四周与以前自己所住天差地别的房子,眼神渐渐凉了下来,她朱唇缓缓动了动:“凤华离,你害我落得这个下场,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三姨娘诞下一女一子后就搬去了离这几里远的避暑山庄,不再与这府中姨娘往来,也是这府中唯一的例外。三姨娘的心机,自己是见识过的,如果能把她请来,把几个凤华离治住都不在话下。

    沈玉现在没人侍奉,所以也没人看管,她想去哪都不会有人知道。她连夜赶去了那个避暑山庄,只想快点找到三姨娘。

    避暑山庄十分繁华,几乎要与相府旗鼓相当了。沈玉心中一惊,凤求复是对这个三姨娘有多看重,即使她搬出来了,都能够有这么好的待遇。

    奴婢挡住了她:“来者何人?”

    沈玉笑着说:“我是相府大姨娘,来找三姨娘有重要的事说。”

    那奴婢十分警惕地看了她一眼,这么多年都没有相府的人来过,怎么今日就忽然来了呢。但看沈玉笑得那么真诚,又很急迫的样子,还是进去通报了。

    正在吃着水果的媚承语听到这个人的名字,久久地想了一会才想起来,当年那个尽使些让人发笑的手段的女人,怎么跑到这来了?

    媚承语倒想看看,她来这里做什么:“让她进来吧。”

    很快,那沈玉就急促地跑了进来:“姐姐,还希望你能够帮帮我。”

    “帮你?”媚承语忍不住想发笑,这个女人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认为自己会帮她呢。

    沈玉仍对她有些畏惧:“那凤华离近来愈发厉害,害死了凤诗秀,还害得凤丝柳发疯。前几天还给我下了*,被老爷给捉了奸。”

    想起长生死前那悲惨的面孔,沈玉心中的怨恨就难以消失,她一定要叫凤华离给她的长生哥哥陪葬!

    “捉奸?”媚承语升起了一丝兴趣,她不在府中这些天,这沈玉倒是**了许多呢,“想不到你也有这一天呢”

    沈玉跪了下来:“姐姐误会了,这一切都是凤华离那个贱人设的局。而且再这么下去,那凤华离就要在这相府之中无法无天,再也没人是她的对手了!”

    无法无天……媚承语笑了笑,只要自己还在这世上一天,这相府中所有人就得听自己的。那个呆呆愣愣的凤华离算什么东西,竟叫相府无人能敌她?

    媚承语懒洋洋地说:“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过几日便回相府。”

    沈玉眼中大放光彩,她仿佛已经看到了凤华离今后悲惨的下场,等她杀了凤华离,她就自刎去地下会长生。

    长生哥哥,你等着,等我除了那个害你的女人,我就下去陪你。

    沈玉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她现在或许落魄得像条狗,但她从不后悔。因为在她在嫁入相府的那一天就已经死了,今后无论什么事,又有什么可在意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