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长生死了
    那沈玉见此,以为她是要毁灭证据,于是三步并作两步地爬了过去抓起那张字条,可当她展开看了以后脸色却大变:“这不可能,不可能!”

    沈玉一把扬起那字条,却被苏念云给接了过来,苏念云粗略地扫了一眼,面露难色地把字条交给了凤求复。

    “我思慕姨娘已久,若你愿意,我想和你一同远走高飞。”凤求复念出那最后一句,只因那前头尽是些污言秽语,不堪入目。

    凤求复把字条揉成一团,砸到长生手上:“我看不是有人让你给大姨娘送东西,是你自己要送东西给她吧。”

    长生看了,更加不可思议,他未曾打开过这布袋,自然是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的。长生想起今天那人赏了自己一个簪子,便把簪子献了上去:“那小姐赏了我这个玩艺!”

    “你好大的胆子!”凤华离一把抢过那个簪子,脸上闪过一丝算计的笑容,这个簪子是凤诗秀生前放在自己的。

    毕竟自己可不会那么傻的把自己的东西赏给他,为了让大姨娘彻底倒下,也只能让长生一齐倒霉了,谁让他好色,自己害了自己呢。

    凤华离把那玉簪送到了凤求复手里,欲哭含泪地说:“这可是我五妹的东西,没想到他不仅和大姨娘搞在一起,还偷我五妹的遗物!”

    凤求复看了一眼那玉簪,却是自己当年亲手送给凤诗秀的,如此一来便坐实了长生偷窃的罪名了:“来人,把他们两个给我抓起来,关进地牢。”

    是可忍孰不可忍,凤华离知道这两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沈玉见凤求复那怒不可遏的神情,也自知无力回天,绝望地看了一眼匆匆赶来的凤婉云,和那些下人们走了。

    凤婉云见到衣冠不整的娘亲被下人给带有,她身边还站着一个*着上身的男子,还有凤求复那难以平复的怒火。凤婉云想,这一切恐怕都完了。

    而这一切都是凤华离那个贱人害的,她分明答应了自己,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的。可是现在她却违反承诺,甚至带着父亲来抓母亲,凤华离实在是太卑鄙了。

    凤婉云目视着娘亲离开,再接着是凤求复,凤求复实在是太生气了,连带着对凤婉云都没什么好眼色。凤婉云被他那凶狠的目光吓得后退了几步,可却一下撞上了凤华离。

    凤华离哎哟一声,拍了拍身上,仿佛染上了什么脏东西一般:“妹妹眼睛可得看着点,莫像你娘亲一样走了歧途。”

    “你,你莫要太过分!”凤婉云急道。

    过分?凤华离不屑一顾,当初的凤婉云不就是这么和自己说话的吗,怎么现在反过来,凤婉云就受不了了呢。不都说风水轮流转,凤婉云今后,大抵就要失势了。

    凤华离说:“你当初那般对我时,就该想到会有今天。这都是因为你太傻,偏偏要针对我。”

    凤婉云泪眼朦胧,说不出话来。

    三天过后,长生被鞭打至死,但沈玉仍被关在地牢里,凤求复迟迟没有发落她。这不禁让凤华离有些怀疑,难不成凤求复仍对沈玉余情未了,当日不过是处于气头之上,这就原谅她了?

    凤华离决定去看看那沈玉现在如何了。

    这地牢算起来,近些日子自己倒是频繁来这,可这地牢却一天一个变样。也许是这两天下了雨的缘故,地牢中不断地滴着水,地上也有一段一段的水洼,时而还能听到老鼠的叫声。

    凤华离吸了吸鼻子,所闻尽是恶臭味。

    沈玉她坐在一把凳子上,翘着腿,嘴里微哼着歌。湿答答的头发还在滴着水,她侧着,但脸颊却有着倾倒众生的模样。

    难怪长生还喜欢她,自己从前还没注意过,她竟有着一番特别的风韵。凤华离开口:“大姨娘,这几日可还过得好?”

    沈玉看了她一眼,眼中波澜不惊:“他死了。”

    凤华离一愣:“什么?”

    沈玉垂眸:“长生他死了。”

    沈玉眼中有着伤情,这凤华离却没料到,沈玉她这是对长生动了真情了?

    “我在这府中这么多年,长生他待我极好,可是从今往后,我再也见不到她了。”沈玉自顾自地说,而后又站了起来,走到了凤华离跟前,“他和你无仇无怨,你为什么要害他?”

    凤华离轻笑,沈玉这个模样实在是嘲讽的很:“很多事情是没有道理可言的,你当初想着法子算计我,可曾讲过道理。”

    沈玉觉得不可理喻:“若想在这世道生存下去,还不得害人才行?你自从毁容之后,又踩了多少个人的肩膀爬了上来,你自己心里清楚得很。”

    凤华离一向秉承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些人无一不曾对自己下过手,都是她们罪有应得。唯一一个没有害过自己的,恐怕也只有长生了。

    可长生他若不是自己闯进了沈玉的房间,便不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这都是他自己杀了自己。

    “你是不是想说,长生他是自己闯进了我的屋子,才会有现在这么个下场?”沈玉眼里蒙了一层阴霾。

    凤华离噎声,她竟刚好说中了自己所想。

    沈玉语气不善:“别你分明就是害得一个无辜的人下了地狱,还要欺骗自己什么也没做错!”

    不……不是这样的。长生他不过是一个下人,就该有自知之明,大姨娘不是下人可以勾搭上的。他明知主奴殊途,却还要坏了府里的规矩,这本就是死罪。

    而自己不过是利用他的死罪顺便把沈玉拉下水了而已,自己可什么都没有做错。

    沈玉冷笑,那张精致的面孔笑起来却有些令人发慌,她声音十分凄凉:“自古以来,都是权力高的人说了算。凤求复他那么久不与我同床,我与长生纠缠在一起,又没碍着外人什么事,你凭什么要这么对我?”

    “若你这么想和他在一起,怎么不与父亲休婚,再与长生在一起?”凤华离觉得她才是不可理喻,既然已经嫁给了凤求复,就该忠于他,若是没有感情了,那就分开,和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在一起。

    怎么被她说的,好像是她占理了一样。

    “分开?”沈玉像是听见了惊天大笑话一般,咄咄逼人地追问,“若我被休了,长生他还会要我吗,就算他不介意,街坊邻居又该怎么说?她们会说我是没人要的破鞋,说我脏,说我不要脸……”

    凤华离怔了一下,这个时代对女人实在不公平。对女人而言,贞洁即一切,女人甚至不能够与丈夫和平的分开。但这好像也不太能成为沈玉偷情的理由吧……

    “我知道你怨我,我也承认我以前对你有过不利,”沈玉垂眸,“但我也从来没有实实在在地伤害到你,你那么聪明,我们那点小伎俩根本斗不过你。真正害你的,都是凤丝柳而已。”

    她说的倒是真的,虽然她千方百计地对付自己,但也没法跟自己抗衡。凤华离突然怀疑起来,自己这么对她,到底是不是对的。

    沈玉伤心欲绝:“我这几天装病,就是想以后再也不管这府中的事了,可没想到……”

    “真的吗?”凤华离有些心软,若她所说都是真的,自己兴许可以饶她一回。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如果她能够改邪归正,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沉默了好一会,沈玉突然开启了话匣子,像是犹豫了很久要不要说出来一样:“其实,我与长生很久以前就认识了。”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夏日,沈玉不过十二岁出头,她结识了来自家拜访的曲家大公子长生。听爹娘说,曲家这番前来,是来与自家结亲的。

    沈玉当时还不太懂成亲后和成亲前有什么区别,但她觉得,既然要共度余生,她也得去见见,她总不能和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过一辈子吧。

    那时长生才十三岁,个子就比同龄人要高。他生的浓眉大眼,在听到沈玉滴滴答答的脚步声后回过了头来。

    在那一瞬间,周遭的一切好像都失去了颜色,沈玉的眼中就只剩下了长生。沈玉每次回忆起,都觉得心跳得格外真实。

    后来,沈玉才知道,那种感觉叫做心动。

    长生也喜欢上了那个蹦蹦哒哒的少女,沈玉不能够出门,他常给她讲外面的故事,还会带一些在外面买的小玩意给她。两个人相处的很愉快,是沈玉这辈子这欢愉的时光。

    可是大抵是上天都不愿沈玉这辈子过得顺风顺水,长生家道中落,一夜之间从有权有势的富贵人家跌下了神坛。

    沈玉的父母不再允许他们二人再见面,她问起婚约的事,父母却不屑地说:“他们家现在没有资格与我们家站在一起,婚约的事不作数!”

    沈玉不明白,事情怎么就突然有了变故,一向教导自己守信的父母怎么就不守信了,这个世界仿佛都变了。

    那个会日日逗自己开心的长生哥哥已经不见了,而沈玉怎么也找不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