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捉奸
    凤华离回到家,想去找苏念云。但去了苏念云的屋子,苏念云的奴婢却告知自己,苏念云现在和凤求复在一起。凤华离便去找凤求复,发现凤婉云也和他们在一起。

    三个人神情都比较轻松,看样子没在谈什么重要的事,凤华离便直接走了进去,行了礼就坐下了。

    凤求复赞叹地说:“离儿,为父亲新添这两房姨太太,为父颇为喜欢,你也是有心了。”

    两房姨太太?什么时候变两房了,凤华离刚想发问,却被坐在旁边的苏念云给拦了下来,她用眼神示意自己别问了。

    凤华离只好闭了嘴,接下来的谈话中才知晓,凤求复是要同时娶陈知书和贾绡玉,如此一来可就超乎预期了,一人会热闹些,二人可就有些难以控制了。

    不过还好凤求复没要娶徐莲露,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凤婉云可不太高兴,谁知道凤华离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日子过得好好的,非要塞进来两个新人,凤婉云尖声尖气地说:“大姐还未嫁人,就做这种事,真是不知廉耻。”

    凤华离懒得跟她斗嘴,借口有事拉着苏念云离开了,她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苏念云也是无奈得很,凤求复看了那两人的画像,喜爱的很,自己便说这两个都是给他找的新夫人。凤求复听了欢喜得很,如今已是木已成舟,改不了了。

    没想到那凤求复都那么老了,还有这么多心思。凤华离叹了口气,还好自己把徐莲露有话想给抽走了,不然还不知道凤求复那个老家伙会怎么样。

    苏念云问:“你见过那两人了,觉得如何?”

    “都挺好的。”凤华离说,但她总觉得陈知书有些怪怪的,自己直觉上就不太喜欢她。

    凤求复年纪大了,也不想张扬,婚礼一切从简,宾客也没有计划请多少,就粗粗略略地顶在了下月初七。

    三天后,苏念云突然派人传信过来。

    说是已经有法子给大姨娘下*了,若是自己同意,今晚就能下手。凤华离一听这消息,饭也不想吃了。

    等了这么久,久到自己都要忘记这么一回事了,如今终于等到了机会,当然要惩罚惩罚沈玉当初做的事才行,凤华离让那人告诉苏念云,今晚就能行动。

    凤华离连忙去找了在府里做工的长生,当初把他接过来的时候特意给他安排了一个隐蔽的工作,好不让沈玉和凤婉云轻易发现。

    现在也过去了这么久,相信那长生也早以打消了疑心。

    凤华离在他出府的必经之路上等着,在夜色将深的时候果然见到远远的那个男人身影。她装作碰巧路过的样子:“哎呀,这一路都见不到一个奴婢,那便你帮我去送吧。”

    “什么事?”长生看不清她的脸,但见她穿着粉色的丝绸裙子,想必是个贵人。

    “这个是要送给大姨娘的,今晚酉时就得送到,”凤华离焦急地说,随后把一个袋子给他,“你可得赶紧去。”

    说完,凤华离又给了他一个带着花纹的玉簪,当作是赏钱。

    长生一见那璀璨得发光的玉簪,立即起了干劲,拿上凤华离给的袋子就往大姨娘的房里赶。

    长得倒是个壮实的男人,难怪大姨娘会喜欢他。只可惜脑子不太灵光,一哄一骗就上当了,接下来自己只要看好戏就行了。

    凤华离眼里闪着光,慢悠悠地走向凤求复的房间。

    那长生一路走,脸上的笑意越深。

    他回到相府之后,几次想再见沈玉,可她偏偏不见任何人。长生脑中回忆起上次沈玉赶自己走,心里就愈发的气,这回终于可以见到她了,他得让她明白,自己才是最好的。

    到了沈玉的门口就被婢女的拦了下来,长生挥了挥手里的东西:“我是奉你们府里小姐的命来送东西给大姨娘的。”

    那婢女看了眼他手里的布袋和玉簪,都不是他们这种下人能拥有的了的,于是就放他进去了。

    长生愈发兴奋,这么些天没见她,可想坏他了。

    长生走到沈玉所在的房间前,见四下无人,便伸手在那窗户上掏了一个洞,透过这小洞看里面。

    巧的是沈玉竟刚好在洗澡,那雪白的肌肤,微红的脸颊,叫长生看得血气方刚。这娘们,这么多天没见,还是那么妩媚,嫁给相爷那个老头子真是可惜了。

    沈玉站了起来,擦静身子披上了薄衣。她不知道此时外头正有人看着自己,更不知道自己在洗澡前服的药里被苏念云的人买通下了*。

    而现在,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了。

    沈玉开始莫名的燥热,脸颊变得通红,她不受控制地脱去了衣裳。这一切被长生看在眼里,可是*裸的诱惑,他再也忍受不住推门而入。

    长生扑上了那具**,在沈玉滚烫的肌肤上亲吻。长生觉得格外欢愉,但他却不知道,只不过是死神在他死前给他开的一个玩笑而已。

    另一边,凤华离寻思着时间差不多了,便敲开了凤求复的门,刚好苏念云也在里面。

    凤华离手中提着一些补品:“大姨娘她患病这么些天,我都没去看她,不如父亲和我一起去吧?”

    苏念云点了点头,附和道:“确实该去看看她了。”

    “你有心了。”见二人都这么说,凤求复便没觉得有什么奇怪,放下了手中阅读的书卷,和她二人一同去了。毕竟说起来,自从沈玉患病以来,自己我没去看过她。

    走到沈玉的院内,凤求复便问到一股熏香的味道。这味道格外迷人,是自己与沈玉同床是她才会点的。沈玉房中点着微弱的烛火,这更让凤求复升起一丝疑惑。

    见凤求复脚步慢了下来,皱着眉思索着什么。凤华离便知道自己特意安排人在里头点的熏香起了效果,凤求复已经开始有怀疑,待会直接进去便更容易相信。

    三人走到沈玉房间之前,里面却传来一阵靡靡之音。

    “啊……长生……”

    “大姨娘,想不到你还有这么一面……”

    男人的**和女人的**不断迎面而来,怕是个傻子都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苏念云惊呼一声,捂住了嘴:“姐姐这是……”

    凤求复脸色彻底黑了下来,他一脚踹开了房门,地上尽是散乱摆着的脱下的衣裳,而在那床笫之上,长生与沈玉正行鱼水之欢。

    听见动静,长生抬起头,可目光所及却是老爷,二姨娘和大小姐。他顿时三魂吓去了七魄,连忙穿上裤子,从床上爬了下来,跪在了凤求复面前:“老爷饶命!老爷饶命!”

    但那沈玉依然在药效之中,她什么也没穿就从床上滚了下来,然后一路爬到长生旁边去亲吻他。

    这一幕生生是辣眼睛,凤华离简直不想看。

    凤求复怒火中烧,抬手把桌上的茶壶往沈玉头上砸了下去。

    痛觉和冰冷的茶水一下子就让沈玉清醒了过来,脑袋上的血和茶水顺流而下,场面颇为吓人。沈玉惊慌失措地看着四周,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裳把自己裹好:“老爷,老爷……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凤求复怒吼,“你居然背着我和这个男人偷情!”

    “不!我没有!”沈玉看着长生,不知道他怎么会在这,更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脱光衣服和他搞在一起,“一定是有人在算计我,老爷,你相信我啊。”

    “算计你?”凤华离讥讽地笑道,“大姨娘这几日生病不见外人,究竟是生病,还是为了背着爹爹偷人呢?”

    这句话正中凤求复的下怀,难怪她忽然没有由来的就病了,原来是为了和这个下人偷情。凤求复火冒三丈,她给自己丢这么大的面子,真是个贱人。

    沈玉看着在旁边的凤华离和苏念云,心道定是那凤华离搞的鬼,于是指着凤华离说:“一定是你,一定是你算计的我!”

    凤华离无辜地说:“大姨娘,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你怎么这般羞辱我?”

    沈玉摇了摇惊魂未定的长生:“你快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长生把今天晚上碰到的事说了出来,沈玉听后冷笑一声,那个小姐不是凤华离又是谁:“你没看清那位小姐的脸,总看清了其它的东西吧。”

    长生心有余悸,说话结结巴巴的,把他下午看见的粉色丝绸裙子给说了出来。此话一出,可谓是震惊四座,在场谁不知道,只有死去的凤诗秀最爱穿粉色的裙子。

    而今天凤华离穿的可是素色的衣裳,凤华离故作惊恐地问:“你的意思莫不是五妹她化作鬼魂来找你了?”

    这一听便是无稽之谈,长生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把那个布袋子拿了出来:“这是那位小姐给我的,说让我带给大姨娘的东西。”

    凤华离接过来,抽出里头的纸条在手心摊开,看完上面的内容后眉头皱得紧紧的,把那张纸迅速扔到了地上,捂住了眼说:“这上头写的是什么啊,实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