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容夙止
    徐莲露被奴婢们送进了房间歇息,凤华离则刚出门就把奴婢谴走了。其实自己对那宴会还有些意犹未尽,至少那儿的食物都很好吃,只可惜现在就这么被赶出来了。

    凤华离正漫无目的地走着,脖子上突然传来一道冰凉的感觉,她低头一看,在那剑锋上看见了自己脸颊的倒影。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画月琼厉声说。

    “什么?”凤华离回头,见是公主,心想自己做了什么,怎么就得罪长公主了。

    “少和我装傻,”画月琼话语间颇有女侠的气质,她紧握着剑柄,“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我一眼就知道。方才徐小姐一事,全都是你做的,大家都是女子,何必要如此为难?”

    唉等等,长公主是来给那个女人打抱不平的?不会又是那个女人的什么亲戚吧,凤华离对她没了什么好映像,对方却突然挥起剑来向自己砍,凤华离一个侧身躲了过去。

    画月琼惊讶地说:“你还会武功?”

    凤华离总不能和长公主打起来,万一自己下手狠了,把她给打死了,那可就解释不清了。

    “公主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画月琼一心把凤华离当成了背地里算计人的小女子,非要替天行道把这种人给杀了不可,今天那徐小姐可是丢了贞洁,杀了她已经是轻的了。

    凤华离无奈,无心恋战,只想着快点逃离这个地方。可画月琼却不依不饶,凤华离退一步她就进一步,且力气大的很,再这么纠缠下去,凤华离恐怕就要处于下风了。

    “公主!”

    一道男声响起,那把剑终于停了下来,停在了自己面前。凤华离松了口气,总算有人注意到这里的状况,解救自己于水深火热之中了。

    “公主这是做什么?”那男人生极其清秀,眉眼像是女子一般多情柔媚,睫毛长到凤华离都想把它一根根拔下来装在自己眼睛上。

    只是他的容貌极其眼熟,总觉得在哪见过,可凤华离找遍了记忆,也没有找到这么个眉清目秀的男子。

    画月琼的声线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微微低着头,唤了一声长公子:“这个女人今日在宴会上害得徐家小姐失了贞洁,我不过是在替天行道罢了。”

    冤,实在是冤。凤华离求助地看向那名男子,那男子不负所望地说:“可我看她不像是那种人,公主不是有什么误会吧?”

    “可我亲眼看见了。”画月琼收回了剑,仍不太敢直视那男子。

    男子看向凤华离,说:“你有什么想说的?”

    凤华离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把今天所发生的事完完整整地告诉了画月琼,同时不忘了渲染那徐莲露平日里有多么嚣张:“今日我若不那么做,失去贞洁的就会是我了。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也是无奈之举。”

    男子听后,朝画月琼努了努嘴,对方更加不好意思了,脸颊熏红的,像是喝醉了酒一般。

    画月琼也是一时冲动,她平日里最看不惯那些耍心机害人的女子,今日见到凤华离的所作所为,也没有搞清楚这其中的缘由,就直接兴师问罪了。

    “实在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画月琼说。

    见她还真的向自己道歉了,凤华离还有些意外,这倒不像其它皇室们的作风了。不过这样敢做敢当,性情耿直地长公主,凤华离倒还挺感兴趣。

    “无碍,”凤华离看向这个男子,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不知这位是?”

    男子点了点头:“隐国第一皇子,容夙止。”

    凤华离连忙行了个礼:“不知是长公主,失礼了。”

    容夙止笑起来,凤华离这才想起这人自己在何处何时见过。在寂舞大会上舞姿曼妙,容貌倾城的女子,和面前的男子合在了一起。

    他们是同一人!凤华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日自己所见,分明是个美的自叹不如的女子,如今再次相见,竟就已经变成了一个翩翩的陌上少年郎了。

    凤华离不可思议地说:“你……你就是那个寂舞大会上的……女子?”

    “是我。”容夙止点了点头,这些天来,他常碰见有人问这个问题。所以面对凤华离的表情,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凤华离紧张地咽了口口水,即使是个男人,长得也格外好看,也确实到了自己自叹不如的地步了,凤华离都要怀疑他是投错了胎,带着这美人的皮相投到了男子的身上。

    凤华离嗅到了一股清香:“长公子用的,可是芙蕖香?”

    容夙止说:“你如何知道?”

    凤华离嘿嘿一笑:“我对这种香味和药味都比较熟悉。”

    她一个女子居然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容夙止觉得她是个有趣的人,还想和她聊几句,远方却突然有人在叫自己。容夙止见是自己的贴身侍从,想是有事,便说:“我先走了,下次再见。”

    “好。”画月琼回到,紧紧地盯着他离去的背影,直到他走了好几里远也舍不得收回目光。

    凤华离觉得奇怪,就决定自己先回屋去,可走了几步,画月琼又跟了上来。凤华离还以为她是又来打抱不平的,对方却笑着说:“刚刚吓着你了,这宫里这么多路,你一个姑娘家的没人带路,迷路了可怎么办,我送你回去吧。”

    凤华离再三推脱不用了,自己的方向感还是在线的。可对方就是拗着性子,非要送自己一程,凤华离是不答应也得答应了。

    “你住在这宫中吗?”画月琼问。

    凤华离说:“住在秀妃娘娘宫里的偏院,她病了,这几天都是我在帮她医治。”

    画月琼一惊,秀妃娘娘平日里待自己可好了,现在她病了自己居然不知道,皇兄怎么不告诉自己呢:“你会医术?”

    “皮毛罢了。”凤华离谦虚地说。

    画月琼对她起了一丝崇拜之心,她不但擅长跳舞,会吟诗作对,甚至对医术都略知一二,更别说那张令很多女子羡艳的脸了:“我突然有点羡慕你。”

    凤华离笑道:“羡慕我?公主别说笑了,我还羡慕你呢。”

    “羡慕我什么?”

    “你可是长公主,单这么个身份就足以让人羡慕嫉妒恨了,”凤华离说,“当然,我可没有嫉妒恨。”

    画月琼不以为然,她觉得凤华离几乎是个完美的人,根本就挑不出什么差错,而自己大大咧咧的,总是做错事,皇兄也因此老是责怪自己。

    听完画月琼羡慕自己的原因,凤华离说:“你觉得我完美,不过是不了解我罢了。”

    更何况,她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全都是因为她是长公主,不用费尽心机地去生存。而自己不能,自己必须谨言慎行,才能在这世道生存下去。

    再说,人总是想要得到不属于自己,和自己得不到的东西。

    凤华离在画月琼的带路下到了秀妃宫中,凤华离正好要去给秀妃扎针,但画月琼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毕竟秀妃中毒的事还没有外人知道,凤华离也拿不准主意能不能让长公主知道,她准备请示彩荷,但彩荷却出来迎她,彩荷满脸笑容:“姑娘来了正巧,娘娘刚醒不久。”

    彩荷看见长公主:“长公主也来了,二位快进来坐着吧。”

    凤华离听着这个喜讯,也代表自己扎完今天这最后一针,就可以回府休息了,日后只要彩荷按时给秀妃服药即可。

    秀妃才醒,有些虚弱,但看见长公主,脸上也是带着真心的笑容的:“画琼,今日怎么记起来看我了?”

    “倒是你,生了病怎么也不差人和我说声,”画月琼有些心疼,自己从小就在秀妃身边长大,秀妃对自己而言就是母亲般的存在,“我要让世上的名医都来给您诊断。”

    秀妃宠溺地看了她一眼:“哪要什么名医,面前这姑娘就是名医了。若是没有她,我现在估计病得更重呢。”

    画月琼听了,对凤华离的敬意更深了些,也很感激她救了秀妃。想到今天自己对她所做的事,画月琼心里愧疚不已,想着下次一定要好好补偿她才行。

    见这母女两人要开启叙旧模式了,凤华离也不好在这久待,给秀妃扎好了针,再和彩荷嘱咐了日后用药的注意事项,就回房去了。

    回房后,月笛早就在那等着了,她收拾好了东西,看样子是已经知道秀妃醒来的消息,凤华离欣慰地笑:“那我们走吧。”

    二人三度打道回府,这一次才总算真正地回了家了。

    马车到了相府,凤华离刚下车,苏念云就走了过来,她这几日可是很担心凤华离的安危,一听说这人要回来了,就过来迎接了。

    “我的女儿没什么事儿吧?”

    苏念云抓着凤华离转了一圈,把她头都给转晕了,凤华离笑着说:“娘,你就放心吧,女儿这几日好着呢。”

    凤华离挽着她的手进了府,这一路上把这宫中的事讲给了她听,当然,没有把那徐莲露的事说出来,否则她又该瞎担心了。

    “秀妃娘娘当真那么喜爱你?”

    “当然是真的。”

    “那就好,那就好。”苏念云笑着,眼中却有些担心。

    凤华离看在眼里,难道自己不在府中这几天,又出了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