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众目睽睽之下脱衣服
    皇家宴会的举行在皇宫东南处的“莫愁宫”,这处宫苑因湖水花园风景秀丽,清风宜人而常被用来举办大型宴会。听说皇上此番忙于朝政,所以这宴会依然是由凉妃坐镇。

    凤华离到了那,跟着掌事太监去了自己位置上坐下。桌上有各种各样的水果和美酒,桌椅既柔软又很冰凉,正适宜这样的天气。

    整个宫殿装饰得富丽堂皇,视觉上都十分享受。凤华离只能说还好没错过,就当是来这放松也很不错的。不多时来的人越来越多,宫廷舞娘们也纷纷上来献舞了。

    宫廷中的乐师都是上等的,乐声轻悠婉转,回音绕梁。若不是身边突然传来的尖锐不合群的女声,凤华离一定能够沉迷其中许久的。

    “哟,这不是相府大小姐吗?”徐家小姐徐莲露不怀好意地说,她身边还跟着许家大小姐许承福与二小姐许承意,二人脸上同样是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

    果然是牛羊成群,什么人和什么人在一起。凤华离并未站起来:“居然在这都能见到徐家小姐。”

    徐莲露目空一切,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本小姐可是年年都来这宴会,倒是你,头一次来一定很新鲜吧?”

    许承福高傲地补充道:“就是就是,徐小姐可一直受凉妃娘娘的赏识呢。”

    许承意讥讽地说:“怕是你打通了关系才进来的吧,不像我们徐小姐,那可是靠真材实料进来的。”

    她们又不是徐莲露的奴婢吗,这么帮着她,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徐莲露只不过需要几条听话的走狗,根本不是真心待她们。

    凤华离不屑地瞥了那姐妹俩一眼,说:“这的东西也没多新奇,我们相府多了去了。倒是你们两个,家境没那么好,若不是攀上了徐大小姐,怎么能到这来呢,想必这一切对你们来说,都新奇得很吧?”

    口齿倒是伶俐,却没个真本事。徐莲露轻蔑地哼了一声,带着那两名女子坐在了凤华离的身边。

    凤华离对这座位排得很不满,但毕竟是皇家的,自己也不好随便提出换位。干脆就装作看不见身边这三个令人讨厌的面孔,一心投入看那台下的表演。

    接着就是各位公主皇子和妃子入场,盛宴一下子就更热闹了起来,人人都忙着讨好皇室,企图攀上高枝。

    每个人都有一次去表演的机会,许家两位小姐也没放过,可她们表演的舞实在太过庸俗,既没有技巧,又没有感情,很快就被那些皇家舞娘给掩盖了下去。

    没人夸奖她们,皇室的人更是没有多看她们几眼。她们脸色十分难堪地回到了位置上,凤华离看她这么不开心,便暗讽道:“不是什么人都有那个天分去跳舞的,有些人还是别整天想着被皇室给看中,娶你们做小妾了。”

    “你!”虽然这是事实,但被这么*裸地指出来,许承意还是气得很,厉声道。但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说完你之后就没了下文了。

    见她们俩被呛得说不出话,徐莲露开口说:“既然妹妹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表演表演,让大家见识见识?”

    凤华离瞪了她一眼:“不敢抢姐姐的风采。”

    话刚说完,徐莲露竟然站了起来。凤华离一愣,还以为她这是真的要去表演了。

    她一站起来,凉妃的目光就跟了过来,其它妃子见凉妃看向这边也跟着看了过来。

    皇室们见自己的母妃都往这边看,也看了过来,众人见此情形,还以为是有什么要紧事,于是全都看向了徐莲露。

    空气一下安静了下来,可徐莲露却迟迟没有离开座位,凤华离不免有些不安。

    徐莲露轻笑,看向了坐着的凤华离,那眼眸中却是满满的算计:“凉妃娘娘,方才我和相府大小姐谈着话,发现她对诗词格外有研究,不知可否让她为大家吟诗几首?”

    大庭广众之下这么说了,即使知道她肯定不安好心,凤华离也只能笑着点了点头。

    凤华离站起来,刚走出几步,却突然发现腰上的带子不知何时被解开了,只要自己再往前走一步,自己身上的衣服就要落到地上了。

    但若是直接动手绑好,又十分不合规矩。衣服若是掉了,那恐怕这就会是明日京城所热传的事了。凤华离回过头,徐莲露正对着自己虚伪地笑。

    凤华离想,既然你不让我好过,可就别怪我要害你了。她恭恭敬敬地说:“凉妃娘娘,刚才与徐小姐谈话,觉得仿佛遇到了知音一般,若是她不能和我一起吟诗,那可就真没了意思了。”

    凉妃并不知道徐莲露的计谋,觉得既然她也能来表现表现,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于是就应下了。

    徐莲露心想你能奈我何,趾高气昂地走在了凤华离的前头。凤华离看准时机,装作被什么给绊倒摔在了地上,同时手“下意识”地抓住了徐莲露的衣裳,随后一把往下扯。

    只听嘶啦一声,徐莲露的衣裳就滑到了地上,露出了里面穿着的裘衣,凤华离则趁着被桌子挡着,迅速地把衣带给系好。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徐莲露的身上,那些男人的眼神更是一点都不遮掩。

    徐莲露更是吓得面色惨白,她疯狂地去抓自己的衣裳,可衣裳的料子是滑绸的,她又手足无措的,一提起来就滑了下去,像表演节目似的,只是徐莲露慌得泪都落的到处都是。

    凤华离见此情形,立刻跪了下来,说:“娘娘恕罪,离儿不是故意的,离儿方才不知被什么给绊倒了,一时受到了惊吓才……”

    那徐莲露还忘记了自己没穿衣裳,见凤华离在那认罪,心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现在又在这装什么装。徐莲露二话不说就上去打了她一巴掌:“你这个贱人!”

    凤华离挨了这一巴掌,楚楚可怜地说道:“姐姐这么这样怪妹妹呢,妹妹可是无心的呀,姐姐昨儿不还是说最疼爱妹妹,妹妹做错了什么姐姐都会原谅的吗?”

    说着说着,她也流出了豆大的泪珠,再加上那美艳的相貌,立刻获得了众人的同情,很快就有人小声议论道:“那徐家小姐怎么那么凶?”

    “我看这不会就是她自己作的一出戏吧?”

    “对对对,我看也像,她那么想勾搭那些皇子,所以才把自己衣服脱下的。”

    那人唾弃地说:“真是看不出来,她居然是这种人,真是个*,谁娶了她谁倒霉。”

    有时候舆论就是这么可怕,可以把黑的说成白的,没的说成有的,如今大部分人都倒向了凤华离这边。即使是十分离谱的话,他们也传的头头是道。

    在那一瞬间,徐莲露仿佛就真的变成了众人口中的*,为了勾引皇子上位而在大庭广众之下脱衣的不要脸的女人。

    徐莲露慌了,女人最重要的贞洁,如今都被这个叫凤华离的女人给毁了,她只好把所有的怒火都撒在凤华离身上。

    她又朝凤华离扇了一巴掌,但这回凤华离可不会傻到再让她打一次。凤华离一把撑住了她的手,哭诉道:“姐姐,你的衣服又滑又大,本来就十分容易掉落,这不能怪妹妹呀。”

    这么一来,倒是把徐莲露自己故意为之的名称坐实了。

    徐莲露大惊,她如何能这般颠倒黑白,自己喜欢这件衣服,不过下人送尺码是送错了,再做的如此宽松,因为没有时间再,便直接穿过来了。

    徐莲露怎么也没想到,反而因此而让凤华离给摆了一道。她伸出脚踢了一脚凤华离,凤华离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脚踝,随后用力一扭,便让她整个人失衡摔到了地上。

    凤华离也装作被踢到了的样子,往旁边的地上滚了一圈。

    玉公子坐着的位置刚好能看见凤华离的脸,她神情颇为痛苦,他登时就想去看看她怎么样了,可却被坐在旁边画月琼给拦了下来。

    “她可是个弱女子,我得去看看。”玉公子同情之心泛滥。

    画月琼深深地看着凤华离,心中却有说不出的气愤:“我看她可不像有事的样子,再说了,她是不是弱女子还未尝知否。”

    玉公子只好作罢,身边的众人多数焦点也都是在凤华离身上,而没人去注意那个同样摔倒在地的徐莲露。

    早已面色铁青的凉妃终于忍不下去,这些人一个两个的,简直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她用力地拍了三下桌子:“够了,还嫌不够乱吗!”

    众人连忙纷纷噤声,不敢再说话。

    凉妃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徐莲露一眼,说:“你们两个先回去休息调整一下吧。”

    徐莲露求助地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凉妃,她可是自己的婶婶,她可得为自己作主才是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可那凉妃却再也没有看她一眼:“舞娘继续罢。”

    乐曲又奏了起来,舞娘也回归了自己的旋律。几个奴婢们扶着徐莲露和凤华离出了宫苑,宴会内没有人再谈论刚刚的事,可等宴会散了后,这件事会传得多广,大家都心知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