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以后别做贼了
    凤华离顾不上炎虞的目光,给他上了药,再用布条子包扎好了,一副很满意的模样:“看在你如此可怜的份上,这药费我就不收你的钱了。”

    炎虞挥了挥手臂,发现她包扎得还算不错,也就对她误认为自己是贼人不甚在意了,但是这个女子的行为举止还是令人咋舌的:“你不知道看了我的肩膀,你就得嫁给我了吗?”

    凤华离这时候要是喝了杯茶的话,一定会全都喷出来的,她都忘了在古时候男女授受不亲,有这么多规矩了。凤华离讽刺道:“你一个小贼,还尽相信这些有的没的。”

    “再说了,我可是医者,这些都不作数的。”凤华离反驳。

    炎虞轻笑,她不仅行事洒脱,还挺能言善辩的。她看上去也确实不像会给秀妃下毒的人,于是问道:“听说是你给秀妃下了毒?”

    这么快就传出去了?凤华离无奈地说:“实属是冤啊,今天我还帮秀妃娘娘治了病,她还说欠我一个人情。结果就在出宫之时看到两个下人在一起商议,说是受凉妃的指使给秀妃下毒已久了……”

    也不知道那些人去查那两个人的消息怎么样了,有没有结果,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凤华离叹道:“这些话我也就能和你说说了,要和其他人说,就没人信我了。”

    炎虞说:“那皇上呢,为何不和皇上说?”

    一提起那个皇上,凤华离就没什么好脸色,后宫娶那么多女人,害得她们各个争风吃醋的,没什么好作风,所以秀妃才会被害的。凤华离说:“那个男人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要是和他说了,难道他还能把自己最疼爱的妃子给处置了不成?”

    炎虞一怔,自己确实没有办法直接把凉妃给处置了,凉妃的背后是国公撑腰,而在朝堂上国公更是独当一面。炎虞心情有些复杂:“皇上也许有他的苦衷呢。”

    “他能有什么苦衷啊,高枕无忧的。”凤华离鄙夷地说。

    “但是……”

    凤华离打住:“你这么帮他说话,和他什么关系啊?”

    凤华离聊着聊着,困意就来了,于是就让他出去了,今晚得好好歇息,说不定明天一大早又会被叫去审问什么的。

    炎虞离开后换了身衣服,直奔凉妃宫里去。

    凉妃本来都准备睡了,突然听到下人传皇上正往这边来,连忙又给自己打扮打扮,在镜前数次检查没有什么出错的地方后方端正地坐在那等着。

    “皇上,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凉妃语气像是十分疲倦。

    炎虞见她打扮得很完美,分明就是知道自己要过来的消息了。他也不是想来与她卿卿我我的,而是有正事要谈的:“明天早上就让那个女孩回去吧。”

    “哪个?”

    “就是你抓错的那个。”

    凉妃一愣,装作镇定地说:“是那个相府大小姐凤华离吧,可目前就她嫌疑最大了……”

    见她还在装无辜,炎虞的耐心几乎都要被她给磨光了:“若你不想惹火上身,就别再查下去了。”

    说完想说的,炎虞连一刻都没再逗留,只给了凉妃一个冷漠的背影。凉妃感觉顺便失去了力气,自从进宫以来,炎虞迫于父亲的压力,表面上给自己最多的宠爱。

    但只有凉妃自己知道,他对自己有多冷漠,只有在外人在场的时候才会客套客套,其余的时候更是惜字如金。

    可是就在刚刚,他居然为另一个女人说话。凉妃了解炎虞,知道他根本不爱管别人的闲事,如今居然为了一个女人来和自己唱反调。

    凉妃心中愈发烦闷,这个凤华离一定不是什么好货色。

    第二天一早,凤华离的房间就有人来敲门,她穿上了衣服,心想这天才刚亮就急着来叫自己去审问,真是吃饱了闲的没事做。

    凤华离一开门,窜进来的却是月笛。

    “小姐!”她一上来,就上下打量着凤华离,生怕她出了什么事。

    与她一同来的还有一名奴婢,那人笑着说:“凉妃说小姐可以回家了。”

    这是找到了凶手了?凤华离问她,她却说让自己不要多管了。不管就不管了吧,凤华离也不想管这茬子事。但是在临走前,她还得见一见秀妃。

    见凤华离不是走往府里的路,问:“小姐这又要去哪?”

    “我得再去见秀妃一眼。”凤华离说。秀妃现在好像还处于昏迷的状态,万一这宫里的太医不擅长解毒,她有个三长两短,自己的皇家宴会说不准就泡汤了。

    月笛很担心她,昨天她抛下自己先离开,就被人抓走了,今天要是再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

    凤华离说:“你和我一起去就是了。”

    二人一起到了秀妃房间,彩荷知道她来了,便出门迎接她,彩荷的脸色很差,看来秀妃至今昏迷未醒。凤华离看了眼秀妃,她面上血色几乎要全无了,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一般。

    彩荷近乎乞求地说:“娘娘那么相信你,你一定也有办法救娘娘的吧?”

    凤华离给秀妃诊断后,点了点头。她给秀妃扎了针,又给她服了药。可冰冻三尺岂是一夜之寒,凤华离真是厌恶透了这些给人下慢性毒药的人。

    “我想我们暂时是没办法回府了。”凤华离这几日都得帮她扎针,秀妃必须得尽快醒过来。否则时间拖长了,以后虽然还是会醒,但可怕的后遗症也是无法避免的。

    彩荷给她安排了一间上好的厢房,供她这些天的居住。离皇家宴会只有一天了,秀妃还是没有要醒来的迹象,凤华离想,自己大概是无缘赶上了。

    反正与徐家小姐的话不过赌气而已,救秀妃这事可比宴会要重要的多。尽管凤华离这么安慰着自己,但还是有些闷。

    她便出来通风,一直想着明天的宴会,恐怕那徐家小姐明日就要以取笑自己为乐趣了。一面想着一面走,不知不觉地,凤华离就撞上了一面人肉墙。

    凤华离抬头,没想到在秀妃宫门口居然都能碰到这个小贼:“你怎么在这,我警告你,秀妃是我的人,你可不许来偷。”

    炎虞汗颜,自己不过听闻秀妃昏迷未醒,怎么就又成了来这行窃了,再说了,秀妃什么时候成这个小丫头的人了?

    凤华离说:“你怎么还在宫里?”

    “那你呢,怎么还没出去?”自己不是让凉妃放她出宫去了吗,怎么还在这呢。

    凤华离把给秀妃诊治的事和她说了:“可惜明天的皇家宴会与我无缘了。”

    想不到她这么年轻,还会医术。谈起皇家宴会的事,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失望。炎虞看得出她想去那个宴会,而自己可以帮忙。

    “我有个亲戚在这当差,如果让他帮忙,你可以去那个宴会。”炎虞想她既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干脆就先不说好了,就当自己是个冒冒失失的贼吧。

    凤华离兴奋地说道:“真的?想不到你还有一个这么能的亲戚,他知道你是个贼人吗?”

    炎虞摆了摆手:“你还是少问点问题吧。”

    凤华离揉了揉脖子,想不到这个小贼还有些本事,只可惜这大好年华的,不做些有意义的事,可是在这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凤华离说:“那就多谢了,日后若有什么也能够帮你的,和我睡就行。”

    “好。”炎虞随口答道,他可不认为凤华离能帮的了自己什么。

    凤华离心情好了许多,便要回去睡觉了,走之前还特意嘱咐他,劝他早日回归正道,炎虞只好哭笑不得地应下。

    炎虞去了秀妃的房间,见到了她的样子,有些心疼。她瘦了许多,而且脸色苍白。她变成这样,说实话都是因为自己。

    但后宫这么多女人,炎虞也没办法每个都照顾到。他最初也不想娶这些个女人,可渐渐的,因为政权,兵权等等问题,总会有人把这些人硬塞进自己的后宫。

    炎虞不爱她们,但也不会亏待她们,如果遇到十分优秀的女子,自己也会多多关照她们,秀妃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

    “等你家娘娘醒了,告诉她让她来找我。”经历了一番在鬼门关旁的徘徊,应是吓坏了。

    “是。”

    炎虞走后,彩荷喜笑颜开,方才皇上说了那么一句话,可却比皇上平日里说百句话还要温柔,如果娘娘醒来知道了,一定会非常开心的:“娘娘,你可要快些醒过来。”

    第二日就是皇宫宴会了,那个苏三果然没有骗自己,一早就有人来自己屋里通传了,还捎了一件翡翠玉簪,说是宴会上戴的,每个人都有。

    凤华离有些欣喜,同时还有另一份欣喜来自于这具身体。前身一直都想去皇家宴会,因为那是身份的象征。如今自己去了,也算是帮前身实现了愿望了。

    月笛把那簪子帮她戴上,说:“小姐这么好看,到时候一定会艳压群芳的。”

    镜中倒映着自己的脸庞,这簪子倒是很配自己,上面古典的纹路十分精细。不愧是皇家,一个小礼物都这么惹人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