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秀妃中毒
    凤华离见此情形,便知秀妃这是寒气攻心,病情提前加重了,也不敢怠慢,连忙把她扶上了床。彩荷去打了盆热水来给秀妃清洗了血迹,再见用毛巾敷在她的额头上。

    病情突然加重,之前开的药方就得推翻重编了。凤华离又重新写了一张方子,说:“娘娘的病情突然发生变化,这两日万不可再劳累,否则恐日后再不能医治了。”

    这种病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

    哪知秀妃却睁着眼,摇头:“可外面还有那么多人……”

    凤华离问:“娘娘何必做这个圣人呢?”

    秀妃叹道:“起初只有一个,后来是两个,愈发得多,只到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自从自己有了乐善好施的名声,皇上就给了自己很多实权,还有数不尽的珠宝。这个后宫之中哪个嫔妃都知道,皇上他待人冷清得很,能与嫔妃相敬如宾就已是那妃子莫大的福分了。

    可若是自己真的置外面那些人于不顾,这唯一讨皇上喜欢的特点也就没了。

    彩荷在一旁,对目前的情况也十分无奈:“娘娘就不该对他们太过心慈,如今都有一两个难民来这,如此下去可并非良计。”

    秀妃望着上空,现在宫中凉妃一人独大,自己若不紧紧握着这最后的一点优势,在这后宫之中还不知会被怎么欺负。

    “抱歉,我必须这么做。”秀妃轻声道,哪怕死了,也比变成蝼蚁要好。

    凤华离见她那一瞬间的神情,宛若饱经多年沧桑一般。看来这后宫的女人实在是不好过,自己以后一定不要进宫,打死也不要嫁给那个让后宫这么多女人活得这么累的皇帝。

    凤华离心生一两全其美的计谋:“娘娘误会了,我让娘娘歇息,并不是完全不管外面的那些人了。”

    “那……”

    凤华离说:“娘娘不觉得,外面什么人都有,未免有些没规矩了吗?”

    其实秀妃也是过于心切,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善事也是需要分工的,如是难民,吃不饱穿不暖的穷苦人家只需在宫外设立一个小宫苑即可。

    再者就是一些需要些权势,但只需要吩咐下人就能做好的事,在娘娘的宫旁边由娘娘信任的宫女管,如有些拿不定主意的还可以直接来问娘娘。

    最往上就是需要秀妃的权力才能帮上的忙才亲自帮,如此不仅节省了秀妃的时间,更让那些有急事的人更快得到帮助。

    凤华离将这些粗略的计划讲给秀妃听,当然这细致的分工及计划,她相信秀妃的人可以做好的。

    秀妃觉得可行,其实每日找到自己,真正有大事的人并没有几个,如此自己不仅可以保住这名声,还能够好好休息。秀妃感激地看向她:“你真是冰雪聪明,本宫这算是欠了你一个人情了,若你日后有何需要本宫帮忙的,尽管来找我。”

    凤华离浅笑:“娘娘如此好心肠,上天一定会保佑娘娘的。”

    目的达到后,凤华离也不久留,和月笛一起准备出宫了。这出宫之时却没见到来时带路的那个太监,凤华离也懒得去找,便自行与月笛出宫。

    二人一路走,正路过了秀妃宫里的膳房。由于里头的美食太香,凤华离都忍不住放慢了脚步。就在此时,一对男人进去了她的视线。

    那太监正往奴婢手里塞着什么东西,奴婢四下环顾,随后一把将他拉进了屋子,把门从里头反锁上。

    直觉告诉凤华离,这里头一定有什么猫腻。于是她让月笛在原地候着,自己跑了过去,靠在门上听听里面的人在说些什么。

    “三哥,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这可是件好事啊。”

    “但我……”

    凤华离听到一半,心想这两人是在这里头偷腥呢,便不想偷听别人的私生活,谁知接下来的话题却急转而下。

    婢女说道:“这每日下的东西越来越多,娘娘发现怎么办?”

    太监鄙夷地说:“什么娘娘,咱们唯一的娘娘只有凉妃,秀妃她算是个什么东西?”

    原来竟有人日日往秀妃饭菜中下毒,凤华离大惊,这个事自己是一定要插手不行了,她用胳膊肘猛地一撞,门就破烂地倒了下去。

    凤华离怒道:“大胆奴才,竟敢在秀妃的饭菜中下毒,该当何罪?”

    那两人见事情败露,慌乱地跪在地上求饶。

    凤华离可不会心软,当下就抓住这两人的衣领准备送到秀妃面前当面对质。这才刚出膳房,前方就赶来了一群宫里的侍卫。

    凤华离正感叹这些侍卫来得正是时候,想把这两人转手送上去的时候,那些侍卫却一把架住了凤华离,长剑就在她脖子边上悬着。

    “你们抓错人了,那两个人才是下毒的人啊。”凤华离喊道。

    侍卫冷声道:“秀妃娘娘吐血晕倒了,你是最后一个去过秀妃房里的人,你下毒的嫌疑最高,抓得不是你是谁?”

    “什么,娘娘她怎么了?”

    凤华离再问什么,侍卫则是一声不吭,只是尽责地把自己押着往前行。凤华离不是不能挣脱,但这可是皇宫之中,侍卫多得很,到时候能不能打得过就不一定了。更何况清者自清,她没有做过什么手脚,自然没什么所惧的。

    一路就到了一处屋子,那上面坐了几个人,地上也跪着几个人,跪着的人中,就有彩荷。彩荷见到她被抓来,也是十分焦急地咬着唇,就在凤华离走后不久,本气色见好的秀妃突然吐了一口鲜血,随后就昏迷不醒。

    太医诊断后,说秀妃这是中毒了,随即这事就迅速传到了凉妃耳中,她派人将所有有嫌疑的人都抓了过来,还要和理监白大人一同亲自审问。

    凉妃问凤华离:“你为何去找秀妃?”

    “回禀娘娘,”凤华离说,“离儿去找秀妃,是想让她能邀离儿去皇家宴会,而后见秀妃身患疾病,便替她看了病,离儿绝不会害秀妃娘娘的。”

    彩荷也信她,为她作证道:“这位姑娘确实给我家娘娘看了病,我家娘娘对她还颇为喜爱。”

    凉妃不以为然,反问:“难道这么巧的,你前脚刚见完秀妃,后脚她就中毒了?我看这根本就是你计划好的,你早就想害她了,对吗?”

    凤华离一阵无语,这个凉妃胡编乱造的能力也太强了些,怕是死的都要被她给说成活的了。凤华离看来,这件事分明就是凉妃自编自演的而已:“离儿在秀妃娘娘的膳房抓到了两个人,且亲耳听到他们在商议往秀妃的饭菜里下毒一事。”

    凤华离说的有理有据:“秀妃娘娘毒发,恐怕是长期服用了慢性毒药,碰巧今日复发了而已。”

    可那凉妃却是个不讲理的人:“你这丫头,满嘴胡言乱语什么呢,证据确凿,这件事分明就是你做的。来人——”

    什么证据确凿啊,凤华离差点想直接跑算了,这个凉妃实在是太过分了,仗着自己有权有势的,就如此冤枉好人。

    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等等。”

    凉妃从座椅上起来,快步迎了过去:“皇上,你怎么来了。”

    原来来人是皇上,凤华离想要回头看,可肩上就是杀人的利刃,她只能低着头看着地面。

    炎虞一眼就认出凤华离来:“按她说的去查吧。”

    “什么?”凉妃愣道。

    “她当才不是说亲耳听见有下人商议下毒的事吗,按她说的去查。”

    炎虞轻轻瞥了一眼她,但凉妃却从那道眼神之中感到了不耐烦,她知道他向来不愿他人对自己的意愿有任何意见,于是连忙差人去查。

    既然有了新的线索,凤华离也就不能被收入牢中了,但仍不能离开皇宫,便给她安排了一间宫苑暂时住下,等案情水落石出后方能离开。

    “朕希望这事情能查得明明白白,给秀妃一个公道。”炎虞这话即既是说给凤华离听,又是讲给凉妃听。

    等凤华离回过头,想看一眼那皇帝长什么样的时候,却早已没了人影。凤华离被安排到了一间久无人居住的屋子,这里到处都蒙了尘,凤华离想着今天的事,怎么也睡不着,就跑但屋子外面散散心。

    这么一折腾,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赶上三日后的皇家宴会。

    凤华离正心烦着,视线中的月亮却突然被一道黑影掠过,紧接着一个穿着黑色夜行衣的男子就落在了地上。凤华离定睛一看,这不就是那日在寂舞大会上遇到的小贼吗?

    “你怎么在这?”凤华离惊讶地问道,这个小贼去寂舞大会上偷偷就算了,那儿守卫不多,可他居然都胆大到跑到皇宫里来了,不怕被抓到吗?

    炎虞看了她一眼,自己在追一个刺客,刚好追到了这就不见踪影了,谁知恰巧又碰上了她。

    凤华离见他肩上流着血,问:“你这是被抓住了逃来的?”

    “我……”炎虞刚想解释,对方却一把拉着他进了屋,随后把他肩上的衣服撕开,从怀中掏出常携带在身的百花散,对伤口愈合有奇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