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秀妃
    凤华离抬头,男子的脸颊在月光的照拂在显得格外的好看,尖挺的鼻子,细长的人中沟,一对柔软的淡唇真是让人见了想啄上一口,浓眉与锋锐的面容更多了几分男人气息。

    不知不觉得,这种打量的目光越来越强烈,男子觉得浑身不舒服,仿佛被人当做一道菜考量了。突然的,手心传来一股湿湿的温热感,他猛地松开手,只见凤华离张着嘴,口水都流出来了。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恶心。男子将手中她的口水往她身上猛地擦干净,凤华离却又突然猛地摔落在地上,半天没有动静,就在男子想伸出脚试探对方时,凤华离突然猛地伸出一只手抓住他的脚,然后两只手紧紧抱住。

    “苏三,你今天跑不了了,”凤华离醉意熏熏,说道,“我要替天行道!”

    “什么?”炎虞看了眼自己衣服上的名字,这是今天出门时和苏三换的,想不到被她误以为是自己的名字了。

    凤华离一把抓住他的腿蹭了起来,而在梦中的她正抓着一个巨大的鸡腿在嘴边啃着。

    炎虞再也忍不下去,一把甩开她,留下她一个人抱着空气乱摸乱抱。

    一柱香之后,月笛闻讯而来,见凤华离躺在地上烂醉如泥,不由感叹小姐这是喝了多少酒。这副样子要是被别人见着该笑话了,月笛趁着还没散席,连忙拖着凤华离找了辆马车塞进去,先行回府了。

    总说喝酒伤身,宿醉更是大忌。当凤华离在强烈的太阳升起的正午醒来后,关于昨天晚上出了宴席后的任何事情都给忘了个一干二净,更别说那不断阵痛的脑袋了,让凤华离感觉整个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自己什么时候喝的那么醉,自己怎么完全想不起来?

    “我是怎么了?”凤华离眯着眼,沙哑着嗓子问。

    月笛见她醒了,连忙给她倒了一碗醒酒汤:“小姐昨晚喝得烂醉如泥,好在有一个男人跑来和我说,要不然你在地上爬来爬去的样子若是被人看见,小姐可就要沦为笑柄了。”

    这么一说,凤华离倒是有了点印象。那个叫苏三的小贼,想不到他还有点良心,帮自己叫了月笛过来,不然她可不敢相信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凤华离喝了一口汤,脑海中却渐渐浮现起在月色之下,被他拥入怀中中的情形,旋即那张脸在记忆中不断的放大。现在想想,那张脸也是十足的迷人,只是可惜他却是个小贼。

    月笛见她提着勺子,却呆着没送入口中,问道:“小姐,你在想什么呢,脸怎么那么红?”

    凤华离回过神来,想到自己刚刚在想些什么后脸颊顿时更红了。呸呸呸,才不能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了,正事要紧,正事要紧。凤华离闭上眼缓了缓,想到关于皇家宴会的事,便问道:“月笛,你知道过几天的皇家宴会吗?”

    月笛点了点头:“那儿每年都是各种俊男美女去的地方呢。”

    凤华离问:“那他们为什么不邀请我?”

    “小姐……”月笛支支吾吾的,有些为难,凤华离想也知道原因了,便没在这个问题上坚持。

    凤华离问:“今年我还有去的可能吗?”

    月笛说:“皇家宴会往往都是提前三个月邀请宾客,除非……”

    月笛思虑片刻,说:“除非能找到秀妃娘娘,她有随时都能邀请人的权力。”

    这个办法虽然听上去很难,但总好比没有机会强。

    凤华离换了衣裳,梳洗完毕就准备进宫面见秀妃娘娘了,毕竟时间非常紧迫,一刻也不能浪费。

    虽然自己与秀妃不熟,相府也与她没多大交际。但据月笛说秀妃娘娘乐于助人,也算平易近人的,若是能够见到她,就有很大的机会能让她帮自己这个忙。

    二人一路进了宫,说明来意后就有一个太监领着她们去秀妃的住处。这皇宫里到处都是花花草草的,看上去极为宜人。凤华离到了秀妃的住处,却万万没想到秀妃这门前已经挤满了人,排队的人从门口直接排了后宫宫墙之外。

    来的人多是女子,她们一个个叽叽喳喳的,从她们口中所说凤华离了解到,原来这些人竟全都是来找秀妃帮自己忙的,有的人天不亮就开始候着,等了三天三夜才见着了秀妃一面。更有甚者居然拖家带口,一家老小轮流送饭来。

    凤华离只感觉这条路上充满了阴暗灰霾,仿佛看不到希望一般,她更是不知道要排多久才能够见到秀妃,见到她以后,恐怕皇宫宴会都结束了吧。

    月笛同样也焦急得很,但也只能和凤华离在这后头等着,时而探头探脑地看看人群有没有移动的迹象。那一瞬间,凤华离几乎都要觉得自己是来等着发救济粮的了。

    凤华离突然想起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道理,于是问道:“你带了钱吗?”

    “带了。”月笛遵着凤华离的嘱咐,每次出门都带着现钱和钱庄的卡片,以防不时之需。

    “你去前头,看看谁愿意把位置让给我们,我们出钱,”凤华离说,“越前头越好。”

    月笛便在前头挨个的问,功夫不负有心人,不出一会就找到了这么一个人,他衣裳破破烂烂,原本来这就是为了讨口饭吃,得了钱反而不用排队了,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凤华离终于排到了前面,可以看见秀妃的位置了,只是这队伍前进的速度实在缓慢,有时甚至一两个时辰都不曾动过一步。凤华离被这酷暑烂得热汗淋漓,甚至都想干脆回去算了。

    就在此时,一个“救命稻草”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凤华离远远地就望见一个穿绿萝衣裙的少年在秀妃身边,和她偶尔会有说笑,看上去颇为亲密,而那张脸正是南宫嫣儿。

    凤华离连忙朝她招了招手,南宫嫣儿也很快注意到了她,让她过来。凤华离让月笛继续留在这,随后到了南宫嫣儿的身边,南宫嫣儿问:“你怎么在这?”

    凤华离说:“这还不是有求于秀妃嘛。”

    南宫嫣儿犹豫了一会,朝秀妃引荐道:“姑妈,这位是相府大小姐凤华离。”

    凤华离很有礼貌地行了李:“秀妃娘娘。”

    谁知秀妃峨眉微颦:“我一向不喜欢耍小聪明的人,你回去吧。”

    这还没交谈呢,就这么打道回府了,凤华离绝计不甘心的,她看了一眼秀妃喝的茶与点的熏香,也不顾秀妃是不是要赶自己走了,在她身边轻语:“娘娘近来可是夜里常咳嗽,白天疲乏得很?”

    “你如何知道?”秀妃放下了手里的动作,自己这几天确实有这些症状,但她觉得不过是小心,就没有请太医,更没有对外说过。

    凤华离自信地笑道:“娘娘的病拖不得,否则小病变成大病,到时候恐怕就难以医治了。离儿不才,恰巧懂得医术,若娘娘信任我,就让我为娘娘诊治一番吧。”

    她身边的婢女立刻斥责道:“放肆,你这是在咒我们家娘娘吗?”

    秀妃却把她拦了下来,其实这几日自己也隐约有些预感,比如昨天晚上咳嗽时竟咳出了血丝,只是她一直不敢张扬:“随我进来吧。”

    见她同意,凤华离就放心了下来,别的不说,这医术自己可是很有自信的。

    凤华离给她把了脉,说:“娘娘肝脏有些受损,更加不能喝绿茶,虽然绿茶能够暂时缓解疲劳与头疼,但过了一会儿反而会更加严重,长此以往娘娘的肝就会受损更严重了。”

    凤华离开了一张药方和一张药膳方子:“还有娘娘的熏香,应换为菊花及莲花的天然香,每日夜间熏即可,白日长时间吸入对身体也是不好的。”

    又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给人一种很用心的感觉。秀妃亦相信她,命人按药方上去取药,又让凤华离坐了下来,谈起了正事:“姑娘这次来,是所谓何事呢?”

    “若非是时日不多了,我也不会找嫣儿,还请娘娘莫怪罪于她,”凤华离说,“我想去三日后的皇家宴会。”

    原本紧绷着的面容渐渐舒展开来,秀妃还以为她有多大的事情,要为自己看病来相求,既然只有这么件小事,那就容易办得很了,秀妃只要和下人说一句,就可以了:“三日后,你直接去皇家宴会即可。”

    目的终于达到,凤华离谢了恩,准备离开。

    就在凤华离走到门口之际,秀妃突然撑着床趴到了地上,她面色苍白,手紧紧地捂住腹部,一副剧痛无比的样子。

    秀妃的贴身婢女见状,连忙要去请太医,秀妃却又把她拦住,若是自己患病一事传出去,恐怕自己在后宫积攒已久的权势都要倒戈了,所以这件事无论如何也得保密。

    “娘娘……你这可如何是好啊。”彩荷自幼跟着秀妃身边,她有什么苦从不和别人说,都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往肚子里咽。可如今这可是病痛,如何能忍得了啊。彩荷看着她那痛苦的表情,心情如同绷紧了的弦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