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三十章 深夜出没 非奸即盗
    凉妃颇为神秘的说道:“她便是隐国派来与我国结盟的皇室,她的舞也算是极好。”

    能让凉妃都亲口为她说话了,这女子可真不简单。凤华离赞叹,她不仅有着令在场这么多女子黯然失色的容貌,还是隐国的皇室,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女子伴随着竹丝曲翩翩起舞,柔和异域的乐声,和她那一步一步的脚步搭配的十分精妙,她的每一个大动作都恰在乐声变调的点子上,叫人不由自主跟上了她的节奏。女子的腰十分的软竟能弯下腰转个回旋,她的眼睛狭而长,却一点也不失神,眼眸中仿佛亦有一名绝代佳人正起舞一般。

    她朱唇轻勾,眉梢略略扬起,一颦一笑之间就把在场所有人的目光收到了自己身上。凤华离不得不承认,若她是个男子,定会被这人迷得魂飞魄散了。就诸如在场的一些不学无术的公子哥,就差没直接爬上去示爱了。

    女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怕是世间女子见到她的举手投足都会自愧不如。

    一曲终了,众人皆被这惊艳的舞给震撼到,那女子缓缓款身,坐在了凉妃的身边。

    紧接着,宴会上的女子便开始交谈了。闺中女子聚在一起,无非是谈论相貌,婚事,以及琴棋书画了。今天相貌是比不上了,婚事也拜凤华离和那个隐国的公主所刺而没有人在注意但她们这些平凡的女子了。

    隐国公主是何等人物,她们自然不敢得罪,于是便把矛头一股脑指到了默默喝茶看戏的凤华离身上。众人开始了诗词接龙,这接着接着,那徐家小姐就坐不住了,站了起来说道:“怎么相府大小姐一直沉默寡言,为何不参与进来?”

    凤婉云在旁边小声说道:“我们大姐从小就不爱看诗书,所以……”

    凤华离真想把凤婉云叫过来,问问她到底是不是相府的人,这尽帮着外人来针对自己府,实在是太过丢人。

    但这诗词,自己前世可是把唐诗三百首给背得滚瓜烂熟了的,对付一些小的诗赋比试自己还是有把握的,她也确信在场的这些女子也不过是浅尝辄止而已。凤华离为难地说:“我好赢不好输,担心比不过各位姐姐。”

    徐家小姐呵呵一笑:“无妨,既是比试,总是有输有赢的。”

    这诗词接龙便是谁接到了花球,就得以上一位诵的词的末尾一个字再想出一句来,若是想不出,就得罚酒一杯。

    开头的人是徐家小姐:“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

    毫无疑问的,花球传到了凤华离的手中,凤华离迅速回道:“语已多,情未了,回首犹重道,记得绿摆裙,处处怜芳草。”

    凤华离随便把花球传给一人,可那人答完以后又传给了自己,就这么循环了好几回,凡是从凤华离这扔出去的花球,马上就又会被扔了回来。如此周而复始,刚开始的人或许是故意的,但后来就纯属跟风凑个热闹了。

    凤华离深深地感到脑到用时方恨少,她必须得立刻结束这一轮才行:“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然后凤华离瞄准了方向,一把将花球扔进了自以为事不关己的凤婉云手上。凤婉云慌慌乱乱地站了起来,嘴里支支吾吾的,她根本就是个半桶水,自然是答不出来。

    凤华离轻笑,自己给自己斟了杯酒:“既然妹妹,输了,就由我来替妹妹饮一杯吧。”

    这其中根本不容她反抗的余地,既让她折了脸,还让自己留了一副好姐姐的形象。

    那徐家大小姐却是不服,还想要再比试。她不懂得琴,若是比画与棋又太过亢长,于是便要和凤华离比比书法。凤华离一口应下,她想比几次就随她去吧,反正自己待在这也无聊。

    “大小姐的握法好像是不对的呢?”徐家小姐自信地耸了耸肩,嘲讽道。

    当然不对了,因为她根本不会啊。凤华离连虽然会写字,但写起书法来可就一窍不通了,这笔在她手下像是长了脚一般左右乱划,活生生把一副书法画成了涂鸦。而反观那徐家小姐,笔力浑厚写出来的字端正秀气。

    徐家小姐兴奋地过了头:“哼,就你也配和本小姐比。”

    “离儿自知拙笨,不敢与徐小姐相提并论。”凤华离表面上委屈不已,像是输了后很伤心一样,但心里却暗自窃喜。她输了战争,却又赢得了一切。

    众人纷纷觉得徐家大小姐不近人情,性格高傲自大,看不起人。

    得知真实情况后,徐家小姐一时气不打一处来,明明是她技不如人,却还要耍这种卑劣的手段来害得自己口碑尽失。凤华离,本小姐记住你了!

    凤华离再回到座位后,这场宴席便显得更加疲乏无味,接近结束了。想着今天喝了那么多茶,万一回府的路途之中尿急会挺难堪,便先去了这儿的茅房。出来大厅,外面就是和里头完全相反的寂静,只有站着很整齐的奴婢以及偶尔嘶吼两声的蝉。

    谁知那徐家小姐也跟了一出,似是有意,又是无意:“再过几日,就是皇宫盛宴了,怕是妹妹还是同往年一样,没有被邀请吧?”

    皇宫盛宴?凤华离找遍了记忆,才终于想起来有这么一个宴会,皇家宴会对女眷的把控很严格,若非有什么才艺,是没法进去的。所以素年来自己虽然长的好,但却从没被这皇家宴会所邀请过。

    不过现在她舞技愈发高超,她们这的吟诗作对自己也不在话下。凤华离说:“那可不一定呢。”

    徐家小姐见她这么有自信,轻笑道:“皇家宴会都是提前三个月邀请诸位宾客,姐姐莫不是还没有收到吧?”

    凤华离偏不想看她这么得意:“自然收到了。”

    徐家小姐掩面,掩不住满满的鄙夷:“那姐姐就在几日后的皇家宴会等你了。”

    该死,整天这个宴会那个宴会的,到底有完没完。凤华离一面烦恼着,一面在这府邸之中瞎逛。

    凤华离循着走廊,一路到了一座假山面前,假山坐落于一片凉泉之上,使人感觉分外清爽。凤华离感到一阵迷糊,兴许是因为刚刚喝了那一杯酒的原因,她决心先靠在这泉边休息。

    荷花在水面飘零,有一些成群结队的鲤鱼围绕着它的根茎转着。凤华离的眼睛也跟着那群鲤鱼转啊转,转着转着,凤华离突然感到胃部一阵抽搐,紧接着一股炽热的力量从体内逃了出来——她吐了。

    而且还是吐在了水塘里头,凤华离的酒立刻醒了几分,她刚刚都做了些什么啊?凤华离抬头看了一眼水面,那些鱼早已受到惊吓逃走,即使自己吐的只有一点点,但那污浊的呕吐物在清水之中还是格外显眼。

    “莫要怪罪,我可不是故意的。”凤华离双手合十,准备离开此地,却突然听到上方传来一声响:“女人。”

    是在叫她吗,她这事呗发现了?凤华离抬头望去,只见一名穿着玄色衣裳的男子正坐在月亮之上……是自己眼花了吗?答案是肯定的。凤华离睁大了眼,对方分明是坐在假山的顶端而已。

    男子看着那池中的**之物,问道:“谁允许你往那吐的?”

    凤华离看了一眼池水,又看了一眼行为举止十分怪异的男人,心想他是谁,管得闲事可真宽。不过仔细想想,大半夜的穿一身黑,跑到这假山上鬼鬼祟祟的不是窃贼就是劫匪:“行了行了,你别装了,我们两平了。”

    “什么?”

    凤华离白他一眼,这是在别人院子里,若是在自家院子里早差人把他送走了:“你不就是劫匪吗,我不叫人,你也不叫人,对我们都好。”

    “你胡说什么呢?”男子把手中的酒壶放下,自己不过是趁着今晚有月光出来透透空气,怎么就成了贼呢,“你看你一个女子,在这鬼鬼祟祟的,若不是宾客,那就是盗贼了。”

    什么?这顶高帽子自己可扣不起,凤华离心道这人是得寸进尺了,给他点颜色就想开染房了,她指着那男子说:“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叫人来抓你!”

    男子轻笑,她若真想那么做,还得用那么做的本事才行。弹指一挥间,凤华离的发丝都没有被风撩起,那人已经站在自己背后,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一只手架在自己脖子上:“那也要看你能不能叫的出口?”

    “奏悯恩(救命啊)——”凤华离大喊,可他的手掌包得严严实实的。凤华离尝试着挣脱他,但无论是踢腿还是肘击,到了男子身上通通不管用,男子力大无穷,轻轻按住自己身上几个**位就把自己给按得死死的。

    凤华离眼睛看见他衣服上写得的“苏三”,心想应该是哪家的奴才,硬拼拼不过,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总是可以的:“里(你)吭(放)偶(我)粗(出)黑(去)!”

    这次她保证会乖乖的不乱喊的,凤华离眨了眨泛着泪光的双眼,企图获得男子的同情。

    男子见她又是唔唔又是卖可怜的,更加摸不清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于是将她擒得更加紧了。一时之间,凤华离的后背猛然撞上了一到柔软但有结实的肉墙,男人专属的气息遍布自己全身,这个姿势和被他给抱住了没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