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打脸
    总算轮到花如卉上台,她和那些女子相比,可谓是天壤之别了,也难怪她那么有自信。一舞终了,大家纷纷鼓起了掌,甚至就连沉默寡言的凉妃都夸奖起来:“花家小姐的舞实在是不错,面容也姣好,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女子。”

    花如卉自信地鞠了一躬,同时笑着瞟了坐着的凤华离一眼:“如卉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娘娘能否答应?”

    凉妃挑眉:“有何事不妨直说?”

    花如卉为难地笑了笑:“三个月前,如卉和相府大小姐凤华离立下了个赌约,约定三个月后在这寂舞大会以舞技来一决高下。”

    人一向最喜欢看热闹,有这么一个既能看热闹,又能欣赏一番曼妙舞姿的机会,自然不会有人拒绝,凉妃亦如此:“本宫也不能拂了众人的兴致,那便允了吧。”

    “既然娘娘允了,”花如卉说,“那还请众人在舞完以后,将桌上的芍药花投进我们各自的花篮之中,谁花篮之中的花多,谁便胜。”

    凤华离看了一眼每个桌上的花,之前就在想是做什么用的,现在看来她为了打败自己,倒是准备的十分充足。

    一位公子站了起来:“这打赌可都有彩头,不知这个赌又有什么彩头呢?”

    这个问题问得特别及时,这也是花如卉真正想说的重点:“谁若赢了,就可以让对方做一件事。”

    凉妃问道:“那相府大小姐可同意?”

    凤华离连忙站了起来:“我改了想法。”

    花如卉猛地看向她,难不成她临时又不赌了?

    但凤华离又说:“如果我赢了,你就趴在这地上学狗叫转三圈!”

    众人贻笑大方,若真那样,花如卉可就成了全城的笑柄了,而凤华离要的,恰巧也是这种效果。花如卉气得不能自已,她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羞辱自己,自己也不甘示弱地说:“我也一样!”

    反正自己也不可能输给这个丑八怪的。

    凉妃想着和自己没多大干系,还能助兴,仍旧允了。

    轮到凤华离上台,她戴着面纱,手持宝剑,屹立于中央翩翩起舞,宛若亭亭玉立的白玉兰被风轻轻的吹拂着。她的动作柔美,但每每舞起剑都极其用力,两者交融在一起,却意外的和谐。

    凤华离在空中转了个身,落在了地上,微风撩着她的白色面纱,但却始终没有露出那张被隐藏的脸。

    她的舞姿媚而不俗,竟有一种仙然的感觉。让人不禁去猜测那张面纱之下的脸会是什么样子。

    台下的花如卉则坐不下去了,众人显然被凤华离的舞姿所吸引,竟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甚至停止了交谈。她的舞姿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再这样下去,自己恐怕就要输了。

    花如卉握紧了拳头,她决不能输,她才不要在众人面前爬行,那样会毁了自己的。花如卉唤来自己的奴婢,在她耳边轻语,让她待会扔个石子,把凤华离的面纱给打掉。

    花如卉冷冷地看着那个自然地舞动着的凤华离,她就不信,大家看到那张令人作呕的脸,还会喜欢凤华离舞姿,自己一定会赢的。

    曲子的调渐渐缓慢低沉下来,舞也要进入收尾阶段,凤华离正准备完美地收尾,脸颊上却突然一痛,紧接着脸上的面纱就飘落了下来,她想要阻止,可面纱却已飘落到了台下。

    凤华离只好鞠了躬,匆匆结尾了舞蹈。

    她弯腰时,裙尾的铃铛轻轻地响着。

    那张脸颊十分美丽,让人着迷。

    “好美的人儿……”

    “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子。”

    “是啊是啊。”

    无论是男子还是女子,无一不是惊呆了。他们刚还没从这支美妙的舞蹈中回过神来,又被凤华离的美貌所震撼到。

    她有着一双能够勾人心魄的眸子,秀美的峨眉弯在那双眼睛之上,五官精致,两颊微红,样貌十分特别,足以让人过目而不忘。

    花如卉霎时间慌了下来,她手中的酒杯滚落在了地上。

    现在所有人都偏向了凤华离这一方,猜也猜的到谁会获胜了。

    薛家公子说:“看来大家也不用送花了,谁胜谁败一看便知。”

    “就是啊。”

    自古以来成王败寇,花如卉一输,那些曾经帮着她的人立即疏远了她,甚至笑着等着看她的笑话。

    花如卉不敢相信这一切,凤华离明明毁了容貌的,怎么就好了呢,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花如卉眼中满满都是恐慌,她不要在地上爬来爬去的,这儿还坐着那么多公子,她更不想成为众人酒足饭饱之时交谈的笑柄啊。

    “离儿,那些都不算数的,算不得数的对吧……”花如卉带着哭腔说。

    她惊慌失措,但却没有人可怜她,毕竟这个赌约还是她提出来的,当初既然提出来了,就该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后果。

    凉妃见这个情况,也开始讲和:“凤华离,既然花如卉已经诚心认输了,不如这赌约就算了吧?”

    凤华离嘲讽地一笑:“若是我输了,如卉小姐可会放过我吗?”

    “我会的,我会!”花如卉不顾形象地跑到凤华离身边,低声下气地求着她,希望她能放弃赌约,就当一切不存在就好。

    若是自己输了,她恐怕是逼,也要逼着自己履约吧,怎么到了自己身上就不敢了呢?凤华离咽下那股强烈的恶心,伸手勾起花如卉的脸:“我凭什么当做这赌约不存在,这赌约可是花小姐提出来的,我哪有资格说不算就不算呢?我说不算就不算,岂不是显得我言而无信?”

    花如卉急切地摇头,不管自己看上去有多么狼狈:“我说不算数可以吗,是我言而不信,我言而不信!”

    凤华离在心里给花如卉默哀了一会,她以为不爬行就不丢人了,可她不知道,现在这个模样就已经是将她全家的颜面给扫地了。

    “既然姐姐这么坚持,我也不强求了,”凤华离自然不会真叫她履约,毕竟当着凉妃的面做这种上不来台面的事情,得罪了凉妃可不太好,“只是我得讨回那彩头的一小点。”

    “你要什么都可以,只要别让我做那种事了。”要多少银两,多少的珠宝都可以任她挑选,花如卉已经接近痴狂了,她根本顾不了自己做这些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了。

    凤华离利落地抬手,“啪”的一声在花如卉的脸上留下了五个手指印子,这便是她想讨要的彩头了。做完这件事,凤华离如同没事人一般朝凉妃说道:“让娘娘见笑了。”

    说完,她不去理会呆在原地的花如卉,走回了座位坐了下来,静静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三个月之前的仇终于痛痛快快地讨了回来,心情都好了许多。

    花如卉颤抖着摸了摸火辣辣的脸,刚刚她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了自己一巴掌?她算什么东西,她有什么资格这么对自己,不过一个空有面貌的废物而已,她凭什么……

    花如卉咬着牙站了起来,如同一个疯子一般朝凤华离扑过去:“我要杀了你!你个贱人!”

    宾客被吓得躲到了一边,凤华离却一点也不怕,就静静地坐在那,因为她相信,花如卉连自己的头发都碰不到。

    也正如她所想,这可是凉妃举办的寂舞大会,侍卫可不会少,他们速度将花如卉控制住,把终于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双眼无神的花如卉给拖了下去。

    此时的花如卉大概认为这就是她人生中最大的噩梦了,但她却不知道。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只要她出门,就会被人们大声的议论。回到家中会被父亲责骂,最后却嫁给了一个瘸了脚的男人,度过了黑暗的后半生。

    若是没有那个赌约,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当然,那都是后话。

    大家对刚刚的一幕仍心有余悸,但表演还得进行,几只舞后,人们就不再谈论关于花如卉的事情,重新沉迷于了各个美人的舞姿之中。若说最平静的,莫过于凤华离了。

    凤华离该喝茶还是喝茶,点心也是吃得很欢。解决了三个月以来最大的烦恼后,这个舞会就变得无聊下来了,看久了就不由得发困,都开始盘算着离舞会结束还用多久。

    就在茶也凉了,面前的点心也都吃完之时,众人却又开始议论了,凤华离勉强打起精神来,发现门口站着一名女子。

    由于隔得较远,看不清她的样貌,只知晓她穿得衣服上又是花又是宝石的,可摆列却一点都不乱,而是深有讲究,布料染色也极其漂亮,那件衣裳定是花了大价钱找人做的。

    就连凤华离也喜欢那件衣裳,更别说在坐的女子了。

    这又是哪家的小姐,怎么这么晚才到场?

    那女子缓缓走了起来,不知为何,虽不见其容貌,但凤华离却能感受到一种十分奇妙的气质,她下意识地觉得这女子一定不是的普通人。

    就在这时,凉妃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着那女子,嘴角稍稍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