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救治四姨娘
    “三姐。”凤华离放尖了声线,动了动嘴,将声音传到了凤丝柳的耳边。

    凤丝柳听到声音,吓得跌落到了地上。

    “三姐,你为什么要害我?”

    凤丝柳抓住手中的稻草,疯狂地抽打着空气:“你是谁?你别过来!”

    凤华离阴森地笑了两声:“三姐,我是诗秀啊,你把我害得好惨啊……”

    “不,不是我害的你!”凤丝柳尖叫,光是听到凤诗秀这个名字就让人害怕了,更别说是听到一个根本不存在这个世上的人在对自己说话了,凤丝柳想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是大姐害的你,你去找她啊,别找我!”

    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推到自己身上呢。凤华离冷笑,把声音尽量做得恐怖些:“我一个人在这地下太孤单了,我想你下来陪我……下来陪我啊三姐……”

    就在那一瞬间,极度恐慌的凤丝柳产生了幻觉,仿佛眼前真的就站着血淋淋的凤诗秀,在伸手朝自己索命。

    凤丝柳尖叫着,泪落得到处都是,她疯狂地逃着,可这地牢就只有这么大,凤诗秀这个“冤魂”有阴魂不散地跟着她。

    “啊——”凤诗秀伸出手插在了她的脖子上,仿佛力大无穷一般,凤丝柳怎么挣也挣不脱。

    凤丝柳感觉越来越呼吸不上来,她想要求救,但却只发得出“咿咿呀呀”的支吾声。她的脸憋的通红,身体器官像被轰击了一般痛得不行,她的脑袋开始发昏,眼睛也看不清楚了。

    凤丝柳倒在了地上,缓缓合上了眼,在意识消失的最后一瞬间,她看见了站在木栏外的凤华离,凤华离看着她,宛若黑白无常一样。

    第二天凤丝柳的死讯就传遍了府中,据下人们所传,凤丝柳是自己把自己给掐死的,她死了后,脸上的表情还保持着生前的模样。那是十分恐怖的表情,下人们都说凤丝柳是见鬼了,才会死得这么惨。

    于是,凤诗秀的惨死以幕后凶手凤丝柳的死而结束,不过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就算凤求复拼命压着,外面还是多多少少有一些传闻。

    至于四姨娘,至今还没有死。之所以还能撑着,其实全靠凤求复用各种补品吊着那么一条命,醒也醒不过来,毒也解不了,和活死人也没有多大的区别了。

    凤求复在凤丝柳死后第二天就来找了凤华离。

    凤求复问:“凤丝柳的死,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凤华离眨着眼睛:“父亲此话何意?”

    凤求复可没有那么愚笨,凤华离前脚刚探望完凤丝柳,后脚凤丝柳就死了,说这里头没有什么蹊跷凤求复都没法相信:“你就实话实说吧。”

    他的语气倒不是那么好,凤华离听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正好得知了凤求复还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自己说不定可以拿来威胁他,或者套话出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

    凤华离看似低眉顺目,眸中却有着猛虎豺狼:“父亲,昨日去看望三妹,她真是太惨了,疯疯癫癫的不成样子。但她直到临死前不断嚷嚷着一个秘密,说来也巧,还是关于父亲的呢。”

    凤求复一震,她都知道了?知道了多少??

    见他神色骤变,凤华离便知道此事属实,于是更加大胆起来:“三妹她一直向我哭诉,说她太后悔做那些事了。”

    凤求复神色复杂,他仍不信凤丝柳会把那件事情吐露出来,他开始试探凤华离,想知道她说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离儿,凤丝柳她同你说了什么,你就直接和爹爹说就行。”

    这个时候又是活脱脱一副慈父的模样了,就在刚才态度还是一百八十度的变化呢。凤华离偏偏不谈关于秘密本身的事情:“三妹说,父亲待她真好,什么要求都满足她,而这一切都是因为……”

    “因为什么?”凤求复已经有些坐不住了,他愈发觉得凤华离已经知道了一切,否则她不会那么自信。

    因为什么?这也是凤华离想要问他的问题呢,而正是因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才得装出什么都知道了的样子,其目的,只是为了让对方相信,并妥协。

    “但是,三妹还说,她恨死父亲了,全是因为那件事,她不得不做出现在的一切,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毁具毁啊。”凤华离依然绕开最重要的部分,挑着拣着来说。

    凤求复问:“她当真这么说。”

    凤华离说:“自然,三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告诉别人这件事。不过还好,她告诉了我,这也是她死前唯一的慰藉了。”

    凤华离说起她的死,眼中有些伤心。

    凤求复良久没有回应,就在凤华离以为自己就要输了的时候,对方长叹了口气,眸中略有些沧桑:“你想要什么?”

    凤华离有些欣喜,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没有让自己失望,她说:“让我去参加祭舞大会。”

    “就这么简单?”凤求复问。

    “当然不是。”凤华离狡黠地笑了笑,“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本来祭舞大会,凤丝柳死了,自己就该替上,今天不过是提一下而已,而非条件。

    自己还不至于沦落到一点小甜头就能昏了头的地步,不过至少现在自己手上握着凤求复的秘密,他短期内应该也不会再无理地为难自己了。

    又过了几日,凤华离一直巩固着自己的剑舞,有些无聊了,便无意听闻那四姨娘仍吊着一条命,心想自己或许能去看看。于是带上了金针就去了四姨娘房里,不巧的是,凤婉云和凤求复都在那里。

    只是凤求复也就算了,应该不会找自己麻烦,但那个凤婉云可是如同个无头苍蝇一般喜欢搅局,令人生恶。

    凤求复没想到她会来这:“你怎么来了?”

    凤华离行了礼,说道:“父亲,前几日我得京城里的医师所传,学了些医术,听闻四姨娘仍然病卧在床,心里放心不下,所以想来给四姨娘看看。”

    “哎哟,刚学会爬就想跑呢?”凤婉云嘲讽道,“四姨娘的病多少名医看了都无可奈何,你算什么东西!”

    俗话说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凤华离二话不说,上去就是给了她一巴掌,在她的脸上留下了通红的手掌印。

    凤婉云瞪大眼睛:“你敢打我?”

    凤婉云一副委屈不已的表情,转而向凤求复求助:“父亲,你看她!”

    恐怕凤婉云还以为凤求复是往常那个从来都不向着凤华离的父亲把,只可惜凤求复他已经不是了。凤华离淡淡地眺了凤求复一眼,对方立即心领神会。

    “你姐姐可是为四姨娘好,是你出口不逊在先。”凤求复责怪道。

    凤婉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她听见了什么,父亲居然帮凤华离说话,而不向着自己?凤婉云看向凤华离,却见她像早已预料到了一般得意。

    有靠山的感觉果然不错,凤华离轻蔑地瞥了一眼愤不自已的凤婉云,坐到了四姨娘的床边给她把脉。

    脉相凶险得很,果然是剧毒,不过好在还是有救的。只是若是早些发现这毒,只需每日服药即可消除,但现在毒已入毒,需每日扎针服药,还得放血才能完全清除她体内的毒。

    凤华离坐在桌边,写了一纸药方交给凤求复:“按这药方熬药,每日服三次,我会给她扎针放血,七日之后,四姨娘就能醒过来。”

    凤求复狐疑地接过那张药方:“你懂医术?”

    凤婉云则夸张地说道:“大姐,这又是扎针又是放血的,听着就吓人,你一个女孩子家的,能做这些吗,别把四姨娘给害死了!”

    凤华离反驳道:“若是四姨娘这样下去,过几日也还是要死,还不如让我一试,我绝对有把握能救治四姨娘。”

    “胡言乱语,你只会让四姨娘更早的去世而已!”凤婉云尖声说。

    凤华离不理她,问凤求复:“父亲,您说呢?”

    凤求复陷入了沉思,多日前自己就已经请了众多名医,但没有一个人能够治,都说这只是吊着四姨娘的命,过不了几天命数也会尽的。

    而凤华离这么自信,说不定真的有办法能够救治四姨娘,让她试试也无妨。

    凤求复挥了挥手:“允了。”

    一时之间,府中又炸开了锅,一向只在舞术方面稍有造诣的大小姐竟然要亲自会四姨娘诊疗,而且还要扎针放血,甚至有人说这是凤华离刻意要害四姨娘呢。

    凤华离并不在意这些流言,一来并不真实,二来是不是真的,等自己把四姨娘救回来,一切就都明了了。

    为了不出差错,所有的流程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进行,药是月笛熬的,自己亲手喂四姨娘喝药。每日扎完针后排出的毒血都黑的不行,让人不忍直视。

    如此情形,终于在四天后开始改观,四姨娘的脸色居然红润了起来,排出来的毒血也不再那么黑。见真的有效,一直颇有微词的大姨娘和凤婉云才逐渐闭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