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凤求复的秘密
    “是。”尽管被吓得魂不守舍,但月笛还是辨出了这就是自家小姐的声音。虽然不知道小姐怎么做到的,月笛也立刻去照做了。

    浴水准备好后,凤华离就进行了一场隔离外界的泡澡,外面的喧嚣再也听不到,只剩下满面的花瓣,以及沁人的芬芳。

    如此泡了近半个时辰,凤华离感觉全身骨头都酥麻了,才恋恋不舍地起身,擦干身体换好衣服后,却又被月笛在身边嗅来嗅去吧。

    凤华离晕乎乎的,月笛何时变成一条狗了?

    月笛闻了好一会儿,才十分肯定的说道:“小姐,你身上有股香味。”

    香味,自己泡了这么久,身上沾上些花香并不奇怪吧。凤华离伸出手放在鼻尖嗅了嗅,正打算与月笛说你这不是废话吗的时候,凤华离却闻出了一丝端倪。

    自己身上还真有一股香味,而且还不是花香,是一种十分淡的清香,闻上去犹为舒适。

    奇怪,这是什么香味?

    “香味而已,无碍,扶我回屋歇息吧,我困了。”想了好一会儿没得出答案的凤华离放弃了思考,她现在只想回到床上,好好地睡上一觉,以作为自己今天这么辛苦这么累的分子上的补偿才行。

    月笛提醒:“小姐,可是你晚饭还没有吃呢?”

    “不吃也罢。”现在就是有满汉全席,那也吸引不了她凤华离了。

    话音刚落,凤华离就倒在了地上,发出了轻微的鼾声,时而舔了舔嘴唇,睡得极香。

    “小姐……”月笛无奈地看着她,只好和人一起把她带回屋内放到了床上。

    等到凤华离第二天醒来,一睁开眼,就面对着一张奇大无比的脸,但确切的说,应该是靠自己特别近的南宫嫣儿。南宫嫣儿一副你没救了的表情:“这都正午了你才醒,昨儿还说要勤加练舞,我看你根本没那个心思,你还是别找我教你了吧。”

    凤华离知道她说的是气话,于是连忙从床上起来,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别别别,这世上哪有人比嫣儿教的更好的?”

    南宫嫣儿最吃这套:“那我们现在就出去,我来看着你练。”

    现在?凤华离的肚子十分应景地叫了三声,她这才想起自己从昨晚起就没进食了,现在确实有点饿了,又或许她们可以先吃完饭再练舞也不迟?

    凤华离看向南宫嫣儿那瞪着自己的眼睛,知道这是没可能了。

    南宫嫣儿哼了一声:“这是给你的一点小惩罚,等你把昨天的那几个我重点说了的那几个动作给练得娴熟了,才能吃东西。”

    天哪,昨天那几个动作不是下腰扭腰就是翻身旋转而空中跳跃,实在是太难了,奈何南宫嫣儿怒火冲冲,凤华离不得不从,只好在她的指导下练习了起来。

    太阳一点点地升上最高点,再缓缓地往下落。

    南宫嫣儿夸赞道:“离儿,你简直就是天才,现在除了旋踢腿还没熟,其它都算是过关了。”

    凤华离抹了抹额头的汗,今儿的太阳可真毒,晒的她头晕眼花的。腹部叫些叫些就扁了下去,仿佛在抗议着什么。

    南宫嫣儿见她这样,把她扶到了树下,月笛也在此时送上了一笼饭团和银耳汤。南宫嫣儿把吃的递给她:“这都是我从家带来的,我觉得特好吃才给你带的。”

    “可是,我们不是说……”说好了把所有动作给练熟才能吃东西吗?

    “你怎么这么傻,我怎么可能让你饿着呢,”南宫嫣儿夹起一个饭团就要送到凤华离的口中,“刚刚送到厨房里热了点,一定很好吃。”

    谁知凤华离却摇了摇头,并没有接受。

    “你不是饿了吗?”南宫嫣儿困惑,她刚刚明明看见凤华离虚弱地捂着肚子,显然是饿得不行了。

    凤华离眼神有些锋利:“若是连这点毅力都没有,我该不叫凤华离了。”

    说着,她就要继续去练舞,今天她非得练到完全娴熟不可。月笛十分心疼地想要去阻止凤华离,但南宫嫣儿却把月笛给拦下来了,她倒是挺欣赏凤华离这股狠劲。

    一直到日落,凤华离中途也没休息过。饥饿和头昏早已被抛之脑后,凤华离精神得很。

    月上枝头,凤华离一个完美的回转,稳当地落在了地上。

    “你做到了。”南宫嫣儿十分高兴,自己果然没看错人,她就知道凤华离会前途无量的,这点小困难根本不算什么。

    凤华离笑了笑,人如果不努力一下,怎么知道潜力有多大呢?

    与此同时,月笛也准备了精心一顿海鲜大餐,鲜美的味道在院子里都能闻到。

    两人坐下来共进晚餐,凤华离这个饿了一天的人仍是吃的不紧不慢,反倒是南宫嫣儿她这个吃了一下午零嘴的女子,竟仍能吃得风卷残云,恨不得把桌上的东西全都吞了下去。

    凤华离取笑她:“吃的那么急,我都要怀疑刚刚那个饿了练了那么久舞都没吃东西的人其实是你了。”

    南宫嫣儿没心没肺地笑道:“还不是因为太好吃了吗?”

    凤华离打住:“你上回用过这个理由了!”

    “是吗?”

    两人哄笑着,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个小院里来了客人。

    来者是凤求复,他见二人这么开心,关心地问:“离儿,你的病好了?”

    凤华离收起了笑容,起身请了个安。

    凤求复神情比较凝重:“我找到那家药铺了。”

    这回倒是挺难得,凤求复居然也有这么积极行动的时候,才几天就找到了。

    凤求复接着说:“那个店铺的老板供人了一切,确实如你所说,凤丝柳从她那买了迷迭花散和鹤白青叶。”

    凤华离勾唇,这回有了证据,该惩治那个凤丝柳了吧。她等着凤求复接着往下说,但对方却缄默了好一阵,凤华离心中一紧,他的这副表情恐怕是又有新的变故了。

    凤求复说:“凤丝柳她得了失心疯。”

    凤华离抬头,失心疯,不可能吧,凤丝柳她内心那么恶毒的女人,说得失心疯,就失心疯了,难不成是这次失败了受打击太大了,又或者是她装出来的?

    不论如何,凤华离都不太能接受这么件事情。

    让凤丝柳这么轻易的就解脱了,她决不允许。

    凤华离决定去看一眼凤丝柳,是独自一人的。她走到地牢的道路上,又回忆起曾经被关在这的暗淡时光,不过自己也是幸运得很,在这地牢中都可以捡到一本内功心法。

    凤丝柳趴在地上,身上盖着零散的稻草,她头发乱得很。凤丝柳看似像在睡觉,眼睛却睁得很大,眼球上布满了血丝,却不断地打着转审视着四周。

    在凤丝柳目光之中走进凤华离的那一刻,她浑身一激灵,随后如同鲤鱼打挺般跳了起来,猛地冲向凤华离,张大了嘴露出了獠牙:“你这个贱人,你还有脸来!”

    凤华离往后退了一步,好在两人之间隔了一道护栏,凤丝柳根本没办法伤到她。只是凤丝柳仍是疯疯癫癫的,不断叫嚷着要撕碎自己,手上的指甲被她当作了爪子在木栏上上下抓挠。

    “你说我是贱人,其实你自己才是贱人。”凤华离轻声说。

    “你说什么?”凤丝柳像是个被困在牢笼中,易怒的野兽,“你凭什么这么说,只要我杀了你,你就不能再说话了。我要抽出你的舌头,把你的嘴唇给剜下来!”

    凤华离听了,觉得挺有意思:“既然你怎么喜欢,我就让你这么死吧。”

    凤丝柳吼道:“你杀不死我的,你杀不死我的……你不过是个空有躯壳,有名无分的大小姐,我才是父亲看重的女儿……我手里可把握着父亲最大的秘密。”

    凤华离抓住重点问:“什么秘密?”

    疯狂的凤丝柳突然沉默了一秒,但下一秒她又恢复了疯癫的模样,不断地往木栏上撞,甚至用牙齿啃咬着那些木栏,她身上血流的到处都是,但口中却再也没有提起那个秘密。

    凤华离可以看得出,凤丝柳的癫疯不是装出来的。而那个秘密却能让已经失心疯了她都忌讳得缄口不言,这只说明那个秘密实在太过强大,甚至足以毁了凤求复……

    之后凤华离无论怎么逼迫她,她都只是重复着凶狠的姿态,怎么也试探不出关于那个秘密的一丝一毫。

    若是知道了这个秘密,或许在自己身上所遭遇的不公平的这一切就都可以得到解释了,可是看样子凤丝柳是打算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了。

    凤华离悲哀地看了一眼落魄到现在这境况的凤丝柳,转身离开了。

    但她凤华离。未真正离开,而是在走廊停了下来,眼中充满了嗜血的杀意。既然现在凤丝柳既没有利用价值,又没有值得活下来的原因,凤华离决定送她一程。

    凤华离靠在墙上,听着凤丝柳的动静。

    “不要杀我……我会杀了你的……”

    听了一会,凤丝柳也只是不断地重复着这么两句话,也确实没有再提起任何有关那件事的线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