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我与父亲你信谁
    苏念云心系着凤华离,又是给她端茶送水,又是熬汤煎药的。凤华离看着十分感动,决定把这些事情都告诉她:“娘,女儿有一件事想告诉您,但您得答应不和外人说。”

    是什么要紧的事吧,苏念云放下了手里的碗,侧耳倾听。接着,凤华离便把这一切的原原本本都告诉了她。

    藏在心里这么久的心事,终于可以向一个完完全全信任的人倾述,凤华离觉得舒畅了些。

    苏念云是个聪明人,凤华离突然邀自己和凤求复去喝茶,定是有什么事,还是自己说服凤求复,再装作有什么大事,引着爱看好戏的凤婉云母女来的。

    在那一瞬间,苏念云突然觉得凤华离已经长大了。很多事情也慢慢不用自己操心,懂得一些心机不是什么坏事,要在这人心叵测的世道生存下去,就得想尽办法才行。

    “娘亲?”见她不说话,还以为她是升气了,凤华离有些忐忑,一时之间不知告诉她是对还是错。

    苏念云眼中只有疼爱:“母亲会永远支持你的,只是若遇到困难,还请和我商量,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

    凤华离被她的慈爱给暖化,但此时自己还确实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她帮忙:“娘亲,我与父亲,你相信谁?”

    “为何这么问?”

    “娘亲且回答就是。”

    苏念云思虑片刻,说:“是你。”

    相信的是她就好。凤华离在凤诗秀死前曾问过她自己毁容一事的幕后之人,凤诗秀说是凤丝柳,但这之中却少不了凤求复的帮忙。

    凤华离觉得她是对的,但却没有证据,也不知道他要这么做的原因。仅凭一己之力根本无法调查清楚这一切,所以她需要苏念云的帮忙。

    凤华离把当天发生的事告诉了苏念云,苏念云只是犹豫了一小会就答应了。在苏念云心里没有什么比女儿更重要了,哪怕是凤求复,也别想伤害她的女儿。

    这三天凤华离一直对外宣称染病,无法见人,实际上却在更加抓紧时间练着剑舞,毕竟距离三个月之约已经不长了,而自己一定得夺冠才行。

    直到三天后,她才开始见人,第一个来的就是凤求复了,他来依旧是问关于凤丝柳的事,再三询问之下,凤华离终于回答:“女儿只记得三妹说,她在一家药铺买了鹤白青叶和迷迭香散。鹤白青叶用来毒害了五妹,原本迷迭香散想用到女儿身上,好在女儿没有喝下那杯茶,这才免于一难。”

    凤求复追问:“还记得其它的吗?”

    凤华离呆滞地摇了摇头。

    “那你好好修养吧。”即使是关心的话,从他的口中说出来,也有些微凉。

    凤求复走后不久,南宫嫣儿就闻讯而来了。她见凤华离手上还扎着绷带,关切地问:“听说你受伤了,怎么样了。还好吗?”

    凤华离笑道:“你又不是没见过我的身手,我就待在这府里,谁能那么轻易地伤了我?”

    说着,凤华离解开了绷带,那里的伤口早好了,她刚才不过是装装样子骗凤求复的。

    南宫嫣儿了然:“既然你没事,那快来练舞吧,几天没监督你,你可别懈怠了。”

    凤华离下了床:“你放心吧,‘夫子’,我这几日可都有勤加练习,不敢偷懒。”

    “是真是假,还得看了才知道。”

    二人在一起的气氛十分轻松,凤华离可以暂时不去想那些令人心烦的事,只需沉浸于现在即可,如此简单的生活,兴许更是美好。

    一舞终了,南宫嫣儿不由得鼓起了掌。

    她还从没有见过进步这么快的人,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就已经从刚开始学舞的女子变成了一个习舞多年的舞娘一般,虽然仍有些瑕疵,但已是非常不错了。

    凤华离激动地问:“怎么样?”

    南宫嫣儿好不谦虚地说:“比起我来还差那么点,但还算不错的啦。”

    南宫嫣儿一向如此,对她的舞特别自信。既然她也觉得自己不错,那就真的是不错了吧,但凤华离现在更关心另一件事:“若我和花如卉相比,我可有胜算?”

    “当然有!”南宫嫣儿毫不犹豫地说,“你可是我教出来的,再勤练几日,远超那个什么花如卉完全不在话下。”

    如此便好,与花如卉的较量只剩下不剩半月,凤华离可不愿打没有胜算的仗,更不愿意输,届时自己一定要战胜花如卉。

    接着南宫嫣儿就开始讨论起她的父亲,说她的父亲最近总是脾气怪怪的,一回来就发火,她也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凤华离安慰了她几句,突然有一名将军府的奴婢闯了进来,看样子她是来找在这的南宫嫣儿的。

    那奴婢有些急匆匆的:“老爷说小姐该回府了。”

    南宫嫣儿仰天长叹:“可真不想回去面对凶神恶煞的爹爹啊。”

    凤华离也不想让别人认为是自己留着她不让她走了,也跟着说:“她那么急,说不定你爹找你有什么急事儿呢。”

    那奴婢补充道:“老爷确实挺着急的。”

    南宫嫣儿用力甩了甩袖子,如同丧气的气球般,满脸不高兴地说:“好吧好吧,我跟你回去就是了。”

    南宫嫣儿走了,凤华离就先将剑舞给放下,回到房中去练习内功了。

    翻开这本叫“凤玄”的功法,里头分了许多种内功修炼的层次,越到后面就会越难,当然相对之的内力也会越来越浑厚和强大。

    凤华离现在还处于凤玄中的第一层“凤雏”,根据书中所说,便是将全身内力汇聚于丹田,再打散有规律性地在全身经脉之中游走,如此既可将经脉里微小的杂质给清干净,还可以吸收附在经脉上的内力。

    空气之中的内力无处不在,它会通过毛孔穿过血液而被经脉所吸收。至于吸收的多少,与环境、体质、内功功法的层次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如此周而复始,使体内内力逐渐增加并浑厚,当感受到一股奇异的力量的时候,你的内功层次就已开始了质的变化了。

    凤华离欣喜地开始打坐,经脉全部打通之后,内力运行起来有着空前的轻松感,不再像从前那样吃力不讨好,内力全部往它该去的经脉而去。

    她能感受到内力在全身上下游走,那种温暖使凤华离觉得很舒服。

    突然,凤华离觉得那股温暖有些异常。像是温暖之中带着木刺,温暖扫过之后反而更加冰凉。凤华离正感到有些惊慌之时,突然想到了书中所述。

    这种异样的感觉,也有可能是她的内功即将更上一层楼了。今天真的那么好运吗,这么容易就可以提升到下一层了?

    凤华离连忙收起心中的窃喜,修炼内功功法之时,最佳的状态就是平静,她加快运行起体内的内力,同样的也感受到那些内力流也涌得格外的快。

    凤华离经脉极热,但肌肤与筋骨却格外冰冷,仿佛将她整个人置身与冰火两重天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汗液流了满身,身上的内力却突然开始在经脉里乱撞起来,每一下都分外的疼痛,几乎快要致使她昏迷。

    但越是这种时刻,越是要坚持下去才行。

    凤玄上写着,提升内功境界之时,可能会出现各种不适,但若是这个时候承受不住晕了过去,可能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终于,那种疼痛感慢慢减少,内力也逐渐交融回到了丹田之处。虽然那内力不似以前般热情似火,但凤华离明显感觉到要比以前浑厚了不少。

    这是成功了?

    凤华离睁开眼,有些虚脱地靠在了床边,她端起凤玄,翻了几页。

    原来方才的疼痛,是由于经脉在扩张的缘故,这样的话以后经脉能够吸取到自然中的内力也会增加,内力的运行也更加的快了。

    这第二个层次,就是“凤缘”了。

    凡是达到了凤缘这一层次的人,就开始可以控制自己的内力用于外界。而凤缘尚且只能用于听觉与声音之上,如用于听觉,可听清楚几十里开外的声响。

    若用于声音,则可以在很短的一段距离里将想说的话传达给对方,对方听起来就像是萦绕在耳边一样,且旁人不会听到任何声音。

    凤华离迫不及待地试了试听觉。

    “今天的晚饭要做什么呢……”

    是月笛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自言自语。

    月笛嘟囔道:“小姐又是待在房里那么久不出来,真担心她出什么意外。”

    凤华离便试着传音给她:“月笛。”

    月笛听着近在耳旁,但转身却不见人影:“小姐?”

    “月笛,帮我准备热水,我得好好泡个澡,热水里加片生姜,多放些红花。”正好自己也这么累了,倒需要泡个澡缓解疲劳,现在直接靠在床上轻轻动动嘴就能吩咐在外面的月笛,何乐而不为呢?

    月笛环顾四周不见人影,宛若见了鬼一般,倒退了几步,差点撞到了树上,她声线颤抖:“谁……你在哪……”

    “是我啊,月笛,”凤华离对她的反应哭笑不得,“还不快去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