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丝绣
    据府医所说,四姨娘是身子虚弱导致的昏厥,本来多吃点补品就可以好。但现在病发,又已是常年落下的病根了,一时服用过多补的药品或者食物会死的更快,但如果减少剂量又根本没办法弥补四姨娘日渐消失的生命。

    凤求复听完,竟潸然泪下。他觉得都是自己这些年没有好好照顾她,才造成今天这样的结果。

    对于他的流泪,凤华离还是有些震惊的,她还认为凤求复冷血无情,想不到他对四姨娘倒是有情有义的。但她现在最关心的却不是这个,而是四姨娘。

    凤华离一直都认为想要查清楚凤诗秀死亡背后的真正原因,还得从四姨娘这着手才行,若是四姨娘也去世了,那可这么就很难找到什么突破性的线索了。

    当然,凤华离头号怀疑的人依旧是凤丝柳。

    四姨娘勉强喝了一碗粥就睡下了,为了防止再发生什么意外,众人都留下来守着她,等到午夜时分,大多人经过一天的折腾,显然熬不下去这个亢长的夜晚就都回去了,最后就只剩下凤丝柳凤华离和凤求复三人。

    凤华离其实想等待他们先走,再看看能不能在四姨娘的房中找到什么,或者四姨娘醒了还可以问问她什么,可凤丝柳和凤求复两人却精神的很,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待在这别又着凉了。”凤求复有点冷嘲热讽的意味,在他看来凤华离干坐在这却什么也不做,只是在作戏给自己看而已。

    “四姨娘突然病成这样,女儿答应过诗秀要好好帮她照顾她娘亲的,所以女儿不能走。”凤华离有根有据的解释道。

    凤华离也看得出自己在这显得有些多余了,自己也着实想找到事情做。奈何凤求复霸占着床头,凤丝柳霸占着床尾。四姨娘一旦咳嗽了,凤丝柳就给卷卷被子,一旦出汗了就拿湿毛巾给她擦擦,若是喊了渴凤丝柳就眼疾手快地去倒了水给她。

    甚至连凤华离想扫扫地,凤丝柳都像能读透她的心思一般抢先一步把屋子里头外国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凤华离不得不对她的无微不至称赞,但她也相信若是凤求复不在这,凤丝柳的态度恐怕就没这么积极了。

    凤求复听了她的解释,又想到曾经那个活蹦乱跳的女儿,有些动容,但他还是说道:“这儿有我和丝柳就好了,你还是赶紧回屋休息吧。”

    “女儿告退。”虽然同样是想让她走,但这回的态度可就柔和许多了。知道他俩没有想走的意思,凤华离也不想自讨没趣地留下,于是行了个礼退下了。

    回到屋子时,南宫嫣儿居然还没走,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女孩子家的夜不归宿,还真够不羁的。凤华离努了努嘴,让月笛把她扶到客房里去睡。

    后来的几日,凤华离也尝试着去四姨娘处,可无论上午,下午还是晚上,每次去凤丝柳都在那,仿佛专门候着自己似的,凤华离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在四姨娘房里生根了。

    她若只是霸在那不走也就算了,还偏偏积极地把所有人的活都一手揽上,凤华离去到了也只能尴尬地干坐在那,以致凤华离每次都早早回了房,到最后凤求复只要一提起凤丝柳,脸上都是满满的赞赏。

    凤华离干脆放弃了去硬碰硬,让月笛派人每日在凤丝柳屋边蹲守,一旦凤丝柳回屋休息了,就赶紧来通知自己。自己则每日扎针,喝药,慢跑,以及在南宫嫣儿的指导下练舞。

    因为对自己要求严苛,凤华离把这些都排满了自己的时间,所以虽然各方面都大有进展,但这程序化的生活还是十分无聊的,更别说当事人心里始终挂念着另外一件事了。

    终于在又一个七天过去之后的深夜,月笛派出去的人回来报了消息,月笛赶忙遵着命令把熟睡的凤华离给摇醒:“小姐……小姐……三小姐她回屋休息了。”

    正睁着睡眼朦胧的眼睛,打着意犹未尽的哈欠的凤华离听到这个消息瞬间精神了,瞌睡完完全全地不翼而飞,她眨了眨水灵的眼睛,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为了不惹人怀疑,凤华离特意带上了几天前就月笛从外面采购好的千年人参,往四姨娘房里去了。

    到了四姨娘房前,果然屋中漆黑一片,没有别的人在里面。

    凤华离对月笛说道:“你在外面守着。”

    “是。”月笛安静地守在门前,没有跟进去。

    为了避免有人看到里头亮了灯而好奇地进来坏自己的好事,凤华离并没有点灯,而是拿出一颗小小的夜明珠,虽然不是很亮,但也足够凤华离看清眼前的事物了。

    一切计划好后凤华离就开始在四姨娘的房里翻翻找找了,她的房间里大多是熏香,书,和凤诗秀小时候的衣裳。为了防止这些可能有其潜在的作用,凤华离各拿了一样藏进了衣服里。

    就在凤华离准备要离开的时候,一个红色的箱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那个红箱子放在一排箱子上,红箱子上又摆了一大堆书。书和其它箱子都蒙了灰,唯有这个红箱子干干净净的,很显然是近期才放进来的新箱子。

    或许这里面就有着一些线索。

    而在另一边,凤丝柳却穿好了衣裳,一路往四姨娘的房间走。她的贴身丫鬟一边提着个毛绒风衣一边追赶着她:“小姐慢些,夜里寒气重,别着了凉。”

    说来也怪,她家的小姐最近就像不要命了似的照顾四姨娘,可之前也没见她和四姨娘有这么好的交情啊。而现在这才回来休息没一会,又要往四姨娘房里去。

    她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主子的想法了。

    等到了四姨娘房门口,见里头灯黑着,凤丝柳的脚步才略微慢了下来。丫鬟这才能追上凤丝柳,谁知就在此时前方传来一声猫叫,她险些吓得把手中的风衣给落到地上了。

    凤丝柳正准备推开门,却突然眉头一皱。

    有人来过这个地方了,自己走的时候分明给门留了一点缝隙的。于是她连忙冲了进去,点燃了灯,而灯亮的一瞬间,凤丝柳的面前就闪过了一张煞白的脸。

    “鬼啊!”

    凤丝柳和凤华离同时尖叫道,当然,凤华离是装出来的,她就是躲在这要给凤丝柳一个“惊喜”。

    还好自己在进来前和月笛对了个暗号,一旦有人来了就伪装猫叫来报信。凤华离不用猜也知道,这么晚还来这肯定不是别人,就是她凤丝柳了。

    而自己也以最快的速度把那个红箱子里的一个小方帕收进了自己囊中,虽然还没来得及看,但等会回屋去可有的是时间。

    “三妹!”凤华离见她又气又窘迫,反而抢先一步委屈地责怪道,“你怎么在这故意吓我呢?”

    凤丝柳虽然气愤不已,但还是平静地反驳道:“大姐,分明是你在这吓到了妹妹呀,再说这么晚的在这里头不开灯,难不成是再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吗?”

    凤华离看她非常生气又无可奈何地忍下去的样子,有些隐隐做喜:“三妹这可就是误会我了,我放心不下四姨娘,所以夜不能寐,这就跑来看四姨娘了。”

    凤华离又伤心又关切地抚摸着四姨娘的手:“我见四姨娘睡得这么沉,故没有点灯来刺激姨娘的眼睛,倒是三妹你一来就点了灯,实在是太不为姨娘着想了。”

    凤丝柳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她明明说的全是歪理,自己却不得不承认她的对的,凤丝柳笑道:“缘来竟是妹妹的错,既然大姐和妹妹的目的都是来照顾姨娘,那也别把这些小事放在心里,对吧。”

    “三妹说的对极了,”凤华离说,“既然三妹来了,那我就不添麻烦了,我就先回房休息去了。”

    反正自己能搜集了所有能搜到的东西了,四姨娘一时半会也没法恢复,自己待在这也没什么意义了。凤华离不等她开口,就在月笛的陪同下回屋了。

    回到屋里,凤华离首先就把那张被单独放在箱子里的手帕展开来放在了桌子上,同月笛一起研究这个手帕到底有什么意义。

    这手帕上绣了一只凤凰和它的巢**,绣工高超,那只凤凰像是被赋予了生命般惟妙惟肖。

    凤华离苦思无果:“月笛,你从这个手帕上能看出什么?”

    月笛看了一会,说道:“这这个手帕好像五小姐生前常用的手帕啊。”

    “好像?”

    月笛点头称:“五小姐生前研究过一段时间的丝绣,后来择了一名苏绣的夫子习了一手好功夫,还绣了一条带有凤凰图案的手帕贴身使用。”

    月笛说着,端起那块手帕,眼中还是有些怀疑:“和这个简直是一模一样,只不过五小姐的手帕上没有绣凤凰的巢**。”

    说完,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哎呀小姐,这手帕会不会就是‘凤还巢’的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