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四姨娘不行了
    凤华离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既然南宫嫣儿说她舞技高超,那说不定她可以教自己一些舞上的技巧,自己刚好对剑舞还挺烦恼的呢。

    “那个,你能教我练舞吗?”凤华离颇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

    南宫嫣儿一愣,想不到她也有有求于自己的地方,心里更是乐开了花,但她表面却故作玄虚地说:“姐姐得答应我个条件。”

    凤华离一听,看着她满脸的狡黠,虽有些畏惧,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姐姐得把你的身份告诉我,”南宫嫣儿声线软软的,“还有得答应我要常来找我玩。”

    凤华离轻笑,还以为她要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原来不过如此。既然她有着如此真性情,自己倒乐意尝试与她成为朋友,毕竟人在江湖走,总得有朋友,自己总不能一直孤身一人的。

    “我是相府大小姐凤华离。”

    这回轮到南宫嫣儿惊讶不已了,她惊呼一声:“你就说相府大小姐?”

    相府大小姐名声在外,其貌美如花,只可惜后来毁了容才逐渐销声匿迹。可是面前这个美得像仙子一般的人竟就是凤华离,她的脸难道没有毁容吗?

    凤华离知道她像问什么,自己也懒得去解释这其中复杂的原因,干脆摆了摆手:“别问。”

    南宫嫣儿压下了自己的好奇心:“好吧。”

    几人到了相府,月笛去了厨房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招待客人,南宫嫣儿则和凤华离到了院子。凤华离一舞而起,终了之后,南宫嫣儿脸上神情很是复杂。

    凤华离看她这副表情,心中有些忐忑:“怎么了?”

    南宫嫣儿摇了摇头,之前听闻凤华离的舞技也属上乘,如今看来竟只是入门级别的,为了让她的舞技更上一层楼,南宫嫣儿也指出了她的几个最大的问题。

    就这么练了一下午,凤华离听着她的教导,只觉得她果然是专业的,对任何姿态都有自己的见解,这么一番练习起来轻松了许多。南宫嫣儿也十分尽责,见到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更会亲自上手帮她调整。

    眼见着天已经黑了,菜也都做好了,香味尽数飘到南宫嫣儿的鼻子里,肚子咕咕地叫了两声,她挠了挠头,抓住凤华离就往房间里走:“姐姐,我们快吃东西吧,我都饿了。”

    凤华离看着这满桌丰盛,肚子也饿了下来。她欢喜地瞥了一眼月笛,想不到她还留有一手,这么多好吃的,平时都不做给自己吃,真是偏心。

    凤华离自认为吃的不快也不慢,可与南宫嫣儿相比之下自己实在是吃得太慢了,她都怀疑南宫嫣儿这是三天没吃饭特意跑到她这来蹭饭的了。

    南宫嫣儿吃起来就是一个狼吞虎咽,她嘴中还塞的满满的,就开口为自己辩解道:“这都是因为姐姐这的菜太好吃了,唔……平时我都不这样的……真的。’”

    真是可爱。凤华离给她倒了一杯茶:“吃得那么快,小心噎着了。”

    “姐姐真好。”南宫嫣儿甜甜地笑着。

    那一瞬间,坐在对面的南宫嫣儿和凤诗秀的影子合在了一起,凤华离揉了揉眼睛,眼前就只剩下南宫嫣儿一人。说起来,她们两人倒有一些相似之处,只可惜凤诗秀英年早逝。

    想到这,凤华离有些伤感,若是凤诗秀还活着,应该也会像南宫嫣儿一样夸这饭菜美味吧。

    “姐姐,你怎么了?”南宫嫣儿见她脸色变化,关切地问道

    还没等凤华离回答,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哄闹声。

    凤华离皱眉,这才安静几天,又是谁来闹事了?

    一听嘎吱一声,房间的门被强行推开了,来者是凤丝柳,她一脸委屈的模样,貌似泪眼汪汪地说道:“大姐,我可终于找到你了。”

    这是什么意思,自己不就住在这府里吗,她想找自己还不是轻易得很。凤华离干脆没有搭理她,而是默默地看着凤丝柳,想看看她究竟想说些什么。

    “这几日来找大姐,大姐儿都不在,”凤丝柳喘了口气,“五妹的初丧,哭丧大姐都没来,父亲体谅你染了风寒没有怪你,但现在都该做七了,父亲说你再不来可真不行了。”

    凤华离一拍脑袋,自己居然真的忘了这么件事,她见凤丝柳早已披麻戴孝,便让月笛也去准备一套麻衣来。

    这么几天,都没人来通知自己,这绝不是巧合,凤华离一猜就是凤丝柳把来通知自己的人给拦了下来,现在还跑到这个地方来装好人。

    南宫嫣儿也不喜欢这个凤丝柳,因为凤丝柳笑得很假,让南宫嫣儿觉得特别恶心,所以她也没给这个凤丝柳好眼色。

    站在一旁的凤丝柳感觉如锋芒在背,便回头一看,却见南宫嫣儿不怀好意地瞪着自己,有些尴尬地咳了咳,问道:“不知这位是?”

    南宫嫣儿下巴一昂,目空一切地说道:“本小姐是将军府大小姐南宫嫣儿。”

    “原来是南宫小姐。”凤丝柳屈身行了个礼,赔着笑说。

    凤丝柳上下打量着凤华离,还在想着她怎么会认识将军府大小姐,月笛已将衣服带了上来,凤华离换上后,见她还在打量着自己,柔声提醒道:“三妹,还请带路。”

    凤华离本想让南宫嫣儿先回去,但对方却坚持就留在房里等她回来,凤华离也没拒绝,既然她喜欢就随她去吧,只是就连凤华离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今天是凤诗秀死后的第三个七天,按这的习俗,整个府中无论是奴婢女儿还是姨娘,都得提着灯笼在大院中跳丧舞,具体要跳多久,凤华离可是完全没个把握。

    来到凤诗秀的灵堂后,凤华离先上了柱香,再拜见了凤求复。

    凤求复黑着脸,语气中满满都是不满:“你五妹死了这么久,你还想得起来看她。”

    凤华离装作虚弱地说道:“女儿这几日日日想着来看五妹,奈何风寒严重,没有力气,又怕传染给了父亲所以才一直没有来。”

    “我看你是根本不想来吧。”凤求复哼了一声,但立刻被苏念云给制止了,这才没有再接着说下去。

    凤华离看了一眼苏念云,对方慈爱地冲自己点了点头,示意没事。凤求复对自己态度这么差,想必又是凤丝柳在他耳边煽风点火的功劳吧。凤华离无语地看了一眼凤丝柳,她脑子里除了这些,就没点正常的心思吗。

    在凤丝柳的提醒下,凤华离提着盏灯笼加入了一行人的队伍。众人围着中心的火把,伴着诡异的击鼓乐跳了起来。

    就这么跳了许久许久,凤华离都已经精疲力尽了,可其他人却一点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也许是太累产生了幻觉,凤华离竟在跃动的火光中看见了凤诗秀的影子。

    “娘……”

    那道影子轻轻唤了声,凤华离以为是自己幻听了,可那声音却越发大了,甚至到了尖叫的地步。

    “娘——”

    那叫得是一个撕心裂肺,凤华离跳舞的动作都错了好几拍,可她反观其他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唯独只有她一个人听到了。过了一会,那道幻影湮没在了火光之中。

    凤华离还在纠结刚才所看见所听见的奇异景象,一个没注意就撞到到了前面的人背上。凤华离连忙停下来道了个歉,这才发现队伍已经停了下来,而且所有人似乎都围到了东南方的方向。

    有人在尖叫,有人有哭喊。

    难道是新的仪式?

    直到凤求复也赶了过来,凤华离才发觉这是出了什么事,于是也立刻跟了上去,她透过人群方才看见四姨娘倒在了地上,嘴角残留着一丝血迹。

    凤华离感到不太对劲,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吐血晕倒了呢?

    凤丝柳第一个扑了上去:“四姨娘,你没事吧?”

    府医及时上去给她把了把脉,然后掐了她的人中,四姨娘这才逐渐苏醒过来,她咳了一声,全身都抖了一抖,看样子像是生了什么重病。

    凤求复差人把四姨娘扶到了床上,闹了这么一出,这个仪式也被迫散了,该走的人都走了,只剩下几个女儿和姨娘陪在四姨娘床边等着府医给她详细看病。

    过了好一会儿,府医脸色有点不太好看:“四姨娘的身子越来越虚弱了,恐怕……”

    “恐怕什么?”凤求复一把抓住了府医,眼睛里全都是怒火,仿佛下一秒就要取了府医的性命,他才刚失去了一个女儿,难道又要失去一个姨娘吗。

    苏念云见此情况,只能劝着凤求复平静下来,在苏念云和凤丝柳共同地劝慰下,凤求复终于没有再生气,坐到了凳子上听府医说话。

    府医看了一眼众人的眼色:“也就是这几个月的事了。”

    四姨娘当真不行了?怎么会这么突然,就连一点征兆也没有。凤华离自然而然地怀疑到了凤丝柳的身上,不会是她害死了凤诗秀,又抱着斩草除根的心里害死了四姨娘吧。

    凤华离试探地问道:“四姨娘生了什么病?”

    府医摇了摇头:“四姨娘并未生什么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