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二十章 画风不太对
    南宫嫣儿见凤华离满不在乎,更是生气了,自己更是缘香阁的常客,还从来没有人敢在她手里抢东西,而这个一看就是第一次来还戴着面纱的女人居然这么大胆,真是没有规矩了。

    南宫嫣儿吹响了一片青色的叶子,随即不过两秒钟,之前不知影子在哪的店小二就窜到了眼前,一脸谄媚地说道:“南宫小姐有何吩咐?”

    “这个野蛮的女人敢从本小姐手上抢东西!”南宫嫣儿指着凤华离说道。

    拜托,说到野蛮,分明是你从头到尾毫不讲理,况且论先后,也是自己先看上的。于是凤华离同样不甘示弱地说道:“这座生意讲究先来后到,分明是我先看上的,姑娘这样说可就有些不讲理了。”

    南宫嫣儿高傲地呸了一声:“我从昨儿起就……就看上了,什么叫你先看上的?”

    她撒起谎来结结巴巴,真是叫人想相信都难。凤华离狡黠一笑:“这小玩意,三天前我就看上了,恐怕还是比姑娘早呢。”

    南宫嫣儿急了,口不择言地说:“本小姐上个月就看上了,你能比我早吗?!”

    凤华离听完,尽管憋着,也已经笑得很大声了。

    南宫嫣儿见她没来由地就笑成这个样子,双手叉腰以给自己增加气势:“你……你笑什么?”

    “三天前这小玩意还没摆上来呢,姑娘是从哪看上的?”凤华离对玉石颇有研究,这玉石的成色她一看便知就是近两日打磨好,今日才摆了上来的。

    南宫嫣儿才不信她的话,转而向店小二求证。

    店小二的眼神艰难地在二人之间来回打转,最终愁眉苦脸地点了点头。南宫嫣儿可是他们店的大客户,他怎么也不想得罪了,可是却又不得不说实话,不然被老板娘发现了,这饭碗也就不保了。

    南宫嫣儿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只是这面子不能不要,她转移话题,讥讽地说道:“你想买,你有本姑娘有钱吗?”

    “这个是莲香露,五十两黄金。”店小二说完,为难地看了一眼凤华离,显然他也不太认为她能够买得起,毕竟来这的人都是有权有势,家缠万贯,而凤华离连脸都不露……

    凤华离看见他那颇有些怀疑的眼神,心道果然大家都戴了一层势力眼镜,不过还好五十两黄金自己还是出的起的,她掏出五根金条放在桌子上:“不过是钱而已。”

    然而事情的发展就有点出乎凤华离的意料了,这回倒是轮到南宫嫣儿哈哈大笑了,正当凤华离困惑的时候,南宫嫣儿擦了擦并没有眼泪的眼角,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踱金的卡片交到了店小二的手上。

    店小二尴尬地对着凤华离说道:“这位姑娘,实在不好意思,咱们店二楼向来只收万苑钱庄的卡,不收现钱。”

    敢情这里也能存钱用卡呢,早知道自己就去那个什么钱庄了,省的出来一次还要带那么多金子,多累啊。凤华离虽有些窘迫,但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收好了金子,一言不发地准备下楼。

    就在这时,凤华离听到南宫嫣儿得意地说:“和本小姐抢东西,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算什么东西,还戴着面纱,怕那面纱之下的脸奇丑无比吧。”

    她背地里骂自己就算了,居然还说自己奇丑无比?叔可忍,婶婶都忍不了了。凤华离一个转身,踏于凌空之中,下一秒就落在了南宫嫣儿的身后,手指抵在了她的颈动脉上。

    “女……女侠饶命啊!”南宫嫣儿带着哭腔说道。

    凤华离满意的笑了笑,正好试了试这些天练功的成果,如此看来倒还不错。

    “你说我丑?”凤华离指尖在她颈脖上的香肌上轻轻滑动,倒像是个凌厉的裂鬼一样。

    南宫嫣儿几乎是用喊的了,她最害怕死亡了,她家境这么好,才没有活够呢:“不,不敢,先前不知女侠如此厉害,多有得罪!”

    果然还是强者为王了,拳头才是硬道理嘛。凤华离准备放开她了,不曾想突然一阵清风拂过,竟将凤华离的面纱卷走,飘出了窗外。

    凤华离就这么被迫露了面,她急急后退两步,侧着脸面对南宫嫣儿:“你若敢往前一步,我就要了你的命。”

    那枚如宝石般的眼睛泛着微光,眼眸中仿佛有星罗万象般令人着迷,尖挺的小玉鼻,不点自红的朱唇,没有瑕疵的肌肤,简直就是完美的一张脸。

    南宫嫣儿咽了口口水,她还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她嘟着嘴,愣愣地唤道:“仙女?”

    南宫嫣儿一时只能找到这么个词来形容,因为这张脸美的不可方物,又别具一格,同时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抗拒感,让人觉的就像是误入凡尘的仙女。

    “姐姐,”南宫嫣儿手捧莲香露,将其亲手奉上,“方才是妹妹太不懂事,姐姐若是想要,就拿去好了。”

    凤华离狐疑地接过,心想这是什么情况,画风好像不太对劲。她看南宫嫣儿看自己的眼神宛若要开出花来了,忍不住抖了抖身子,自己还没有到连女人都喜欢自己的地步吧。

    眼见南宫嫣儿还想上前,凤华离连忙厉声制止。

    南宫嫣儿乖乖地停了下来:“姐姐有什么需要,尽管和妹妹说就是了。”

    如此一个温文尔雅,平易近人的南宫嫣儿,真的是刚刚那个嚣张跋扈,蛮不讲理的南宫嫣儿吗?凤华离盯着她,说道:“你去帮我把面纱捡起来。”

    话音刚落,南宫嫣儿就已跑了下楼。

    难怪说女人心海底针,南宫嫣儿的心思,她就完全猜不透啊。凤华离咂了咂嘴,回头一看这店小二竟也在盯着自己看,而且眼中的爱慕之情是丝毫没有掩饰。

    凤华离斥道:“看什么呢!”

    “是……是。”店小二一惊,连忙收回了目光。他也是一时被吸引住了难以自拔,只是京城之中何时出了这么一名盛世美颜的女子呢。

    要说以前还有个相府大小姐鹤立鸡群,可自从嘛大小姐毁了容后各家小姐那是不分上下,争个你死我活。店小二敢肯定,假以时日,这名女子一定能成为京城第一美人。

    不一会儿,南宫嫣儿就带着面纱回来了,凤华离接过面纱戴上才正过了身子。她可不想在这地方久呆了,此刻的凤华离只想带上月笛回府好好静一静。

    一柱香之后。

    月笛挑了些自己喜欢的,恰巧看见小姐从楼上下来了,只不过她身边还跟着另外一名女子,那女子一路叽叽喳喳的,自家小姐却一言不发。

    “我住在将军府,我是将军府的大小姐,日后你可以来找我玩哦。”南宫嫣儿欣喜地说道。

    凤华离无奈地揉了揉脑袋,这姑娘还真像个牛皮糖,一旦沾上了,怎么甩也甩不掉。

    “店小二,结账吧。”凤华离指了指月笛选好的东西,好在这一楼是收现钱的,也免得尴尬。

    谁知南宫嫣儿哎呀一声,抢先一步伸出手拦下,递出了自己的卡,一字一句地说:“刷我的卡。”

    凤华离刚想阻拦,思虑再三还是算了,反正自己也不吃亏,何乐而不为呢,她爱买单流让她买吧。

    结账完后,凤华离几次想把南宫嫣儿赶走,她都能委屈巴巴地回来,满口说着什么自己和她已经是姐妹了,怎么能赶她走呢。

    谁是你姐妹啊,什么时候的事啊,凤华离见赶不走她,干脆不再理会她,自己走自己的。就这样,月笛提着纸袋走在前头,凤华离和南宫嫣儿走在后头,一路往相府走去。

    月笛见南宫嫣儿跟着,还以为是凤华离新结交的朋友,只是奇怪小姐为何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姐姐你不知道,妹妹的舞技可是一流的,我号称第一,恐怕没人敢称第二,”南宫嫣儿滔滔不绝地说道,“可今日见到姐姐才自惭形愧,姐姐长的这么美,实在是天生跳舞的料,任谁站在姐姐身边都会黯然失色的。”

    凤华离不知这话几分真几分假,但她是没那个胆子说自己极美的,毕竟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天外还有天呢。

    可这个南宫嫣儿,未免太自信了些。凤华离只听说过“敢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的句式,到了她这却上来就把自己封了个第一名。

    南宫嫣儿接着说道:“我从小开始习舞,从未间断,对舞术有很多别人体会不到的心得。还有我最讨厌别人说‘我敢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了,没有第一的第二不就是第一吗,还非要这么一说,显得自己谦虚了一样。”

    凤华离听完她的见解,难得地笑了笑。她说的倒也不是全无道理,看来这个南宫嫣儿倒是个极具真性情的姑娘。

    见凤华离笑了,南宫嫣儿更是开心了:“姐姐你终于笑了,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说的对呀?”

    凤华离摇了摇头,虽然南宫嫣儿说的有道理,但她还是觉得人还是得保留那最后一点谦逊的。